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晨曦之岸 > 第十三章 他叫马慧飞
 
  
午夜,一阵嗒嗒嗒...的抖动伴随着马达急促的打火声,一辆卡车被重新启动,驾驶室张少华独自驾车。
卡车斗子上的伞布与金属支架早已不见踪影,就连驾驶室玻璃也没有一块是完整的,除此之外车子大灯也被完全破坏,但这并不影响驾驶员的视线,因为朱雀正立在驾驶室顶上,他身上的光辉将周围照的一片透亮。
林菲菲与那名受伤的士兵紧挨着车子驾驶室,屈膝仰靠着,两人面色沉重的望着逐渐远去的废墟,眼中充满了黯然之色,车斗中央孙大雷、姜吴与刑晋龙依旧还在昏迷中,还有那名已经牺牲的小李似乎只是在静静的沉睡着。
小马为了节省体力则选择侧卧在卡车斗子后方,看着对面二人魂不守舍样子,无奈的摇摇头,他想说几句安慰的话语,可他想了半天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好,索性什么也不说更好。
朱雀站的最高,身上的羽翼与肤色像是来自玄幻世界的凤凰一般,美丽的不成样子,在黑夜里尤其妖异,用他自己的理解就是,他的体内存某种活性的夜光物质,在白天可以吸收光亮,晚上继而释放,而那些夜行饕餮似乎都比较惧怕朱雀散发出的赤金色光辉。
之前车队遭遇了成群蝙蝠兽的袭击,它们速度奇快,尤其在夜间非常善于伪装,身着厚重的防化服士兵们虽然手持重火力,但却未能及时察觉来自天空的异样,直至蝙蝠兽从天而降咬住了他们脖颈,将他们扑下车子时,多数人才意识到他们遇袭了,但为时已晚,而那时同行的异类早已逃之夭夭。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整支小队几乎被屠杀殆尽,但兴庆的是那些饕餮更喜欢活物尤其挣扎反抗的活物,所以它们优先袭击了人类队伍,而依旧在昏迷中的孙大雷与刑却意外逃过一劫,当然这还得归功于朱雀,若不是他二人及时赶到,只怕那些蝙蝠兽吸干了人血便会抄起他们的主意。
几人的悲伤朱雀都看在眼里,但失去战友的痛楚对于他们三人而言早已麻木,这些时日他们经历太多生离死别,之前他们是救助过一些幸存人类与一些善良异类的,但在面对强大的饕餮来袭时,他们也只能勉强做到自保,虽然协力奋战,但被救的人又一次次死去,或是死于辐射也或是死于饕餮之手甚至邪恶的异类,到如今他们索性将目标完全锁定在直接猎杀饕餮上。
“林姑娘,你觉得我帅还是小马帅?”朱雀突然问道
“你妹帅...”没等林菲菲说话,一旁的小马率先开口,同时面无表情的瞪了一眼朱雀。
“林姑娘你知道小马的全名叫什么吗?我给你一百次机会,你绝对猜不到。”
“怎么老拿我说事,你没看他两现在正烦着呢。”
朱雀似乎完全无视了小马的话语,继续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以前我从来不相信命运,直到小马的奇遇后,他用实力在证明,命运是铁一般的存在,因为他爸爸不可能前二十年就能预测到小马如今的命运,所以我非常相信是命运让我们相遇的。”
“是**让我们相遇的...”小马黑着脸说道
林菲菲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低声问道:“那小马的全名叫什么啊?”
小马此时脸都黑了,怎么就偏偏让他搭了这么一个猪队友,论起正事没有他,论起损人那是好不含糊啊,小马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摊成了一滩。
朱雀:“小马同志,别扭扭捏捏的林姑娘问你话呢?”
咳咳咳...
“是孙队长醒了...”
孙大雷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旁边说话,恍惚中只觉得嗓子跟火烧一般渴得要命,奋力睁眼却发现一只金灿灿的鸟儿正雄赳赳的盯着他‘难道俺老孙来了西天,这该不是佛祖身边的金翅大鹏吧...’想到这里孙大雷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他宁愿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一幕被几人都看到了眼里,士兵弱弱的问道:
“孙队长方才是被这位朱雀大哥给吓晕的吧...”
