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三十章 老和尚,老和尚,老了不再当和尚。
 
  三月的雨夹杂着初开的花香,沿着缺了角的房梁上低落到了地上。

  木门吱吱嘎嘎地被人打开了,一蜷腰老人,手提着燃灯,又拿着木棍,于地上四角敲敲打打,将那角落里的灰尘蛛丝敲落下来。

  在老鼠的嘻嘻吱吱声中,那老者又转过头去,将那破木门关了上去,将那寒风隔绝在屋外。

  后又伸手拍了拍自己那被雨水沾湿的衣袍。

  老者做完着一系列事情后,闭目不语地走到了那佛像之前。

  那佛像的双眼不知何时裂开来了,在眼珠之中已经有了裂口,而拈指之间更是灰尘堆满。

  那老者半跪于蒲团之上,在膝到蒲团之上时,顿时掀起了一地灰尘。

  那老者却是一言不发,从怀中取出了一本经书,在燃灯的照耀下,老者将那经书放到了生前,在橙红色的灯光之下,细细轻轻而又沉重的念起了经文。

  那是十五年前的离火寺,而那是十五年前的老住持。

  淅淅沥沥的雨,阵阵轰鸣的雷,打湿了地,灼烧了天上的云。

  街上却无一人,像是鬼城一样,只有昏白的灯带着漆黑的影在照在窗台上。

  地下街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大型杀人事件。

  就像是冬天的第一场雪一样,无人预料。

  在凛冬之中,鲜血染红了街道上的白漆。

  家家闭户不语,人人群居而行。

  而死者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死前,他们都收到了一封信。

  信上写着的,是他们生前做过的恶行,当然,这种东西,无论真假都已经是死无对证的了。

  有的,是死在小巷里的那声枪响之中,有的是在吸入的那口烟中,还有的,是在蒙湿眼的水蒸气中,肿着脸漂浮在浴缸之中。

  简而言之,无人生还。

  本着打草惊蛇的道理,所有人,无辜的,有罪的,有家的,没家的,躲在豪宅里,躲在公寓里,躲在下水道里。

  可容万人之街上却是空无一人。

  “咚咚咚”

  沉重的敲门声,伴随着叮铃铃的风铃,将老和尚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而老和尚也不着急,只是慢慢起身,将身前的灰尘一一清扫了起来。

  “哐哐哐。”

  门外那人显然着急了,开始用力地砸起了门,在砸门声中隐约能够听到有人在说话

  “施主,还请稍安勿躁........”

  那老和尚也只是叹了口气罢,便缓步走向了门口。

  当他把门上的横木从凹槽上面取下来后,大门便轰的一声被砸了开来。

  一个彪形大汉,脸上带着三道疤,头上剃了个大光头,眼像头狼,恶狠狠地盯着那老住持。

  住持知道,这是前来要钱的了。

  离火寺在当时只是一个小破寺庙,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信徒,没有那么多的香油钱。

  而当地势力的人们也是无时无刻地不想方设法地从这里的人们身上捞油水。

  看着那壮汉后面已经乌了一块脸的年轻和尚(此人就是秽尘。),那住持轻轻一叹,右手一拖,意示诸位随他入内室。

  待那二人入室之后,秽尘则是摸着自己已经肿了半边的脸,意图用梁上的雨水敷一敷自己的脸。

  半刻钟,一刻钟,一刻半钟。

  秽尘拜坐在佛像面前打起了瞌睡。

  住持他们讨论的那间屋子里的灯,就像是燃烧了火团一样,遥遥隔着都能感受到一丝暖意。

  “吱呀呀呀。”

  庙房的门再度被推开,惊得沉睡的秽尘打了个颤,寒气也跟着侵入了身体。

  “秽尘,他们走了。”老和尚轻轻地说到,可语气上又像是在埋怨秽尘一样。

  秽尘也知道住持每次被要债之后总会一个人在这里读佛经,已让他的心重回平静。

  所以秽尘也只是点了点头,起身出门。

  待他将门合上之后,却闻到了一股恶臭之味。

  就像是烤糊了的腐肉一样,夹杂着血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

  秽尘砸了砸舌,血腥气在舌尖漫开。

  “奇怪。”秽尘正待检查一番,却又听到前门一阵敲打之声。

  “这么晚了,又是谁啊?”

  待秽尘打开门后,只见一个带着黑边眼镜的男人,满头大汗,额头皱起了三条缝,一脸焦急地看着秽尘。

  “施主,我们已经闭庙了。”秽尘说罢,准备将门合上。

  框!

  那人手一伸,硬生生地用指头插过门缝,挡住了门。

  当然,俗话说得好,十指连心。

  那人双眼顿时就红了起来,整个人就变成了一股猕猴样。

  “施主,你可安好?”秽尘连忙上前关心,当然这只是假心假意。

  他把怨不得那人赶快走,他自己好回房休息去。

  “不行!我今天必须去拜佛!”眼镜男一脸坚定,虽然他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

  “可是施主........”秽尘此时只想往那人脸上吐口痰。

  妈蛋,耽搁老子休息时间。

  自然,如果不是没地方去,秽尘也不会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庙里面混饭吃。

  “求求您了!师傅!我给你跪下来了!”那人说着,双膝一跪,结结实实地砸在了石板上。

  “施主快快请起,”秽尘一看这阵势,那里还硬的下去心肠,而且眼前这个男人,让他想起来了五年前的他自己,那个没人要没人里会的废物,秽尘心头一软,将门缓缓拉开。

  “这位施主里面请,里面请。”

  那人双眼一脸,连忙起身,对着秽尘又是两拜,接着发了疯似地狂奔像了主庙。

  “这人真奇怪。”秽尘挠了挠头,将门带上了,依靠在门柱上,等待那人再度回来。

  秽尘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一个善心之举,改变了他,离火寺,以及很多人的命运。

  诺这一切是齿轮的话,秽尘就是最中心最大的那一块齿轮吧。

  ——————

  朦胧的晨雾中撒开了清晨的光,几声莺啼响于树梢。

  而这一天,整个城市已经是沸沸扬扬。

  因为多次杀人的杀人凶手落网了。

  当然,不是活着落网的,而是熟着落网的。

  烤焦了的他横躺在地面上,像是煎鸡蛋一样。

  而同一天,贪民陈正韩自首落网了。

  这就像是重开的一天一样,一切在呼吸之间全部改变了。

  也真是在这一天开始,来离火寺的人越来越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