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二十九章 秽尘
 
  在一众人异样的眼神之中,顾安明隔着黄吾真数米,假装不认识地走了出去。

  待到黄吾真抱着那秽尘出了那声色会场之后,顾安明才一路小跑凑到了黄吾真的身旁。

  “不是,老顾,你刚刚啥意思啊?”黄吾真嘴巴撇了撇,骂娘道“我她妈好心好意出谋划策,这才把这花和尚逮了出来,你到好,啊,直接给老子装傻。”

  “你那叫出谋划策?”顾安明反着就是一脚跩在了黄吾真屁股上,后者则是踉跄地跳了两步,“你看你搁哪干了啥,老子鸡皮疙瘩落了一地板,还亲爱的,我跟你说,今天以后,不准进我房间啊,自己搁客厅睡着。”

  两个人在街上骂骂咧咧地走向了小巷内,当然,就他俩那嗓门,自然说不上什么隐蔽了,所以说街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男人踹着一个正在公主抱男人的男人的屁股(有点绕。)

  “变态。”街上的所有人露出了鄙夷的神色,甚至不远处还有人对他们暗暗吐了口唾沫。

  “你们两个干嘛呢。”凌墨言双手叉腰,一脸冷峻地看着二人,显然她不想对这两个家伙多费口舌。

  但是顾安明是来了劲了。

  他直接从黄吾真身旁挤了过去,凑在了何玲玉面前。

  “小何啊。”顾安明一脸猥笑着蹲在何玲玉身前,“你知道黄吾真在里面干啥了不。”

  “啊?”何玲玉小头一歪,甚是不解,“大叔干嘛了啊?”

  这一声奶声奶气的,硬是说的顾安明心里一整发酥,接着,他带着几乎将嘴角笑道脑后的笑容看向黄吾真,大声说道,“我跟你讲奥,黄吾真他在里面........”

  “顾安明!老子给你拼了!”黄吾真吼罢,也不管那秽尘,一个虎扑扑向了顾安明,二者就这样缠在了一起。

  可怜秽尘,在接受了这么大个心灵创伤之后还在被这么一摔。

  看着他土灰土脸地横到在地上,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完全没有了昨天躺在椅子上的那股精神劲。

  “你们俩,够了!”凌墨言一边说到,一手将黄吾真从顾安明身上拉了开来,“你先把他的穴给解了在收拾顾安明也不迟。”

  “好的好的。”黄吾真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接着快速地点了秽尘的小腹。

  秽尘只觉一口浊气汇聚于喉咙之间,接着他张开大嘴,只听“嗝”的一声,一股腐臭酒味在空中弥漫开来,而秽尘也觉得身体之间流过一股暖流,手臂上的酥麻之感已然消失,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可以动了。

  “他妈的。”他单手撑地而起,握紧了拳头准备像顾安明等人砸去。

  但是在他看到眼前除了张叔和何玲玉之外人均一脸不好惹的模样,他也就乖乖地放下了拳头。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好汉难抗群殴。

  更何况他秽尘压根算不上任何好汉。

  这冲上去不就挨揍吗?

  “各位,找我有什么事吗?”秽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平静地说到。

  当然,顾安明等人也是知道他的脾性,也没给他更多的表演机会,直接开口说到“关于离火寺,你知道些什么?”

  “啊?”那秽尘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思议“就这?就这?你们随便找个庙里面的和尚都比我知道的清楚,你去问戒思小和尚,他能直接把整个寺的历史给你呼呼个便。”

  “不是这个。”顾安明摇了摇头道,“你昨天让我们夜里小心,想必,你是知道些什么,不是吗?”

  谁知,秽尘脸色一变,整个人的神情就像翻了盖一样。

  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是被抢了肉的恶狗一样。

  “滚滚滚,老子不说。”秽尘一挥袖口,背身过去,直接用态度告诉了顾安明等人

  爱咋咋,老子不知道。

  “我靠,这家伙态度还挺硬啊!”于鹏辉磨拳擦掌,步步逼近。

  那秽尘看着那于鹏辉走了过来,却也不惊慌,反而是一哼,一脸无惧。

  “老于,结束了后记得沉河里面去。”

  顾安明突然开了口。

  这一开口,不仅秽尘,就连于鹏辉也吓了一个大跳。

  好家伙,老顾,你还真杀人?

  那秽尘也不嚣张了,反倒是小腿一抖,扑通一声,摔了下去。

  “你现在说,还来得及,不说的话,你想享受的,都享受不到了。”

  那秽尘也不说话,只是愣在那,面着那小巷褪了瓦的墙。

  良久良久。

  待到秽尘额头上的汗滴入了眼,背后的僧袍已经湿透了一片。

  “说吧。”就像是掐好了时间一样,顾安明淡然开口道。

  “你们,对离火寺的感觉是什么。”那秽尘黯黯开口道。

  “破旧,落魄。”于鹏辉很自然地回答道。

  这也难怪,离火寺的四处都是灰尘,就连拜佛的蒲团也是破破烂烂的,更不要说正室了。

  “但是离火寺的信徒一直很多。”秽尘继续说到。

  “几乎每次来人都会来抽佛签,而且,住持和几位大户人家都有来往。”

  “按理来说,离火寺是不缺钱的。”

  “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寺庙里全是残枝败叶,僧人们跟谁日渐消瘦,像是戒思这种小和尚,更不要提什么斋饭了,这座寺庙丝毫没有它应有的模样。”

  “但是,你却有能力在这种地方来消费。”

  “这就是我要说的重点了。”秽尘低了低头。

  “所有的钱财,全被我们秽字辈的人给私吞了。”

  “而发起者,就是住持。”

  “这个很明显。”凌墨言道,“就他那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点也没有高僧该有的模样。”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些人那么愿意将钱送过来。”

  秽尘嘿嘿一笑,露出了满口黄牙。

  “这一切,都得从5年前说起。”

  “五年前,是指北区的大型人口失踪案件吧。”

  张叔捋了捋胡须,说到。

  “是的,就是那个,自那以后,来离火寺的人越来越多。”

  秽尘扶了扶自己的腰,抬头看了那空中飘渺浮云,回忆往日。

  接着他摸了摸眼,开口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