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恶魔宅身边 > 30 第一局!海洋般宽广的胸怀!
 
  王风为何会出现得如此及时?

  候雨没问,王风更不会做出任何解释。

  她只是走到候雨身旁,把手放在候雨肩上,然后,便如她来时一般,突然间消失无踪。

  看了眼旁边似乎快要醒来的尼娅,候雨躺在地上,装成晕倒的样子。

  “王风不可能随时随地跟踪我,她来的这么及时,多半是她注入我体内的玄元在搞鬼。”

  候雨猜测着。

  “呃......这......”

  尼娅醒来后,发出了一阵极为古怪的声音,她望着四周,样子有些激动。

  “刚才那种感觉,”尼娅瞪起眼睛,“不会错的,和三年前一样,是他,K!”

  装昏迷的候雨一听这话,心中更是疑惑。

  尼娅突然抓着铁栏,放声喊道:“K!你给我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不杀我!?”

  “看来这两个人有仇啊。”候雨心想。

  “候雨,你死了没有?没死就给我滚起来!”尼娅又转过头来。

  “嘁,到底是要我滚?还是要我起来?”候雨暗笑,“你接着喊吧,喊破喉咙我也不起来。”

  然而,尼娅未能让候雨如愿,只见她左手一伸,一根又黑又粗又长的鞭子出现在手中。

  虚眼的候雨看到那玩意儿,自动脑补出许多怪异画面,眼见尼娅马上就要挥动鞭儿响四方,一鞭一鞭抽身上,候雨却没法起来。

  我现在是一个为了隐藏实力与机密而假装晕倒的人啊。

  怎么能这时候突然醒过来?

  那也太假了?

  简直就不符合一位专业演员的自我修养。

  可是......

  “起来!”尼娅说完,又黑又粗又大的鞭子穿过围栏,精准的抽向候雨后背。

  “啪!”

  又黑又粗又大的鞭子打在了地板上。

  尼娅愣住,“呃?躲开了?可是为什么他还保持着刚才一模一样的睡姿?嘶,难道我刚才太激动,打歪了?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于是尼娅又抡起那又黑又粗又大的鞭子,照着候雨身上打去。

  一连抽了几十鞭,却都被候雨一动不动,并且敏锐万分的平移给躲开了。

  “这样一来,逻辑就很合理了,嗯,没错,我仍然是一个睡着的人。”候雨内心满意的笑了。

  然而,尼娅似乎并未在意这些,她抓着围栏,有些痛苦的喊道:“候雨,你看到那个人了吗?他长什么样子?告诉我......”

  最后,尼娅哭了,候雨心中淡淡道:“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但如果告诉你K就是袁一恒,结果恐怕会很糟糕,抱歉了。”

  “呃!!!”

  尼娅跪在地上,仰头放声哀嚎。

  三天后,当秋白老师打开禁闭室大门时,候雨还保持着那睡姿,而尼娅则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抱着膝盖,一动也不动。

  “你们可以走了。”

  秋白老师说完,候雨维持造型,开始向外平移。

  “候雨,你看到那个人了对吗?”尼娅说道。

  候雨叹了口气,从地上站起来,“没有。”

  “滚。”

  尼娅闭上了眼睛。

  走廊前方,许多圣武系同学都站在那块公告牌下,议论纷纷。

  候雨上前一看,发现那是诺文老师选出参加年会的六人名单。

  首当其冲的,便是尼娅·黑丁格尔,然后是司徒流川,接着是......

  候雨以为那必然是杨少龙,然而他看到的那个名字却是——罗格!?

  “诺文老师不会是开玩笑吧?居然派那个没用的胖子?”

  “罗格是去当吉祥物吗?”

  “耻辱啊,在诺文老师眼中,我们这些人连那个废物也不如吗?”

