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借问谁家何楚有 > 第七章
 
  
周围候车的人大多都是返校的学生,可能是因为邓慕双的笑声,或者是因为何楚那俊朗的面庞,都不自觉的看向这边。
邓慕双倒是突然知道了害羞一词,马上收敛了笑容,但当接收到周围同龄女生羡慕她的目光时,她才明白,大家才没有多关注她笑得有多不合适,不过是误认了她和何楚的关系罢了。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候车室的声音变得有些吵闹,大概的听一耳朵,基本上都是等得不耐烦的抱怨声。所以当广播播报列车已到站的消息时,候车室内顿时骚动了起来。
大家都熙熙攘攘地挤往检票口,仿佛晚一丁点就没法进站一般。
邓慕双的座位离检票口有些近,只见大家都往她这边涌来,她才刚站起来,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挤得坐下去了。
这时,一直手稳稳地握住她的胳膊,小心的避开旁人后,将她扶起,又很好的将她与人群分开,护在身后。
邓慕双看了眼握住她的手,心底一丝暖意,下一秒,就见她轻轻扭手,轻轻地环住了何楚的胳膊。
何楚下意识的看着她,她也正好目光迎上——那双刚刚因为欢笑而挂上泪珠的眼睛如琥珀般,直直的看着他,眼底带着一丝狡黠,却又天真的对他一笑。
浩瀚星辰,竟在眼中。
邓慕双估计是属老鼠的,刚刚胆大妄为的挽着何楚的手通过了检票口,一上天桥却马上将手撒开,就像是粘上了病毒般,站在了离他五十公分开外。
何楚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说话,低头推着两个箱子往前走,眼中却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当初买票的时候,两人的票其实是面对面的,不过正好一对带着小孩的夫妇主动和她们换了位置,所以邓慕双便如愿的坐在了何楚身旁。
夏日的火车上,冷气总是开的那么足,白天阳光明媚还不觉得,一到晚上就冻得让人有些受不了。
邓慕双不是第一次坐夜车,但以前都是硬卧,床上都还有被子可以御寒,现在就这么坐着,才发觉温度低的吓人。
况且她的位置靠着窗户,空调的出气孔就在她腿边,冷气呼呼,将她的腿吹的冰凉。
上车时已是凌晨,短暂的吵闹过后,周围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
耐不住瞌睡虫的侵扰,邓慕双也已经昏昏欲睡。
周围过低的温度不断地将邓慕双从梦中唤醒,她睡得并不安稳。
何楚去车厢衔接口接了个电话,回来时只见邓慕双整个人睡倒在他的座位上,好不霸道。
他小心翼翼地将邓慕双扶起,不小心触碰到她裸露在外的手臂,才察觉到她身体的冰凉。
邓慕双汲取到了何楚身上的温度,如同水蛭般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他被这一举动吓到,下意识顿了顿,任由身旁的人往自己身上靠。
邓慕双换了好几个姿势,因为寒冷而发出细微地抽气声。
想了想,他缓慢起身将货物架上的手提包取出,掏出了一件薄外套,当时因为忘了收纳进行李箱而随意塞在手提包里的衣服,现在反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小心地为邓慕双盖上外套,他才察觉到她的娇小。
对于他而言合身的外套,此刻盖在她身上,竟能遮住她的膝盖。
何楚不自觉的多观察了她几眼,却发现一束目光注视着自己。
他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对面男人的目光。
那男人对他一笑,一脸理解的表情,随手将已经滑落到膝上的小毛毯为身旁的妻儿盖好,然后便合眼小憩。
何楚被他那目光一盯,立马尴尬的转移目光。
像是为了避险般,他特地侧过身子,尽量不去挨着她。
邓慕双做了个梦,梦见她独自行走在寒冷的冬天,整个人冻得全身发抖,就在这时,路旁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火炉,她欣喜若狂地跑到火炉旁,满足地靠着它睡了。
......
