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三十八章 条件
 
  昏暗的室内闪烁着白花花的电子屏,回荡着让人头皮发麻的撕咬声。

  酥脆的皮肉被人粗暴的咬断,金黄色的脆皮洒落在地上。

  这就是顾安明眼前的胖子。

  虽然他们说是洽谈,但对顾安明来说,胖子显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胖子旁若无人地吃着手上的炸鸡,油污沾黄了他身上的浅白色西服,那件西服在他的身上就像是马戏团小丑的长袍。

  终于,在五分钟的折磨里,一切都在胖子吮吸指头的滋滋声中结束了。

  “啊!”胖子感叹到,发出了如同刚刚畅饮一样的满足声。

  随后他又意犹未尽地再度舔了舔手指。

  顾安明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滋破,滋破。

  胖子从右手吮吸到了左手,将手上的指头吮吸了个遍。

  终于,在口水流到关节处时,胖子正眼看了看顾安明。

  “所以,你抓到真凶了?”胖子问道。

  “呃......”顾安明不知怎么回答,眼睛下意识地瞟了瞟右下角。

  尼龙绿地毯上有着一块乌黑的污渍,那是上次断手事件留下的。

  “没有?你是在嘲弄我吗?”胖子声音提高了几分,听起来像是公鸡的鸣叫。

  “并不是。”顾安明堪堪回道,他试图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卑微,但是不知道怎的,他的气场就像是老鹰面前的幼鸟一样。

  不攻自破。

  “那,你找我是为什么?”胖子说着,后仰了过去,将自己那肥胖的身躯陷入了松软的椅背上。

  “人........我们找到了。”顾安明回到,将自己的声音强行拉高了,但是听上去依旧虚弱无比。

  “然后呢?他跑了?”

  “没有........他死了。”顾安明快速的将最后三个字念了出来,像是躲避黑暗的孩子一样,生怕被逮到。

  “哦?死了?你杀的?还是黄吾真那个家伙杀的。”胖子摆弄起了手指,丝毫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顾安明身上。

  “被别人杀的,那是........”顾安明正欲将情况给说清楚,但是被胖子给打断了。

  “我知道了。”随即,他打了个响指,在响指响起的下一秒,穿着白色礼服带着高礼帽的人出现在了胖子椅子的阴影后面。

  “离火寺接替的事情做完了吗?”

  “您放心,已经做完了。”

  “很好,没有留下一点汤吧?”

  “没有。肉是您的,至于残汤什么的,我们就自己结局了。”

  “很好,下去吧。”

  胖子说完,那人便一声不吭地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你.........”顾安明愣了愣,让自己的大脑处理这瞬间的信息,最终在数秒之内得出了结论

  “你骗了我?”

  “嗯,不能说是骗,你知道吗。”胖子说着,再度将手伸向了桌子上的鸡翅。

  “静心那个老头子,在十五年前就已经干起了给我们各个地下组织擦屁股的活了,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赚钱的。”胖子将那对鸡翅塞进了他那臃肿的嘴里,用那对枯黄的牙齿开始撕咬起骨头来。

  “我们,蛊天居,西龙安,乃至其他,所有组织,他都有交易。同样的,各个组织都不待见他。”

  “因为他手上沾的血太多了,而且沾的都是不同的血。”胖子吐出了鸡骨头“每个组织的人都被杀过,每个组织里都有恨他的人,比如.....你刚刚见过的那个人。”

  “但是他和别的暗杀者不一样,他有自己的资产。”

  “那就是离火寺,我不知道他怎么搞的,但是离火寺被他带的可以说是欣欣向荣,或者对某些人来说,佛不是信仰,离火寺才是。”

  “正是如此,离火寺变成了香饽饽,每个组织都想要。”

  “所以说,你利用了我?”顾安明颤抖着说到。

  “不能说利用,毕竟你也没干什么,人不是你杀的,事情不是你干的,你只不过走了个过场罢了。”

  “当然,这个过场也是至关重要的。”

  “正是因为每个组织都无比重视离火寺,所以没有人敢动离火寺,只要有人伸手,其余的人一定会动手剁掉。”

  “而你,是打破这个平衡契机。”

  “起码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

  “所以说,你一开始就像利用我来牟利!”

  “是—————的————”胖子刻意地拖长了声音“虽然你的表现非常的,不尽人意。”

  “所以......你在你的线人通知你的第一刻就安排了人来接替离火寺?”

  “是的,只不过,我没想到,那五福小鬼干的这么干净利落,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死光了!”说完,那胖子仰头大笑到。

  “亲手将自己的师兄弟杀死,也太好笑了吧,那群家伙还真有一手,如果不是和烈达成了交易,我还真想把他们给招募了。”胖子抹了抹嘴,笑说道。

  “那,我先走了。”顾安明未等胖子回话,便起身准备离开。

  “别啊,我还没说完呢。”胖子又打了响指,说来也怪,在响指打出的那一刻,顾安明停住了脚步。

  “离火寺的事情虽然你没有干什么事情,但是,约定就是约定。”

  说罢,胖子不知道从那里抽出了一张纸。

  “林萍的地址就在这,你拿去吧。”

  —————

  依旧是明亮的室内,敞开的窗口中飘入了几朵樱花,花香在鼻尖缠缠绵绵。

  “所以说,他去找滑头鬼了?”钟应喝着茶,问道。

  “他去找了。”他对面的人说到,阳光只照亮了他半身,他的脸藏在阴影之中,只有些许胡须在影子的边缘颤动。

  “你觉得他怎么样?”钟应问道。

  “经验不够。”那人说到。

  “经验可以弥补。”

  “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那就加紧弥补。”

  .............

  “你,最近过的还好吗?”钟应微微关心道。

  “马马虎虎,还是那样。”那人没有感情地回答道,就像是个木头人一样。

  “我们都要感谢你,是你,没有你,就没有这一切。”

  “我只不过让我们有了苟延残喘的机会罢了。”那人说着,就起了身,准备离开。

  “就这样了吗?”

  “就这样了。”

  “一路保重。”

  “一路保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