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无也市异闻传 > 第二章 welcome to 地下街
 
  哀乐声,唢呐声,不绝于耳旁。

  哭喊声,悲怆声,环绕于身边。

  “父亲已经死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但就是这样!父亲走了!”

  “不!不可能!父亲的身体那么好!怎么会死于心肺衰竭!”

  ———————

  “顾警官,第四起凶杀案发生了,就在第一中学门口,请你赶快前往案发现场。”

  “可我在父亲的葬礼上。”

  “顾警官,情况刻不容缓,再加上案发现场于学校只有一步之遥,局长亲自下令,不允许有特殊情况!”

  ——————————

  “要是我像队长你来的那么晚就好了。还可以把早饭先吃了”

  ———————

  啪。

  在黑暗之中,一丝亮光闪过。

  昏暗的灯光中,柴刀,插在一个人的后脑勺上,鲜血不断地从后脑勺流出,变成了红蛇,在地上不断攀爬摇动着。

  那个人........

  是我?

  身后是一个皮肤白似尸体一样的兜帽男人,他微笑着看着顾安明。

  “欢迎来到无也市,顾警官!”

  群蛇跃起,直冲顾安明,毒牙咬穿了顾安明的左手。顾安明只觉得左臂似火灼,如虎噬。

  “啊啊啊啊啊!”

  “啊!”

  顾安明猛地一起身,只觉汗水浸透了衣服,喉咙干涩无比。还有.......

  后背撕裂开来般的疼痛

  “这是.........梦?”

  “我这.......在哪?”

  顾安明此时正坐在垃圾桶上面,身上全是香蕉皮苹果皮,又感觉脸上无比粘稠,用手一抹,用鼻一闻,这才反应过来,晓是那个王八蛋往自己脸上吐了口浓痰。

  破败的街道上满是油污和果蔬,随处可见的铁皮垃圾桶上全是铁锈,而所有的路人身上也全是土灰,脚上也满是泥泞。

  可以说,这里完全是跟贫民窟如出一辙。

  空气中散发着让人作呕的劣质烟味,浓密的烟尘从远处的破矮楼里的铁栅栏里不断地散出。

  路过的所有人眼中全是布满了血丝和疲惫,双手无助地垂着,像是没有一点力气来支撑一样。

  更有人毫无生气地躺到在地上,像是没有生命的死人一样,除了在地上呼吸以外,就再也没任何反应了。

  “哦,小哥你终于醒了!”

  顾安明抬头看去,一身材精壮干练的男子正憨笑着看着自己。

  男子可谓是身高马大,一个刀字眉横立于头上,远远看去像是一坐大山,少说也得有个两米多高,更别说他那满是肌肉纹身的胳膊,光是说粗大就比后面蹲着喝烧酒的大叔的腰还要粗。看着就像是从如龙的世界里出来的壮汉一样,配上他那胳膊上的花臂和满是污渍的白色背心,完全就是一幅九十年代古惑仔的模样。

  听到大汉一声叫喊,那身后喝烧酒的大叔却只是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随即说道:“当然会醒啊,你看哪个被从外面送进来的倒霉鬼没醒的。”

  那大汉也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不再理会那大叔。

  看着先前这两个奇怪的家伙,顾安明不安地问道:“我..........这是在哪?”

  “地下街,无也市的地下街。”大汉连忙热心地回答道。

  “下等人住的地方。”大叔一旁无精打采的说到。

  确实,看着这一地垃圾,又是果屑又是白色垃圾,路上行人的衣服几乎没有一块是完整的,不知是烫穿的还是被刺穿的洞口在衣服上到处都是。

  更不要说那些人躺着的地方了。

  就是几个生了锈的铁笼子上面扑着几个木板皮身子底下放上一点泡沫片,这就是一张床,从大街上随便找的纸盒来当被子,这就是顾安明看到的景象。

  就是这般状况下,那些人们竟然还睡的下去。

  “你呢?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大叔终于是将视线从自己眼前的那瓶喝的只有底的烧酒上移开,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记得我醒之前是在.........”

