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二十六章
 
  
何楚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则放在变速杆上,随时注意着红绿灯的计时器。
余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百般无聊。忽地,他整张脸凑到他面前,对着他挤了挤眼:“哎哎,阿楚,你可以啊,和我们的校花秦斐在一起了都不知会一声。”
何楚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忽略了他满脸的不正经,右手轻轻换好档,跟上了前车:“我们只是普通同学。”
说到普通时,他特地加重了语气,似乎迫不及待撇清两人之间的关系。
余亮无奈扶额,果然是何楚会说出来的话。
他俩大学就是同班同学,大一的时候他还住校,刚开学就有不少女生慕名而来在宿舍门口表白,时间一久,他直接住在外面。
他们计算机系妹子就少,好不容易有几个漂亮些的,心思全花在他身上,偏偏人家凡心动都不动一下,一句简单的普通同学就将一票人打发了,那时他才明白,何楚看似温润如玉很好相处,其实却孤傲得难以靠近。
“我刚刚看到你俩有说有笑的,不像是普通的样子啊!”他挑挑眉,那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
可何楚就跟没听出来般,再开口也只是声音清冷:“在校门口碰到了,她祝贺我论文获奖,我和她说了句谢谢。”后面还有约吃饭庆祝的事情他没有说,毕竟他也不会去。
“啧啧。”余亮忍不住摇摇头,人家秦斐从大学开始就在追求他,这已经是W大众所周知的秘密了,可人家男主角倒是不痛不痒的,二话不说就将人家拒绝的干干静静,想着,他又忍不住感慨,你说人家何楚,长得好就算了,学习还这么好,随随便便弄个东西就能获奖,真是他们这些屌丝的公敌了,偏偏人家为人处世又挑不出毛病,学习上还经常帮助你,简直是爱恨交加。
“欸,对了,晚上庆功宴你去吗?”他们工作室这段时间一直在弄一个项目,整天没日没夜的忙了好几个月,现在终于完工了,秦教授在醉仙阁搞了个庆功宴,顺便分一下项目报酬。
说起来,他们当初还是跟对了导师的。读研期间给老师当苦力都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有些导师好的,给大家分个几百块钱的辛苦费,有得甚至都不给,然而秦教授惜才,虽说不能得到与工作量相应的报酬吧,但和其他工作室比起来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想着自己的小金库又能哗哗添上一笔,他就忍不住雀跃。
“不了,晚上有约。”他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看着前方的路况,准备找个合适的地方停车。
“约会?你万年铁树还开花了不成?”余亮整个人都有些诧异,认识六年了,他可从没见过他嘴中说出过谁的名字。
停好车,何楚侧身看向后座:“醉仙阁到了,你可以下车了。”
等他下车后还在错愕的时间,他立马驱车而去。
*** ***
邓慕双两人在商场逛了两圈,却仍然一无所获。邓慕双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心烦意乱,根本没正眼瞧过这些东西,涂安瑶则是因为担心她。
“木木,咱们去吃点东西吧。”见她神志一直处于混沌状态,涂安瑶只好提议去吃点东西。
两人在商场里面找了家湘菜馆,挑了个比较好的位置。
透过玻璃看向窗外,原来还是艳阳高照的天,此时阴沉沉的一片,路旁的树被吹弯了腰,虽然在室内听不清楚,但也能猜测的到那风声估计也是呼啸不已的。
很快的,豆大的雨点“啪啪”敲打在玻璃上,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烟雨朦胧之中,邓慕双看着窗外的风景,突然间清醒了不少,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应该高兴的不是吗?怎能是现在这幅模样。
她抬手拍了拍脸,翻看菜单大气的勾选的几个两人都喜欢的菜品,在涂安瑶错愕之间,已将菜单还给了服务员。
涂安瑶愣了愣,似乎想开口问些什么,却又看着她笑了笑:“吃完饭准备干什么?”
