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晨曦之岸 > 第十章 作战二
 
  
黑暗中一阵机关炮声打破了沉寂,耳麦中传来姜吴的呐喊声:“前面什么情况,快报告位置”然而耳麦那头只是无尽的厮杀声和慌乱的枪响声,显然有一名队员已经杀红了眼。
身处停车场不同角落的强化者在第一时间就招呼队友向枪声处靠拢,黑暗中枪声依旧不断,急促的枪声让人感觉似乎是要一口气打完机关炮所有弹药一般,大约一分钟后,枪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几声令人头皮发麻的惊厥声回荡在空旷的停车场中。
邢晋龙是第一个赶到事发地的,远远就看到那支小队中的几只异类仓皇而逃,刑伸手拽回一只怒喝道:
“发生什么了?你的队长呢?”
“怪物...怪物...快跑啊”那长相奇丑的人形异类,已经语无伦次,发了疯似的挣脱了他的手臂,拼命向后奔去。
“玛德...”
刑并没有因此退缩,反而加快步伐冲了上去,黑暗中他隐约看到前方蠕动着一只巨型蛇状型生物,巨大的身躯在水中蜿蜒着若隐若现,近一米粗的身躯上布满了一片片波光粼粼的黑色鳞甲,忽然那怪物的头颅从水中跃出,而口中正吐咽着已经只剩下两条腿还搭拉在外边的一名强化者,显然那人已经失去了生命。
刑一眼就识得了那双黄色的鞋子。
“艹你大爷...”刑大吼一声,愤怒中提枪冲那怪物开枪射击,‘呯呯呯...’几声爆裂声将那怪物嘴巴炸的血肉模糊,怪物见状左右扭动嘴巴将那名已经快要吐下去的强化者甩了出去,转头恶狠狠的看向刑,下颚流淌着的血液似乎在告诫他‘做好为此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
刑丝毫没有犹豫,继续向蛇头射击,然而这一次却出乎了刑的预料,半尺长的子弹打到那怪物身上,均被它那黑色鳞甲所挡住,爆炸丝毫没有对蛇怪造成半点损伤,那宛如拳头大小的眼睛中央,一条犹如黑暗裂缝的黑瞳死死盯着他,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索魂厉鬼一般让他觉得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了,但是愤怒马上就掩盖了一切,既然枪械已经没了优势,刑果断将扣在机关炮上的钢刀拔了出来,丢了沉重的枪炮顿时感觉身轻如燕,与此同时他从腰包中取出了一支药剂迅速注射进了自己的身体,拧了拧握着钢刀的手腕冷声道:
“还不拿命来...”话音落地身影如风,刑像是一枚被发射的炮弹般从水中弹出,直取那蛇怪头颅。
此时姜吴等人也刚刚赶到了案发现场,远远的就看到一跃而起的刑被那蛇怪一记重尾给轰向水面,紧接着那蛇怪张口就朝刑的落地处咬去,然而下一刻就令所有人惊呆了,甚至连那蛇怪都有些茫然了,因为在蛇怪接近刑的一瞬间,刑竟然再次弹射,只是这一次竟然直接向那蛇怪口中弹去,由于速度极快竟然一下弹进了蛇怪的肚子里。
蛇怪长着巨口依旧楞在原地,像是被点了穴一般一动不动,估计它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食物直接主动跃进肚子里的,一时不能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
姜吴看着这一幕瞬间就有些不好了,邢晋龙怎么说也是特种部队中的2级士官,而且一贯以全能兵王著称,今日怎么会大意到起跳时连角度都不带看的,但是马上姜吴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那蛇怪仅在刹那后就发出一色刺耳的‘嘶嘶’声,紧接着一抹血液从口中喷射而出,巨大的身躯疯狂的扭动着,甚至将旁边的水泥石柱都撞断好几根,大约过了一分钟后那蛇怪才渐渐平息停止了挣扎,接着一支钢刃破膛而出,一位血淋淋的大汉撕开了蛇怪的肚子,抿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傲然矗立在蛇怪的背上,那些藏在角落中偷窥的异类无一不被刑的战力与胆识所震慑,胆怯的唏嘘道:‘太强大了...’
