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三十五章
 
  
何京远因为工作上的事,不得不提前回W市。
楚韵晗这几天在牌桌上已经与邓曾两家建立了浓厚的“革命友谊”,可毕竟已经正月十三,过不了几天也是要开学了的,只好选择追随自家老公回去。
邓慕双学校开学的比较晚,但邓父邓母觉得有顺风车,直接将她打包扔上了何家的车上。
S市到达W市上高速最快也需要七个小时,一路上,何父与何楚两人进行交换式,每开两小时,就换个人驾驶,一路上车速平稳,倒没有什么突发状况。
直到快要到达W市时,前方大拥堵。
要说此时的高速公路就像一个大型的停车场,这一点也不夸张。
整整半个小时,车子一步都没有挪过。
不少的司机因为无聊,都纷纷下车查看情况。
何父逮着个过路的司机一问,才得知前方发生特大交通事故,一两个小时内根本无法疏通。
将车子熄了火,楚韵晗提议来斗地主,说完,便从车里翻出了一副扑克。
四人中因为邓慕双牌技不精,便由何楚作为军师指导。
邓慕双连着拿了几把地主,何楚这个军师指挥的好,两人连着赢了好几把。
她高兴地与何楚商量着下一步的战术,一抬头正好对上了楚韵晗打量的目光。
邓慕双被盯得十分不自在,正当怀疑自己中午吃饭时有没有不小心粘上饭粒的时候,只见楚韵晗突然开口:“双双,等去了W市,你就住我家吧。”
“啊?不用了阿姨,我们学校宿舍已经开门了,我直接去学校就好了。”她连忙挥手拒绝,这几天的相处,她都恨不得将她与何楚扎堆放了,现在要是去过去住,那还不完了?
“啊呀,你不要拒绝我嘛,你是不是觉得我做饭不好吃所以才不过去的啊?”楚韵晗颇有楚奶奶变脸的架势,整个小脸儿板着,倒有几分何楚生气时的模样。
邓慕双向来有些招架不住这些,再加上何京远的大力劝说,最后还是答应了。
“太棒了。”楚韵晗高兴的与何京远击了个掌,差点让她以为自己被卖了的感觉。
抬头看向何楚,只见他对着他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干脆闭眼小憩。
邓慕双坐在车内,突然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 ***
楚韵晗热衷于下厨,这在何家楚家是公开的秘密,可惜,她们楚家的女人似乎在下厨这方面没有天赋。
楚韵婷厨艺也很糟糕,可比楚韵晗强的是,她有自知自明。
邓慕双的到来很明显激发了楚韵晗对下厨的热情,她恨不得一日三餐都来桌“满汉全席”。
早饭过后,何楚与何京远各自出门工作了,而在家的两个女人自然也没有闲着,卫生一搞完,直接出门去了商场。
正月中,商场的人并不多,邓慕双推着手推车,一边听楚韵晗商量着中午的菜色。
楚韵晗挑菜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无论新鲜与否,顶大个儿的拿,大的茄子,大的彩椒,大的包菜......仿佛越大的就是越好的般,看得一旁的邓慕双汗颜不已。
“阿姨,菜这么挑...没关系吗?”
她虽然没吃过猪肉,好歹见过猪跑。爷爷奶奶在乡下中了几亩地,摘瓜果蔬菜的时候也告诉她如何新鲜如何摘,可没见过她这中选菜方式的。
“不知道啊,以前都是你叔叔买菜的,我不清楚。”楚韵晗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这些和“新鲜”二字差了十万八千里的蔬菜有何不对的地方。
邓慕双不知要用何语言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无奈,只得将推车中的菜一个个拿出,又告诉她一些挑菜的知识。
这个举措惹得一旁挑菜的大妈频频侧目,那目光中,带着几丝赞许与钦羡,最后忍不住开口:“大妹子,这是你儿媳妇吧,懂得可真多。”
这话明显合住了楚韵晗的胃口,只见她笑靥如花,一脸自豪地搂住邓慕双:“对呀,我儿媳妇可聪明呢。”
倒是邓慕双明知是玩笑话,却被逗得羞红了脸,连忙扯了扯她的衣袖,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阿姨,您说啥呢。”
那老妇人见状,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笑呵着去了别的地方,倒是楚韵晗,嘴上一边说着“开玩笑”,心中却暗暗责备何楚不加把劲。
多好的儿媳妇呀,她越看越喜欢... ...