天微微亮,车厢内陆续传来乘客走动的声音。
何楚一晚上睡得并不好,向来浅眠的他加上身旁睡相极差的某人,以至于每到一个站点就会被吵醒一次。
横亘在他腰上的手动了下,何楚抬手看了下表,五点十分。
他侧头看了眼靠在他肩膀上的人,睡梦中的她比往常文静了不少。
他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再顺下划过她红润的脸庞......突然,她睫毛微微地颤动,何楚立马心虚的收起目光,闭眼假寐。
邓慕双一晚上睡得很是安稳,临近天亮才被车上乘客搬动行李的声音吵醒。
迷糊之间,她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似乎搭在别人的身上。
邓慕双睡相向来不大好,无论是坐汽车还是火车逢坐必睡。并且一睡着身体就不自觉地往两旁靠,好几次醒来不是靠在别人身上,就是把别人挤到一旁,因此意识到这个行为后,邓慕双一下子睡意全无。
悄悄睁开眼,她发觉自己整个人都依偎在何楚身上,胳膊还横亘在他腰间。
她偏头看上去,何楚还在睡。本是清俊精致的面容,此刻睡着了更是让人觉得不食人间烟火。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那如羽扇般的长睫一颤。
何楚本来是打算继续装睡的,可察觉到那股炽热的目光,突然一时兴起,睁开眼睛看着她。
邓慕双没料到何楚已经醒了,正蹑手蹑脚地准备脱身,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了何楚那黑曜石般的眼瞳,那双眸子漆黑深沉,清澈如一汪清泉,碧波荡漾。
邓慕双显然还没反应过来,目光呆滞地看着何楚,倒是何楚在她真诚的目光注视下,深邃的眼眸琉光一闪……起身逃离了。
等何楚走开后,她才后知后觉,自己又被抓现场了……
八点五十分,火车到达W市火车站。
火车站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多,邓慕双只得紧跟在何楚身边,以防走散。
出了站,她正想着如何与何楚告别时,却恰巧对方手机有电话接入。
何楚和她点头示意稍等,便接通电话。
邓慕双站在一旁无聊,目光不知不觉就落在了何楚身上,他不知道在和谁通电话,只见他扬着嘴角,面目柔和。
“嗯......好,我问问她......”,他将手机从耳边移开,侧头看向她:“我妈打电话过来问你过去吃早餐吗?”
邓慕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她明白他口中的人指的是谁时,她已经满口答应了。
“好,我们待会到。”
收好手机,何楚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往地铁站方向走去。
邓慕双还呆滞地站在原地,双唇微抿,一边懊恼自己经不住美**惑,一边又在考虑自己是否要跟着前往。
短暂的思考时间,他却已经走到了地铁口,他握着行李箱的手微微往上一抬,露出那双深邃明亮的眼睛看向她,突然问道:“我妈和我姨妈性格相似,你不必担心。”
“啊?”邓慕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忙追上他。见他还在看着自己,才回答,“没有......我,我在想问题。”
何楚嘴角微微向上一扬,没有搭话。
一直到了何家门口,她竟然还有丝紧张,这种感觉......倒像是丑媳妇第一次去见公婆一般。
何楚开了门,先将行李箱推了进去,随后又从柜子里掏出一双拖鞋摆放在她脚下。
她盯着粉色鞋子上的兔子耳朵看了会,不淡定的穿上了鞋。
楚韵晗刚听到开门声就想出来了,奈何锅中油脂四溅,不得不先解决这个问题。
“回来啦,这是双双吧,”楚韵晗一手拿着锅铲,一只手和邓慕双打招呼示意,“你们先坐会,我还在厨房做早餐。”
楚韵晗面上带着笑,散发着温柔与知性的气息。
楚家的两位阿姨在相貌上很相似,可能初次见面不了解的人会以为俩人是双胞胎。而在气质上,楚韵婷散发的是一种邻家阿姨温柔大方的感觉,楚韵晗却更散发出一种都市知性美感。
“阿姨您好,我是邓慕双。”
可能是因为和楚家太过熟悉,所以即使是面对初次见面的楚韵晗,她并没有那种害羞与紧张。
何楚将两人的行李箱放好,随后随意的将衣袖挽起,他打开冰箱,拿出了两罐饮料。顿了会,又将右手中的饮料放回,从一旁的储物柜拿了瓶罐装牛奶打开后递给了邓慕双。
“你在这坐会,”见她接过牛奶,他又侧身看向楚韵晗,“锅铲给我吧,你们聊会。”
说完,何楚接过母亲手上的锅铲,进了厨房。
倒不是说他特地给两人留一个聊天的机会,实在是楚家女人的厨艺都不敢恭维,为了能早点吃上饭,还是自己出马的好。
楚韵晗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何楚,随后一副了然的表情,一低头瞧见身旁女孩脚上的鞋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此时此刻,若不是邓慕双正好低头去放牛奶,怕是要被这笑容给吓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