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六十五章 一毛道士
 
  “呸!这手怎么他妈的齁咸!”道士忙地把手从嘴里抽了出来,一口唾沫吐了出来。

  “你他么到底有没有把我看在眼里!”戏水游神怒骂一声,举起手来,一掌从天上砸了下来,一掌拍下,飓风一样的掌风将街边的木房子给轰的吱吱嘎嘎。

  道士却没有理会这一掌就可以把自己拍成肉馅馍馍的攻击,反倒是又一次将手钻入了鼻孔。

  一掌拍下,掀起几度黄灰,又毁了几家邻屋。

  可这一掌拍下去,戏水游神却没有感到任何肉感。

  以往在水里把人拍死的时候,那种软乎乎又带有骨头搁手的感觉没有出现。

  凌空上,道士背着双手,浮尘扛在肩上,一脸笑意,眯着眼,微微笑到。

  “啧!”戏水游神哼了一声,知道眼前来着不是什么善茬,他那獠牙青面一横,那手下的黄土地忽然开始波动了起来。

  都说那大地是磐石之状,可现在那黄土地已然变得和波涛骇浪,山间奔泉一般。

  “欻!”

  轰的一声,像那惊弓出弦,一地黄水化作金工冰柱,于大地之上刺了上来。

  “你说你......猴急个啥~”道士将手从身后抽了出来,将扛在肩上的那柄浮尘给拿了下来,后手轻轻一挥。

  就看那本就所剩无几的那几根白毛跟着那一整晃动全部都跟被薅了毛的鹅毛一样撒了下来。

  这一片毛刚刚脱离了那浮尘,忽然停在了半空中,又在半空中飘飘散散,汇聚成了一面盾牌。

  那液体冰柱刺了上来,闪电般于那盾牌相撞。

  只看那冰柱的颗颗粒粒散落在了大地上,那盾牌却是一动不动且毫发未伤。

  “小赤佬,就你这玩一样的攻击,还想对俺一毛道人上手了?”一毛嘿嘿一笑,又是挥了下浮尘,那汇聚成盾牌的毛毛也跟的飘回了浮尘上面。

  “下来!”戏水游神喝到。

  “下来?老子能飞为什么要下来?”一毛道人露出了不解的微笑,整张脸全然挤成了一片。

  ..........

  虽然史书没有任何记载,但是远远一处的看客们都是看的真真切切。

  那戏水游神忽然变得跟那齐天一般高大,一双黄毛爪手甚至将一条街都给覆盖完了。

  那个道人依旧是飞在空中,但此时的他就跟一个小蚂蚁一样,好似那戏水游神一巴掌下来,这小人儿就会当即碎成一片。

  “你怕是不知道啊!”每次喝酒时,村口的李老头总会红着脸,流着哈濑子在那里说着“那道士刚开始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还觉得他是个疯子嘞,怎么想到他是个神仙爷爷。”

  “当时啊,那妖怪将手举到天上,就跟开天辟地的天古魔王一样,那手直接钻入了那云层中”李老头继续说道,“当时可给我吓坏了,那玩意差点绷不住,都要出来了。”

  “那妖怪将手伸到云里后,那白噗噗的云立马变成了水,就跟一条大河在天上一样。”

  “放屁!”旁边的刘大妈骂到“那哪里像河了?明明就是大海!我还看到鱼在里面!”

  “锤子,你看到过海吗?还大海!”李老头骂一句,然后又抄起了桌子上的那杯酒,一口闷了下去。

  本就是一片绯红的脸顿时染起了一升深红。

  “那天上的江河忽然就下起了雷霆暴雨!”李老头刚刚把那碗酒给喝完了,又忽的站了起来,吼道。

  双手举过了头顶,不断的晃动。

  “那雨点化作惊鸿箭,从苍天之上爆射下来。”

  “那神仙爷爷也是不多,只是一挥他那仙杖,那杖上的仙鹤白毛立马散作一片。”

  “整个仙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将整座城给护了起来。”

  ...........

  城南,一酒馆处。

  一人饮酒,手持降魔杵,头戴斗笠,手中摩挲着一串佛珠,膝弯脚放在了椅子上。

  “少主.......”身后一奴才模样的人拿着一个提箱,小步摩擦着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那少主身后,“那妖怪........”

  奴才还未说完,少主边手腕一沉,砸在了桌子上,吓的那个奴才咦了一声,跟受了惊的猫一样像后蹦去,后又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弯着头低着腰,毕恭毕敬地走上了前去,将那壶酒提了起来,颤抖着将放在桌边的那一壶温酒倒了进去。

  少主并没有正眼看那奴才,反倒是一手抓起了那一壶酒,腰臀一动,转身面向了那门口,眼睛看向了窗外。

  “小吴。”少主开口了,声音并没有他面相那么的沙哑粗糙,反倒有种青葱少年的感觉,有一种初雨晴草般的感觉,“看清楚了,现在出手的这位前辈........实力深不可测。”

  位于两个街道外的客寨内。

  “官人~怎的不看奴家,去看那窗外的野鸡了?”

  一红衣女子,脱去了白衣布料,露出半边玉肩,梅花秀香,清散整个房间。

  “哪里~那窗外野鸡哪里有咱家春梅好看啊~”一男子,长发披肩,一手持淡茶,一手抚长剑,下颚蹭了蹭那冬梅的下脖,又吻了吻耳根。

  “但是啊,天上的龙,可就是小冬梅你比不了的了~”

  “官人,讨厌了~这天上哪来的龙啊!”

  那冬梅伸了伸衣袖,遮了遮自己那花似的笑颜,后又轻轻地用手拍了一下那男人。

  “我跟你说~”男子伏身下去,凑到了依靠在床栏上的冬梅“今天这天上,真的有一天龙。”

  说完,又亲了一口冬梅的胭脂脸蛋。

  “官人~讨厌,莫要消遣奴家~”冬梅羞羞说罢,将男人推倒在了床上,自己也跟着下去了。

  小城外,乌云江河边缘。

  一老头,盘膝坐在木桥上,手持钓竿,垂钓于桥上,一少年,手拿竹书,摇头晃脑,时而左顾右盼。

  “好好看书。”老头呵斥少年到。

  “没~”少年翘了翘嘴皮,一脸不耐烦,举起了右手指,指向了前方的天空,“爷爷前面可热闹嘞。”

  老头将注意从那迟迟为吊上鱼的钓竿上移了出来。

  “不得了嘞~”老头笑了笑,露出一口黄牙“老妖怪来咱们这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