在何家呆了两天,她算是彻底了解到了楚韵晗的厨艺水平,不是太咸就是太淡,菜糊了更加是常有之事。
元宵佳节,为了自己的胃,邓慕双主动请缨下厨,希望楚韵晗能够在一旁“技术指导”。
“我来帮你洗菜吧。”见邓慕双在厨房内忙碌,楚韵晗恨不得搭上一把手。
“没事,阿姨,您就在这坐着看我吧,我哪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告诉我就行了。”倒不是她不愿意,实在是楚韵晗属于择青菜只留菜心的人,厨房中的事,确实不是她能应付的。
她突然想起,楚韵晗是W大医学院的教授,曾经在W大的附属医院待过好几年的时间,作为顶尖的外科医生,拿得一手的手术刀,可换了菜刀......果然,这上帝开了门,也总得关个窗。
何楚与何京远进门的时候,厨房这边正在忙碌着。
一旁的炉子上炖着锅玉米排骨汤,阵阵香味扑鼻而来,勾得胃中的馋虫大闹不已。
楚韵晗原本还在厨房和邓慕双说话,见父子二人回来了,连忙抬头看向他们:“回来啦,先去换个衣服,马上就能吃饭了。”
邓慕双正在一旁切着配菜,整个注意力都在手中的食材上,只是与他们投以微笑,打了个招呼,又一头扎入炒菜之中。
何楚换好衣服出门时,何京远已经坐在沙发上。只见他手中虽然握着遥控器,眼睛却时不时飘向厨房。
见何楚过来,不慌不忙地给他让出了个位置:“感觉怎么样?”
他意有所指地看向厨房中的二人,那意图不言而喻。
何楚倒也没急着说话,只是给父亲与自己倒了杯茶,而后举杯抿了一口,那如清泉般的双眸瞥了眼不远处,嘴角微微上扬:“挺好的。”
何京远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端过他为自己斟的茶,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吹:“有些事情,如同这喝茶,时间晚了,怕就不好喝了。”
何楚一手搭在沙发上,状似不经得回答:“早了怕烫。”
见他心中有数,何京远也不多说,拿出遥控器播到了体育频道,可满门心思却都在厨房。
“您和妈妈当初是如何在一起的?”盯着何京远的看了一会,何楚突然开口。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开口问过这些问题,现在这突然一问,倒让何京远有些吃惊,当他侧身注意到何楚的目光时,心中已是了然。
“我们那个年代,S市考上W大的人不多,老乡聚会的时候就偶然认识了,”提起往事,何京远脸上一片柔和,那思绪也跟着回忆飘向了远方,“后来发现,我的室友,也就是你顾叔叔,她的妹妹和你妈妈是室友,这一来二往的,接触的机会就多了。”
“在一起像是顺理成章,我们一个学法,一个学医,别人都在笑话我俩管住了这世人的两大命脉。”说到这,他忍不住弯唇笑了笑,抬头看了楚韵晗一眼,双眸中盛着满满地爱意。
“后来毕业了,就结婚了,你妈去了W大附属医院,因为能力不错,很快就当上了外科主治医师,我那时候事务所刚成立,还挺忙的,正好就有了你,”说起往事心酸的过往,何京远忍不住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等润润喉,才又接着:“那年你奶奶去世,外公生病,实在忙不过来,就想着要不要放弃你,可你妈妈舍不得......你妈请了一年的假,在家带了你一年,当时因为没有经验,你妈妈落下了月子病。”
谈起这些,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眼中却有些湿润,明明早已过去二十多年,可却像是历历在目般。
何楚将茶杯的茶水填满,只是专心当一个聆听者。
“等你大了些了,我事务所也开始扩大起来,你妈妈升了主任,日子虽然过得不错,不过却更忙,更加无法照顾你了,你发烧那次,我在B市,你妈出了个抢救,本来以为和往常一样,谁知道你......也不知道你是否埋怨过我们,总之后来为了照顾,你妈妈辞职去W大当了个教授,我也把工作重心都放在了W市。”
说到最后,他一脸的愧疚,当年的事情,如果稍有些意外,她们夫妻二人可能就要自责一辈子,直至最后,自家老婆放弃了最爱的手术刀,离开了手术台,也无法弥补当时的愧疚。
“我挺好的,并以你们为荣。”拍了拍父亲的肩膀,何楚像是安慰着他。
一直以来,他都理解并且支持父母的工作,他们依靠自己的能力帮助着别人,他都无比的自豪并引以为荣,可不善言辞的他,却让父母愧疚这么多年。
何京远笑了笑,看着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儿子,不禁欣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只听到楚韵晗在餐桌前催促着吃饭。
“你们父子俩在说些什么呢,吃饭都不积极。”布好碗筷,楚韵晗一脸的不悦,双手插着腰,气势汹汹地走到二人面前。
“吃吃吃,吃饭了。”何京远见她微怒,连忙拉着何楚入座。
四菜一汤,色香倒是俱全了。
邓慕双正在一旁添饭,随后正襟危坐等候其他人的“点评”。
何京远任重道远夹了一筷子,在邓慕双与楚韵晗的注视着细细品尝,随后,忍不住点头称赞:“双双厨艺不错呀。”
得到何父的认同,邓慕双脸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那笑容极具有感染力,让人食欲大增。
邓慕双厨艺倒算不上十分出色,不过吃了两天楚韵晗的“黑暗料理”,这一下子换了家常口味,倒也觉得口味非凡了。
因为过节,何楚起身又去开了瓶红酒,何父下午本来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可现下气氛正浓,他不忍心拒绝,干脆选择“翘班”。
“来来来,让我们举杯庆祝下。”
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在室内回荡,何楚看了眼坐在身旁的邓慕双,突然觉得以后的日子这样过着,再好不过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