  ——————

  闪过,不断地闪过。

  过往的记忆就像是褪了色的相片一样在脑海里闪过,而他的大脑此时却像是死了机一样,景象只能不断的重复,卡顿。

  顾安明只觉得一张又一张照片和视频不断地在脑海里重复播放。

  父亲葬礼上的青烟于哀乐。

  接到电话时嘴中的铜锈味。

  柴刀,兜帽男。

  被整齐地砍掉头的小吴。

  颈部喷射而出的鲜血。

  顺着浴缸流下的水。

  杀人案。

  失去了瞳孔于天灵盖的尸体。

  漂浮于水面上的双臂。

  轰鸣的列车声。

  还有————

  “欢........欢......欢迎.....来.....来...”

  嘈杂的电子声开始涌现。

  顾安明只觉得空间被无限拉长,空洞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钻入他的耳朵,啃食着他的大脑。

  “欢迎来到无也市,顾警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喂!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等顾安明回过神来,只看到那本来喝着烧酒的大叔正双手扶着自己的肩膀,一脸惊恐且关怀地看着自己,而其他正睡在铁笼子里的人们正悄然地打量着这个初来乍到的男子。

  “诺,喝一点吧。”

  一旁的大汉好心地递了杯水过来。

  顾安明一把抓过水杯,一口喝下。

  然后吐了出来。

  “喂喂喂,别浪费啊!”大汉不满道。

  但这也怨不得顾安明,这哪里是饮用水啊?这明明是下水道的臭水。

  腐臭的味道里面夹杂着死鱼和垃圾的腥味。

  这完全不是人能喝的玩意。

  那大叔却是咂了咂嘴道:“看来来的还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啊。”

  “啊?为什么啊?”大汉不解道。

  那大叔却是怒视那大汉眼道“白痴,别多管闲事,不然的话你连地下街都混不下去了!”说完便呲溜一声跑回去舔自己的烧酒去了。

  看着一旁不断干呕的顾安明,大汉尴尬的笑了笑道:“初来乍到不习惯很正常,张叔也不是故意这样,虽然他脾气臭,但是个好人,你也别看他爱喝酒,他也就这点爱好能在地下街干了。”

  顾安明看着眼前这个热心大哥,只觉心头一暖,伸出手来道:“顾安明。”

  那大汉先是一愣,随即心领神会伸出手来于顾安明握手道:“于鹏辉。”

  两人简单的身份交换完了之后,顾安明也没有再坐在这垃圾桶的打算了,毕竟他好歹是个文明人,只能拜托于鹏辉于他一起用力,一个靠推一个靠拉,好不容易才从这个狭小的牢房里冲了出来。

  可就算是出来了,顾安明依旧是要仰望着于鹏辉,这不经然他开始怀疑这家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可还未等他开口,于鹏辉却是先问道

  “老顾啊。”于鹏辉也是个自来熟,二者才认识不到三分钟,他竟自顾自地开始叫起了老顾,“你是因为什么被抓紧来的啊?”

  说到原因,顾安明自己也是不知道只能摇头回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们每个人进来都是有原因的!有的是犯罪,有的是欠债,还有的是无依无靠稀里糊涂地就被抓进来了———比如说我,而张叔则是..........”

  “于鹏辉,你闭嘴!”

  半空中一张粗糙无比的手一耳刮子拍在于鹏辉的后脑勺上,只看到张叔一脸怒气地瞪着于鹏辉,脸上满是红晕,也不知是因为喝多了还是太过生气,但在顾安明看来,应该是喝多了。

  但顾安明现在怕的不是张叔对着于鹏辉撒野而是是于鹏辉一不小心把这张叔的头给开了瓢了。

  光是看那于鹏辉的手臂就比那张叔的腰还要粗,只怕于鹏辉大手一挥那张叔就稀里糊涂地去见如来佛他老人家了。

  可没想到的是那于鹏辉竟只是挠了挠刚刚被打的地方,随后弯腰向张叔道歉,并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乱说了。

  张叔却是依旧不满,骂骂咧咧地走回去了,可见,于鹏辉这行进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还未等顾安明再问个真切,一个没穿上衣的人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眼圈上全是一片乌青,想必是刚挨了一拳。

  只看他双脚打颤,下巴不断地打架,双手不断地在空中乱舞,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却依旧不说话。

  “这是怎么了?”于鹏辉道。

  可还未等他前去关心,那人竟突然向后仰去,一声哀嚎,倒在地上七窍流血。

  他竟是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