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三十六章
 
  
在何家叨扰了些时日,因着涂安瑶提前返校,邓慕双便又开口提了回宿舍的事情。
楚韵晗得知她要回宿舍的消息十分的不悦,她才体验了几天有女儿的日子,还没过瘾,就要分开了。
“双双,你就别回去吧,反正开学还早呀?”楚韵晗放下手中的工作,伸手牵过她的手,那眼神中充满了不舍。
在这几天里邓慕双感受到了何家的温暖,但也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一直待到开学,今天是涂安瑶的生日,她回学校是再好不过了的。
“阿姨,我室友今天的火车现在马上就要到学校了,而且今天她生日,我......”
她面上露出一丝为难,倒是一旁看文件的何京远伸手抵了抵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将手中的文件搁在了一旁。
“嗯,让小楚送你过去吧,到时候周末常过来。”被点到名的何楚颔首,绕过沙发,走到邓慕双面前。
等东西全部清理好,邓慕双感激的和何氏夫妇打了声招呼,在何楚的带领下出了门。
“老公,你咋都不挽留一下啊。”楚韵晗直接将身上的围裙取下往茶几上一放,一屁股坐在何京远身旁,那未被岁月留下痕迹的脸上盛满了怒气。
何京远倒是没感受到这气压般,直接拿过文件翻了几页。
直到楚韵晗有些生气的将双手覆在文件上时,他才取下眼镜看向她——
“留不留的这是小楚的事情,咱们担心的再多也无济于事,”顿了顿,何京远分析道,“你这么将人家姑娘留在家里,还不如让儿子加把油,将这姑娘变成自家媳妇,不就天天能看到了?”
见自家媳妇顿然“醒悟”过来,他满意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去钻研手中的文件。
何楚的车子前段时间被顾梓钰借走了,一直都没有拿回来,因此只能开何京远的揽胜。
许久没有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独自相处,邓慕双一时间还有些局促,手已经紧张到忍不住握紧了安全带。
“无聊了就放歌听点音乐。”
车子在十字路口平稳了停了下来,何楚一边观察着路上的状况,一边照顾着她的情绪。
“嗯,好。”突然被他点名,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何楚见状,正想打开音乐,邓慕双的手机却突然响起。
“喂,安安。”来电的是涂安瑶。
何楚对她并不陌生,见状,原本刚碰到播放器开关的手又收了回来,恰好绿灯亮起,右手一顿,直接变换为操纵变速杆的动作。
邓慕双正在和涂安瑶聊着天,那声音细小的,听在何楚耳中竟有些发痒,他本来是在认真开车的,未承想最后满门心思都放在了偷听上面了。
“待会在前面那个路口的蛋糕店停下吧。”挂断电话,她一抬头便看到了前面她与涂安瑶经常去的蛋糕店。
车子平稳地停在了蛋糕店门口,邓慕双道了声谢,正打算下车取行李箱,却见何楚也正在解安全带。
“没关系,我自己取行李箱就可以了,你不用下车的。”见他顺手将车熄火,并一手搭在了车把上,邓慕双连忙出声制止。
何楚转身,眼神毫无波澜地望着她,压低的声音沉蕴又醇厚:“你先去挑东西,选好了我再送你回学校。”
说完,他透过后视镜将后方没有车子驶来,径直地开门下了车。
“没关系,这离学校不远,我选好了直接搭车回去就好了,你有事的话就想去忙吧。”邓慕双直接绕到车后方,挡在何楚面前,挥挥手。
在何家的这段时间,她大概了解到他似乎有自己开公司的打算,这段时间除了饭点,白天几乎很难见到他,她知道他忙,不忍心打扰他。
“我现在唯一有的事情,就是送你。”他左手虚搭在她肩上,将她小心地护送到人行道,而后一同进了蛋糕店。
一进门,甜腻的奶油香味扑鼻而来,刺激着她的味觉。
蛋糕是昨晚在网络上预订好了的,现在只管去取就好了。
等服务员包装的功夫,邓慕双在店内四处环顾了几眼。
店内的品种繁多,看得她眼花缭乱,恨不得每一个款式都来一个就好。
何楚见她整个脸都快要贴到窗户上了,不禁觉得好笑,恰好服务员过来送蛋糕,他招招手,指向她面前的那一款:“麻烦帮我把这个打包。”
最终,邓慕双一脸绯红地抱着小蛋糕出了蛋糕店,而为涂安瑶定制的,则在服务员递过来的时候被何楚顺手接了过去。
蛋糕的香味萦绕在她的鼻翼旁,她一个没忍住,直接拆开包装盒在车上享用起来。
等吃了几口,才突然想起,身旁还有个他。
“那个......不介意我在车内吃东西吧?”她怯怯地看了何楚一眼,见他脸上似乎没有不悦,那颗悬着的心也暂且放了下来。
趁着红灯,他低头瞥了她一眼,那蛋糕已经被她挖的面目全非,现在才想起来询问他,是否有些为时已晚?
