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九章
 
  
转眼开学半个月。
大三的课程还是一如既往的多,熄灯后,整个宿舍都开始在抱怨高中老师哄着他们说“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就轻松了”这句假话。
宿舍其他三人都在发表感慨,邓慕双这边还亮着微弱的手机灯光,却没有发出别的声音。
谈话戛然而止,大家都在意外,也在担心她,毕竟,她可是713的话痨呀。
“木木,你咋啦?”最终,涂安瑶开口,打破了宁静,其他两只,都屏住呼吸,等着她回答。
半饷,床那边发出了细微的声音,邓慕双开了口,声音沙哑着,像是哭过一般:“没事,刷微博呢,不早了,大家早些睡吧,明天还有一天的课呢。”
大家都存着一肚子的疑惑,可是见她不肯说,也只是猜测她心情不好,带着一丝担忧,都纷纷进入了睡眠。
半夜,邓慕双下床倒了杯水,准备上床的时候,床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还好吗?”
说话的是涂安瑶,因为担心,她一直难以入眠。
漆黑的空间,她没有看到好友的表情,可她也能猜测到好友担忧的心情,路过她床边的时候,她低头轻声回答:“没事,早些休息吧。”
得到她的再三确认,涂安瑶很快进入了梦乡。
倒是邓慕双,她又失眠了。
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她点开通讯录那一栏,在好友推荐中,何楚的微信号静静的出现在那。
而她,似乎是在想他了... ...
喜欢一个人好像并不奇怪,可是对于二十岁才刚情窦初开的她来说,有些措手不及。
可突然想通这个问题后,她顿时豁然开朗。
上了一天的课,几个人都显得疲惫不堪,章雯雯与华琳两人提前回宿舍了,留在后面的只剩下她两人。
“木木,我们去新街逛逛吧。”
收拾好东西,涂安瑶突然提议。
邓慕双有些惊讶,新街是联通H大与W大的一条商业街,虽说离两所高校比较近,但主流消费人群却都是些社会人士,她们基本上很少去那边。
“隽鑫的朋友在那边开了个店,让我们去捧场。”她羞涩一笑,眼睛弯弯的,就像那月初的新月,格外迷人。
集身高与美貌于一身,估计也是上帝开了后门吧。
新街其实隔H大有段不小的距离,倒是和W大比较近一些,两人却没有选择坐车,而是慢慢散步过去。
已经立秋,可天气还是如盛夏般炎热,只是那偶尔徐来的微风透着一丝丝凉意。
天色渐暗,马路两旁的路灯已经开启。在灯光的照耀下,葱郁茂密的树木透过灯光,在人行道上投射出斑驳的影子。
一片一片臃肿的白云缓缓地移过,仿佛是一群老妇,弯着背,一步一步吃力地从月亮前面走过,想把月亮遮住,月亮却透过云片的空隙倾泻下皎洁的光芒。白云移过,逐渐消逝在远方,天空一片暮色,月亮显得分外皎洁。
两人走在路旁,灯光将影子拉得老长。
邓慕双突然玩心大发,一蹦一跳踩着涂安瑶的影子。
“木木,你昨晚...”涂安瑶看着好友,欲言又止。
身旁不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邓慕双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她。那脸色,不知是不是染上了灯光,透出淡淡的一层绯色,那眼睛漆黑的犹如午夜月光下的湖泊,波光潋滟。
“没什么,就是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一个视频特别感动,然后哭的稀里哗啦的,怕你们嘲笑我,不敢开口。”
她说的倒是实话,不过没有说完全部。
昨晚宿舍卧谈的时候,她看到了好友推荐的消息,纠结再三还是没有加上好友,后来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一个特别贴切她当时心情的小视频,触景生情了。
涂安瑶忍不住给她翻了个白眼,还想训她几句,恰巧电话铃声响起。
“雯雯,咋啦?”
邓慕双撇开她,一个人大步往前走。没走两步,被好友拉住。
“雯雯问咱们选修课选什么,要不要一起?”
