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三十二章
 
  
路程走了一半,邓慕双只觉得脖子一凉,等走到路灯下时,她才发现空中竟然下起来小雪。
S市已经好几年没有下雪了,这满天飘落的雪花在灯光的照耀下,纷纷扬扬。
她此时也不管那些寒冷,满脸激动的伸手接过雪花凑在何楚跟前:“看,下雪了。”
何楚低头看了她一眼,正好一大片雪花飘落下来,恰巧掉落在她修长的脖颈之上,冰凉的雪花触碰到温热的肌肤,很快就化为水滴,滑落至她的胸口。
那一丝冰凉落在身上,冻得她一个精灵,连忙伸手去掏,可那雪水早就浸湿在她的衣服之中。
何楚看着她如孩童般高兴得在人行道上来回踱步,嘴角弯了弯,随后伸手将脖子上的围巾取下,围在她的脖子上。
她被这倏然地动作吓得一顿,那围巾上还带着他温热的体温,让她一瞬间就觉得温暖不少。
邓慕双伸手摸了摸围巾,突然开心地笑了。
那笑容十分的灿烂,可怕他察觉,她只好不停低头往前走,然而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却早已出卖了她。
她高兴啊,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可因为她喜欢他,便觉得心中充满了幸福。
漫天飘落的雪花从昨晚一直下到了今天清晨,整个世界都是银白色的一片。
邓慕双一早被涂安瑶的电话吵醒,她在那边欢呼雀着,告诉她那边大雪的事情,偏偏邓慕双整个人都处于睡梦状态,哼唧了几句后又进入了睡眠状态。
等她再次醒来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她突然想起,涂安瑶似乎给她打过电话,迷迷糊糊拿起手机看了下通话记录,正好手机震动了几下,她点开一看,是涂安瑶发过来的雪景的照片。
照片中的雪很厚,涂安瑶一脚踩下去没过了她的小腿肚子,清晨,过往的人很少,她在干净的雪上画了个爱心,煞是好看。
第二张图片则是她家门前的雾凇景象,她一边惊叹大自然的奇特之处,又在惋惜自己没有生在北方,无法亲眼看见这样的美景。
她动手保存了这两张照片,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了,揉揉眼准备起来。
她伸手将胳膊露在被子外,突然接触到冰冷的寒气让她冻得一个激灵,本来还打算起身的,想了想,只是将被子往上拉了拉,靠在了床头的娃娃上。
扭头看了眼窗外,她忽然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弯的极细,只露出明亮的微光。
窗外,整个城市都淹没在白色之中,那铺天盖地的雪景,虽不如涂安瑶发的那么厚实,却也十分美丽。
是不是在做梦啊?
她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直到痛楚传来,她才反应过来,真的下雪了。
虽然以前也有过飘雪的情况,但仅仅是一小会儿的时间,很快就融入在整个城市之中,然后再化为湿润的一片,能够积雪的地方,也只有那高高的山顶。
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城市的雪景,但又怕冷,想赖会床。
最终干脆连着被子带人一同去了飘窗。
飘窗上安放了软垫,正好卧得下一个她,她用被子将自己包裹严实了,直接俯视整个城市。
窗外起了浓浓的雾气,接着天连着地,一时间倒还分不清天地之间的界线。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大约响了几声后,邓慕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姐,我出去玩了啊,桌上买了早餐,你待会起来了吃。”
她将被子往脖子上拉了拉,好半饷才回答:“好,你早点回来。”
她整个人靠在飘窗的墙面上,结实的水泥面板将她的背得发疼,她想了想,又伸手去床上勾了个枕头垫在背上,才觉得好了些。
寻了个舒适的角度,她整个人都懒洋洋地窝在飘窗上。
窗户正对着的,是楚韵婷家的客房。
在她印象中,这房里的窗帘一直是拉着的,今天却突然拉开了,让她忍不住多看两眼。
房间内似乎有人在走动,邓慕双大概能看到一个人影,随着他的移动,很快的就看到了他的真实面目。
是他?邓慕双盯着何楚一脸诧异。
他似乎也在欣赏着雪景,手中端着个白瓷杯,偶尔抬手轻抿几口,从她的位置上,只能看得清他的侧脸,线条清晰完美。他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维持着那个姿势,伫立了很久。
邓慕双灵机一动,连忙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正当她自己查看,暗自欢喜时,一抬头就对上了何楚的目光。
那双眸,如浩瀚星辰,美丽深邃。
他似乎微微扬起了嘴角,连带着眼睛也微微眯了些,那神色,说不出的诱惑。
那目光太过于炙热,炙热到她脸上的温度都上升了好几分。
她的眼神闪躲着,正在纠结自己的形象是否不雅时,手机清脆的响了两声。
发件人正是对面的何楚。
“下雪了。”
“嗯嗯,很美。”想了想,她又发送了第二条:“你怎么在这?”