“呸...”刑朝哪蛇怪吐了一抹口水,冰冷的面容忽然有些失落,转身向已经牺牲的战友走去。
姜吴此时才发现一名战友竟然已经牺牲了,而这名牺牲的战友正是与刑来自同一个连队的小李,刑...性格内向不善言语而且脾气倔强,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和他处事,组织里除了吴刚队长知道他的身世外,别人对他更是一无所知,也就小李和刑朝夕相伴像是一对好基友,再者就是林菲菲和他时常有些话语交际,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孤僻的孩子此时也不得不面对失去了唯一朋友的那种孤独与痛苦。
姜吴走到刑旁边默默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李我会带回去的,你注射了..咳咳,先回车上吧,免得暴露。”
刑没有说话,扛起小李向外走去。
望着远去的刑,姜吴无奈的摇了摇头,面对战友间的生离死别,他真的做不了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协力去保护还活着的队友。
之后姜吴用仪器扫描了那巨蛇,仪器显示蛇怪等级已经达到四级,‘那么说刚才晋龙怒斩了一只四级饕餮...’
姜吴上前从那巨蛇身上用力掰下了几块鳞甲,看着上面被机关炮炸的漆黑的鳞片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如此说来也只有从内部才能杀死这怪物,不愧是全能兵王啊。’
林菲菲隐匿在距离队伍阵地300多米之外的一处半坍塌的塔楼上,因为特种兵视力与听力要求较为苛刻,所以她所注射的强化药剂与一般的强化药剂相比视听强度要更强上一些,相对体能方面却抵上一筹。
从刚才耳麦中队友之间的对话,林菲菲已经初步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望着像是失了魂的队友,她心中掠过阵阵悲伤,轻轻拂去额前的雨滴,将头又转向了另一边的一座公园,因为之前她总觉得在公园的某一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注视着这边,但仅凭肉眼却又无法发现。
此时天空中最后的一滴雨轻轻落在林菲菲正在调试狙击镜的手背上,视线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可见,林菲菲一脚踩着窗户台阶用膝盖支撑着胳膊端着狙 击 枪,一脚踩着地面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清澈的眼眸紧紧贴在狙击镜上,身体缓缓挪动,即便千里之外的公园废墟中有上一丁点异常也难逃她的法眼,走廊、水池、坍塌的门楼继续看去被烧毁的树木、十多个大型雕像、数十只死去的异类和饕餮,林菲菲微微一怔‘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尸体?...不对’她忽然觉得方才那些雕像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妥一时又说不上来,便把视线又从新转回到雕像上,那是十多只十米多长的鳄鱼雕像,它们被雨水冲刷的非常干净,灰色的躯体跟旁边坍塌的混泥土颜色完全融为一体,被雨水冲刷之后棱角分明的外表不得不说这些雕塑做得的确太精致了,若不是它们那同样灰色的眼睛,林菲菲甚至都有些相信这些家伙是活着的。
正当林菲菲准备再次勘察看看那些尸体时,忽然其中一只雕像的眼睛眨巴了一下,如果换做普通人我们普遍会认为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些许会再看一次以示确定,但是狙击手是不允许有第二次的,只要对方暴露一次就足够了,哪怕是最细微的变化。
林菲菲:“3点钟方向,距离我方1500米处发现大量鳄鱼型饕餮,身长十米,等级三级,尚未做出攻击姿势。”
姜吴:“暂先不要惊动他们,大雷你到前面带路,让所有士兵们都上车,以最快的速度撤回壁垒。”6名强化者中小李已经牺牲,而晋龙因为注射了催化药剂必然要昏迷一段时间,现在尚能作战的只剩他们4人,面对饕餮时那些异类必然一哄而散,而那些战士们又怎么会是饕餮的对手,姜吴英俊的面容又多了几分严肃,想起逝去的战友他恨不得现在就去宰了那些饕餮,但是为了大局他不得不先咽下那口恶气。
汽车陆续启动,沿着来时的路在废墟中蜿蜒前行,跟在车辆后方的异类似乎同样察觉到了危险,不住的左右环顾,唯恐那饕餮突然出现咬断了他们的脖子,孙大雷坐在最前方车子的车顶之上,怀中抱着一堆刚刚制作好的炸 弹,口中喃喃有词:‘在强的饕餮也不过是肉长的,不服的来尝尝孙爷爷的炸 弹,绝对会让你们屁 股上天。’
“队伍正前方500米处有情况”
“队伍北侧的街道也有情况”
此时天色已经昏暗的不成样子,换做往日里现在的太阳应该还没有落山,但是今天不一样,朦胧的乌云早已遮住了余辉,夜色来的要比往常更早一些,虽然强化者拥有良好的夜视能力,但是夜色依然会影响他们的判断力,况且林菲菲此时距离队伍前方已近1000米,因此她并未看清在队伍附近出现的具体是什么,她只看到几抹黑影一闪而过,而且速度极快。
姜吴:“通知战士们,把车子的帆布掀了,做好战斗准备。”
“收到”孙大雷说罢,将卡车的帆布全部掀了去,车里的士兵一阵咔咔上膛声,齐刷刷的做好了战斗戒备,看着这一幕孙大雷非常赞赏的点了点头,可是当他向后方看去时一种莫名的恼火感悠然而生,只见后方那些异类一个个贼眉鼠眼的好像那过街的老鼠一般,颤巍巍的跟在车子后方挤成一团。
孙大雷:“我说各位,怎么说你们也是比普通人强上数倍的变异体,怎么跟一窝老鼠似得,看看那些临危不乱的士兵们,真为你们臊的慌。”
“他们有枪...当然不害怕了”
“他们是军人,前期打仗本来就是他们的事儿。”
孙大雷看了看后方的姜吴疑惑的问道:“难道你们之前不是军人吗?那他们前期打仗你们又应该做些什么呢?”
