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五十六章 共生魂。
 
  时间回到顾安明等人冲出仓后。

  “这是什么玩意!”顾安明惊恐地说道,三分惊七分恐。

  “这是三魂合。”黄吾真说道,身上黑雾涌起,将周身全部罩住。

  “那家伙疯了,借我的手杀了自己的心腹,求了一个自己心上的心安理得,又达到了将这三人的魂全部融到了一起目的。”

  “本来这三人的纹能就是废物样子的,大敌在前,怎么也只能充当一个炮灰的份。现在到好,让那家伙得了逞,将三个将死之人的纹融合到了一起,变成了现在这个.......怪物。”

  像是听到了黄吾真这不怎么入耳中听的评论一样,那怪物头上的三个人头同声怒吼,将那地面上的碎板石瓦给掀飞了来。

  “大实话还不愿意听?”黄吾真喝到,抡起右手,五指一动,五根银针从手中飞了出去。

  “叮叮叮!”

  五根针稳当当地扎在了那怪物身上,但是这么细小的针扎了上去就是毛线针落到猪肉里,身大针小,又有什么用处呢?

  “哈哈哈哈!”

  那怪物发出来人类根本发不出的音调,带着呵呵笑声嘲讽这黄吾真这一无用功。

  “哼........”可黄吾真见那怪物嘲笑却是不恼,同是用冷笑回到。

  随即负手翻立,五指回缠。

  可见根根银丝在斜阳的照耀下发出白银色的光芒。

  银丝连接着针于黄吾真的双手,在黄吾真的拉扯下直直立立。

  “动!”

  黄吾真再喝一声,五线暴动,黑光绕丝,攀岩若蛇,冲着那银丝带线刺了上去。

  那黑光绕着银丝带着一股浑江黑龙的劲直直的杀了上去。

  那怪物终究是眼高身慢,还没等他将那对肥硕臃肿带着血瘤水的双手将那根根银针把下之时,那一道道黑光已经冲到了银针上。

  却看那白皑银针化作夜暗兆星,针身之处先是诞初白光,后又变至黯淡兆星。

  丝丝黑雾在伤口处盘旋上升,冲过了银针,将银针刺入了更深的胸膛。

  穿破了胸膛,刺破了身后。

  像是一对黑色的翅膀,将血红的宛如弹皮一般的肌肤给刺了开来,从身后长出了如同岩柱一样的背刺。

  “绞!”

  黄吾真双手交错,将那根根银线拉了开来。

  只看那银线化作半圆,一点黑雾,一点寒芒,银丝沿着那胸膛上快速划过。

  将那怪物的腹口给完完全全地剖了开来。

  鲜血夹杂着内脏,从空洞洞胸膛上沿着闪着白磷光的骨骼流了下来。

  瀑布一样,像是倒不尽的葡萄酒,从那空洞的杯口里流了出来。

  “嗷!”

  没了知觉的怪物只能孤单单的空洞地叫着。

  那怪物身后的翅膀开始扇动了起来,风压压得顾安明等人根本就喘不过气来,海水顺着这利风卷云扑向了岸边。

  怪物每嚎叫一声,那身后的翅膀就长高一段。

  正在顾安明不解严阵之时,那翅膀忽得炸了开来。

  那千万骨刺犹如射城箭雨一般倾洒下来,带着斑斑血滴,杀向了顾安明等人。

  嶙嶙白骨犹如滔天箭雨,从滴血的天空中倾泻,就像是法相天地从呕血的嘴中吐出了骸骨。

  “躲开!”

  顾安明大吼一声,扑向了纪艳荣二人,身后的鳞甲从脊椎处开始铺满全身。

  顾安明像是客厅里的死熊皮一样,爬在了两人身上,用自己的身体将二人完完全全地保护着。

  “叮叮叮!”

  骨头有节奏地砸刺在顾安明的身上,高空中刺下的骨箭没了尽地砸在了顾安明的身上。

  渐渐的,鲜血从蛇鳞甲上渗了出来。

  再接着,小小的骨刺扎在了背后。

  顾安明像是一个破了的花瓶任由扎花似的骨刺扎在凉了的脊梁上。

  鲜血和鲜血融合在了一起,让人难以分别这到底是流出来的血还是那三个只有大脑像鼻涕一样吊着的头吐出来的。

  “顾先生!”刑云顺在顾安明的声下喊到,可任由他怎么拨动也无法将身上这个守护着自己二人的才认识一天的男人推开。

  另一边。

  骨箭依然是从空中射下,可黄吾真却是将右手放在兜内,从里面掏出来了一盒已经皱了的烟盒,从里面熟练地滑了一根烟出来。

  烟草因为被挤压而像是撒开了的白砂糖一样落了下来,在一地血泊中像是红海里的一帆孤木。

  黄吾真将干瘪了的没了一半烟草的烟含在嘴里,伸手将撇下的那一半撕了下去。

  骨箭下着,可是每次都在离黄吾真一寸时化为骨粉,如一月的雪一样分分飘落。

  黄吾真从胸前潮湿了的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块打火机,同时将里面的纸一同抽了出来,洁白如何玲玉的脸庞的纸沾在了血泊中,从中间开始扩散开来了血红。

  黄吾真看了看那张纸,将下巴低了下去,贴在了打火机的口子上。

  火星闪烁,点燃了半截烟。

  “怎么说?”

  黄吾真对着空气说着,深深吸了一口,对着天吐出了一口灰蒙蒙的烟。

  “一只眼睛。”

  幽空中,像是女子的声音,犹如丧了偶的怨妇一样,懒散,颓废,没了生气。

  好像一个依在床上双眼失神,只留一点绸衣披肩的女子就在自己眼前一样。

  “坐地起价?”黄吾真念了念,吐了一口黄痰,将还剩四分之一的烟丢在了地上,“学精了?”

  “跟那边那个小伙子学的。”幽怨的女声像是提起了一股劲一样,打趣的说道。

  “一只眼没门。”黄吾真伸脚踩了踩地上的烟。

  “那你就去死吧。”女声愤愤说道。

  “你舍不得。”黄吾真笑了,露出一半白牙,“没了我,你还要等多少年?十年?二十年?一百年?永远?”

  女子不说话了,空气中有着一股淡淡的梅花味。

  “艹!”女子突然骂到,这是完全没了那种幽怨妇女的感觉,倒像是一个坐在酒馆里喝醉了的大婶的样子。

  “一个指甲盖,行了吧?”

  “成交。”黄吾真又笑了笑。

  起步走了出去。

  “给力点啊,小姐。”

  “..........你学精了。”

  “跟那个让我睡地板的王八蛋学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