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二十五章 火入梦夜里
 
  看着渐渐远去的邋遢僧人,耳旁是那些祈祷的信徒们祷告的声音。

  皓日当头,像天上金凤飞舞,烈焰洒落于大地之上。

  恍惚之中,顾安明隐约感觉到,感觉到一丝胆寒,或者,一丝不安。

  ———————

  空荡荡的街道上四处散落着传单,废弃的塑料袋像飞舞的燕一样被风吹上了天空。

  卷头大妈弓着背走在这空落落的街上。

  虽然寺庙里人很多,但是非常时期,街道上可以说是十步不见一人。

  上面的搜查官们也不会多管这么多,毕竟,这里是地下街。

  除非这里被炸了,不然上面一般不会怎么搜查的。

  大妈自嘲的笑了笑,头的摇摆牵动了肚子的鸣叫。

  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

  不过幸好,她今天抢到了菜头,虽然已经烂了不少,叶子也已经瘪了。

  但是无所谓,能添添肚子就足够了。

  更重要的是,她今天又抽了佛签。

  这是她积攒了将近一年的钱抽来的佛签。

  她相信,接下来的生活会有所改变。

  她这般相信着,当头的太阳也跟着她的那般自信散发出了万丈光芒,照得街上的人睁不开眼。

  整片街道变得虚幻不已。

  光,照到了大道上。

  ——————

  入夜,顾安明早早的结束了今天的练习,将门前那open的牌子翻转到了close的一面,叮嘱了黄吾真将被子擦干净,随即准备上楼去了。

  看着空落落的房间,顾安明心中顿生落寂。

  自然,虽然已经过了快四个月了,但是让他一直平静下来自然是不现实的。

  他现在很想找个角落蹲下去,就这样一直蹲着,让月光给他铺上一层屏障,让他一个人安静的带着。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他又不是中二高中生,所以他做的是打开了蓝牙音箱,循环播放起了约翰尼.卡什的歌,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起了毛的被子不断剐蹭着他的大腿,发了硬的被角划着他的颈部,但是一天的疲惫和缓和的音乐让他很快就睡着了。

  梦中,一片漆黑,就像是混沌未开的天地。

  在黑暗之中,一根根惨白如蜡的手垂悬在半空之中,手臂上挂着铁链,紧紧地锁在了骨头上,鲜血跟雨一样落下,拍打在顾安明的脸上,落进了他的嘴里。

  味道像是生了锈的铁,发了霉的糖。

  顾安明知道,他又回来了。

  紧接着,大地开始颤抖,地面变得像泥浆一样,从地中钻出了一个又一个没了头的脑袋。

  被挖去的双眼里是蜈蚣的身体,被剪去的舌头上是蝎子的刺。

  耳朵里飞出的是蜜蜂与蟑螂。

  天上的手指向下指着顾安明。

  地上的那无物的双眼看着顾安明。

  顾安明听到了,听到了铁链敲打拍击的声音,他听到了飞虫翅膀拍打的声音。

  他看到了。

  混沌之中的那张脸,脸上的不是皮肉,而是数百张脸,每一张脸都在燃烧着,融化着。

  但他们都面似虔诚,闭目低眉,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身体在燃烧。

  “他会保佑我们的。”

  “我的命运已经改变了。”

  “我和他们那低贱的命运不一样了。”

  “感谢,感谢,感谢。”

  声音,四面八方,毫无征兆的用来。

  那巨脸上的每一张脸张开了最,带着空洞的声音,嘶哑地叫喊着。

  不是痛苦的哀嚎,而是虔诚的祷告。

  在千万的祷告声中。

  在麻木的声音中。

  顾安明惊醒了。

  在被窝之中,他的汗水湿透了衣服,坚硬的被角划破了他的皮肤,双手因为被压的麻木而不断地颤抖。

  音箱里依旧唱着低沉的歌,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在那里回顾着往事。

  “我又成为了什么人?我最亲爱的朋友啊,我相识的人,都已经离我远去。”

  顾安明颤抖地伸手关掉了床头的音箱。

  接着,他从床旁椅背上的衣服里抽出了烟盒,从里面拿出了已经散开的烟。

  烟,在暗沉无光的房间里升起。

  点点火星,照亮了苍白孤独的脸。

  一丝烟味,盖过了心中的寒冷。

  “唉。”

  一声叹息,像是惋惜过去,又像是不满。

  顾安明却是连忙掐灭了烟。

  因为刚刚不是他的声音。

  一声根本不会存在的叹息,在房间外的窗户处响起。

  顾安明此时呆坐在床上,身体慢慢地向前移动。

  他的脑袋里现在就是一团浆糊,更本没有办法思考。

  听错了?

  小偷?

  还是.......

  “唉......”又是一阵叹息,一丝火光在背后的窗户处爆开。

  照亮了房间,照出了影子。

  顾安明连忙向后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出尿。

  好家伙,一颗西瓜一样大的人头正飞在半空之中,双眉怒挤,好像是在愤怒,嘴角下撇,又像是在哀愁。

  那人头上燃烧着熊熊烈火,就像一颗火轮,火中又有人脸浮现,像是被逝灵魂在地狱之中受业火之刑。

  而那火轮就正对着顾安明的窗口。

  “我靠。”

  就算是于鹏辉搁那站着也能发现。

  好家伙,这又是遇袭了?

  那火球一看顾安明发现了它,双目一横,直接冲了过来。

  顾安明心中一急,大喝一声:“休伤我窗!”

  连忙将那窗户打开,一跃而出,双手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抱住了那火球,从二楼坠了下去。

  你问为什么要跳下去?

  好家伙,这一坨火球飞进来,这房子还要不要了?

  顾安明还指望这房子恰饭,你给烧了,那不是剁了他顾安明的老命根子了?

  话归正传,顾安明抱着那火球直接从二楼坠了下来。

  只听土碎岩裂,烟尘四起。

  顾安明一脸向地,摔了个狗啃屎。

  可那火球却是从顾安明怀中强行飞出,继续在那半空中盘旋。

  那火球围着顾安明飞了两圈,猜测这人已经废了,便又是一声叹息,向上飞去。

  可正待它飞走,一直手突然抱住了它,像那小巷内侧扔去。

  那火球脸像出膛弹一样直直地飞了出去。

  原来是顾安明一个起身直接抓住了那火球将它向死角扔去。

  黑暗之中,隐隐约约能够看到蛇鳞现于肌肤上。

  “靠,你顾哥没几把刷子还敢玩跳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