  候雨也很疑惑,接着往下,才看到自己的名字。

  “再之后就是方腾虎、艾泽豪雅......咦杨少龙呢?”候雨不禁喊出声来。

  “杨少啊,最近听说他迷上了某个神秘女神,得了单相思,学校也不来了,他老爸跟系里请了假,说已经送去‘欧皇帝国特殊人士疗养基地了’。”

  “对了候雨,你最好小心点。”一个男生说道。

  “为什么?”候雨疑惑的看着他。

  “我听说杨少龙在家,天天都说要砍死你,他家势力大,你好自为之吧。”

  回想起那晚餐厅的事情,候雨只能无奈的摇头。

  临近外围赛的这段时间,名单上的六人需要一直留在圣武系,由诺文亲自督导,进行战前集训。

  因为自身情况,候雨在接受诺文指导时,只偶尔使用了一下物理系控制。

  对现在的他而言,这次年会已然毫无压力,相比之下,候雨更担心诺文拿出龙之哀嚎后,K的下一步行动。

  香北六个人中,候雨对流川算是有一定了解,在觉醒者中,流川的控制能力毋庸置疑的强,而且候雨更知道,流川从未展现过自己的全部实力,训练时,心思也有些飘忽。

  尼娅就更是如此,自从感受到K的玄元后,她简直就像疯了一样,每天都将自己练到精疲力尽才肯作罢。

  方腾虎是个一头短发,外形非常阳刚的觉醒者,他没有展现出属性,表象也只是普通的体魄形态,总之就是毫无特点。

  可候雨深知,诺文不可能随随便便找个人进入名单里,这个方腾虎,一定有着某方面的优势。

  最让候雨吃惊的,是那个叫做艾泽豪雅的女生,她身材极好,五官虽然不如宁淑梦,又或尼娅那样好看,可在练习中,却是最为认真的一个。

  虽然经常因为练习中的错误而被诺文点名,但在她身上,候雨却总能感受到一股力量。

  至于罗格,呃......

  大概真的是吉祥物吧。

  候雨觉得。

  因为每天练习时,诺文除了让罗格坐在旁边吃零食,就根本不让他做任何事情。

  简直都叫人怀疑罗格是诺文的私生子。

  而在罗格眼里,他的雨哥永远都是最强的,除了不停的吃零食,罗格便一直在为候雨摇旗呐喊。

  趁着这段时间,候雨也替自己设计出了一套完美的对战方案,确保自己既能打败对手,又能自我隐藏。

  两个星期很快过去,第一场非专业学院的外围赛,几乎没有任何铺张的形式便开始了,比赛场地就在香北圣武系操场。

  鸿丰大学的圣武系一直都不强,他们似乎也很有自知之明,比赛当天,除了六名参赛学员和两个圣武系老师外,便只来了寥寥几十人的加油团。

  所谓赛前的紧张氛围,更是一点都看不到,两个学院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显得一团和气。

  “呀,你们香北圣武系的大楼好气派。”

  “哪里哪里,鸿丰大学圣武系也很别致。”

  “这次比赛我们完全抱着学习的心态,有劳诺文老师你们多多指教。”

  “怎么能这么说,是我们向你们学习才对。”

  “哈哈哈......”

  看到两边领头人物的交谈,候雨连比赛的心情都没了,“还不如开场联谊会的好。”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第一场比赛开始了。

  虽然不可能像死亡阶梯那么残酷,可比赛规则也绝对称得上简单粗暴。

  双方各派一人登场,输了换人,赢了可以继续,也可以换其他人上场。

  更粗暴的是,如果你先赢了一场,你就可以选择先下来休息,等什么时候觉得舒服了,就又可以上去。

  外围赛五局三胜,而决赛圈的规则有所不同。

  “年会外围赛第一场,香北大学候雨,对阵鸿丰大学甄晓仁。”

  候雨没想到自己会被第一个派上场,有些惊愕的从位置上起来。

  “哦,听说候雨是后天觉醒,真的吗?”鸿丰大学有个同学问道。

  “是啊,实力很强。”回答他的那个香北同学不禁有些自豪。

  “是吗?那可糟了。”

  这话听着有些古怪。

  “第一局,正式开始!”田边翔老师宣布。

  候雨走到操场中央,看到自己的对手甄晓仁是个个头不高,梳着偏分,戴一副眼镜的男生,样子很斯文,两个人一见面,甄晓仁就恭恭敬敬的弯下腰来,朝候雨行礼。

  “候雨同学,你好,请赐教。”他低着头说。

  见他那么客气,候雨也连忙低下身子,“别客气,大家只是切磋切磋。”

  候雨心想:“我等会儿下手一定要轻点,人家上上下下都这么客气,要是不小心把他打残了,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去死!”

