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二十八章 阴阳人黄吾真
 
  昏暗的室内透不进一丝光,只有点点木鱼敲击的声音。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击响了木门,盖过了木鱼的敲击声。

  “进来。”低沉的声音轻语道。

  木门吱呀呀地打开了,露进了一丝冷淡的光,一只只穿了布袜的光脚踏了进来。

  “有什么事情吗,戒思?”老住持依旧没有转过身去,敲打着木鱼。

  “住持,今早北街的沈先生在家里去世了,沈家的人想请您去做法”那戒思轻语道。

  木鱼声戛然而止,昏暗的房间内,看不到那住持的表情,只能勉强看到嘴角的一丝轮廓,像是在微微上扬。

  “告诉沈夫人,贫僧不时便会前去主持法事。”

  “是。”戒思点头,随即轻手轻脚地开门离去了。

  只留下老住持一人在那独自默坐。

  木鱼敲击声,旋于梁上。

  刚一出门,刺眼的阳光就让这小和尚闭上了双眼,刺闪之中带着一丝眼球胀痛。

  带着这种异样的痛处,戒思缓步走出了寺门。

  一边应付着来客们热情的招呼声,一边忍受着脚底踩在石头上的疼痛。

  不是他不想穿鞋,而是寺庙内经费过紧,鞋子什么的,其实是轮不到他这种小和尚的。

  刚从大门处走出,远远就看到一行人,为首的人身穿大衣,头戴圆顶黑帽,嘴巴上面叼着一根近乎燃尽了的烟,白烟让戒思看不清那个人的双眼。

  但他还是从他身边那个穿着白色背心的花臂男和身后穿着机车皮衣的长发女子那里猜到来客是谁。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昨日才别,怎么今日又再次访小寺。”

  “呵呵,我们今日来是想再和住持师傅洽谈一番的。”顾安明拉了拉帽沿,呵呵笑道。

  “诶。”顾安明而后又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一样,眼神热切地问道,“小师傅怎的脸色不太好?”

  “哦?施主此话怎讲?”戒思不解道。

  “小师傅未曾发现?您面色苍白,白中带青,双颊之间颧骨都瘦的出来了,眼圈中还带着血丝,怕是营养失衡啊。”

  “呵呵,施主多虑了。”戒思难得腼腆一笑道,“在下本是僧人,苦行一番也不是不可,可惜今日住持师傅有要事在身,无法与诸位施主饮茶论谈了。”

  “哦~”顾安明叹道,“那,那位衣着不凡的看门师傅呢?”

  “啊?”那戒思偏头不解,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顾安明指的是谁。

  当他反应过来之后则是一脸鄙夷嫌弃,冷声说到:“您是指昨日看门的秽尘师叔?”

  “对对对,就是昨日看门的高僧。”顾安明笑呵呵地说道。

  “呿。”那小和尚轻轻地唾了一口,当然这肯定逃不过顾安明等人的眼睛。

  “秽尘师叔他今日不在庙内,应该是去北边的声色会场了吧。”

  “嗯?他一个和尚去哪干嘛?”顾安明瞪大了眼睛,不解道。

  “秽思师叔不受戒律所绑,自然是小僧无法理解的,那么各位施主,小僧还有要事在身,恕小僧失陪了。”

  说罢,那戒思便是掸了掸僧袍,转身离去了。

  看着远去的戒思,顾安明等人一个个都愣在了原地。

  知道那邋遢僧人生猛,没想到他这么猛!

  “那.......现在该怎么办?”于鹏辉开口问道。

  “还能怎么办,去那个声色会场看看啊。”

  “有道理”于鹏辉双手一拍,说着便去问路去了。

  “唉,姑娘,你知道北边的声色会场在哪吗?我........”

  “啪!”

  “流氓,diao癌!”