经提醒,她才想起今天是选课的最后一天,前两天因为网站太过繁忙,就一直耽误了。
“随便吧,看她们。”
挂断电话,两人一路吵吵闹闹到达了目的地。
店开在新街一个转角处,与其他的饮品店不同,装修的很有民族特色,邓慕双一眼就爱上了这里。
推门的动作带动了门上挂着的风铃,清脆的声音“叮铃”作响,惹得店里的人忙抬起头。
“你们来啦。”李隽鑫和店主走到门口迎接。
店主她也认识,是李隽鑫的室友白杨,高高帅帅的,人性格很好。
“学长好。”打了声招呼,两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邓慕双对店内的装饰十分感兴趣些,眼睛总是在店内转悠。
涂安瑶与李隽鑫坐在对面,两人偶尔说下悄悄话,不知谈论了些什么,引得涂安瑶嗔怪连连。
她抬头看了好友两眼,端起手中的茶杯,低头轻抿一口。
直到饮品上桌,两人才停止了一系列的小动作。
“木木,拿手机过来拍个照,我手机没电了。”还没开始品尝,涂安瑶就嚷嚷着要先拍照。
递手机的时候,一不小心,衣袖就沾上了水果拼盘上的冰淇淋。
那草莓的颜色在白色衬衣上,格外显眼,她只得快速去洗手间清洗。
等回到座位上,李隽鑫已经离开了,而涂安瑶的面色却是有些难以描述。
“你男朋友呢?”抽了张纸巾擦干手上的水,她坐下来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哦,他导师刚刚打电话,说毕业设计有些问题,先走了。”她用吸管戳了戳杯中的花茶,随后又神经兮兮地坐到她身旁,拿出手机:“你上次不是告诉我说照片被删了嘛?这是什么。”
手机屏幕上,何楚的睡颜映入眼前。
邓慕双连忙夺过手机,仔细翻阅,却发现上次偷拍的那些照片竟都还好好的在相册里。
“他那天难道没有删?”可她明明看他按了几下的呀。
“啧啧,帅哥这种共享资源,你竟然还藏着。”说完,又瞄了眼手机上的帅哥,一脸惋惜状。
邓慕双好笑地看着她,用勺子挖起一勺冰淇淋送入她口中。
“唔……唔……”
美食刚入嘴,她忽然唔唔几声,手不停拍打着邓慕双的胳膊。
她抽了张纸递给涂安瑶,顺便收回自己快被拍红的胳膊:“咱有话慢慢说好吗?”
好不容易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她惊呼:“共享资源本人啊。”
邓慕双愣了会才理会好友的意思,连忙回头看去,只看到那挺拔的背影,而后,上了车。
是他。
虽然她不能光凭一个背影就能分辨,可拜良好的视力所赐,她看清了他所乘的车的车牌号码,和那次送她回学校的一样。
涂安瑶还在那边说着什么,她没有去听,也没有回答。
那漆黑的双眸失去了往常的光泽,黯淡的,像是被层层乌云遮住的新月。
何楚泡在工作室连着熬了几天夜,好不容易问题解决了能够回公寓休息时,顾梓钰一连打了数十个电话约他出去。
他本想一路这么挂断下去,又怕他真的是有急事,只好接通电话。
“有什么事?”他困倦地抬手捏了下眉心,一只手解开衬衣扣子,打算先去洗漱一下。
“阿楚啊,江湖救急。”
电话那边,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过高的分贝让他忍不住皱眉。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到厨房倒了杯水,润润喉咙。等那边声音小了,这才道:“说重点吧,最近熬了几天了,想休息下。”
“那出来说,我在新街这边的小南国。”说完,挂断了电话。
何楚收好手机,好看的手指在厨房流理台上轻轻敲打着,随后又去卧室换了套衣服,出了门。
到了目的地,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上了楼,他看到了靠窗座位上的顾梓钰。
“阿楚,你来啦。”顾梓钰满脸散发出讨好的表情,菜品已经上桌,并且都是他喜爱的,看来是有事求他了。
“有事就说吧,”他坐了下来,接过顾梓钰递过来的酒杯,轻轻摇晃着,橙黄色的酒在灯光照射下显得格外的诱人,可惜——“开车不能喝酒,你作为警察不知道遵纪守法吗?”
他将酒杯放下,玻璃材质的被子与桌子碰撞出轻微的声音,他低着头,虽然眼神清亮,但眼睑下方的青黑,出卖了他疲惫的状态。
“好吧,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家老头这段时间身体不好,医生说要住院一段时间,学校这边工作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就是有节选修课,刚开始没排表出来,所以没有处理好,想请你帮忙代个课。”
“好,什么时候的课?需要准备什么?”安静地听他说完,何楚满口答应,“叔叔病情严重吗?”
“**病了,没事。每周一下午两节微积分课,等回去后我把资料发给你。”说完,他眼神中带着感激,拍了下何楚的肩膀。
自己父亲是H大数学系教授,爱学术研究胜过爱这个儿子,当年他违背父亲意愿高中毕业报考警校,除了那个原因,也有想离开家的意思。现下工作了才明白父亲一生的执着,可惜自己却没能力帮他代课。
何楚虽然不是数学系的学生,但是大学期间上过这门课,且掌握的很好,顾父还多次劝他改行,因此单纯的去代上选修课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说完正经事,何楚执起筷子夹了离自己最近的菜,就着饭,优雅地吃着。
“可乐最近好吗?”
顾梓钰拨弄了下眼前的菜,开口询问。
“挺好的,在你那养了两个月,感觉懂事许多。”说完,突然朝着楼下某处入神,许久,眸子里竟掺杂着慢慢的笑意。
可惜,顾梓钰没有看到。
他只顾着夹菜吃饭了,最近局里接了个案子,差点没累死。等吃的差不多了,才回答:“它本来就听话。”······
顾梓钰喝了点酒,最后打车走了。
何楚的车停放在餐厅不远处,在路过楼下新开的饮品店时,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可惜,好像......并没有发现他。
开了车门,他并没有急着启动车子,而是拿出了手机。点开微信,他轻点屏幕,添加了某个女性用户为好友。
放下手机,他发动车子,消失在这繁华的夜色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