  候雨头还没抬起来,甄晓仁突然就从背后拿出一根深蓝色的、比他身高还要长的金属棍子,朝着候雨的后脑猛地拍了下去。

  一声闷响,候雨骤然趴在了地上,后脑一片鲜血。

  操场四周,香北圣武系的同学们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等看到候雨脑袋上涌泉一般的血流,才有人惊呼了起来。

  “我靠!太阴了吧!”

  “这!候雨被打死了吗?”

  “居然在双方行礼的时候动手,真是无耻!”

  香北的同学正骂着,鸿丰大学的人却换了张脸色,有人冷笑道:“不是已经宣布比赛开始了吗?”

  流川和罗格以及其他参赛的三个人都看得一阵紧张。

  “雨哥!”罗格更是喊着,要冲上去救人,却被方腾虎拉住。

  “别冲动,现在还没宣布结束,你上去,我们香北就输了。”方腾虎说道。

  “甄晓仁......真小人!?”艾泽豪雅握紧双拳,“简直太过份了!”

  场上,那矮小斯文的的甄晓仁,此刻正一脸坏笑着,用那根棍子轻轻敲着自己的肩膀。

  他笑道:“真是幼稚,候雨,我来教教你,面对对手时,你随时都不能放松警惕,双眼要牢牢的抓住对手,不让他有一丝可乘之机。”

  高台上,诺文老师斜眼看向一旁鸿丰圣武系的那个老头子,“你们的做派真是一如既往啊。”

  “过奖了,比起前些年,现在手里这帮孩子已经收敛得多了。”老头笑道。

  见候雨一动不动,甄晓仁看向田边翔,说道:“老师,该宣布第一局的结果了吧。”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面对对手时,双眼一定要将他牢牢抓住......”

  甄晓仁一怔,转过头来,就看到候雨正满眼愤怒的盯着自己。

  候雨足足比他高了两个头,甄晓仁此时就觉得,眼前站着的好似一尊后背冒着火焰的魔神,他吓得扔掉棍子,膝盖一软,当即就跪在了地上。

  “对不起,我,我不该那样,我卑鄙,我无耻,我下流......”

  一边说,甄晓仁还一边扇自己耳光,声音响彻全场。

  “别相信他候雨!这种无耻的垃圾,肯定又要使阴招!”

  场下有香北的人喊道。

  然而最终,候雨紧绷的身躯还是放松下来,他看着地上跪着的人,伸出右手,轻声道:“起来吧,原谅你了,下次别在这样。”

  “啊!”

  甄晓仁眼中,阳光穿过候雨那高大的身躯,仿佛一种温暖的力量,扫去了他心中那片阴暗。

  这一刻,候雨那海洋般宽广的胸怀,让甄晓仁放弃了左手暗藏的匕首,他抓住那只炙热而有力的手,从地上缓缓站起。

  甄晓仁眼眶不禁有些湿了,“候雨,谢谢你,让我明白何为宽容,来吧,就是现在,让我们堂堂正正的进行一场男人之间的较......”

  “我较你个头啊!”

  候雨突然之间一脸凶恶,他抓着甄晓仁的手,将他从地上直接甩起来,在空中360度之后,用地的砸向了地面,接着又是360度的甩回来,就像是在暴虐一个丑陋的玩具。

  将甄晓仁砸了十几遍,候雨仍不泄愤,拖着他的一只脚,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前。

  “鬼!鬼!救命!救命啊!”

  甄晓仁嘶声呼喊道。

  候雨拿起地上那根棍子,回过头来,“刚才你就是用这根东西打我的头?”

  “不是,不是......”甄晓仁一边哭一边尿,“救命啊,老师,救救我,我认输啊。”

  台上,那老头立刻紧张的喊道:“我们第一局认输,认输。”

  鸿丰大学其他人也喊道:“不要这样,我们认输啦!”

  然而,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无论鸿丰大学的人如何喊,香北圣武系,居然没有任何人有反应,此刻,他们好像都变成了一尊尊雕塑,既不动,也不发出任何声音。

  老头嘶吼道:“诺文老师,你们这样会闹出人命啊,那个候雨,他,他已经疯了,你难道无视参赛选手的死亡吗?”

  诺文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无视。”

  (二合一,求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