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逍遥小闲人白一弦苏止溪 > 第两千五百六十八章 统统拿下
 
小头目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既然合理,那我们收个一两银子,不过分吧?”

那陈捕快连连摇头:“不过分不过分……啥?一两银子?”

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对方说的不是一百个铜子儿,而是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啊,他辛辛苦苦当捕快,一个月正常的月例银子都没有一两,全靠平时吃拿卡要的,才能赚那么点儿外快。

可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张口就要一两银子。

这岂止是过分,简直就是太过分了好吗。

难怪人家跟他们打起来呢,这换谁谁不打?

这不纯纯狮子大开口吗?

经过这小头目的话,这陈捕快也总算明白了过来事情的经过。

这必然是因为他们要的孝敬太多了,所以人家才反抗起来。

要知道,这些走江湖卖艺的,可真的是靠运气吃饭了。

运气好的时候,打赏的人多,还能吃顿饱饭。

运气不好的时候,青黄不接,可能连续半个月一个月都没什么赏钱,那就得饿肚子。

一两银子,要人命么。

他就说嘛,这些走江湖卖艺的人,一个个的应该早就十分了解孝敬啊,保护费啊这样的事,并已经习惯了才对,不至于跟一些地头蛇起了冲突。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而那小头目还在那喋喋不休的说道:“对吧,就连陈捕快都觉得十分合理,没想到他们居然不给,还动手?

那不是打我们徐爷的脸么?

在咱们的地盘上,跟咱们动手,那咱们能惯着他们吗?

当然要教训教训他们了。

否则的话,我们徐爷,还怎么在道上混?

要是开了这个先例,一个个的都在我们地盘上卖艺不给银子,那还了得?

那徐爷还如何立威立足呢?”

陈捕快心中门清,却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对。”

小头目哼了一声,说道:“敢跟咱们动手,陈捕快,这事儿,你可得帮着徐爷。

直接把他们拿下,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同时也是杀鸡儆猴给别些个刁民看看。

让他们知道知道,在这西兴城里,得罪了我们徐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额……这……”陈捕快闻言,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

这件事说起来,实在是不能怪杂技班的人啊。

就算这小泼皮自己的口供,都是他们去要银子不成而动手教训杂技班的人。

如此一来,这么多百姓看着呢,又怎好抓人呢?

见陈捕快迟疑,小头目立即不高兴了,说道:“怎么?

陈捕快莫非是不愿意帮我们徐爷出气?

不愿意惩治这些刁民?”

那徐东道闻言,脸色就拉下来了,说道:“陈捕快,陈班头,莫非是觉得,这些贱民没有错?

还是,你没有什么能力,连这么简单的是非对错都处理不了?

你若是能力不行,就及早让位,把这个班头的职务,让给有能力的人。”

如此赤果果的威胁言论一出,那陈班头的心中登时一跳,脸色青白交替有些难看。

但他脸色再难看,对面的人也不会在意。

最终陈捕快心中一叹,心道也算是这杂技班的人倒霉。

虽然这件事,他们是受害者,但谁让这徐东道,是县太爷的小舅子呢。

就冲这一点,他们也得帮徐东道啊。

陈捕快想到这里,不由昧着良心,提醒的说道:“对,这些下九流的贱民,就是刁钻。

徐爷可没有教训他们。

明明就是来找他们要侵占地盘卖艺的费用,他们不给,还打人。”

这群泼皮里的这个小头目,之所以能当上小头目,那是真的十分机灵又聪明的。

闻言立即就明白了过来,立即符合的说道:“对对对,就是如此,一群刁民。

陈捕快,对于这些侵占了我们地盘还不给银子的人,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陈捕快见对方反应如此迅速,又如此上道,也是十分满意。

他立即大义凛然的一点头,说道:“放心,我既身为此城的捕快,自当是要管此城不平事,为民做主。

对于这种刁民,必然要拿下,锁入大牢,好好的教训一番才行。

否则的话,我岂不是愧对百姓的信任?

来人,将这群刁民,拿下,押入大牢。”

剩余的四个捕快,自然跟陈班头都是一丘之貉,闻言心中明知道杂技班的人是无辜的,可还是手持上刀,对着他们呼呼喝喝,要将人拿下锁住。

杂技班的人又慌又怒,急忙大声说道:“冤枉,冤枉啊,几位大人。

明明是这些青皮无赖,想要来抢我们银子,怎么能说是我们的错呢?

大人,这周围,可还有这么多的人看着呢。

他们都可以为我们作证啊大人,是他们先动手的啊。”

“是啊大人,您身为捕快,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助纣为虐。

明明是这群泼皮无赖,仗势欺人,大人,您应该为民做主啊。”

陈捕快立即就恼羞成怒了:“麻的,居然还敢编排本捕快,如此伶牙俐齿,不是刁民是什么?

来人,拿下拿下。”

“大人,这么多百姓看着呢,大人如此行径,如何堵住悠悠众口?

你们如此包庇一些泼皮无赖,就不怕百姓寒心吗?”

陈捕快阴恻恻的扫视了一眼周围人群,冷哼一声,语带威胁的道:“哼,看着的人是不少,但你问问,谁敢出来给你们作证?

谁要是感出来,就必然是你们的同伙,全部抓进大牢里去。

让他们也知道知道,在这西兴城里,什么事儿该管,什么事儿,不该管。”

他这么一说,原本周围的百姓,心中对此有些愤愤不平,想要上前仗义执言的,也都纷纷怂了下来。

民不与官斗啊,他们都是平头老百姓,如何斗得过这些有权有势的?

多管闲事不要紧,可平白给自己和家里招惹了祸事,那就糟了。

反正那县令跟捕快,以前也是这样,都习惯了。

也可以说,麻木了。

即便于心不忍,可也不敢为了别人的事儿,给自己和家里人惹祸事。

万一赔上自己和家人,岂不糟糕么。

杂技班的人见状,心中不免有些绝望,眼看要被拿下,几名不甘心的青壮吼道:“放开,我们要见官,我们要去见县令大人,让县令大人给我们评评理,让他给我们做主。”

陈捕快冷笑一声,低声说道:“嚷什么?

能不能见到县令大人,是我说了算。

我们大人是何其高贵的身份,就凭你们这下九流的身份,也想见到我们大人?

到时候直接牢里一关,你们谁也别想见到。

再说了,你知道我们大人是谁么?

这位徐东道徐爷,可是我们大人的小舅子。

就算让你们真的见到了大人,你们能讨的什么好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