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医院
一路上车速很快,到达医院的时候,离八点还差一刻钟。闻清还有些工作没有弄好,将两人送到医院门口立马就掉头回了公司。
在车上的时候,邓慕双就用何楚的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知道了病房所在位置,一下车便急匆匆地往医院里冲。
医院大厅的人还是异常的多,一个个都是愁容满面的。何楚推着行李箱紧跟在身后,时不时抬手拉她一下,以防和别人撞到。
穿过长长的走廊,邓爷爷的病房在住院部七楼,护士站正对面。
此时正是探病的高峰期,两人在楼下等了许久才等到了电梯。
电梯一到达七楼,邓慕双也不顾身旁的何楚,直接朝着护士站走去,当看到对面的病房时,她却停住了脚步。
病房门口“重症监护”几个鲜红的大字刺痛着她的双眼,她呼吸了好几口才忍住不让眼泪留下来。
何楚恰好从后面跟上,顺着她的目光,他了然。空出的左手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温热的掌心让她感觉在给她传递力量一般,她低头看了眼两人相握的双手,而后调整情绪迈进了病房。
听到推门声,病房内的人立马看了过来。邓父邓母见到邓慕双的时候还有些意外,面上带着一丝惊喜,一瞬间又换成了担忧。
“爸妈,我来了……”
原本她还故作轻松地打招呼,可一抬眼看到病床的老人,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老人躺在病床上睡着了,一旁还吊着点滴,除了手上、脚上带着结了痂的血渍,一时间看不出有什么大的我外伤,可邓慕双明白,看不见的伤比看得见的更为可怕。
“怎么这么快就到啦?吃饭了没?累了吧?”
邓母拉着邓慕双坐下,故作轻松的看着她,可邓慕双还是看到了,自家母亲眼瞳中夹着的血丝,明显是哭过了。
邓慕双摇摇头,只顾着咬着唇,不开口,眼眶却开始泛红。
何楚比邓慕双晚几步进的病房,正好与起身的邓父碰了个对面,只见邓父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叔叔阿姨。”何楚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将手中的行李箱放到了一旁。
邓父点点头,拍了拍何楚的肩膀:“阿楚啊,今天太谢谢你了,还麻烦你跟着一起跑一趟,应该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吧,我出去买点。”
说着,就打算去拿钱包,准备转身出门,却被何楚身上拦住。
“叔叔您休息,我去买吧。”说完,不等几人反应就先出了病房。
邓父愣了下,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最终没有说什么,将目光挪到了邓慕双身上。
“你今天也在路上奔波了一天了,累了吧?待会你和你妈妈早点回去,今晚我在这守着就好了。”
邓慕双却摇摇头:“我不累,爷爷这边医生怎么说啊?”
她一脸担忧的望着病床上,印象中,老人身子骨向来都硬朗,尤其是这两年更甚,除了顾着家里的农活外,每天上午都会去不远的水库钓会鱼,前几天打电话回来,还听他在炫耀自己钓了几斤鱼,已经全熏好了,等她放假回来吃。
邓慕双很喜欢吃小鱼干,因为熏干的鱼里鱼刺变软变脆了,不会划到喉咙。
“你爷爷年纪大了,虽说是被摩托车不小心撞了下,不过摔在了水泥马路上……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
邓父面色凝重,怕她担心,话语间有些含糊。
其实邓爷爷的情况何止是不太乐观?人老了,骨头都是脆的,平时不小心摔倒都会骨折什么的,更何况是被摩托车撞一下,且摩托车大半还压在了老人身上。
就在邓慕双进病房前,医生将化验单都拿了过来,顺带的,下了病危通知书。
老爷子断了六根肋骨,其中有一根还插进了肺里,很有可能造成胸腔积液,盆骨上端也粉碎性骨折了。
老人家年纪也大了,医院也不敢贸然动手术,怕上去了,就下不来了。
邓母是知道情况的,只能在一旁偷偷的抹眼泪,邓慕双忍了一路,最终还是情绪崩溃了,整个人趴在病床上,失声哭泣。
何楚回来时,邓父正在安慰着母女俩,只见邓慕双眼睛红肿,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心忍不住抽搐了下,碍于长辈在身边,没法将她拥入怀中。
何楚买了不少的东西,可奈何几人情绪都不大好,只是简单的吃了点就应付过去了。
东西刚收拾好,邓父就开始催促着几人回去。
“小辰过会就要下晚自习了,你们赶紧回去吧,双双,你明早得早起,去乡下把奶奶接过来。”
老爷子出事的时候,邓奶奶并不在身边,还是同村的人传达的,当时本想立马赶过来,后面邓父打了电话,让她把家里收拾好,到时候再过来。
