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四十三章 我很中意你啊!
 
  啪~

  鞭子。

  鞭子的抽打声回荡在漆黑的地下室,墙梁上也许是因为渗了水,滴滴答答的滴水声无情的回荡在冰冷的地下室里。

  嘀嗒.......嘀嗒........

  这滴水声起初就像是蚊子的叮咬,麻痹的神经对此丝毫没有反应,任由他在自己的血管中大快朵颐。

  接着,那个细如汗毛的“针管”越插越深,从血管中攀瀑直下,戳到了骨髓,盘旋在神经上。

  蜿蜒而上,在已经化了脓的耳朵里叮咬。

  在耳蜗里寄生,钻进大脑里,将本来就因为绝望而麻木的大脑无情的踩踏。

  将软泥踩成了一团稀泥。

  不管这滴水声多么的清澈。

  在盗地鬼杜浩耳中,这声音有多么响亮,就有多么的残忍。

  嘀嗒.....

  打在心上。

  嘀嗒.....

  刺在脑中。

  如果你的夜视能力够好的话。

  你应该勉勉强强能够在漆黑之中看到一个消瘦的人。

  肋骨凸现在已经是一团烂肉的皮肤上,粉红色的肉在已经染上了红汁的皮上肆意的绽放着。

  他站在一块锋利的冰上。

  尖芒的棱角划破了他的脚底,穿过了他那棉花般的松软的烂肉,刺进了他那已经碎断了的骨头中。但是已经被冰地失去了知觉的双脚已经感受不到疼痛。

  就算是将这双脚给砍下来.......

  也不会有任何知觉吧。

  那行尸走肉的身躯前,是白西服和高礼帽。

  “叮~”

  酒杯和红酒瓶口碰撞的声音。

  尽管自己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人物,但是顾安明依旧知道。

  红酒并不是像眼前这个胖子那样跟倒洁厕灵一样地倒的。

  但是不管如何,顾安明也没有干涉他人的权利。

  更何况只是看到眼前这个人,他就会忍不住绷紧自己身上的肌肉。

  那是因为太过紧张。

  而黄吾真却显得更加的从容。

  二郎腿,劣质烟,跟在做旋转木马一样的松垮着全身。

  如果说什么是恐怖的。

  就是二手烟配肥猪。

  现在顾安明两个全部占满了。

  “为你干杯,黄吾真先生。”胖子浮夸地举起了酒杯,“愿你的灵魂能够在最后一刻找到平静。”

  “那我也祝你身上的猪油在榨汁的时候可以多榨几斤。”黄吾真回答道。

  “哈哈哈。”胖子轻抿了一口酒,淡紫色的纯印刻在了玻璃杯上,“你可比你的那个伙伴风趣多了。”

  “呵呵呵”顾安明干瘪瘪地笑道。

  很明显,黄吾真并不怕这个胖子。

  同样的,胖子也不计较黄吾真。

  但这并不是那种好朋友之间的交谈,更像是仇人之间暴雨倾下前的前兆。

  “林萍呢?”胖子问道。

  “我把她留在了酒吧里面。”顾安明说到,“我可不想让她看到.......这种情景。”他撇了撇眼,看了看挂在梁上的盗地鬼。

  “啊,那可真可惜。”胖子浮夸地摇了摇头。

  “啊,当初烈永还请我到他家里面去吃饭,我现在还林萍她做的碳烤肉和炖鸡汤,嗯~回味无穷啊!”

  胖子敲了敲杯壁。

  “不过。”胖子话锋再转,“你们居然会把这个家伙带到我这里来。而且,黄吾真先生”他看向了黄吾真,“我着实没想到你会在此下临我这陋室。”

  “呵呵。”黄吾真干笑了两声,“我这辈子也没想过会看到你这张浸满了油的猪脸。”

  “你该是在后悔那天晚上失手没杀了我是吧。”

  “确实,如果允许的话,我现在就想把这个瓶子砸在你这个马桶脸上”

  二人面带着微笑说着剑芒相对的话,而感到紧张的只有顾安明一个人。

  “咳咳”顾安明假巴意思的咳嗽了两声,试图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这个时候讲个笑话未免太不解风情了,对于眼前这两个人的过去的故事,他没什么权利介入。

  “顾先生。”也不知道是因为顾安明的咳嗽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还是怎的,胖子转过头来看着他。

  “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林萍,找她不如找我来得快,不是吗?”