他低声“嗯”了句,见信号灯变换了,松开了刹车。
还未开学的原因,何楚的车顺利开进了学校,直接畅通无阻的驶到了邓慕双宿舍楼门口。
离开学还有两天,学校的人还不算太多,但车子往女生宿舍楼下这么一摆倒惹得不少早到的学生侧目。
邓慕双不大喜欢被人瞩目,尤其是害怕其他人的流言蜚语。
等何楚将行李箱取下来,她恨不得马上让何楚离开,心里这么想着,她嘴中的话更是先行了一步。
“那啥,今天谢谢了啊,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这边自己可以的。”
“嗯...这么急着过河拆桥?”何楚自然明白她在紧张些什么,可见她如此急迫地劝自己回去,他心中仍有些不悦,这种心情也不小心流露在了脸颊。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怕他误会,她整个小脑袋儿晃得像个拨浪鼓,那慌忙解释的表情让他的情绪缓解不了。
他无心再去捉弄她,只好将手中的行李箱递给她:“好了,你先进去吧,下次再见吧。”
“嗯,周一见。”明明分别该是有些伤感的,可她想着自己还有他的选修课,心情也就没有那么难过了。
“周一...”何楚停顿了几秒, 抬眼正好对上她那漆黑如墨的双眸,忍不住告诉她:“这学期应该不会代课了。”
邓慕双惊讶地“啊”了一声,随后才想起,他来H大不过是为了帮顾梓钰的父亲上课,现在他父亲已经出院,外加他工作忙碌,再来上课似乎不大实际。
不忍心看到她失落的眼神,何楚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开口:“好好学,别因为顾叔叔对你们要求不高就不重视,进去吧。”
邓慕双低着头,眼底充斥着慢慢的失望,何楚假装看不见,转身绕道驾驶座,上了车。
等引擎声远去,她才缓缓抬起头,那眼底早已一片湿润。
*** ***
新学期后,选修课的时间稍微做了些调整,从每周一下午七八节课换成了五六节。
三月七日,是所谓的女生节,恰巧,也是第一节选修课开课的日子。
邓慕双早已知道了何楚这学期不会来上课,因此早在前几天就已经和室友说了,大家都纷纷感觉惋惜,毕竟少了个帅哥可以瞻仰。
当然,同时也轻松了不少,毕竟顾教授的课是出了名的好混。
邓慕双与涂安瑶先去了趟洗手间,而后才进的教室。
顾教授已经早早地来了,因为何楚的原因,来上选修课的女生来得异常的早,然而当看到不是期望的面孔时,都纷纷失落不已。
邓慕双依稀听到有人在议论自己是和班上同学换了课才得到了这个机会的,可现如今......
上课铃声敲了三声过后,顾教授才慢悠悠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只见他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眼睛,那眼角闪过一丝金光,而后咧了咧唇:“大家都失望了吧?新学期见到的不是你们的何楚老师,而是顾老头儿我,可是没办法,你们何楚老师还有事,这学期没法继续代课了,我虽然没他那样仪表非凡,但年轻的时候姿色还可以,你们就将就着看吧。”
顾教授一开口便幽默风趣,逗得教室内的人哄堂大笑。
邓慕双原以为他的性格会如同他的外表那般的严肃,哪想他竟然还爱开些小玩笑。
她不禁想起顾梓钰,不愧是父子,两人说话的语气都那样的相似。
上课之前,顾教授先点了个名熟悉一下人。
当念到邓慕双的名字时,他明显停顿了下。
“你就是邓慕双呀?”
顾教授又复述了一遍,等大家的目光都开始注视过来时,他才点点头翻到了下一个。
少了何楚课堂作业的约束,整节课都随意了不少,一时间,玩手机的、打瞌睡的,都不在少数。
顾教授的课说得就不止是当初何楚那般浅尝辄止了,一串串专业术语说出来,不少人都听得雨里雾里。
邓慕双本来还在专心的做着笔记,可慢慢听下去就觉得一阵睡意袭来,转身去看涂安瑶时却见她早已经趴桌子上睡着了。
她心中还记着何楚说的让她好好听课,凭借着那一丝丝意志,才一直坚持着,可虽然如此,那本来是抄写笔记的动作,写出的却全是何楚的名字。
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见过,也没有联系过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