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飞机
吃过东西,两人在一旁的茶座上休息了会,机场内便传来了登机的消息,两人办好手续,顺利登了机。
邓慕双的座位靠着窗户,能清晰地看清窗外的风景。
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却不曾想过是因为这样的事由,也未曾想到是有他的相伴。
她看着窗外,陆地恍如眼前,如同一幅水墨画一般,各种色调逐渐由重变淡,渐渐变得模糊。
她置身在这片漫无边际的蓝图中,原本好不容易淡去的情绪却突然又变得沉重起来。
她突然想起,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谈论着什么时候一起出去走走。爷爷奶奶这辈子都没有走出过那片土地,她承诺过毕业后会带着二老坐着飞机环游中国。
她前天晚上才和爷爷通过电话,询问过二老的状况,让他们注意身体。
可惜,明天和意外,果然不知道哪个会先来吧。
她的思绪飘的很远,直到身旁突然出现一只手,覆在了她的手上。
她侧过身,与他四目相对。
何楚抬起手,轻轻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去,那动作温柔的就像是在擦拭着一件珍品。
邓慕双原本想回以一个笑容,可不知怎么泪水却像是开了闸的洪水,越演越凶。
最终,他将她拥入怀中,左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拍着她的肩膀。
过了许久,就在何楚以为她已经睡去的时候,她突然将头在他胸前蹭了蹭,开了口。
“爷爷其实不是我爸的亲生父亲……我爸七岁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被过继到了现在的爷爷奶奶身边,他们没有自己的小孩,不知道如何抚养孩子,小的时候,我爸生活的并不是很好,”或许是因为闷在他胸前,又或许是情绪不高,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听妈妈说,我出生的时候,爷爷知道我是个女孩闷坐在屋前的石头上抽了好几根烟……可我印象中,爷爷对我一直都不错……”
邓慕双沉浸在回忆中,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许是因为伤心,有很多话都是颠三倒四的,可何楚却一下子听明白了,眼神温柔地看着她,没有多说一句,从头至尾都是以一个倾听者的姿态。
她呆在爷爷奶奶身边的时间不多,说来说去其实就那么几件,何楚却在一旁听着,未等她懊恼太少陪在老人身边时,他就已经开口,询问着她儿时调皮捣蛋惹老人烦的模样。
“我小时候可皮了,那时候看了铁道游击队,羡慕得很,大冬天的,和着堂哥侄女,在家门前的水田里挖了个差不多一立方的大坑,然后在里面灌满了水,用塑料布盖着,草掩着。”
似乎想起好笑的事情,她噗呲一声,乐呵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第二年开春时我回城了,听说那水田的主人耕田的时候不知道,一脚踩空陷进去了……”
何楚嘴角微舒,温润柔和。听着她的话,脑海中浮现出她儿时捣蛋的模样,估摸着她小时候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
“那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他们自然把我抖出来咯,然后爷爷买了斤肉,提着斤酒去赔礼道歉去了。”
她的思绪飘到了很远,爷爷脾气执拗,这辈子很少低头,可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因为她。
她原本又要被心里哀伤的情绪左右,右手手掌却突然被人捏了捏。
她一抬头,就看到何楚面色温和的看着她,那眼底沉淀的是她看不懂的情绪,可她总觉得那眼底流露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你是昨晚回来的吗?”邓慕双伸出舌尖舔了舔有点干涩的嘴唇,因为家里的事,她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应该还在B市才对吧。