“你觉得呢?”她一脸欢快,完全扫除了刚刚阴霾的脸色。
“你生日,你最大,当然是你说了算呀。”
“嗯...我们去电玩城吧。”外面下着雨,两人出门都没有带伞,此时出去不大时间。她噘嘴,环顾四周,最终锁定了餐厅对面的电玩城。
饭后,两人一口气买了两百个游戏币,在电玩城逛了一圈决定去挑战娃娃机,一小时后,一无所获。
下午五点,两人才从电玩城出来。
外面的雨不知何时停了,太阳依旧高高挂起,原本还湿漉漉的地面不一会就干了,仿佛这场雨没有下过般。
刚坐上返校的车,章雯雯的电话便进来了。
那边在询问邓慕双的手机为何关机了,问她们何时回来。
邓慕双这才看了下手机,本来就电量不足的手机在刚刚接了邓母的电话后,不知何时已经自动关机了。
无奈的耸耸肩,涂安瑶说了个大概到校的时间,切断了电话。
下车时,章雯雯与华琳正好走到公交站牌的位置,四人一同去了学校旁的那家店。
菜色嘛,选了个火锅。
不知是谁提出的吃火锅就得配点酒的建议,很快就让服务员上了一打啤酒。
712的姑娘们除了章雯雯外酒量都是格外的好,不知不觉就喝了一箱。
因为是光棍节,学校周围的餐馆人都不多,四个姑娘身旁摆了那么多酒瓶格外的显眼。
邓慕双因为心里有事,喝了几瓶后就有些醉了。涂安瑶见状立马将酒放到了章雯雯身边,但她嚷嚷着伸手去抢,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四个人都喝了点酒,章雯雯酒量不好,但喝醉了十分安静,在那静静的坐着,一动也不动。
涂安瑶是四人中勉强算得上清醒的,在这边忙前忙后的,也有些晕。
这只手正打算夺过邓慕双手中的酒瓶,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她犹豫再三,还是接通了电话。
那边,悠然低沉的声音响起:“喂,你好,我是何楚......”
*** ***
何楚赶过来时,邓慕双已经喝的烂醉。
见到他,涂安瑶整个人宛如解放般,松了口气。
华琳刚刚被她男朋友接走了,李隽鑫刚忙完,与何楚两人不约而至。
邓慕双还未察觉到他的存在,仍在嚷嚷着,准备伸手要酒喝,却被何楚一把夺去。
摇摇晃晃地起身,带着满身酒气,她伸手触摸他的额头,看向涂安瑶:“咦,这个人像不像何楚?”
语毕,她一个踉跄,倒在了何楚怀里。
何楚那万年不变的脸上泛出一丝青黑,涂安瑶等人都不禁为邓慕双捏了一把冷汗。
可当事人毫不知情,早已在何楚怀中睡去,嘴中呢喃着什么,没人能听清。
涂安瑶一脸无措,喝酒其实是她提出来的,平时她们三个酒量都还不错,因此服务员送来一箱时她也没想着要退几瓶回去。
偏偏邓慕双今天心情不好,有点喝闷酒的架势,没喝两瓶就有些微醺。
而向来不喝酒的章雯雯今天也破天荒的喝了一瓶。
哦,她一杯倒。
何楚与李隽鑫打了声招呼,两个大男人商量着接下来的安排。
章雯雯的状态还不错,因为酒精的原因,现在已经趴在桌子上安静的沉睡。
涂安瑶虽然喝了四五瓶,不过她平时酒量不错,现在除了有些头晕,倒没有其他不适。
何楚将已经安静下来的邓慕双轻轻扶到椅子上坐好,让涂安瑶照看一下,自己则去结账,随后去隔壁药店买了些醒酒药。
吃过药,几人商量再三,最终决定李隽鑫护送涂安瑶和章雯雯回宿舍,而邓慕双则交给何楚回家照顾。
安静了几分钟的邓慕双又渐渐闹腾起来,何楚打了声招呼,带着邓慕双驱车先行离开。
留下涂安瑶醉眼迷蒙,小声嘀咕:“他不是有女朋友吗?怎么还对我们家木木这样?”
说完,摇摇晃晃的与李隽鑫一起护着章雯雯回了宿舍。
邓慕双坐在副驾驶座上,人却格外的不老实。
鞋子早在上车不久时一脚踹开了,整双小手儿一直在纠结于胸前的安全带,估计是扣得难受,三番四次的想要解开,却无能为力。
最后带着些许的哭腔开了口:“安安,你帮我把这绳子拿开,我难受。”
何楚一边注意前方的车况,一边分神看着她。
只见她眉头紧锁,整张脸都透露着委屈与难受,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因为泪水拂过的原因,紧紧的搭在下眼睑上,他倒不知道,原来她喝醉了竟是这般模样。
她的手安分了几分钟,又从安全带转移到了衣服,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衣,醉酒后不知轻重的她已经解开了最上面的扣子,眼见着就要开始伸往下一个。
何楚一扭头,就见着她惊人的举措,连忙一手控制住她罪恶的小手,牢牢的将她的手禁锢在他的手心。
本来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因为她的添乱,二十分钟才到了车库。
停好车,他绕行到副驾驶轻声唤了邓慕双两声,得到的只是她呢喃几句,随后传来的只是她熟睡的呼吸声。
他探头挨着她很近,近到她呼出的气息喷洒在他脸庞他都能感觉的到,那气息中还掺杂着淡淡酒气,一时间让他慌了神。
后座上还放着今天去市内买的蛋糕,他今日下午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好在国庆期间,他不止一次听她提起过涂安瑶的名字,连忙回家翻看选课花名册,找到了涂安瑶的电话。
虽然......结果似乎不大如意。
叹了口气,他小心翼翼地将邓慕双抱起,右手抽了个指头将摆放在引擎盖上的蛋糕勾起,随意一腿将车门关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