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三十四章
 
  
天色渐暗,深蓝色的天空中镶嵌着密密麻麻的小星星。
两人坐在天台上,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抬头仰望着星空。
今晚的风不大,但毕竟是寒冬,在屋外待久了,邓慕双不适时地打了个喷嚏。
何楚挖蛋糕的手一顿,垂眸看了她半晌,将蛋糕盘子放在腿上摆放好,然后取下脖子上的围巾,围在她身上。
围巾其实算不上有多么厚实,也没有多大的御寒作用,可不知是因为上面沾了他的体温或是其他,她却觉得暖和了不少。
她侧目,看向他——
他坐在她身旁,灯光下,他的影子将她的笼罩其中,他正抬头看着深沉的夜色,双眸却格外的明亮。
随后,又将蛋糕往她跟前推了推,示意让她多吃点。
她望着他,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就算面色清冷,却依旧俊朗不凡,她见过他面色严肃的一面,也知道他眉目柔和的一面,就这样一个男人,却不知不觉潜入她的生活,无论何时,都在提醒着她,他在她心底的存在。
何楚的吃相很优雅,看得邓慕双食欲大增。勺子一口一口的往嘴中送,不一会,蛋糕就全进入两人腹中。
将碟子放在一旁,何楚转头看向她,那眉头倏地一蹙。
邓慕双的心随着他这个动作都不自觉的加快了几拍,她深吸一口气,生怕自己做错了些什么。
好一会,他才开口,指了指她的嘴角:“沾奶油了。”
他声音低沉,此时更是故意压低了几分,简直好听到怀孕。
邓慕双连忙低着头,舔了舔嘴角,没有尝到熟悉的那丝香甜,连忙抬手在唇边胡乱一抹。
何楚唇角微扬,带着玩味的一抹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邓慕双一抬头,就与他四目相对,看着他的表情,她开始有些怀疑,他只是又在逗她而已。
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开始学会寻她开心了?
送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她干脆起身,趴在栏杆上,俯视整个城市。
何楚也不恼,起身径直走到她身旁。
S市是这两年才慢慢发展起来的城市,附近的高楼是近几年建造的居民小区。过年的原因,纵横交错的马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倒是俯视看去的居民楼,有不少灯火通明的,或是在看电视,或是在进行着最容易增进感情的棋牌娱乐。
“那个地方,平时是一条小吃街,现在过年,全都暂停营业了。”她指着工业园旁的马路上,为何楚介绍着这座城市的风景。“那个地方是我的母校,我在那呆了小学初中这九年。”
每指一处,何楚只是默默地看着,偶尔会问上一两句,但是更多的是聆听。
再邓慕双吸了第二次鼻子的时候,何楚提出了下楼的建议,想起上次她感冒,他还有些心有余悸。
掏手机看时间的时候,他突然触碰到了今天去参加婚礼时的喜糖。
喜糖是用一个红色的铁盒子装着的,掌心大的一个,里面装了几块巧克力。当时他拿到的时候,本想和往常一样随手送给同桌的小孩,可这次他却犹豫了下。
印象中,他的身边似乎也出现了这么一位——大小孩。
他将喜糖递到她身旁,一脸淡然:“今天去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的喜糖,送给你吧,沾沾喜气。”
生怕她会拒绝,他状似不经意地将礼盒往她手中一塞,态度不冷不热,倒让她有些错愕。
何楚将凳子摆放好,一回头,却见邓慕双正在拆盒子,那袖珍的铁盒内,竟装了好几块心形的巧克力。
邓慕双随便挑了个喜欢的颜色,剥开外面那层包装纸,将巧克力吞下,才注意到那包装纸上还写着字。
她将纸上的内容摊开,在这昏黄的灯光下,那上面的字映入眼底——
“和你相爱的日子,每天都是情人节。”
邓慕双拿着那张包装纸,只觉得它像是个烫手山芋,丢掉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她还在纠结着该如何才能化解这个尴尬的局面时,何楚一脸从容的瞥了一眼,声音淡然:“现在的喜糖还有这么花哨的一面了?”