何楚看着她无意识的动作,喉结微微一紧,随后不自然地偏开了视线,“嗯,事情办理的差不多了,正好你打电话来就先回来了,余亮他们忙完后续工作,估计这两天就回来了。”
“那你这几天不是很忙?”她看向他,眸子里全是歉意,“……待会到了以后你就直接买返程票回去吧。”
说罢,她掏出手机准备查询返程航班,看着漆黑的屏幕才想起来,此时正在飞机上,手机也已经关机了。
何楚轻松从她手中将手机抽出,随手塞进了她放在一旁的背包中,她正想去抢,却撞入她深邃的眼眸之中。
这是邓慕双从未见过的神情,那么温和,像是三月和煦的阳光,来不及避开,便听他用轻柔的声音对她说:“在我这边,所有事情都不及你重要。”
她一时间还无法消化,只觉得声音一直在耳边回荡。
“还有几个小时,先睡一觉,嗯?”他找空乘员要了块薄毯子,在她晃神的功夫,替她盖好。
邓慕双从头至尾一直默默地注视着何楚,也不敢开口询问,总感觉这一切都是梦,害怕一切被打破。
可能是耗神太多,她坚持了没多久,不一会就靠着飞机窗户上睡着了。
梦中,这位清俊的少年面色温和的立在她面前,眉眼中夹着深情对她说:“在我这边,所有事情都不及你重要。”
她望着他,笑容灿烂。
… …
邓慕双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感觉入睡的这段时间,她梦到了许多,有与何楚之间的甜蜜,也梦见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她与同村小伙伴在河畔嬉戏,爷爷在河边的石头上坐着钓鱼,满面慈祥地望着她。
她依旧像平常一样,打算跑到跟前去捣乱,却发现爷爷突然消失在眼前,位置上仅留下未来得及收好的鱼竿。
她一声声叫唤着“爷爷”,确未能得到他的回应。
画面瞬间又变换到了家中,爷爷坐在厨房里,和以往的每个冬天一样,生了一堆柴火,炭火下面放着几个红薯,见她进来,笑嘻嘻地从里面拨了一个出来,递给她。
紧接着,画面又切换到了医院,爷爷面色惨白的躺在病床上,妈妈在一旁偷偷抹眼泪,爸爸面色沉重的听医生讲话。
邓慕双明白这是梦,如果不是梦,她怎能看到这个场景?可这个画面太过真实,她一时间有些恍惚。
她眼睁睁地看着身旁的呼吸机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身旁的医生护士进进出出,妈妈靠在爸爸的肩上放声大哭。
她在一旁叫唤着“爷爷”,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
她想醒来,身体一直在与梦魇反抗,可反复挣扎了好几次,却还是没有苏醒的痕迹。
朦胧中,她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抚上她的脸颊,耳边依稀能听到有人叫着她的名字。
她猛然惊醒,抬起头来,何楚突然一僵,骨节分明的手指还维持着为她擦眼泪的动作。
她环顾四周,自己仍在飞机上,她靠在椅背上,只觉得冷汗涔涔。
何楚正专注地看着她,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眸子里全是关心:“怎么了?做噩梦了?”
邓慕双缓缓抬手,顺着他的手指,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早已湿漉一片,她咬了咬唇,直到唇色有些泛白才松开口,“……梦到爷爷了。”
何楚看了她几秒,没有开口,只是反手将她的手纳入手心,她的手指小小的,指如削葱。
飞机在六点半顺便到达G市机场。
从G市到S市高速也要一百多公里,何楚刚下飞机就和闻清联系,得知他已经在机场门口了。
他一手拿着行李箱,一手牵着邓慕双,快到门口时,她扭了下,挣脱了他的手。
“怎么了?”何楚诧异回头,只见她扭捏地站在一旁,两手食指相勾,一脸欲言又止。
“没…咱俩的事,先别让家里人知道吧。”
“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怕他误会,邓慕双连忙又开口解释。
何楚于她而言太过于梦幻,她有些不敢相信,也无法去和别人诉说,她潜意识的决定这只是自己的一场白日梦,下一瞬就可能会醒来,她有些不敢去想。
何楚似是看出了她的顾虑,点点头,“好,等你想说了我们就和大家说,要是觉得不安心,那我就等着,可是……”他顿了顿——
“你得早点给我个名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