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十九章
 
  
何楚开车到达目的地时,顾梓钰和徐卿都已经点好了餐,只差他一人。
拉开椅子坐下,他抬手握拳锤了下徐卿的肩膀,脸上带着笑:“终于舍得回来了?这次呆多久?”
徐卿回了他一拳,举起身旁的酒杯与两人的酒杯碰撞了下,玻璃材质的杯子发清脆的声音,他轻抿一口:“不走了。”
顾梓钰抬起酒杯刚想仰头牛饮,却被何楚拦下,他咧嘴朝着何楚一笑,引起旁桌的女生一阵惊呼。
“放心吧,我明天请假了,今天没开车过来,喝酒没有关系。”自从从事这个行业后,他喝酒的次数屈指可数,可兄弟回来这么大的事情,不喝点酒庆祝下似乎说不过去。
见他这么说,何楚也不多说些什么,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得一干二净。
“回来就好。”再次将酒倒满,他看向徐卿,“咱们三兄弟确实多年没有聚了。”
说完,三人又碰了一杯。
男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奇妙,有些事什么都不用说,但一切都能够明白。
数轮过后,三人都有些微醺。何楚不时的抬手看表,引得顾梓钰嚷嚷着不满:“阿楚,你这都看了七八回表了,家里是有媳妇等你啊?”
顾梓钰因为喝多了,稍微有些大舌头,话一出口,惹得何楚一顿,好在其他二人意识也已经没那么清醒,没有察觉出他的异常。
然而说实话,他确实是在担心邓慕双了,出来了两个小时,不知道此时的她是在家还是在外面?
举杯又灌了顾梓钰一杯,他白了他一眼:“你和俞晖的关系好了?”
何楚是明知哪壶不开提哪壶,顾梓钰被踩了痛脚,立马不吭声连喝了好几杯,要不是被徐卿拦着,指不定没过多久就会伶仃大醉。
“有眉目了?”徐卿看着何楚,明明是在询问,语气却十分笃定。
“算是吧,还不确定。”在朋友面前,他并没有打算隐瞒着什么。端起酒杯喝了口,他看向他:“你呢,是回来结婚吗?”
徐卿一声轻笑,什么事都无法瞒过何楚的眼睛,想起自己女朋友,他眼神中盛着满满的爱意:“嗯,该给她一个家了。”
“谁,谁结婚?”顾梓钰明显还没有弄清状况,连忙追问着,这表情,像是错过了一场大戏般。
“来吧,再碰一杯,得回家陪媳妇了。”徐卿似是故意拉仇恨般,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已经举杯碰了下,仰头一饮而尽了。
“媳妇来了,先走了,再约。”说完,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摇摇晃晃地出了餐厅,门外,一个娇小的女人立马迎上来,搀着他上了车。
“靠!”
顾梓钰忍不住爆了粗口,十分地不满徐卿的做法,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扭头看向何楚:“阿楚,我今晚回你家吧。”
“不了,我家不招待酒鬼。”说完,步履踉跄地跟着出了餐厅,留下顾梓钰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何楚今晚喝的有些多,开车是不可能的事情,只好借着月光步行回家。
邓慕双拉着可乐,不知不觉走到了学校。
宿舍门口张贴着一张大型的半夜停电的通知,她粗略的看了眼,万分庆幸自己没在宿舍。
学校留校的人还不在少数,只见图书馆灯火通明。
邓慕双带着可乐行走在校园内,引来了不少的目光。有些甚至还想过来与可乐近距离接触,但很快又被它凶狠的目光吓跑。
她都不知道,它还有这么凶恶的一面,毕竟这两天的相处,它都是那么乖巧的,这么想着,她觉得夜晚独自在外也多了一丝安全感,果然,狗和主人都是一样的信得过。
邓慕双从学校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才只是到达何楚家门前的一条街上。
刚刚还撑得有些反胃的肚子,现在已经消散了不少。可乐独自在前走着,她一个没反应过来,只见它疯狂的往前方奔去。
“可乐,可乐,你慢点。”
邓慕双实在是双足难敌四腿,跑了很久都没能追上它。
直到它停住了,她才卯足劲追赶上。
可乐乖巧的蹲在小区门口,舌头咧得长长的,模样十分乖巧,邓慕双气喘吁吁地刚打算伸手摸摸它,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可乐......”