等发送完后,她才觉得自己的问题很白痴,正打算撤回,会话窗口上已经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邓慕双在微博上看过很多次,都说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你想对方时,微信窗口显示的恰巧是对方的正在输入。
以前她不大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现在虽然她并不想他看到这句话,可当出现这几个字的时候,她忍不住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何楚隔着几米的高空,却仍被这个笑容所感染,一声轻笑,他回复:“我住在这个房间。”
邓慕双还没来得及欢喜她俩住的这么近,却突然想起,她以前见对面窗帘总是合上的也没在意,夏天的时候基本上是一进房门就直接脱衣服换睡衣了,现在回想起来,她从没有拉窗帘的习惯,有几次对面的窗帘也是打开的......
她心中“咯噔”一声,觉得自己实在是粗心大意的很。
懊恼地将头往墙上一靠,没注意已经不小心滑落的枕头,直接一头撞在了墙上。
何楚虽然没有听到声音,却从她表情上也能看出有多么痛。
想着,他忍不住开怀大笑,那笑声,透过窗户直接传到她的耳中,她没来得及害羞,整个人却沉浸在他灿烂的笑容里。
这千里冰封的雪景,都因他,黯然失色。
*** ***
除夕夜,吃过年夜饭,大家都坐在沙发上看春晚,偶尔邓父说了几句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明明是深夜,可因为过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整座城市都在这霓虹的世界中,光亮无比。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呆了没多久提前回了房,不知谁先提议的,一家四口打起了麻将。
邓慕双今天的手气格外的好,一连赢了好几把,邓慕辰刚到手的压岁钱,差不多都进了她的口袋。
打了好几圈,邓慕辰开始有些耍赖,逗得邓父邓母捧腹大笑,最终两人也不管这两姐弟,好笑地摇摇头,回了卧室。
邓慕辰也闹腾了会,后面瞌睡来袭,也不管什么守岁跨年的,嚷嚷了几声,倒床便睡了。
每年坚持到最后的,也只有她。
邓慕双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小品,一边回复着涂安瑶发来的祝福。
十一点三十分,春晚也差不多接近尾声,她整个人被瞌睡侵扰着,上下眼睑早已经大战了几百回合,怕自己待会睡过去,她想了想,去洗手间冲了个澡。
出来时,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内心的某一想法驱动着她,关了电视,她径直地回了房。
何楚房间的灯光亮着,透过窗帘,依稀能看到他的身影。
零点将至,不少的住户随着电视台一起念着倒计时,只到念到“一”时,“嘭”一道优美的弧线划过天际,顿时在天空中炸开了花。
绚丽的烟花在黑暗的夜空中竟相绽放,那流光溢彩四散开来的点点金光,把夜空装点得如此灿烂夺目。
整座城市都笼罩在新春的喜悦之中,大家笑闹着,似是有默契般呼喊着“新年快乐”。
邓慕双划开手机屏幕,微信上有不少好友发来的新年祝福,找到何楚的微信,她想了想,发了句语音。
等消息刚显示发送,对面的窗帘突然抖动了几下,然后被打开。
何楚一只手还保持着拉窗帘的姿势,一只手却握着手机。
看到她,他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随后,轻启微唇,不知说了些什么。
窗外的烟花声震耳欲聋,随着一起的,还有因为燃放烟花而带起的浓浓的烟雾,它萦绕在楼层之见,让她无法清晰的看清他的表情。
很快的,她手中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两下。
是他发来的一个红包,以及一段语音。
邓慕双反复听了好几遍,外面的声音太吵,她实在无法听清他说了些什么,只好将手机开到最大声,放到了耳边。
“新年快乐。”
他的声音温润清澈,如山涧清泉,淳淳流淌。
她放下手机看向他时,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那眉目柔和,看不清眼底的深色。
她蓦然觉得自己脸颊有些发烫,忍不住抬手擦拭着自己的双颊降温,却又怕被他察觉,慌忙将手从脸上挪开。
见他盯着手机,她连忙回复:“谢谢老板的红包。”
然后发了个淘气的表情,才点开了红包。她本以为红包里面应该也就是一个吉利数,谁知道竟是个大包,她一下子倒不知如何是好了。
邓慕双还没来得及缓过这个消息,手机又接着“叮”了一声——
何楚:“嗯,祝你快点长高。”
她震惊得张嘴能塞下一个鸭蛋,手机紧接着又震动一声,他又补充了一句:“晚安,小丫头片子。”
邓慕双完全无法消化这么大的信息量,双手捧着手机,呆呆着在那站了半晌,若不是她看着他点击屏幕发过来的消息,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被盗号了。
等她反应过来时,何楚已经离开了窗户边,那没有合住的窗帘被风吹动着,似乎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在内心中演绎了千万种可能,可每一种又被她一一否决掉,完美如何楚,总不可能会瞎了眼看上自己吧?
她直接从飘窗上一头栽到了床上,脑袋一下子砸在了被子上,她倒不觉得疼,就是现在还有些懵。
估计是发错了!她这么想着,那颗还浮躁的心立马安静了下来。
关上灯,她很快进入了睡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