“额...那我到前面去,我只说话不露面”朱雀也注意到了刚才孙大雷的表情,分明就非常不想看到他的眼神,说着往车头前面移了移。
“你干脆消失了吧...”小马边说边起身展翅活动了几下,些许压得腿有些麻了。
孙大雷昏暗中似乎又听到了有人说话,他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为此他把所有力量都聚焦在了眼皮之上,再次奋力抬起好似千斤重的双眼。
这次一只骏马首先映入眼帘,等等...那是翅膀?
“马会飞?...额...”孙大雷这次彻底晕了过去,他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宣誓着他的不甘,但他也非常确定自己已经上天堂了,他甚至看到了天河边上的天马,既然如此那就睡个够吧,这一次他的意识没有再去挣扎,一头便栽进了永无此尽的梦想之中。
“谁叫我?”小马伸着双翅像是被定在空中一般,不可置信的眼神寻觅着刚才声音的来源,毕竟核爆后他还没遇到第四个知道他全名的人。
“大雷...大雷...”林菲菲眼睁睁看着孙大雷最后那一抹不可思议的眼神与那声不可置信的话语,随后两手一摊像是一摊烂泥晕死了过去。
张少华:“不要喊他了,强化者大脑进入休眠状态后,身体才会得到数倍的恢复速度。”
“噢...”林菲菲摸了一把大雷脖颈处的脉络,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噗...噗....哈哈哈....”车顶上传来朱雀一阵的无情的哄笑声
小马看着彻底晕厥的孙大雷与那只讨厌的大鸟,已经知晓刚才所发生事儿了,他现在恨不得一蹄子给那金鸟磕飞。
被朱雀这么一闹,林菲菲的心情似乎有些被感染,毕竟她总这么拉着脸也不像回事,过去的已经成为过去,未来将何去何从谁也无法预料,只有现在才是最珍贵的才是最实际的,想通这一切,林菲菲满是污渍的脸蛋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
“原来你叫马会飞,人如其名呢,谢谢得到你们的帮助。”林菲菲习惯性的做出握手的准备,却猛然想起小马可是一只马呀,如果对方伸过一只蹄子来,她是该握呢还是不握呢。
“不是会飞的会,是彗星的慧,以后叫我小马就好。”小马有些不好意思,同时缓缓伸展开雪白的翅膀。
林菲菲轻轻摸了摸,坚硬的羽毛给人一种非常有力的感觉。
接着转身对旁边唯一一个幸存的士兵说道。
“还记得姜队长对我们说过的话吗?”
“终身不忘”
“茫茫旅途危如朝露,你还愿意与我们并肩作战吗?”
“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我也想去战斗,我也想去斩杀那些邪恶的饕餮,可事实上我连掏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扑倒了车下。”
“没枪又能怎样,你不是一样用刀杀了一只比你强大许多的饕餮吗?”
“那只是运气,车下太窄了它被死死卡住,我才有了机会。”
“永远不要低估自己的实力,事实上强化者也只不过是借助药剂激发了体内的正能量而已,每一个受过核污染的生物,都在发生着变异,或许明天一觉醒来,你也拥有了某种特殊的能力,异类与强化者其实只在一念之间,守护正义还是拥护邪恶。”
士兵没有说话,陷入了一阵沉思,前方张少华同样听到了林菲菲的话语,‘异类与强化者其实只在一念之间,守护正义还是拥护邪恶’这句话中似乎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士兵是有立场的,那立场的幕后又是谁人在操控?还有异类与强化者的区别怎么会在一念之间?强化者代表正义,那所有异类都是邪恶的吗?可他分明见到的一些异类是非常善良的,他们宁愿挨饿退化也不去捕杀同类,这又将怎样解释?
其实诠释人性四个字就足够了,老祖宗在几千年前就讲到‘人性本善’这四个字的寓意即阐明了人性在最初都是善良的,但言外之意便是后来就变的邪恶了,人类是一种多面性的复杂生物,所谓善良的人只不过做的恶事比那些恶人少上一些罢了,但凡来到这个世界上,谁都无法做到一尘不染。
张少华此时并没有悟到,对于没有注射‘上古基因’的普通人类而言,决定异类还是强化者其实只在那一瞬间,仅仅就那么一瞬间可能毫秒都不到,直面死亡那一刻多数人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恐惧、悔恨、仇恨等等那些负面值只会激活体内那种吞噬一切的暗能量,从而突变为异类。只有真正做到了心无旁骛祝福至上,才会促成正能量突变,形成稳定可控的强化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