那些异类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什么,一时间鸦雀无声,再没有一个愿意吭声的,即便这样身处队伍后方的姜吴依然听到了喃喃的细语声。
“你TM的找死啊,让老大知道了非活剥了你...”
“哥,我知道错了,我闭嘴...”
异类队伍中不在有细语声传出,孙大雷探起脖子左右瞧了瞧,看那些猥琐的家伙一个个依旧像老鼠一般拥挤在一起,无奈的摇摇头,到队伍前方去了。
姜吴却心中暗暗惊叹‘这个凤凰组织还真是不简单。’
塔楼上的林菲菲眼见队伍已经走远,正准备扛枪离去时,却惊讶的发现公园中的那些巨鳄们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大家小心,这边的巨鳄消失了,我去换个位置。”话音刚落林菲菲就像一只灵动的精灵一般舞动在废墟之上,每一次跳跃总能画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忽然队伍前方那条黑影再次串出,在幽暗的废墟之中就像是一支笔尖一般急速逼近队伍,刚刚起跳此时还在空中的林菲菲迅速调整姿势,微微翘起右腿,右手端枪左手迅速扣动扳机,呯...弹壳在空中跳着摇咿的舞蹈滑向地面。
先不说她这一枪能否命中目标,就凭她在空中一气呵成的漂亮动作就足以见得她的狙击经验是非常丰厚的,就凭这一高难度动作就够她吹上半辈子的,当然狙击手可不比舞台上的戏子,架子花哨打不中目标那是绝对不行的。
林菲菲因为狙 击 枪强大的后坐力并没有按照原先起跳的轨迹落地,而是在枪响后垂直落向地面,落地瞬间却又像是一个轻盈的弹力球一般再次跃起,优美的弧度也随之重现,几次跃跳,在距离队伍前方300米处的一处楼顶,林菲菲再次架起了那柄重型狙 击 枪。
此时位于队伍最前方的孙大雷昂首阔步的夺到林菲菲之前命中怪物的地方,地上只是留下一滩粘稠的血迹,孙大雷跟着那血迹滴落的轨迹望去,正是林菲菲所在位置的方向。
孙大雷:“菲菲,别只顾翘望远处,怪物朝着你的方向去了。”
“收到”林菲菲回答的很干脆。
就在此刻队伍前方约百米处,泥泞的道路竟然缓缓隆起,像是有什么怪物马上要破土而出一般,林菲菲与孙大雷包括行驶在最前方的士兵们都察觉到了异样,孙大雷反应倒也迅疾没等那怪物出来,一枚炸 弹就丢了过去,‘轰隆....’一声,血肉夹杂着泥土被炸的到处都是,一只直径一米的蛇形饕餮被硬生生炸成两截。
“小小蛇精敢来你孙爷爷面前耍威风。”孙大雷牛逼混混的喃喃着
“大雷,你没发现你把退路给炸断了吗?”站在高处的林菲菲有些无奈。
“嗯?”孙大雷打了个冷战,定睛一看还真是,撤退的道路被他硬生生给炸了一个大坑。
“那俺老孙就再炸一条路出来”
林菲菲:“那倒不用,后退200米,北面还有一条路。”
姜吴:“大雷你我互换位置迅速撤退”
然而就在此时身处高地的林菲菲见到了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绝望场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