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二十八章
 
  
邓慕双在屋内呆了会,估摸着两人已经进了电梯,继而头探头出来观察情况 。
可乐原本正在阳台上吃着早餐,听见动静,立马竖起耳朵四处观望,见邓慕双从房中出来,立马欢快的奔到她身旁。
“可乐,好久不见呀。”她弯曲着腿,轻轻摸了摸可乐的脑袋,亲昵的和它打招呼。
可乐许久未见她,激动的直往她怀里钻,甚至伸出舌头舔舐她的手。
邓慕双虽然同样想念可乐,但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再次抬手捏了捏它的下巴,和它道过别,开门离开了何楚家。
怕何楚在楼下没有走远,邓慕双放弃了乘坐电梯,而是选择走楼梯。
何楚家在十三楼,说对于本单元来说不算高,可真要是爬起楼梯来却格外的辛苦,下了没几层,她就有些筋疲力尽了。
好不容易溜出小区,她不免松了口气。
摸了摸口袋,身上除了一个手机,一分钱都没有,昨晚带在身边的背包不知道是落在了何楚家,还是涂安瑶她们带回去了,想到这,她有些气愤,这该死的损友,还真放心的把她交给何楚啊。
邓慕双达到宿舍时已经将近九点,涂安瑶帮她开了门,又伸手指了指仍在沉睡的章雯雯,告诉她要小声。
邓慕双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压低着声音:“你个叛徒,你昨晚竟然抛弃我。”
听到这,涂安瑶连忙挥手叫怨,本想回话,却见床上的章雯雯翻了个身,想了想,拿着钱包出了门。
“我是冤枉啊,昨晚是你那位给我打电话,把你接走的。”涂安瑶低头,压低着声音,一手揽住她,神秘兮兮的,“不过我看他当时的表情,你们昨晚是发生了些故事了吧?”
她挤眉弄眼的,偏偏邓慕双心思都不在这一处。
“昨晚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她摇摇头,拉着一张脸,那表情似乎是没有什么破绽。
涂安瑶在她脸上看了会,见她说的不假,啧啧了好几声,一边又同她去了食堂。
邓慕双脚步一顿,抬头,扬手就是一锤:“他过来你就把我交给他,万一有点什么事怎么办?”
那悲愤的语气,听得涂安瑶一愣一愣的,许久都没反应过来。
叫了两碗粉,她侧目见她表情还是如此,差点没笑出声来:“那我能怎么办,昨晚咱四个都喝多了,大琳被她男朋友接走了,你一个劲的在发酒疯,雯雯趴桌子上睡着了,我嘛,也是自身难保,不将你交给他,我怎么可能照顾你们俩?”
邓慕双仔细一想,倒是觉得有些道理,但还是有些不甘心,正想反驳,只见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抬起手机低头看了眼,脸上顿时染色淡淡的绯红。
该来的责骂没有听到,涂安瑶疑惑抬头,却见她耳尖都要红得滴血,忍不住顺着她目光往下看,只见那手机屏幕上显示着——
双木为楚:畏罪潜逃了?
邓慕双一整天都坐在电脑前,桌上的课本摊开着,看似是在写作业,实际上意识都不知飞往了何处。
手机在桌子上嗡嗡响了两声,将她吓了大跳。
因为一早何楚发来的微信,她现在倒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
偏头看了眼发现只是寻常的垃圾信息,她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章雯雯第一次醉酒,一直近中午才睡醒,本来脑袋就有些疼,现在见她一惊一乍的模样也没多少精力询问。
不一会儿,外出约会的涂安瑶回了宿舍,顺便给宿舍两只带了份晚餐。
邓慕双接过饭,双手往旁边的包包里掏了几下,正打算拿钱包给钱时,突然记起她的钱包不知所踪。
脸色一顿,她抬头眨巴着双眼仰视着涂安瑶:“安安啊,我的钱包,你昨晚看见没啊?”
