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十二章
 
  
接受了长达二十分钟的追问,邓慕双有些无奈。
“姐姐呀,我俩之间是真的清清白白呀。”她揉了揉干的差不多的头发,眉毛一挑,开始转移话题:“问我这些没有营养的,不觉得等大琳回来问她更有料一些吗?”
短暂的敲门声响起,开了门,华琳出现在门口,眼角还带着没有褪去的笑意。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三人特有默契的对着她吼了一句,随后对她开展了挠痒攻击。
她似是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连忙将手中的零食奉上:“各位娘娘饶命啊,小的愿如实招来。”
一直到上了床,大家还在感慨华琳的恋爱发展之迅速,从相识到确认关系也不过就一个星期。
“我果然老了。”章雯雯无奈地吼了一句,当了二十多年的单身狗,她表示很心累。
邓慕双躲在被窝里面,微弱的手机光将整个脸照的通亮,不过因为被子盖的严实,外面也察觉不出来。
手机还停留在微信界面,最近的一条消息还是一小时前何楚发来的。
她看了会,组织了下语言,回复:“没事,后面雨小了。”
何楚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从一堆需要批改的作业中抽出了那最显眼的一张。整张A4大小的纸上他的画像占了三分之一,那戛然而止的一笔能想象出来她当时有多惊慌失措,纸张上方书写着她的名字,娟秀的字体在白色的纸上凸显出来,让他看得有些失神。
“叮”的一声轻响,他低头看了发件人,牵了牵唇角,抬手拿起手机。
看着手机上的微信,他有伸手执起那张薄纸,透过灯光,那黑色的印记更加的凸显了些,想了想,他放下纸,回复了信息。
邓慕双卡看着会话窗口上“正在输入”的字样,突然激动地像是买了张彩票等待着揭奖的心情。
她深吸了几口气,恰巧手机嗡嗡响起,上面弹出的会话让她握住手机的手都不自觉的发抖。
双木为楚:“画画的不错,你学的什么专业?”
她懊恼地翻了个身,左脚一甩,“嘭”的一声甩在了床栏杆上,整个左脚顿时刺痛的有些发麻,眼泪不真气地就这么流了下来。
她蜷着腿,伸手去摸了摸撞疼的地方,划开手机发了几个尴尬的表情过去。
随后又觉得有些欲盖弥彰,又补了一句:“时间不早,我睡了,晚安。”
之后,下微信,关数据,光机,一气呵成,好似只要慢一点,他就又会出来嘲笑她一般。
当晚,邓慕双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她摔了一跤,样貌十分狼狈,而何楚就在她身旁,双手插着腰,十分狂妄的在她身边哈哈大笑。
她抬起头,仰视着他,阳光从他身后打下来,照射在她脸上,特别的刺眼,可又显得他在阳光下格外的闪耀。她明明觉得很羞愧,却又觉得,能让他如此开怀的笑自己心底竟觉得幸福。
她一定是疯了......
第二天醒来,她才发现脚踝处一片红肿。
涂安瑶扶着一瘸一拐的邓慕双去校医院上药,一边又一本正经的教训她:“木木啊,以后练功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在学校了,你这只是伤了腿就吃了这么多苦了,要是打折了宿舍的家具,你赔的起嘛?”
邓慕双还以为她是如何的为她着想,还没来得及感动,却被她后面的话气的一口老血,白了她一眼,她选择无声的抗议。
... ...
W市的秋天开始来了,与前几天的酷热相比,这几日的温度格外的舒适。
邓慕双因为脚受伤,安分了几天,除了上课几乎都是在宿舍窝着,伤势也逐渐好转。
转眼又是周一。
邓慕双因为那个梦,已经开始害怕遇到何楚了。
偏偏事与愿违,涂安瑶挽着还稍微有些“瘸”的她从南门进入教学楼时,与北门的何楚打了个照面。
邓慕双正尴尬地不知要不要打招呼时,何楚却皱着眉望向她的腿。
一开口,声音中透着一丝冷意:“脚怎么了?”
邓慕双窘迫地将目光转向了脚尖,该怎么回答呢?告诉他,是因为被你一刺激,我一腿甩瘸了?
邓慕双丢不起这个脸。不过,她似乎忘了自己的队友——
“她练功练瘸了。”
涂安瑶一说完,只见他的脸色更重了,黑青的脸,就像是今天的天色一般,乌云压压,昏昏沉沉地随时都有暴雨。
邓慕双赶紧拍了拍好友的胳膊,绕过何楚进了教室。
教室内的人比第一节课又多了些,且大部分的都是女生。她想,估计他已经是“花名在外”了。
章雯雯与华琳依旧坐在靠后的地方,正打算挥手让她们过去,身旁的两个空位却被刚进门的两个女生占去。
又只剩了讲台正前方的位置。
其实她觉得有些奇怪,那些慕名而来的女生都愿意“不辞辛苦”地来上课了,为什么最佳的“观景台”却还给她们留着?
