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苏夏贺修宸 > 第11章 是我太心软
 
贺修宸释放在苏夏体内的时候,魏承则已经被带走了,生死不明。

苏夏脸上泪痕遍布,身子软得一塌糊涂,破布娃娃一样蜷缩在墙角,抬起眼皮问他:“你要对承则哥哥做什么?”

贺修宸拉上裤链,衣冠整齐,蹲在她身边,眸底尽是残忍。

“苏夏,我再从你嘴里听到一次他的名字,我就断他一根手指,手指断完了就砍胳膊,胳膊没了,就切身上所有能切的地方。”

苏夏提不起力气做什么,只用那双泛着水光的眸子死死瞪着他:“魏家不会放过你的。”

贺修宸轻蔑一笑:“你觉得我会怕他们?”

苏夏绝望地别开脸。

是啊,他不怕,他是京都权势滔天的贺家大少爷,只要他想,即便杀了魏承则,谁又能将他怎么样呢?

苏夏苦笑,问他:“贺修宸,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们?”

她问得平静,仿佛除了逃离他身边,就再也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东西。

这样的认知让贺修宸烦闷不已,好似胸口堵了一团棉花,呼吸不畅,他阴沉着脸,薄唇贴在她耳边,说:“除非我爸妈活过来。”

可是,贺家先生和太太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不可能死而复生。

苏夏慢慢攥起拳头,合上了双眸。

地上冰凉,寒意顺着皮肤钻到身体里,她慢慢地发起抖来,片刻后,脑门上却开始冒汗,身体里冷热交替,折磨得她脸色煞白。

指甲嵌入掌心,脖子上的青筋根根爆起,苏夏喉间溢出惨痛的叫声,身子一歪,晕了过去。

“苏夏——”贺修宸喊她的名字,没有反应。

他心口一跳,俯身抱起她,以最快的速度将她送到了布莱恩手上,后者告诉他:“她没事,只是研究进入第二阶段,她需要时间适应。”

贺修宸看着铁架床上了无生气的女人,眸中明灭不定,却是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实验室。

回到别墅,李薇薇快步迎上来,担忧地问:“修宸,夏夏怎么样了?她还好吗?你没对她做什么吧?”

嘴上关切,实际上,她巴不得他对苏夏做点什么,最好是能直接掐死那个贱女人。

贺修宸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紧盯着她的双眼,问:“苏夏为什么会去那里?”

他从公司回来,去地下室不见人,一问才知,苏夏去了地下拳击场,为了带走魏承则,他当即暴怒,二话不说就去逮人。

李薇薇咬唇,自责地道:“对不起修宸,是我太心软了。”

“夏夏两天没吃东西,我担心她饿出个好歹,就私自拿了些吃的送去给她,修宸,你不会怪我擅作主张吧?”

贺修宸没说话,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李薇薇继续道:“夏夏她哭着问我魏承则怎么样了,我于心不忍,就、就告诉了她,她就跪着求我……”

“可是,她答应过我只是看一眼的,我不知道她想带走魏承则,和他远走高飞,长相厮守,修宸,对不起。”

贺修宸几乎是从牙缝里往外挤字:“你说,她想和魏承则私奔?”

李薇薇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修宸,君子成人之美,不如……”

“不可能!”不等她说完,贺修宸就厉声打断,“想和魏承则在一起,做梦!我绝不允许!”

李薇薇被他吼得一愣,泫然欲泣地看着他:“修宸……”

柔柔弱弱的一声,唤回贺修宸的些许理智,他按了按太阳穴,说:“薇薇,她是最适合做研究的温床,我若是放了她,你怎么办?”

这话完全是为了她着想,可李薇薇却听得心头发凉。

他若是真的为了她,换谁不行?抽血而已,扯什么她听不懂的温床?说到底,她就是不想放苏夏离开。

他的心里,其实给苏夏留了位置的吧,不过是因为误解苏夏父亲害死了他父母,一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才将她当成发泄的对象。

否则,为什么在听到苏夏要和魏承则在一起时,他会那样生气?

李薇薇心头大骇,面上却丝毫不显露,一副自我牺牲的样子:“夏夏是我最好的朋友,若她能幸福,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总归命不久矣。”

贺修宸被“命不久矣”四个字刺了一下心脏,整理了一下情绪,视线划过她手上的戒指,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她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最惶恐不安时的一束光,于情于理,他都不该让她有事。

他已经没保护好父母,不可以再让真心对他的人有意外。

李薇薇伸手揽住他的腰,抬起头,踮脚去亲他下巴:“修宸,别生夏夏的气,好不好?”

柔软的双唇贴在贺修宸坚毅的下巴上,他眼底映着一张楚楚动人的脸,脑中浮现的,却是苏夏倔强中带着恨意的眼神。

贺修宸蓦地一阵烦躁。

她不该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结婚两年,他因为一直怀疑父母的死因而对她冷漠相待,可不管什么时候,无论多晚,只要他回到家,她都会兴冲冲地跑出来说一句:“修宸,你回来了。”

她的眼睛里全是他的影子,裹挟着浓浓的爱意,哪怕他不回应,那份深沉的情意也只会暗淡一瞬间,随即又像是漫天星光一样被点亮。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的眼中不再只有他?

“修宸。”李薇薇的声音再次响起,伴随着她越来越近的唇,带着一股唇膏的香气。

贺修宸从恍惚中回神,下意识别开脸,躲过她的吻,双手松开了她:“时间不早了,上楼休息吧。”

说着转身要走,却被李薇薇拽住衣袖,她轻咬一下唇瓣,羞涩地说:“修宸,我想和你一起,可以吗?”

天知道,她虽然在苏夏面前说过那么多狠话,但她其实连主卧的门都没进去过,因为贺修宸不允许。

“我最近总是做噩梦,我害怕。”李薇薇满眼期待地看着他。

贺修宸拂开她的手,神色莫名:“你身子不好,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李薇薇举着落空的手,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错愕地瞪大眼睛,眼底愤恨交织,状若疯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