见他似乎并不在乎这完美的巧合,她小心翼翼地将包装纸握在手心,而后尴尬一笑:“嗯,一种生意手段吧。”
她紧跟在他身旁,脸上平淡无奇,内心却早已波涛暗涌。
情人节,生日,巧克力,再加上这么凑巧的一句话,她多么希望能是现实,早知道他刚才许愿的时候,她也跟着许一个就好了。
下了楼,她将脖子上的围巾取下,交到何楚手中,随后又接过他手中的碟子。开了门,她说了句晚安,而后关好门。
等门刚关好,何楚那张崩于泰山前而面不改色的脸终于垮了下来。
他的手抚上围巾的一角,那微热的温度却有些烫他的胸口,他一阵苦笑,自己怕是真的老了。
谁知道,他在刚才面对那张包装纸时,却无比感慨,上天是如此的眷顾,竟连他内心的想法都猜得清楚明白。
可他不敢承认。
她对于他的感情,是单纯的喜欢,或者说是达到爱慕,这些都是未知,他老大不小了,无法草率地做出决定,同时,他心中认定的,就是一辈子的事,他怕吓到她,然后让整件事情都变得不受控制。
果然,感情这东西比敲代码麻烦的太多。
他苦笑着摇摇头,低头瞥了眼邓家的房门,然后掏出钥匙开门,回了房。
何楚独自在沙发上坐着沉思了会,等他回到房间时对面的房间已是漆黑一片,他呆滞地盯着某处,那明亮的双眸就如同今晚的月色,皎洁却又深邃。
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上次她喝醉酒的场景——
在车上,邓慕双一路难受地扒着安全带,嘴里直嚷嚷着勒得难受,又将他误认为是涂安瑶,一路上都嘀咕着,可惜声音太小,他也不在意。
车子驶入十字路口,停靠在路中等待着绿灯。
她情绪安稳了一些,至少没有嚷嚷着解开安全带了。
他一扭头,就见着她更为惊人的举措——她嘴中一边在嘟囔着什么,一只手直接抓在衣领,正在解着扣子。
何楚一惊,连忙一手控制住她罪恶的小手,牢牢的将她的手禁锢在他的手心。
怕她还会有什么惊人的举动,等过了红路灯,他将车停靠在路边。
她双手是安分了,可却又抽泣起来。
何楚没有照顾醉酒之人的经验,面对她多变的情绪,纵然他如何淡定,此刻也不大从容。
她原本还是小声抽泣,渐渐地变成了小声的控诉。
他附耳在她身前,才依稀听到一些——
“安安,嗝...你说他是不是有...嗝...有女朋友了?”
“可是我喜欢他怎么办?”
她哭得起劲,话语间还掺杂着打嗝声,一听,倒还真是伤心的很。
何楚听到她说的喜欢,一双眸子突然拉得狭长,脸色都低沉了几分,直到她再次开口,脸色才柔和过来。
“你说我要去表白吗?呜呜...可是他有女朋友了怎么办?楚奶奶还有楚阿姨骗人,还说他没有女朋友的。”她越说越难过,本来还只是小声哭泣,到最后变成了嗷嗷大哭。
路边偶尔经过散步的路人,听到声音,纷纷侧目。
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只好发动引擎,将车开走。
“安安,你说我去让他当我男朋友好不好?可是他有女朋友,嗝...那是不是不能当我男朋友了······呜呜·······可我想做他女朋友·····”
她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的,浓浓的鼻音加上大舌头,让何楚费了好大的劲才听得明白。
见她又开始扒安全带,他连忙分神握住她的手,她仍一直哭闹着,却一直念叨着要当他女朋友,让他的心为之一动。
他的手指在她掌心轻轻摩挲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用低沉婉转的声线对着她喃喃轻语:“好。”
我想做你女朋友。
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