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二十二章 离火寺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墨花玻璃,穿过纱窗帘,洒在了木质的地板上。

  地板上面还有个人脸大小的坑。

  “于鹏辉哪去了?”

  顾安明毛毛躁躁地推开了门,上看下看,左右环视,却是没有见到于鹏辉的人影。

  “他出去了。”靠里的座位上,一只手从厚重的毛被子里伸了出来,里面的人有气无力的说着。

  那是黄吾真,至于他为什么睡那,那一切还得从昂贵的修缮费说起。

  “啧,这家伙,才好了就到处乱溜达。”顾安明挠了挠头,嘟囔着,顺手打开了窗户,让闷了一晚上的房间透透气。

  “请各位市民最近不要出门,非常时期,请各位市民最近不要出门,非常时期,请各位市民最近不要出门。”

  一打开窗户,扩音器的声音就如潮水一样涌入了这个狭小的酒吧。

  顾安明倒是觉得无所谓,倒是黄吾真那磕到桌角的声音特别响亮。

  “这估计又是出乱子了。”

  凌墨言跟着从里间里走了出来,嘴角上面还留着牙膏泡,双眼就像陷入迷雾一样,睡眼惺忪。

  “打起精神来好嘛,今天我们是要完成交易的。”顾安明拍了拍手,试图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但很明显,他失败了。

  睡觉的依旧在睡觉,打哈切的一直在打哈切。

  光杆司令,莫过如此了吧。

  突然,门被直接撞了开来。

  “早上好啊,各位!”

  于鹏辉那拖拉机一样的大嗓门直接盖过了门外扩音器的声音,形成了声波攻击。

  确实攻击到了,因为顾安明又听到了黄吾真撞到桌角的声音。

  “老顾,今天就要去城西?”

  “是城北,你能不能上点心啊老哥,还有你浑身都是汗,我搁着五米远都来味道了,还不去洗一下?”

  顾安明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嘴巴竟一骨碌地说了一大串出来。

  幸亏于鹏辉是个粗神经,也没有多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便三步并一步地冲进去洗澡去了。

  看着于鹏辉那样,有看着抱着头的黄吾真和站着摇摇欲坠恨不得昏睡过去的凌墨言,顾安明低头长叹道。

  这一开始就不怎么顺利啊。

  ———

  清晨的城北总是带着一股梅雨过后特有的草香味,或者说,乡土味。

  在泥土的干涩味中,夹杂着一股烤糊了的味道。

  “你看到了吗?今天上午那三个。”

  “别说了,光是想到就要吐了,我甚至看到那家伙的脑jiang了。”

  “搜查官怎么还不来处理啊?”

  “你指望那些人,你.......”

  “别说了,你想进局子吗?”

  “嗯.......”

  少男少女的交谈以这种不自在的方式结束了。

  顾安明等人则是站在距离这对人两米不到的地方偷听着。

  凌墨言顶着一顶太阳帽,脸上带着墨镜,一手拿着奶茶一手手插裤兜,倚靠着大树,闭目养神。

  而顾安明则在一旁整理着消息。

  “所以说,尸体是在那边的小巷发现的。”

  “有三具尸体。”

  “死法可能是被烧焦的。”

  “目前为止没有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顾安明从地上站了起来,说到:“走吧,去看看。”

  ————

  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地残骸之后,除了黄吾真之外的所有人都掩过面去,而凌墨言甚至有些许干呕的迹象。

  “这样子,估计就是纹能者干的吧。”于鹏辉问道

  “一定,绝对是纹能者干的。”

  “那为什么会杀这几个家伙?”顾安明自言自语的问道。

  “灭口?”黄吾真率先开口道。

  “仇杀?”凌墨言跟着说到。

  “应该是杀小偷吧。”张叔突然开口说道。

  “小偷?谁会没事杀小偷?还丢尸体到这?”于鹏辉吐槽到。

  “你看。”张叔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尸体,从已经粘在地上的手中硬生生搬出来了一个虎钳。

  “你看,这个是开铁丝网的虎钳。”

  “还有呢。”说着,张叔毫不啰嗦地翻起了尸体的包包。

  待他将手从中掏出时,已经是满手鲜血了。

  “你看,裤子后面别着撬棍,口袋里面没有现金全是首饰品。”

  “不出所料的话,另一个人身上应该全是现金吧。”

  说着,张叔又翻找起了另一个尸体。

  果然在他将手掏出来那一刻,顾安明边看到了一手白花花的钞票。

  “还真就是小偷?”于鹏辉挠了挠头,“把他们偷的是哪?”

  “应该是佛庙一样的地方吧。”顾安明说着,也跟着走到张叔身边,从边角处的背包里里翻出了一个中等大小的佛像。

  “你看看这个张叔。”顾安明将佛像递给张叔说到。

  “不用了。”张叔一手推开了佛像。

  “在这里,信佛的人不会去当小偷,当小偷的人不会去信佛,而现在的地下街肯定不会有处了和尚以外的人买佛像,特别是城北方,这肯定是从哪个寺庙偷来的。”

  “那我们就去第寺庙转转?”于鹏辉双手背在头后面,靠着墙说到,“那就离火寺吧。”

  “离火寺?”顾安明道,因为他着实不了解这里地形。

  “北方唯一的寺庙,离火寺。”张叔说到,随即又从兜里抄出一瓶啤酒,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走吧,那就去离火寺吧。”凌墨言听罢,一手将奶茶丢入了垃圾桶转身就走了,其余人也跟着她身后。

  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片火光闪过。

  火中是一皱眉哭面。

  —————

  “排队排队啊!那边的小孩别插队。”远远看去,就看到一个人身着补丁粗布衣,带着破壶帽,脚上穿着一个人字拖,手中拿着蒲扇,双眉细的跟草根一样,浑身上下都是污泥。

  “我靠,济公啊。”

  这是顾安明的第一印象。

  而那人就像是心有灵犀一样,看向了顾安明。

  “买票?”

  顾安明先是愣了一愣,随即笑脸点头到“是的是的,我们全部都要买票。”

  “那你去排队去啊,在这一直站着干嘛?产卵啊?”

  好家伙,那看着就不像个和尚,嘴巴上面还全是污言秽语,整个一低俗人样。

  顾安明暗暗地啐了一口,随即转过身去准备排队。

  “等等!”

  那人叫住了顾安明。

  只看他缓缓起身,走向了顾安明。

  顾安明隔着一群人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酸臭味。

  而凌墨言则是捂着鼻子皱褶眉头,一溜烟地跑远了。

  “只看那粗人走到了顾安明眼前,死死地看着顾安明说到

  “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