她是万分的期待她能告诉自己在她手中的,奈何,事与愿违。
“没有,我昨天好像看到那个谁拿走了。”涂安瑶偏头想了许久,吃饭的时钱包还在餐桌上放着,后来大家分道扬镳时好像在何楚手中看到了那一抹红色。
闻言,邓慕双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般,整个人都焉了。
“咋啦?”章雯雯好奇地凑了过来,一开口,那声音如同砂纸磨过桌面一样沙哑,把众人吓了大跳。
“天啦,我失声啦?”她一个激动,声音又上扬了几个分贝,那声音听在耳中还有几分刺耳。
涂安瑶挨着饮水机,顺手就给她递了杯热水:“没事,可能是第一次醉酒,加上今天没说几句话,喝点热水就好了。”
邓慕双昨晚被何楚接走的事只有涂安瑶与李隽鑫知道,想了想,她还是决定把这事压着,先不和她们说,不然依照章雯雯的性子,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邓慕双仅是安抚了她几句,马上便一脸愁云得看着手机。
一打开微信,浮现的就是何楚发过来的消息,她还记得早上涂安瑶看到时惊讶的表情——
“我去,木木,你昨晚对何楚做了什么?”涂安瑶一个激动,忍不住爆了粗口。
她一脸绯色,昨晚做了什么......她想了一天都没有想明白,她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
她的双手紧握着手机,为昨晚喝酒断片而懊恼不已,同时也因为不安,手心冒出了微微细汗。
纠结再三,她还是给何楚发了条信息:“那个...我的钱包在你那吗?”
发完后,她有些心虚的将手机丢在了书桌上,执起筷子扒了口饭,正打算夹块肉,只见手机铃声“叮铃”响起,她浑身一个激灵,筷子上的肉随之一口,咕噜几下就滚到了地上。
她惋惜地看着地面,内心十分纠结要不要捡起来吃掉。
何楚的回答十分简单,仅是两个字:“在的。”
她一下子将肉的事情抛之脑后,满门心思都在纠结于如何回复。
咬着筷子,她想了想,回复:“能不能麻烦你明天帮我带过来啊?”
明天周一,下午有何楚的选修课,她不想现在跑过去送死,可也不能没有钱包,尤其是里面有她所有的生活费已经各种证件。
何楚可能在忙,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回复,她只能眼巴巴地等着手机。
已经立冬,天气骤变,她的饭菜还没吃两口就已经变得冰凉。
涂安瑶正准备出门扔垃圾,开门时看了眼身旁的邓慕双,引来一声惊呼:“哥啊,你这饭都凉了啊,再吃下去还不胃疼啊。”
涂安瑶倒不是夸张,她的肠胃一直都不大好,经常不是消化不良就是闹胃病,这两年来没少害她担心。
邓慕双闪动着明亮的眼睛抬头望着她,对她讪然一笑,倒让她忘了该出口的话,摇摇头,她拉动门把出了门。
好一会,桌上的手机才嗡嗡震动两下,邓慕双立马将手中的筷子放下,也不管手中全是油渍,立马拿起手机。
划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发件人正是他的名字,等看清内容,她瞬间觉得自己只是在自欺欺人,她那点小心思全被他洞悉的一清二楚。
双木为楚:“所以你是打算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解释下昨晚的事情吗?”
邓慕双一气之下干脆退了微信,气呼呼得直接将手机扔到了床上,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那架势,恨不得将它盯出个洞来。
次日。
上午的专业课已经结课了,邓慕双一脸悲壮的在床上窝了一上午,茶饭不思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章雯雯和华琳一早就去市内逛街去了,涂安瑶正坐在位置上电影,偶尔听到邓慕双在上铺哀声叹气便“啧啧”两声。
“不是我说你啊,不过去拿个钱包的事,你至于这么纠结吗?”涂安瑶抓了颗瓜子往嘴边磕着,继而抬头,一脸蔑视地看着她。
邓慕双无奈地摇摇头,要真是拿钱包倒也没事了,偏偏她感觉那晚她是真的有对他做了些什么的,可她实在想不起来,故而除了心虚,她实在无能为力。
“不然你就去问问吧。”见她没有搭话,涂安瑶自顾地在下面支招。
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死得明明白白。
她拉过被子往身上一盖,整个人被盖得严严实实的,一点头发丝都没有露在外面。
突然,她脑海中浮现出那晚零碎的画面,何楚正准备起身离开,她忽然抱着他的胳膊,泪眼迷蒙的望着他,似乎在说些什么,可她记不起来。
但即便只有这些,也足以让她遁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顿时,她懊恼的低吼一声,又将被子重新盖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