  说罢,那姑娘掩面就走了,只留下于鹏辉一人愣愣地站在原地。

  “唉,你这情商啊。”凌墨言摇头道。

  “你有什么好说我的?”于鹏辉来了劲,和凌墨言凹起了话来。

  “得了吧。”张叔拍了拍于鹏辉的肩膀,“声色会场我知道在哪,跟着我......不是,你们什么眼神?”

  “张叔,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黄吾真面露猥琐笑容,他身后的何玲玉则是躲在黄吾真的身后,通红着脸,不满的看着张叔。

  “唉不是,我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不是?在这待了这么多年了连个声色会场都.......都说了不要这样看着我!”

  ———————

  “到了。”

  张叔驻足说到,脸上全是委屈,而他身后的于鹏辉确实一脸猴笑,跟看了笑话一样。

  “这就是声色会场吗?”何玲玉将头从黄吾真的肩上伸了出来。

  一只大手遮住了她的视线,并将她嗯了回去。

  “这不是你该看的东西。”黄吾真冷声说到,丝毫不顾何玲玉双手敲打他的大腿抗议。

  “进去?”顾安明开口问道。

  这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于鹏辉看着天吹着口哨,凌墨言默默地从兜里掏出了口香糖用力地嚼了起来,那好像是在嚼骨头一样,何玲玉则是低着头看着她的手,张叔慌张地向地面吐了两口痰。

  只有黄吾真的面色不变。

  “那好吧,老黄和我一起进去。”顾安明说罢,摇了摇头。

  “诶,我没说我要去啊。”

  “你搁哪废什么话,麻溜的,快点。”

  ——————

  一推开大门,粉红色的灯光顿时在二人之间照出了暧昧,房子里全身男男女女的欢笑声,香槟就像是雨一样从天上飘落。

  至于别的情况,为了不让本书被封,所以就此打住。

  顾安明开始在一片粉红之中寻寻觅觅。

  终于是在最里面的角落看到了那位秽尘“大师”。

  人是给找到了,但是该怎么给他逮出来呢?

  “没问题,看我的。”黄吾真眉毛一动,露出猥琐笑容。

  只看他手扶头,翘臀卷腿,一阵风骚走姿,猫步而行,走向了那秽尘。

  “我靠,这家伙要干啥?”顾安明瞪大了眼,他的第六感告诉他,问题有点大。

  “啊~亲爱的你怎么在这儿?”

  只听黄吾真一声嚎叫(起码是在顾安明那里听起来是嚎叫。)直接扑在了那秽尘身上,两个下巴的胡须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我靠,你是!”那秽尘也瞬间认出了黄吾真,可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就觉得自己胸口一紧。

  低头看去,原来是黄吾真将食指放在了他的胸前。

  “啊~亲爱的,昨晚一过你就把我给忘了吗?怎么来到这种地方了!”

  只看黄吾真翘唇面羞,浓眉之中闪着一丝泪光,好像他是受委屈的人一样。

  “还是.......你对我的技术不满意?”

  黄吾真说着,食指向下慢慢划下,从那和尚胸前渐渐划向裆下,而他的嘴唇也向秽尘的耳朵上吐着热气。

  顾安明只觉得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脖子开始像乌龟一样乱颤。

  更不要说秽尘了。

  他已经呆住了,而他面前的那个女子眼神更是斑斓无比。

  看那女子一起身,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了秽尘的脸上,随即一脸怒气地跑了。

  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暗骂

  主要内容是秽尘恶心而且还不点酒水。

  “哎呦,亲爱的,这种人有什么好的,不如我们出去,我好好给你看看我的技术。”

  那秽尘正欲骂娘,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只能任意让那黄吾真摆弄。

  而黄吾真也是给了秽尘一个公主抱,一脸宠溺地看着秽尘,在众目睽睽之中,将那秽尘抱了出去。

  而当黄吾真走到正门口时却发现顾安明根本没看着他。

  “干嘛啊,老顾,该走了。”

  “你谁啊?别没事找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