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网游三国之玩家凶猛 > 第十二章 雏凤初鸣,徐州八方云动!
 
  
整个蓝星因中武三国的更新公告而沸沸扬扬时,陶应并不知道,他的近况已经随着黄巾流寇和即丘百姓的流动传到了琅琊郡周边各大势力的案头。
开阳,琅琊郡太守府。
一个大汉高坐在主位上,一股桀骜彪悍的气息散发出来,不怒自威,正是琅琊太守臧霸!
庭内,一个传信小兵刚刚把即丘发生的事情给他报告了一遍。
“为何我琅琊郡治下还有黄巾流寇,定是有人冒贼掠民!孙观,你派人去彻查一番,定要给陶应贤侄一个交代!另外,传我文书给下邳吕布,给陶应表功!”
下手左边坐在首位的孙观出列,拱手道:“诺!”
臧霸之父臧戒为县狱掾,因据守律法不听从太守凭欲私杀狱犯。太守大怒,令人收押戒诣府备罪。时年十八的臧霸获悉父亲被押囚,召集食客十数人前往费县西山将父亲救出,并杀死太守,时押送役卒百余人惧臧霸健勇皆避而窜逃,此后与父亲逃亡到东海郡。经此事迹,臧霸的孝烈勇名遍闻乡野。
黄巾起义时,陶谦闻其孝烈勇名,不计较其过去,招入麾下,拜为骑都尉。臧霸不负陶谦所托,果然击破黄巾军,屡立战功。后来臧霸收兵于徐州,与孙观、吴敦、尹礼等聚合军众,陶谦拜臧霸为统帅,屯于开阳。
陶谦死后,徐州先后落入刘备、吕布之手,臧霸听调不听宣,自成一方霸主。
对于旧主陶谦,臧霸等人感激其不轻视他们的出身,委以重任,让他们坐镇一方,很是感恩。
陶谦的死,以及陶氏一家的失势,让他感到惋惜。
如今,旧主陶谦的仅存的一个儿子也差点死于即丘,这让他出奇愤怒。
……
青州,城阳郡,吕县。
曾出现在即丘的黄巾小渠帅萧巳跪在地上,大哭:“大兄,此去即丘,竟被陶应小儿所破,大兄定要为我报仇啊!”
琅琊相萧建大怒:“你这个废物,让你去即丘搬运物资,不曾想竟然败于即丘百姓手中,要你何用?!”
萧巳:“大兄你听我解释!非我无能,攻入即丘城时一切顺利,一鼓即破,谁知入城之后,陶应那黄口小儿竟然装神弄鬼,假借仙师之名糊弄百姓,更有不死障眼法吓唬我军士,以致营啸,功亏一篑!”
萧建:“糊涂!便是黄巾贼首张角也无法请来仙兵仙将,何况他?一群愚民,竟被区区障眼法所祸!你先下去,把招募来的流民处理干净,不要露出了马脚,免得别人知道我们冒充黄巾军行掠夺之事。”
萧巳唯唯诺诺退下,回到家中后,并没有把处理首尾当做一回事,在他看来,大兄也太过谨慎了,如今徐州四处都不安宁,吕布曹操刘备袁术几方势力纠缠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谁也不会理会这点小事。
至于百姓们所传的仙师传人,撒豆成兵,召唤仙兵仙将什么的,没有人当真。
陶应若那么牛逼,真有如天公将军张角一样的撒豆成兵之术,那这一手就足以干翻这些黄巾流寇,还用驱使百姓围攻?
肯定是假的,障眼法!
……
一日后,下邳。
吕布接到臧霸的上表,疑惑不已,便对陈宫说:
“这陶应是谁,为我守住了即丘,倒是有点小能耐。但也不值得臧霸亲自上表请封,区区一千黄巾流寇而已,何足挂齿耶?”
陈宫取了文书看了一眼,道:“些许功劳虽不足挂齿,但陶应乃已故刺史陶谦之子,陶谦在徐州经营多年,如今徐州仍有不少士族豪强感怀其恩,和陶应示好有助于将军稳固徐州,不如从之。”
吕布闻言称善:“公台言之有理,你提我写文书一封,拜陶应为骑都尉,召其来下邳述功。”
陈宫闻言抚须称是。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吕布对陈宫之智很是推崇,如今,陈宫已经成为吕布的首席谋士。
在陈宫心中,吕布虽然不是一个雄才大略之辈,但吕布的性格直来直去,不似其旧主曹操虚伪,也没有他奸诈。作为吕布的谋士,虽然有时候费心费力之事比较多,但陈宫相信,只要主公对他的信任不减,以主公之勇猛无敌,和他的运筹帷幄,定能立下一番功业!
……
距离下邳很近,成掎角之势的小沛城中。
刘备听到这个消息,抚掌大笑,显得很高兴:“陶应陶行知,我贤侄也!糜芳,你替我去即丘走一遭,务必要重申我与其父的关系!”
糜芳走后,张飞不解问道:“大哥,那陶应小儿无才之人也,区区击退千余黄巾尔,吾一人即可当之,你何必自降身份与其交好?”
刘备闻言,耐心解释:“陶应其父陶谦乃我之兄长,在世时多次欲把徐州托付给我,在他死后,我没有守住徐州,实在是惭愧啊,今日,见其独子有所成就,自然要恭贺一番。”
提到徐州,张飞顿时须发皆张,愤怒道:“那吕布狗贼,吾等借小沛给他暂住,他竟然偷我徐州,三姓家奴,委实不当人子!”
刘备闻言,也是叹息了一声。
好不容易得到一块富足的根基之地,本以为大事可成,谁知道不到一年便主客移位,他竟然被吕布收留,才能在小沛安身立命,真是时也命也!
不过,当此风云变幻之世,未来的事情,谁又说的清楚呢?
……
兖州,许都。
曹操闻言皱眉,道:“陶谦之子陶应,莫非是雏凤初啼,幼虎出山耶?稍作留意即可,无需任何应对。下一次再踏徐州之时,一并剿灭即可!”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对于往日死敌的儿子,曹操自然没有打算放过。
曹操可是记得很清楚,为了报陶谦的杀父之仇,他昔年几征徐州,险些被吕布偷了老家兖州,如今,徐州几经周折,又落入大敌吕布之手。
徐州,几乎成了曹操的一块心病,他几次发誓,一定要把徐州夺下来!
如今,天子已迎奉至许都,百官俯首,忠君大义在手,也到了谋划徐州的时候!
……
扬州,建邺。
袁术高卧坐塌之上,饮酒对众将笑曰:“若这陶谦能俯首称臣,效忠于我,来年,未尝不能许以琅琊郡太守之位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