小区一旁的马路上,车流不息,让整个夜晚都变得不那么安静。
何楚从人行道的一侧走来,路灯打照在他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修长。
等他走进些,邓慕双明显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她皱眉:“喝酒了呀。”
“嗯,喝了些。”他双眼通红,不知是醉酒的原因还是其他,接过她手中的绳索,将可乐拉到一旁,他双眸注视着她:“出来多久了?走了很远?”
“还好,刚刚回了趟学校。”
两人并肩走向小区,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聊着,当她没话可说时,他又适时地发起下一个话题。
何楚家楼下有一块空地,一到晚上就会聚集不少的大妈们在此跳舞。
何楚这几年进进出出的,倒和不少的大妈混了个脸熟,刚进门就有不少的大妈打招呼。
“小何呀,回来啦,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外甥女啊,她回国了,有没有兴趣见一面啊。”刚刚还在队伍中跳舞的某位大妈瞬间将邓慕双挤掉,整张发福的脸探到何楚跟前。
何楚酒后反应有些迟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个踉跄差点将大妈撞着,好在邓慕双在一旁扶的及时。
“走开走开,上次明明说好见我女儿的。”何楚还没来得及答复她,另一位大妈不知从哪个角落走了出来。
邓慕双突然觉得,长得太好也不是好事,除了同龄人的追随外,也惹得不少大妈们想抓回家当女婿。
何楚扬起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一手握紧牵可乐的绳子,一手将旁边的邓慕双拦腰挽住。
这情景,像极了当初她因为吃多了被笑成为孕妇的那次。
忽然间,她有些明白他这一举措的用意,立马小鸟依人地靠在他肩膀上,用着她这辈子都没有温柔的声音开口:“亲爱的,我肚子不大舒服,咱们回家吧?”
说完,还一手搭在肚子上,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仰头、噘嘴,倒是把网上那些矫揉造作的性子学的淋漓精致。
何楚低头看了眼,本来还有些清冷的双眸立马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那眼中的宠溺倒是让她心中一惊。
一众的大妈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忽如其来的“帅哥媳妇”,纷纷都站在那,忘了如何开口。
乘着这个机会,两人绕过大妈们,成功进了电梯。
何楚身上散发出的酒味环绕在整个狭小的电梯之中,两人的姿势还是保持刚刚的状态不变,可乐乖巧的站在两人身后,此时此刻竟如此的和谐。
开门过后,何楚淡然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在厨房内忙着为自己泡蜂蜜水,他突然在回味徐卿问的那句话了。
他其实并没有喝醉,至少步履还比较平稳,意识也是清醒着的,只不过身体有些软绵绵地,不大想动。
他的目光一直追随者邓慕双,那黑曜石般的双瞳夹着些许血丝,就这么望着,心思却飘向远方。
邓慕双在厨房翻找了好一会都没有找到蜂蜜,打算问主人,却一回头与他四目相对,他的目光太过于真诚,以至于她有些紧张:“那...那个,蜂蜜在哪啊?”
何楚一手搭在沙发上支撑着有些昏沉的脑袋,数秒后,才起身走向厨房。
醉酒后的他一改往常高冷的风范,举止间都透露着以往从未见过的魅惑,简直让邓慕双忍不住多看几眼。
“在你头上的柜子里。”他开口,被酒浸染过的喉咙散发出的声音,像是演奏大提琴时发出的音色般,优美、低沉。
邓慕双作为一个声控,差点就没有把持住。
按照他所说的位置打开柜子,最上层果然放着一瓶还未开封的蜂蜜。
她伸手打算将蜂蜜取下来,奈何身高是硬伤,勾了许久都只堪堪摸到蜂蜜盒,还没来得及下一步动作,只见“啪嗒”一声响,好好的盒子直接被她碰倒了。
何楚在身后毫不客气地发出嘲笑的声音,明明只是简答的一个笑声,却让她羞红了脸颊。
他绕到她身后,抬手轻轻一拿,就将蜂蜜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的脸,直接如那天边的火烧云般,随时都能滴得出血。
他刚刚那个简答的举措,明明没有其他意图,然而却让她想起时下微博最热议的图片,让她不由自主的在心中构思了太多的不可能。
将泡好的蜂蜜水递到她面前,她转身回了房间。
何楚握着手中温热的蜂蜜水,似乎是微微怔了下,随即唇角不由地勾起,溢出一个低沉的笑来。
隔着门,她都能听到他那毫不收敛的笑声,微弱的,又隐约携带了一丝魅惑,让她直听得耳朵发麻,他真是没去当声配是配音界的一大损失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