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十章 惊得满城风雨
 
  “卧槽,这是什么鬼!”于鹏辉当得一喝,看着那上吊于街上灯头的一众尸体,哪怕神经大条如他,也只感到脊椎发凉。

  “杀人了!杀人了!”一个衣着简陋的男人一声大吼,随即一头闷向后方,头也不回地跑了。

  其余的人也好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也是惊得一声,作鸟兽散,原本热热闹闹的小街顿时没了人影,只留残风荡于街巷。

  .................

  这一天,无也市的地下街区发生了五起大型命案。

  死亡人数超过百人。

  于区之东方的河池之中的漂尸,浮浮荡荡,却是胸口朝下面朝上,脸上皆无悲状,却是一脸笑盈盈。

  于区之西方,却是数十人埋于地中,地没胸口,张嘴闭目,任由那血目流下,染红道道地痕。

  于区之南方,数人行于街上,双目无神,目不视无,待到撞到人后却是皮肤迅速腐败,血肉露于表面,枯骨现于目下,而被触及之人也是依然。

  于区之北方,数人走于街头巷尾,后脑长着似脑之虫,虫之触须缠于脑中,与血管一同起伏,深入脑髓,吸于心脏,受虫之人却是精神皆失,袭街上行人,半晌后才终于逝去。

  而位于区中最为繁华的街道,也就是顾安明所在的街道。

  各位也都知道了,数人吊于灯上,地上却是以血化字,一时间所有地下街的人都在讨论着这个打油诗。

  —————

  “天诛人间之秽,地灭座下之鼠。”

  有的人认为,是大势力的黑道打算对地下街进行清洗了,而还有部分人认为.........

  是百鬼夜行了。

  说是百鬼行于街,噬人阳寿,夺人性命。

  但无论哪种说法,对顾安明来说,肯定都是无稽之谈。

  很明显,这些行径全是纹能者的作为。

  但是直观地来讲,现在整个地下街区的街上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只有少数无家可归的人无助地游荡在街上,而当路过街友们住的地方时,他们会用那已经看破等死地眼神看着你。

  那种神情,任谁看了,都会不寒而栗。

  在未知的死亡面前,人类显得太过无力渺小了。

  ...........

  “所以说........该怎么办呢?”

  关上了门窗,拉下了窗帘,只有陈酒色的灯光照亮着人的脸,在这个昏昏沉沉地酒吧里,一群人围着吧台坐着。

  顾安明坐在最中间,率先提问道。

  抛出这个问题后,他便看向了凌墨言

  这段时间凌墨言在他心中已经成为了师傅一样的角色了,毕竟一天到晚都在训练,至于训练的内容却也是后话了。

  总之,现在顾同志最信任的人就是凌墨言了。

  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但那凌墨言却是一脸“你看我干嘛?没有一点自我辨别能力?”的样子。

  所以说除了两个人在哪干瞪眼之外,再也没有人提出下文了。

  半晌,不知是谁感到口干舌燥了,咳了咳嗓子,这才打破了寂静。

  “要不.......”张叔开口了,“一个五个点,咱们五个人分头去查看查看?”

  “哎呦,你瞧我这脑袋”顾安明狠狠地一排,仿佛在责备自己怎么这么不长脑袋,这么多年刑警白当了一样,“咋就这么木呢。”

  当然这也不怪他,毕竟原来他带的天安市也没发生过这种大型杀人事件

  当然,除去他最后调查的那一场。

  “得行得行,我东,老顾西,老黄北,凌姑娘南,张叔和这个小何姑娘就在这里。”于鹏辉一听顿时来了劲,直接就分配起了任务。

  还未等顾安明他们说话,于鹏辉就一溜烟儿地跑出去了,只留得张叔不断地在那摇头叹气,“这孩子,跟个小学生一样。”

  “那......咱就这样?”顾安明试探地向另外二人问道。

  黄吾真双手一伸,拍于膝盖之上,随即走出门去“好,就这样吧。”说完就消失在了门口。

  “那凌姑娘.......”顾安明正准备和凌墨言搭上话,却只觉利风扑面,吹得他睁不开眼。

  待到风过之后,那凌墨言却是没了影子。

  而张叔还是闷头喝着酒,那姑娘依旧是一言不发地低着头。

  得,既然你们这么的积极的话,就这样吧。

  顾安明长叹一口气,懒腰一伸,长气一嘘,便走向了门外。

  ........

  地下街区区西,是一个住宅区,地下街除去无家可归只能住在铁笼子里面的街友和从上层区里过来的闲事子弟之外就是普通的劳动人民了,而大部分人,就住在区西方。

  以往的这个时候,街道上就满是菜贩子和肉屠户了,铁栏窗中飘出夹了粒的浓烟,空气中会飘着炒油菜花和炖肉的香味。

  但现在街上却是未有一人,窗户也是禁闭,就连菜香也是被隔绝了一样,只留寒风吹过,留下一地垃圾。

  而顾安明一人站在街道的中心,寒风吹得他的大衣衣摆在空中猎猎作响,他用力按住了他的礼帽,以防被风给吹走。

  那些受害者,还是呆在那里,警方企图将他们挖出,可无论怎么做,他们就像生了根一样,更本挖不出来,而这片沥青地更是硬的不像话,无论什么方法,依旧无法伤其分毫。

  至此,终是作罢,只能来日再来。

  顾安明左顾右盼,终是未在街上看到一人,也未看到任何窗户打开后,他走向了那一地狼藉的地方。

  当顾安明走进后,才发现现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让人感到胆寒。

  果然只听传闻和眼见其实是两码子事。

  顾安明伸手抓像了离自己最近的人企图将他拉出来,可试了半天,除了将他累的够呛之外也没有任何变化。

  至于地面。

  大哥,就算是顾安明现在的体质,也不是能将连钻地机都没办法的地面打穿的。

  你当他是范马勇次郎啊。

  但是身为纹能者,顾安明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地面上长出藤蔓触手,缠在那尸体上,地面上铺满了雾棕色的液体,而尸体上也生出了岩石刺。眼睛里,嘴巴里,耳洞里。

  就像是被处以极刑一样。

  地面上冒出黑眼,化作鬼面,面上长着尖叫,却无双眼,嘴上只有一条缝,缝中撑出獠牙。

  却是一小鬼模样。

  “这是..........”

  顾安明正待前去查看,却只觉背后阴寒。

  回头一看,一柄短斧,已至面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