伴随着女生们的雀跃私语声,何楚在万众瞩目里走进了教室,登上了讲台。
邓慕双觉得这场面架势,不像是上课,倒像是亲友会现场。
何楚站在讲桌前,将PPT打开,很快翻到他上次讲的地方。
简单地将上一堂课的内容进行讲解,随后他将上次收上来的作业交给前排的几个男生下发下去。
等大家的作业都已经下发了,邓慕双发现自己的作业被“扣”了。
难道是因为那张画像?她顿时尴尬地耳尖都红得滴血。抬头看了眼何楚,正好他也低下头来,四目相对,她立马将头埋得深深的。
他开始讲这一堂课的知识,她虽然依旧听不懂,但这次学乖了,认真的做好笔记。
时间过了一半,她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
她是文科生,虽然数学从小都是她的最爱,可是自从高中以后,她就发现自己和数学只是一场“孽缘”。
这堂课听下来,对于她而言就是一堂催眠课,且他声音又是这么的动听,她不想睡着都是那么的难。
何楚一抬头,就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邓慕双,虽然她旁边那位,她的朋友,也已经在临睡边缘了。
他随意在课本上勾选了几个题目,走到了邓慕双身旁的过道上。
他轻咳一声,邓慕双与涂安瑶均被那一响声吓醒。
邓慕双抬起头,揉了揉眼睛,一脸惊慌的看着不知何时站在她身旁的人,在回头看向涂安瑶,只见她也是一脸的茫然。
何楚伸手拿起被她压在手下的书本,随意地翻了几页,开口了,“这次的作业在23页的1,3,5,6题,当做课后习题,国庆之后交给我。”
将书还给她时,他看着她,又补充一句:“今天没有发上次作业的同学,待会下课过来一下。”
没有发作业的......邓慕双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刚刚有注意看,全班不就是只有她没有吗?
这......简直就是报复,不就是未经允许把他当模特了吗?
何楚抬手看了眼时间,距离下课还有十来分钟,见周围人神情都有些疲惫,干脆提前下了课。
涂安瑶与李隽鑫还有约,一听到下课,连忙书本一卷,全部扫进了背包,等回过头时却发现邓慕双还呆在那动也不动。
“咋啦?还不走啊?”她瞥了眼一旁的何楚,轻轻拉了下好友的衣袖。
教室内的人都渐渐离开了,仅剩的几个也不过是冲着何楚“美色”不肯离去的小女生。
邓慕双憋的一脸通红,她抬头看了何楚一眼,“你先回去吧,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涂安瑶还想说些什么,可一抬头就对上了何楚投来的目光,正巧李隽鑫的电话拨了进来,只好拍了拍好友的肩,小声说了句“保重”。
邓慕双目送着好友走远了,才磨磨蹭蹭的起身收拾课本,正打算问他该如何“发落”自己,只见后排的两个女生一脸娇羞的跑到何楚身旁。
“你去,你去······”
“哎呀,你去······”
两个女生你推我攘,似乎在为谁先谁后而闹的不可开交。
何楚却像是没有看到两人般,见邓慕双东西已经收拾好,直接大步迈向讲台收拾东西。
邓慕双本来还想速战速决,可见旁边即将有好戏上演,干脆背包一推,一脸期待的看着好戏。
何楚随手将多媒体关闭,正打算叫邓慕双时,一回头差点与一旁的女生撞了个满怀。
等他抬头看向座位上的某人时,哪有刚才不安的模样,那明亮的眼瞳中充满着八卦的讯息。
“老师,你···你好,请问,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嘛?”许是因为何楚突然转身给了她动力,站在前头的女生一脸娇羞地抬着头,忘着他,那眸中的深情都快要溢出来了。
邓慕双在那坐着直咂嘴,不行,太害羞了,不够大方得体,配不上何楚。
她偏着头,再瞅了眼另一人,脑袋摇晃的更厉害了,第一步都不敢迈出,就想追到男神,会不会太容易了点?
何楚倒是一脸面色无常,也没急着回答她,只是抬头睨了眼正在一旁嘚瑟的邓慕双,见她乖乖低了头,才正眼看向他跟前的两个学生。
“不好意思,我不用微信。”
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要不是他的微信头像乖乖地躺在她的好友列表里,她都要信了。
也不等那两人反应过来,何楚直接走到她跟前,扶着一瘸一拐的她离开了教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