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五十七章 秒了?
 
  .........

  “怎么了?就这?”

  鲜血,从黄吾真的额角上滴落,一滴一滴地砸在了青绿色的石柏路上。

  黄吾真的手已经完全没入了那畸形怪物的身躯,鲜血如柱般从黄吾真的手旁喷涌而出。

  那三头的怪物此时就像是没了电的玩具一样,手无力地垂落下来,头也是像是被放在虎头铡上的死人一样,耸拉着。

  顾安明三人却是在原地傻傻地站着。

  刚刚发生的事情就更玄幻小说里一样。

  顾安明起先感觉到了一阵狂风席卷而过,将自己那身宽松的衣服直接掀起,将腰上的衣摆吹到了自己油腻腻的头发上面。

  当他转头过去时。

  那要人命的骨雨已经停了。

  顾安明看到了,黄吾真像一个在湖边散步的游人一样,双手插在兜里,双脚轻飘飘地,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个怪物。

  “老黄!”

  顾安明喊到,他企图用声音让黄吾真停下。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直到......

  黄吾真停下了脚步。

  站在了带着巨大血痂的臃肿脚趾旁。

  “唔?”

  怪物歪了歪头,像是不理解一样,无法理解眼前这个人为什么不怕死一样地走的如此之近。

  “这么一看........”

  黄吾真掏了掏裆

  “你长的果然很丑。”

  “吼!!!!”

  怪物.....愤怒了!

  不知道是因为被辱骂还是被看不起。

  怪物极速地张开了双手,狂风呼啸开来,吹的顾安明三人根本睁不开眼,就连鼻子都无法在这疾风之下呼吸,只能让鼻翼在风中噗嗤噗嗤地上下翻飞。

  由肢体手脚组成的双手向外延生去。

  臂上的手如同春天的花一样绽放了开来。

  每一只手都在绽放,艳阳下,绽放出了血红色的花。

  每一只手开来,它手上的指甲缝里跟着会再度长出又一朵手似的话,每一对手花就像是叠罗汉一样,越叠越高,越来越长。

  那一双手臂如同通天的高塔一样,一点一点的向上向两边延生,盛开来。

  那一朵朵手指变成的花海开始互相的交织,从左到右,从上到下。

  手指头变成了川流交汇的河流,一点点的融合在了一起。

  鲜血色的花田变成了一团肉球似的牢笼。

  将黄吾真关在了里面。

  滴答......

  滴答......

  滴答......

  鲜血从盛开的花朵的艳红的边角上带下了一丝粉红,轻轻地砸在了被空气冻结的世界里,将停滞了的时间再度催促起来。

  顾安明双眼鼓起,痴痴地看着那手作成的牢笼。

  看着血红的手上滴下了粉红的血。

  那些血不再像是雨滴一样,一点点的,无力空洞的砸在这本来就是一片血红的大地上了。

  它们想苍白的粘在墙上壁上的冰锥子一样,紧紧地贴在了咖啡黄的手上,尖锐的角越来越延长,从手指头,从花蕊上一点点地滑落,像是被拉扯大的皮筋,拉开的弓一样,蓄势待发。

  然后.......

  开出来的花触碰到了这已经是一片冰冻的地。

  “呲啦!”

  触底的冰锥开始了反弹。

  血柱从冰冷的地上反射了回去,穿透了孕育了自己的手花,将花田刺开,冲入其中。

  滴答.........

  滴答.........

  滴答.........

  鲜血,再度像毛毛雨一样,无力空洞地砸了下去。

  花田如同被火焰烧毁了一样,扑打扑打了两下,干瘪了下去。

  漏了气的气球,干干的瘪瘪的,捶了下去。

  看似坚不可摧的牢笼,被毁了。

  “我靠,这是怎么个回事。”顾安明不解道。

  刚刚他还冷汗直流,咋的现在这玩意就歇了菜了?

  哗啦啦......

  哗啦啦......

  海水拍打在堤坝上的声音跟夜晚邻居家练架子鼓的孩子声一样,但是,这如潮水拍打的声音并不是什么海水声。

  而是那怪物胸口的鲜血流出声。

  顾安明一辈子都没见过瀑布是什么样子。

  可当他看到那怪物的伤口时,他是这样想的。

  也许瀑布就是这副模样吧。

  在空洞洞的伤口中,透过了血流不止犹如瀑布一样的血泊中,看到了被鲜血扭曲的红日。

  原本鸡蛋黄一样暖洋洋的红日在瀑布一般的血中看着像一颗被血所侵染了的残缺了的眼睛。

  黄吾真站在那怪物面前,双手背负着,看着自己的杰作。

  原本相互交接的手,变成了一朵枯萎了的话,延生出来的手就像是那怪物暴露出来的肋骨。

  惨黄色的皮肤上面露出了破损的肌肉,骨骼从皮肤上面刺出,变成了这本就不平的的手臂上的一碗丘壑。

  “咕咕?”怪物捶下了头。

  “还没死?”黄吾真滋了滋嘴,不满的撇了撇。

  又是一手刺了进去。

  这次是怪物的胸口。

  顾安明根本就不敢相信。

  黄吾真只是双腿蹬了蹬地,竟然自己就飞了上去,飞到了那怪物的胸口,随后用他肉眼根本就看不清的速度将双手刺了进去。

  “怎么了?就这?”

  黄吾真说道。

  怪物动了动身子,本来就破了两个大洞的身体开始了龟裂,从那伤口处裂开了一点又一点细细小小的缝隙,沿着残缺破败参差不齐的皮肤向上,向下。

  跟着,那细细小小的裂痕开始衍生,繁衍,渐渐的,变得粗犷了起来。

  就像是一道越来越宽的公路一样,悠然延长。

  怪物那三个只剩下大脑的头抬了抬,看了看远处的海,看了看海上的红日。

  低下了头。

  “吼吼吼!!!”

  怪物吼了出来,伸高了本来就已经干瘪无力的手,那手此时就和年久失修的摩天大楼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轰然倒塌。

  从那手上的裂缝中甚至能够看到后面太阳透过的阳光。

  但是怪物没有在意这些,毕竟他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

  那已经残破了的手掌高速地拍了下来。

  疾风呼啸而过,可这次,这阵风除了带走手上的那些手脚之外,再也不能做出别的。

  “滚开!”

  黄吾真喝到,伸手格挡。

  巨大的手掌装在了如同蚂蚁一样的手上,爆炸声从接触点上轰鸣着传开。

  如果说,那只手是花田的话。

  那么,花田上的蒲公英,就此飞舞了罢。

  原本组成的手脚飞散了开来。

  “死去!”

  黄吾真再说到。

  伸手一滑。

  三颗头掉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