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苏夏贺修宸 > 第21章 愿意嫁给你
 
苏夏的病危来得猝不及防,仅仅两周。

医院方面说,她的肾脏衰竭得厉害,若是再没有可行有效的办法阻止病毒蔓延,她活下去的时间,将比预期减少至少两个月。

贺修宸如遭雷劈,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他将和李薇薇串通一气的布莱恩从地下拳击场放出来,不惜一切代价,笼络了一大批这方面的优秀专家,昼夜不停地在实验室里做研究。

苏夏的认知出现了一点障碍,常常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但是,从医院转去实验室的时候,她疯了一般大吼大叫。

她有阴影,看见四处是玻璃墙面,情绪激动,剧烈挣扎,最终体力透支,晕倒在贺修宸怀里。

他紧锁眉头,沉声跟实验室里的专家们说:“她若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部去给她陪葬!”

专家们噤若寒蝉,瑟瑟发抖。

一名胆大的道:“贺少,心态对苏小姐来说也十分重要,若是实在没办法留在这里,不如带她回家,尽量让她高兴,两三天来检查一次就好。”

贺修宸听从建议,带苏夏回了别墅,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

苏夏从昏迷中醒来,眼神清澈,定定地看着他,突然道:“我还以为你走了,不要我送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贺修宸心里“咯噔”一声,指尖发颤地抚着她的脸,说:“我叫贺修宸,夏夏,我们结婚了,记得吗?”

苏夏努努嘴:“开什么玩笑,十八岁不能领结婚证。”

贺修宸心痛得无以复加。

医生说过,她的神志会紊乱,若是情况恶化,她选择记住的,往往是她觉得美好或者痛苦的东西。

她的表情那样柔和,眼底盈满纯净的笑意,小岛上的那七天,是她心里为数不多的美好吧。

贺修宸把她抱进怀里,薄唇吻在她的长发上,低声重复着:“对不起,夏夏,对不起。”

苏夏疑惑地皱眉:“这么个小谎言,你干嘛这么郑重其事地道歉?”

贺修宸不知道怎么回答。

苏夏怯怯地伸手揽住他的腰,埋首在他胸口,羞涩地说:“不过,等我到法定年龄了,我愿意嫁给你。”

贺修宸心中又酸又涩。

她恍惚以为自己才十八,却从那个时候就情根深种,将一颗心托付在他身上,可他都做了什么?

“贺修宸,我想看海鸥。”苏夏小脸在他胸口蹭了蹭,仰着脸看他,清亮的双眸里满是期待。

贺修宸拉过她的手:“好,我带你去。”

他牵着她走出房间,到楼梯口时,苏夏却站定不动,双眉锁得紧紧的,盯着一级又一级的台阶发愣。

贺修宸温声问她:“夏夏,怎么了?”

苏夏脑中刺痛,她挣脱他的手,按住太阳穴,趔趄着退了两步,唇齿之间无意识地吐出两个字:“孩子……”

贺修宸瞬间愣住。

他差点忘了,别墅的布局和老宅主宅差不多,楼梯更是相似,她的第一个孩子是摔下楼梯没的,这对她来说,尤甚千刀万剐。

贺修宸急忙去抱她,想安抚,她却不住地往后退,失声尖叫:“别过来!”

碎片一点点聚合,苏夏脸色骤变,声嘶力竭地喊:“贺修宸,我恨你,我恨你!滚,别让我看见你,滚啊——”

贺修宸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不肯走,却又不敢上前。

苏夏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忽然不管不顾地上来推他,让他有多远走多远。

她现在脆弱得很,贺修宸没那个胆子抵抗,她推,他就退,退着退着,脚下一空,头朝下,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这里的台阶不如老宅高,他从小接受训练,本可以快速稳住身形起来,但他没有。

他任由自己一路摔,心想:当时夏夏摔下来的时候,应该比这疼几倍吧,她细皮嫩肉,娇生惯养,肚子里还有小宝贝,不像他,皮糙肉厚。

鲜血从贺修宸的后脑缓缓蔓延到地上,保姆吓得魂不附体,苏夏却冷哼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贺修宸于朦胧中看到那决绝的背影,体会到苏夏当时的丁点绝望,自嘲一勾唇,暗骂活该。

他没去医院,叫来家庭医生简单包扎了一下,不放心地去看苏夏。

她还是坐在窗台上,看着窗户新加的栏杆发呆,听见动静,她回过头来,满目讥诮。

贺修宸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去碰触她:“夏夏。”

苏夏蜷缩起来,恨恨地说:“别这么叫我,恶心。我就要死了,你不抓紧去找你的李薇薇培养感情么?”

贺修宸道:“我从没对她动过心。”

苏夏冷漠以对:“是么。”

贺修宸恳切地问:“夏夏,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从始至终爱的只有你一人?”

苏夏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盯着他,忽地一勾唇,刻薄地道:“你的爱太廉价,我不稀罕,什么时候离婚?”

贺修宸呼吸一窒,恼怒地质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离婚?因为魏承则吗?”

苏夏愣住,贺修宸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正想补救,却听她说:“是啊,我爱承则哥哥。”

“不可能!”魏承则是贺修宸最介意的情敌,一踩一个准,“夏夏,你是我的,你爱我,你只能爱我!”

苏夏看他为此愤怒,心里没有任何快意,反而是无尽的苍凉。

她深爱时,他不屑一顾,她被折磨怕了,累了,他却要牢牢抓紧这份过期的爱情,人生何其可笑啊。

“贺修宸,早在你把我扔进实验室的时候,我对你,就只剩下恨了。”

贺修宸疯魔一般摇头:“不,我不信,夏夏,你是爱我的!我不信你能割舍,你对我一定还有爱的,对不对?”

苏夏好笑地望着他,坚定地说:“不爱。”

现在争论这些有什么意义呢,她快死了,最后的日子,她只想要自由,爱情太奢侈,她要不起了。

她本以为,这两个字会让贺修宸大发雷霆,没成想,他倏地沉默下来,好半晌才满身失落地说:“恨也好,至少在你心里,还有我的位置。”

苏夏把脑袋转向了窗外,低声骂自己没出息。

没有爱哪来的恨,终究还是没本事放下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