邓母想着马上就要升高中的儿子,想了想也没多说什么,将东西一收拾准备着走。
倒是何楚在后面停顿了下,被邓父拉住:“阿楚啊,不好意思了,你阿姨不会开车,双双这个样子我也不放心让她开,待会就麻烦你开车带她们娘俩回去吧,车子你阿姨知道停哪了。”
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了车钥匙。
何楚看了眼手中的钥匙,心里却明白自己接到的不止是钥匙这么简单,遂即抬头与邓父四目相对:“叔叔您放心。”
“哎,好。”
邓父倒没是不知道何楚心中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觉得楚家的小外孙人好,看着三人走了,才安心回了病房。
当然,他过不久就会明白,自己“所托非人”了……
何楚推着行李箱将两人送到门口,恰巧另一辆电梯也达到了她们的楼层,很快,邓慕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他还维持着掏钥匙的动作,看到面前的三人明显没反应过来,好半晌才问:“妈,你怎么还没睡?姐,你和楚哥怎么在家?”
邓母张了张嘴,本想回答,却发现声音沙哑的难受,咳嗽了好几声才回答:“没事,进去再说吧,明天还有课吗?”
“明天周末,放假。”邓慕辰放下书包,一脸疑惑地跟着邓母进了门,末了,还没忘记和何楚道声晚安。
“妈,我和何楚说两句,你先休息吧。”将行李箱推了进去,邓慕双与邓母打了声招呼。
邓母望了两人一眼,点点头,今天让人家忙上忙下的,都没有好好招呼人家,确实该好好道个谢。
关好门,邓慕双拉着何楚上了天台。
晚上天台上风还有些大,邓慕双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被何楚看在眼里,想着自己只穿了一件卫衣,干脆将人一拉,拥入自己怀中。
“爸爸说,爷爷的情况不大好。”她将头埋进他的胸膛,声音闷闷的。
他的怀抱很温暖,本来她还有一丝慌张无措,此时却只有一些难受了。
何楚也没急着回答,只是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她的后背。
刚刚去买东西的时候,他路过医生办公室,恰巧听到几个医生聚在一起讨论重症监护室患者的情况。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邓爷爷的情况大概也了解了七八成。
去饭店订餐的功夫,他又给远在W市的楚韵晗打了个电话,楚韵晗虽说离开医院多年,可是凭借着对于医生这个职业的热爱,很多知识都没有丢。
楚韵晗了解情况后沉默了半晌,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让他安抚好邓慕双的情绪。
“会没事的,别怕。” 他的音色压得很低,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显得特别的空灵,可传入邓慕双的耳中,就像是一针镇定剂。
怕她将自己闷坏了,他松开她,一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别怕,无论怎样,我都在。”
眼角的泪水划过脸颊,恰巧停留在干燥的唇上,她抿了抿,咸咸的。
何楚借着月光将一切尽收眼底,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神情复杂。
再开口时,声音多了一丝磁性:“上面冷,下去吧,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
邓慕双沉默了瞬,开口:“你明天一早回去吧,我这边没事的,你公司最近不是很忙吗?别耽误了。”
为了工作的事他出差一个月,才回来,没来得及喘口气,又因为她的事,奔波了一天,邓慕双心中满是愧疚。
“双双,我是你的男朋友。”他双手扣住她的双肩,使得两人的目光相对,“没有什么耽不耽误的,公司里还有别的人,不一定非我不可,可我想陪在你身边。”
“何楚……”
“嗯。”他应了一声,牵着她,下了天台。
邓慕双在一旁偷偷看着他,心底却柔软得一阵阵酸楚,幸福好像来得太突然,她只觉得更加不真实了。
“谢谢你。”开了门,千言万语到嘴边,只变成了一句干巴巴的感谢。
何楚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对着她笑了笑,“傻,快去睡吧。”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将房门顺手关上,而后回了隔壁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