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十一章 成群
 
  “何姑娘,你听说过五福小鬼没有?”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男一女,男的尽显颓废,女的却是默默低头,死死盯着地板。

  听到男的提问,那女子终是抬起头来,一脸困惑地看着男子“五福小鬼?”

  “没听过?”男子一边惊讶着女子竟没听过五福小鬼的名号,同时也感叹于那如同绵羊一样轻灵的声音,如果是他的女儿的话,声音估计跟她差不多吧。

  “五福小鬼啊,是我小时候母亲在我不乖时拿来吓我的。”那男子一时间来了兴致,放下了手中的酒,看着那姑娘说到,“我妈当时是这样说的啊,五福小鬼,不是送福,而是盗福,不然为什么叫做小鬼呢?”

  说着那男子笑了笑:“这五福小鬼,每个都会盗人命的玩意。”

  “一个是盗命鬼,它们长发披过腰,双目失明,手有十指,行于水边,因为水为命之泉嘛,它们常常躲于水中,以幻象引诱贪婪不定之人,待他们到水中后,就是他们生命的走向尽头的时候了”

  “二来是盗智鬼,身似脑,手如触须,身上满是蠕虫,它们享受着混乱和控制人的感觉,每到夜晚,他们就会搜寻落单的人,将触须深入他们的耳朵,摧毁他们的大脑,随即用蠕虫来控制那些可怜的落单人们。而这些人的所有的智商都会被盗智鬼给窃取,但是我打小就不明白,一个鬼要这玩意干嘛”

  看着姑娘听的入神至极,那男子也是性质越发高涨,毕竟有观众的话就有热情吗。

  那男子喝了口酒,润了润嗓子,随即再度开口到。

  “再来就是盗身鬼了,这个盗身鬼可有研究了,有人说这个鬼是五福小鬼最为残忍变态的鬼,将人的身体给控制却不抹去他们的意识,被控制的人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杀死自己的至亲好友,体会切碎自己挚爱是的感觉,看着家人的血肉骨片在自己的手下四溅开来,接着切身体会到自己身体崩坏时的痛苦,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头就像是被硬生生撕下,啃食一样,哈哈,我小时候可是被这盗身鬼吓惨了。”

  “再来就是盗观鬼了,说是盗观,其实是改变人的三观,会让人对自己的一切产生执意,金钱观,价值观,人生观,全部变成人渣的模样,本来事业蒸蒸日上的人一旦遇上这种小鬼,会从精力满满变得生不如死,接着自寻短见。再说准确点,就是精神上的控制”

  “最后一个,盗地鬼,说是鬼,我到觉得他像个变态版土地爷爷,犹豫对自己的土地太过痴迷,他会将每一个踏上他的土地的人拉入土中,用手斧将他们在土中的脚砍断,随即用藤蔓封住伤口,将他们活生生地埋死在地中,一旦被他们抓住,九死一生都会变成希望了。”

  终于将五福小鬼讲完了,张赫平长吁一口气,随即一口闷了手中的酒。

  而何姑娘抬起了头脸上满是笑意地问道:“那张先生信过这个东西吗?”

  “这个吗......”张叔开始眼睛向上瞟,企图不和何姑娘对视。

  “那你是什么时候不信的呢?”

  “什么时候.........12岁的时候吧!”

  “唉,到头来你还是信过啊!”

  “................那还真是抱歉呢。”

  —————————

  寒风之中,斧锋只里顾安明的额头一指之远,顾安明右手横于斧柄之前,以手臂拦下了这一击。

  随后他手腕一翻,五指抓柄,却听那实木破碎,斧锋掉落于地。

  虽是拦下了这一击,但顾安明依旧是后背直冒冷汗。

  若是稍迟片刻,他估计就人头分离了。

  但无论怎么说,这次顾安明是成功地抵挡了致命一击。

  却看眼前那人,身着衬衫,一头长发披于肩上,头上却满是油光,一副从不洗头的模样。

  右脸之上上却是鬼脸纹身,那横脸上是那细眼浓眉鬼脸,双眉挤于一处将那脸上眉心之处硬生生挤出了三条缝,遥遥看去像那犄角立于眉头。而那纹身是一无目小鬼,双目似黑洞,又见嘴开似碗口,两口猪牙出于嘴,牙上满幽白之气。

  顾安明的直觉告诉他。

  眼前这个家伙,是个纹能者。

  俗话说到好,运气不好的时候,放屁都会崩痔疮。

  很明显,顾安明现在就是处于这个崩痔疮的状况。

  虽然那家伙的武器已经被他给废掉了。

  但是身为纹能者,谁没有几把刷子呢?(当然,顾安明和于鹏辉两个水货除外。)指不定对方来几手绝活,顾安明就交代在这了

  但是现在的顾安明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光是想到这儿,他的头皮就一阵发麻。

  毕竟他的老倒霉蛋了,啥倒霉事他都遇得上。

  “来啊!”顾安明一声吼,企图威吓那人,也试着给自己壮胆。

  听到那一喝,那人将手上已经破碎的斧柄掷出,那柄似离弦箭,直冲顾安明咽喉。

  但顾安明也是眼疾手快,那柄刚出,顾安明则立即反应了过来,右手二指立出,以指做钳,双指将那斧柄拦于喉前。

  顾安明又手腕一动,双指化作残影,又将那斧柄掷了回去,那人却是没有反应过来,斧柄没肩肉,殷血洒沥青。

  却是一招二指真空把!

  顾安明打小就像学这招了,可惜实力不允许,现在有着体质了,自然就圆一把‘梦’了。

  反观那人,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一手将那斧柄拔下,顿时鲜血从那伤口中喷涌而出。

  顾安明摆出格斗姿态,一字站姿,双目视手,严正以待。

  可那人就像当了机一样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那斧柄不动了。

  随即......他举起了斧柄,冲向了顾安明,颤颤巍巍的脚,右肩几乎不停地喷涌鲜血。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顾安明却是疑惑了起来,这个家伙的样子是在让他无法和纹能者联想起来,难道..........他脸上真的是纹身?

  那人握柄一挥,砸向顾安明的天灵盖,顾安明却是瞬间以左手握住他的手腕,右手猛击起肘。

  只听卡崩一声,骨头刺破了皮肤,那人嚎叫一声,企图后撤。

  顾安明那里敢让他跑了,又是一拳似鞭击于起肺部,后是一肘斧斩于喉处。

  几番重击打的那人找不着北,身体摇摇欲坠,他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又像是单纯的当机,

  接着他用几乎断掉的手举起了斧柄。

  向着自己的咽喉刺了下去

  猩红的血沫从嘴角流出,殷红的鲜血从咽喉处喷涌。

  那人缓缓地倒了下去,他企图呼吸,却只能发出嘶哑的声音,寒风拂过,他努力伸出左手,像是在挂在悬崖边上企图爬上去的人一样。

  窒息感,疼痛感,手臂已经和铁一样重了。

  在眼睛闭上的那一刻,他看见了两个人,两个倒在血泊中的人。

  是谁.......他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安明看着眼前倒下的人,完全不解。

  死士?疯子?

  待到顾安明抬起头来后,看到的是人山人海,每个人脸上都有小鬼纹身。

  —————

  “所以说啊!我小时候最怕盗身鬼了!”张叔已是满脸通红,破旧的衣服上散发着酒气,厕所里传出了呕吐物的味道。

  何姑娘皱着眉头,一脸不满,自然任意那个姑娘也不会喜欢这个味道。

  但是,她却闻到了一丝悲伤的血腥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