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二十六章 于鹏辉立大功
 
  夜里一道火光闪过,像那陨石坠地,直飞如那小巷内处。

  顾安明也跟追了上去,并随手抄起了掉在地面上的铁棍。

  待到那小巷的最深处,那火球头围着砸出的坑转来转去,像是被砸晕了一样。

  顾安明见状,举起那铁棍,一棍子砸了下去,明显是像一棍给他干碎了。

  可那火球却是在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看那火光四长,灼烧之气直扑面门。

  顾安明只觉手上一烫,烧的他直呲牙,当即将那铁棍丢到了地上,转头看去。

  那还得了,半截铁棍被烧成了铁水,另外半截也是被烧红了一片。

  顾安明一个后跳拉开和那火球的距离,双手长出了蛇鳞。

  因为技能熟练度不够,所以顾安明现在只能局部蛇鳞化。

  而且就刚刚那火力,顾安明也不敢百分百的硬抗。

  “唉........”那火球又是一叹,随即冲向了顾安明。

  “你叹就叹你的,你冲上来干嘛啊?”顾安明一边说,一边底盘用力,跳于空中,双脚蹬墙,躲过了那火球的冲撞。

  待到他反过身来,就见那火球又是直冲冲地冲了过来。

  “不是你是披甲龙龟吗?”

  顾安明右拳化上蛇鳞,一拳击下,于那火球撞在了一起。

  可哪怕是隔着那蛇鳞,顾安明依旧能够感到那烈焰灼烧。

  好家伙,不能硬抗。

  右脚后蹬,拉来距离。

  又手向上推,借力向下坠去。

  好容易回到了地上,又听一是那一声叹息,那火球又扑了下来。

  顾安明向后翻去,躲过了这一击打。

  可他知道光是这样也不是办法,难道就在这傻傻地站着看它把自己磨死?

  又听一声轰响,只看那火柱之中夹着人魅冲向顾安明。

  我靠,老子今天不会就折在这了吧?

  ——————

  嘀嗒.......

  嘀嗒.......

  什么声音?

  自己就像是被关在罐子里一样,头上有点点滴滴的水,低落了下来,砸在了头上。

  呼吸?

  我该怎样才能呼吸?

  光线?

  为什么是漆黑一片。

  就像是被关在狭小的盒子里一样,无法伸展起自己的手脚,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

  就像是水缸里将死的鱼一样。

  于鹏辉总是能够梦到这样的场景。

  在漆黑之中,窒息感涌上心头,肺部像是被火烧一样。

  他就像是大海里溺死的人一样。

  如果,我是鱼该多好。

  这是他第一次梦到这个梦时的想法。

  而同样的,这是他开始记得事情的那一天。

  接着......

  接着是雨,发了黑的雨,从乌灰色的天空上凋落下来。

  雨冷,天冷,心更冷。

  在光着脚站在碎石上,任由锋利的边缘划破了自己的足,蹲在破烂的瓦墙上,孤独地让行者好奇地观赏着他。

  一个人,没有衣服,在冬天的岩石地里,在夹杂着灰尘的雨里。

  埋着头,孤立地走着。

  路在不断地延生着,而他能做的只是不要停下来。

  “嘿,小子,你家呢?”

  一个低沉疲惫的声音叫住了他。

  半大不小的于鹏辉抬起了低下的头,看到了那个男人。

  山羊胡?

  这是他对那个男人的第一印象。

  疲惫欲合,开开闭闭的双眼,挤成了一团的山羊胡,粗糙的手上带着一枚戒指,手心上是一掉清晰的伤痕。

  这一天,他认识了这个叫做张赫平的男人。

  他觉得他该喊他爸爸,他也尝试着这么叫他,而张赫平却说,他没有资格被称之为父亲。

  “你就喊我张叔算了,至于父亲什么的,就算了。”

  那天,张叔手握着酒瓶的瓶口,嘴角流着白色的液体,自嘲似地摇了摇头。

  于鹏辉在那天知道了,一个人喝醉了是什么样子。

  那天之后,于鹏辉有了个拥挤的家,其实也只是一个铁笼子。

  那天夜晚,张叔掏了钱带他去澡堂洗了澡。

  “啧,才来就要用我钱。”

  他记得张叔当时脸上那嫌弃的表情,但他当时没有怕,他隐约感觉得到,这是一个善良的男人。

  当他踏入澡堂的时候。

  他呆住了。

  不是激动,不是兴奋。

  而是生理上的条件反射。

  那一瞬间,他忘记了该怎么呼吸,那一瞬间,他忘记了如何挥动四肢。

  他的双目开始散开,他的臀部开始放松。

  他能够感到自己的胃部在呻吟。

  恶臭味,在整个澡堂里,四散开来。

  就算是十几年后,张叔依旧会喝着酒,用这件事情半嫌弃,半开玩笑似地来说于鹏辉。

  而于鹏辉也只是嘿嘿一笑,就当无事发生。

  毕竟,他确实带来了很多麻烦。

  可这个夜晚,他再一次梦到了那个澡堂。

  在澡堂之中,一个又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眼睛的人看着他。

  像是在审视商品一样,或者像是在......

  像是在看自己养殖的猪一样。

  站在最中间的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西装上面的是三角形的眼。

  人和水,重叠在了一起。

  机器的轰鸣声,水的流荡声,人们嘈杂的议论声,交杂在了一起。

  于鹏辉就像是那个夹在两个世界中间的人一样。

  而他,想吐。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喉咙处一块又一块异物在那里积攒着。

  他能够感受到,他们即将喷涌而出。

  水,澡堂的水是滚烫的,烫的他心肺开始不断地跳动。

  水,而他记忆中的水是冰冷彻骨的,像是寒冰敷在他肌肤上。

  他像婴儿一样蜷缩着。

  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那股久违的安全感。

  当时看到张赫平的安全感。

  是婴儿最原始的渴望。

  最初的羸弱。

  “于鹏辉!”

  是谁?

  是谁在喊我。

  在虚空之中,在水中,被扭曲了的叫声传了过来。

  是谁?

  “快躲开!”

  是谁?

  于鹏辉感觉到了,那股灼烧皮肤的热浪,那能够融化自己肌肤的热气。

  和他当初第一次跳入澡堂水一样。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在融化。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快要吐出来了。

  而他无法克制这股冲动了。

  “嘶嘶嘶嘶嘶嘶撕!”

  他吐了出来。

  却没有闻到那股预料中的恶臭。

  他听到了,是水于火碰撞时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听到了,一个垂垂老者的哀嚎。

  他向后倒了下去他打算沉浸在这个永恒的梦里面。

  “于鹏辉!”

  吼声,那吼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从水里面,从混沌里面,于鹏辉被那一声吼拉回了现实。

  他睁开了眼。

  顾安明正站在他的面前。

  此时的顾安明看起来狼狈不堪,身上的衣服就像是被烧焦了一样,露出了已经被烤黑了的皮肤。

  而顾安明只是看着他,良久不说话。

  “我......怎么在这儿?”

  于鹏辉感到脑袋昏沉沉地,只能痴痴地说出这两句话。

  “于鹏辉!”顾安明看着他,开口道

  “你立大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