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三十七章 火葬
 
  血,在空中泼洒开来。

  如同画布上的泼墨一样,泼洒在了火焰上。

  就在鲜血洒出的那一刻,火焰暴涨,火星淹没了顾安明等人的视线。

  “怎么了!”于鹏辉急道。

  很明显,他为无法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而着急。

  同样着急的,还有顾凌二人。

  他们看到了鲜血而出,但是没有看到到底是谁受伤了。

  是静心心软了没有躲过戒思的匕首?

  还是戒思被绝情的静心刺死了?

  都不知道!

  只能听到轰隆倒地的声音,和厚重的脚步声。

  五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直到........没有。

  到了最后,一丝声音都没有了。

  只剩下火焰燃烧树木的噼里啪啦声。

  “我估计,静心可能是凶多吉少了。”于鹏辉突然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凌墨言附和到,“已经没有一丝动静了,静心也许真的死了。”

  “不一定”顾安明反驳到,“也许静心反杀了呢?”

  于鹏辉听到,摇了摇头道:“所以说,老顾你还是差了点经验,如果五人在此处的话,应该是有整齐的脚步声。,而五人被杀的话,也不可能只有一声尸体砸在地上的声音。”

  “所以说,静心必然是受伤,或者.......死了。”

  这下顾安明不说话了,被于鹏辉这么几句说到心服口服。

  果然,在火焰降下之后,那人影终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内。

  果然是静心!

  倒在地上的静心睁大了他的那双空洞的眼,眼中全是惊讶。

  “这..........”顾安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

  刚刚还在那里大杀四方的静心,就在一瞬之间gg了?

  “他......留手了吧。”于鹏辉冷静地判断到,“他应该对那孩子留手了。”

  顾安明现在已经是完全傻了眼了。

  好家伙,我提心吊胆地跑到这儿来,结果是当战地记者来了。

  记者就记者吧,还没记完。

  就尼玛离谱。

  “当务之急,是先检查一下他到底死没死。”

  凌墨言一声喝到,随即打开了门,冲了出去。

  于鹏辉和顾安明也紧随其后。

  可二人才刚刚出门,却看见凌墨言皱眉闭目的站在那,看起来甚是烦躁。

  “怎么了?”顾安明关心道。

  “没了。”凌墨言喃喃道。

  “什么没了?”

  “你自己看。”

  说完,凌墨言将那僧袍彻底掀开,将静心的后背露在众人眼前。

  与其说是后背,不如说是骨架。

  静心的后背上除了连在骨架上的肉之外的一切全被挖去了。

  就像是一具被狗啃了的尸体一样。

  这时顾安明才反应过来,他们此时已经站在了血泊之中。

  “纹.......没了。”凌墨言说到。

  “这个东西还能挖走吗?”顾安明问道。

  “一般人是挖不走的........但是........如果是纹师在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你是怀疑....咳咳.....他们有纹师?”顾安明被浓烟呛得咳了两咳。

  “不是怀疑,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那接下来呢?”

  “先将尸体带回去吧。”凌墨言说着,手再挥,又将门打了开来。

  在空间的风中,发梢像是春天的柳一样飘荡,空气中弥漫着血的腥味。

  顾安明看着寺庙外,每一个人都在缠斗着,刀和骨碰撞,血和叶的交合。

  离火寺,在这一瞬之间,就崩坏了。

  顾安明叹了一口气,走入了门去。

  不知道,明天起床的信徒们,又该怎样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呢?

  是继续活在破碎的梦里,还是面对残缺的现实呢?

  无论是那种,都不怎么尽意吧,不是吗?

  夜晚里,升起了一颗太阳。

  这颗太阳,终将会在万众瞩目之中化为灰烬。

  ——————

  通过了门,顾安明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怕是在安全的范围之内,他已经是在高度紧张之下。

  所以他现在的心脏依旧是在砰砰乱跳。

  “老黄,我们回来.......卧槽!”

  顾安明透过门缝看去,吓得下巴快吊到地上去了,一个箭步冲出了门去。

  看那原本整齐干净的酒吧,此时已经被砸的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吧台上的角也被砸断了,橱柜里的玻璃杯也是该碎的碎,该烂的烂,地板上的坑比上次的更大了,椅子几乎都断了个腿,酒撒了一地,就连地板也被染成了五颜六色,至于客人什么的,估计早就被吓跑了。

  而黄吾真却只是依靠在那门上抽着烟。

  他面前坐着先前那个白衣女子。(她坐的是唯一一个安好的椅子。)

  二人互不相视,像是陌路人一样。

  风,吹散了烟。

  尘,掀起了群边。

  两个人像是末世的旅者,在门口孤独的站着。

  而顾安明,就是末世的悲惨者。

  我靠,老黄,你把个妹,把我的店给把没了?

  “真的......不回来吗?”那白衣女说道。

  “不了。”黄吾真简短地说到,抖了抖烟蒂。

  “她........就那么重要吗?”

  “嗯。”

  “那我呢?”

  “............”

  无言,任由风吹,最后的一丝烟灰洒落,伴着一滴水,一同落在地上。

  无人,无言,无终。

  “那么.......叨扰了。”

  最终,二人再未说过一句话,在冻霜的夜中,只留伊人独自消失风里去。

  “抱歉啊,老顾。”黄吾真这时才看向了顾安明,“我也......唉......不想这样,我这就收拾这里。”

  “她是?”顾安明问道。

  “以前的债罢了,这种东西,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我只想让何玲玉重新生活。”

  “抱歉...........”顾安明说道。

  “没必要,你也不知情,我又怎么好意思怪你呢?”

  说完,黄吾真走入了卫生间,去拿扫帚去了。

  “叮铃铃。”

  门铃再响,门被重重的推开。

  “不好意思”顾安明转过身去,今天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营业了。

  可是,当顾安明转过身去时,确实愣住了。

  因为站在他眼前的人,是秽尘。

  而在顾安明的意识里,秽尘八成是死在离火寺的大暴乱里了。

  可看着他那满身酒气的样子,已经是布满血丝的双眼,嘴角上摇摇欲坠的口水。

  很明显,他醉了。

  “啧,这家伙,又去喝酒了,真是死性不改。”顾安明苦恼地挠了挠头,走上前去,试图将秽尘背到干净的地方。

  可在他的手搭在秽尘肩上的那一刻,秽尘却里面将他的手弹开了。

  “他.......死了吗?”秽尘问道。

  虽然不知道,秽尘是怎么来的,怎么找到这里的,但是看他那样子,估计是忍着醉意走遍了整个地下街酒吧吧。

  “死了。”顾安明简短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呵呵。”秽尘笑道,不知是嘲讽也好,伤心也罢,秽尘也只是嘿嘿笑道。

  “他不是什么好鸟”秽尘突然开口道,全然没有一丝和尚的自觉,张口就是成脏,“他杀了人,虽然他杀的也不是什么好鸟,都是站在人们身体上位的中等人,而他,就借着宗教的名号杀死了他们,从中赚钱。”

  “你说他是对的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因为我见过,见过那些深信不疑的人,带着自己的积蓄前来拜这个狗东西,他们还对这个狗东西深信不疑,哈哈。”

  “至于,这个家伙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也许有一天,你能知道。”

  “他第一次杀人,也许是为了正义,第二次,是为了拯救,第三次,第四次,开始堕落。最后,拯救变成了借口,他从拯救者变成了堕落者。”

  “他跟我说,知错能改就好,可他却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秽尘突然不说话了。

  水珠再度低落,沾湿了已经湿透的地。

  这一天,离火寺被火所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