  “这.........”顾安明一时间不语半言,只是看着胖子。

  半晌,他从口袋里抽出来已经瘪了皱起了壳的烟盒,从里面拿出了一根几乎洒完了烟草的烟。

  用起了茧子的指头用力地按下了褪了色的打火机。

  “呼~”

  吐出半圈烟圈。

  “如果今天我们不在那里,林萍会怎样你想过没有?”

  “你是在指责我?”胖子摇了摇酒杯。

  “不是。”顾安明摇了摇头,“我只是在和你谈论不同的可能性罢了。”

  “他的意思是今天我们不在林萍八成就死了。”黄吾真插嘴道。

  “所以?”胖子歪了歪头。

  “没什么。”黄吾真向后靠去,“褪了色的契约就不是契约了,不是吗?”

  “如果你想指责我没有尽到我的职责,那么你就错了,烈永当初让我做的只不过是掩瞒林萍的行踪罢了,毕竟我的费用很贵的。”

  “那这不就是我们必须出现的理由了吗?”

  顾安明突然开口了,拭去了落在桌子上的烟灰。

  “嘿。”胖子冷不丁地笑了笑,“看起来你还是个大善人啊。”

  “只不过你这样的人可是活不长的。”

  “这里的每个人手上都占满了鲜血,你旁边这位更是翘楚。”

  “所以说?”

  “我很期待你将刀身没入死人的咽喉时的表情。”

  说完,胖子舔了舔瓶口,将瓶口上沾着的酒舔的干干净净。

  “不过话说回来.......”胖子指尖指向了被绑在椅子上眼睛缠着黑布的人说到。

  “真不愧是梅烨的惑众,居然将这位给抓了过来。”

  “哦?”黄吾真坐直了身子,“怎么?这位是个大人物?”

  “自从你消失已经快三年了吧?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么久也是耐得住你。”胖子呵呵笑道,“这位是烈永和林萍的养子,寡妇制造者,狼蛛烈逢。”

  “哦?那他为什么.........”

  “这就是烈永的保护措施。”

  “这个城市能够击败烈逢的人寥寥无几,同样作为儿子,守护林萍的不二人选就是他了。只不过......”胖子嘲弄地撇了撇那边的烈逢“他很倒霉,遇到了你。”

  “我看你......就连皮都没擦伤吧。”

  “嗯......”黄吾真点了点头,“我很重要他。”

  “所以你想把他培养成下一个你!正是老折磨王........”

  胖子的话就像是断了的线一样,在半途中夭折了。

  因为匕首已经划破了他咽喉上的皮。

  “小心我杀了你,滑头鬼。”黄吾真没有感情地说到。

  “如果你做的到的话。”

  冰霜将桌面冻结了,冰冷的冰刺直指着黄吾真的后颈,而那个白西装的人也是在瞬间来到了黄吾真的背后。

  “我倒是很想杀掉传说中的人物呢~”

  “前提是你能先下手。”

  子弹上膛声,西装男转过身去,黑洞洞的枪口填满了漆黑的房间,银白色的枪身是在房间里如同翅膀一样,起起伏伏。

  枪的后面同样有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微弱的火星在快要燃尽的烟上显得那么的闪耀。

  “你下的了手吗?”西装男问道。

  “你猜?”顾安明顽童似的回答道,“我喜欢别人猜我的想法。”

  ........

  “啊啊啊啊,最终他还是道歉了。”

  天终于是入了夜

  朦胧的雨带着朦胧的雾拍打在朦胧的街道上,街边的电子屏印照街上的积水上面,红紫相间的炫彩色芬彩了发了白的脸。

  顾安明将双手背在头后面一脸无奈道。

  “如果你把这个称之为道歉的话。”黄吾真嘴上叼着烟,右手孩子气的挡在烟上,防止烟被沾湿。

  “别说了,你这一出搞得白天生意都没做成。”

  “老顾.......”

  “怎么了?老黄。”

  黄吾真驻足,双目盯着顾安明

  “没有做好准备,就不要拿起那杆枪。”

  说完,黄吾真用着极快的脚程以跑一样的速度走开了。

  落后的顾安明呆呆的站在雨中,任由雨水沾湿了头发,冷却着颤抖的手。

  终是到了酒吧口。

  熟悉的红配黄的闪灯,让人睡意突起的教室内般的灰白色的吊坠灯。

  以及......

  门口闪烁不断的警车车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