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晨曦之岸 > 第九章 作战
 
  
“小宏,这是不是你之前提到的转盘。”前方是一处方圆500多平的圆形空地,地面上散落着几只已经异变的怪物尸体,顶部的五根通风管道分别衍生通向五个不同的隧道,其中两处隧道口子已经坍塌的不成样子。
“就是这里,那三个未坍塌的隧道我有进去过,里面估计没有什么活人了...”
“这样吧,你在这等我,我先进去瞧瞧”
“参谋长,您答应过不在丢下我的。”
“额...你看那坍塌处留下的空隙只够普通人勉强的爬进去,你这么大个子也进不去吧,再说你还是留在外面比较安全,咱们已经将近一天滴水未进了,进去找不到人找点水也好啊,你听听咱俩的嗓子都沙哑的不成样了...”
“好吧,那您可要快去快回啊。”
“嗯”
叶晨说罢转身爬进了洞穴,身后依旧传来小宏的声音“一定要活着出来啊...”
在乱石丛生的狭小岩缝中大约爬行了数十米后隧道那头竟然隐约传来光亮,叶晨心中不由一阵欣喜加速向前爬去,忽然他感觉左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然拉扯了一下,回头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身旁半尺宽的岩石裂缝中不时传来沙沙的作响声,似乎在那黑暗中隐匿蠕动着什么怪物一般,听着那沙沙声越来越近叶晨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手握枪,一手抚地侧卧着加速匍匐前进,又爬行了一阵后眼前突然一片光明,终于到了岩洞尽头,在叶晨落地的一瞬间,‘呯’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他脑门上掠过,在他身后的岩石上擦出了阵阵火花。
慌乱中叶晨迅速卧地,躲到了一处大石后,呯呯呯...枪声陆续响起,对方甚至架起了机关枪,一瞬间乱石飞溅枪声四起,但叶晨此刻的心情却是无比舒畅的,他太怀念这种枪林弹雨的感觉了,起码让他觉得又回到了人类世界,此刻叶晨倒不担心那些乱飞的子弹,毕竟前面还有块大石头为他挡着,他就怕哪个没屁 眼的丢过来一颗手 雷,那他就真的完蛋了。
躲到掩体后叶晨果断从腰包中取出了一面国 旗裹在随手抓来的一颗石子上,向前掷了出去,国 旗被石子的重力牵引着向前飞去,犹如一朵幽暗中的郁金香在空中绚丽绽放,下一刻枪声戛然而止,但是仅仅只是一刻,国 旗落地,枪声随即响起,此时叶晨心中的那股子温暖几乎在枪声再次响起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正当叶晨急的心如火焚之际,忽然间一抹奶白色的粘稠状液体‘啪’的一声飞溅到了他面前的石头上,之后缓缓滑落到地面,留下一滩恶心的污渍,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的屁股像是被谁温柔的抚摸着一般,不由回头看去,哪知这一看险些惊掉了他的下巴,身下不知何时竟然蠕动着一只巨大的奶白色蛆虫,与此同时上方石缝中无数蛆虫蜂拥而出,大的有成年男人的大腿那么粗,小的也有小孩胳膊那么粗,‘去你大爷的...’叶晨暗骂一声奔了出去,依着墙角向前奔去。
位于前方的士兵早已发现了石头后面躲着一个人,所以尽量避开他的位置射击。
此时叶晨也终于看清了隧道内部的情况,距离塌方处50米是一排排水泥桩子组成的掩体均匀的排列着,掩体后是全副武装的军人,叶晨边跑边顺手拿回了丢在地上的国旗塞进包里,一口气夺到掩体前才喘着粗气沙哑的喊道:“好了好了...快停止射击...”
军人们面面相觑,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全副武装的黑脸大汉。
“你是哪个连的?干嘛把这些虫子带进来?”一名军官上前怒斥道
“你个臭小子,我没事带虫子干什么。”
那军官又瞪了一眼阴阳怪气的黑大汉,没好气的说道:
“到底哪个连的?”
“刘二宝,你个小兔崽子...这么快就把长官给忘了?”叶晨说着大步流星的走到那士官面前
士官听到黑脸大汉的语气似乎非常熟悉,但是这声音就有些琢磨不透了,不由上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
“艾玛...这不是叶参谋长吗,咋黑成个碳啦。”
“真的是叶参谋长”当旁边的士兵们听到是叶晨时不由都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
“啊?很黑吗,我怎么不知道啊...”说完这句话时,叶晨忽然想起自己眼睛之前发光的事,但是现在看来显然已经恢复了正常,不然这些兔崽子早就把他当做变异体给崩了。
“您是从外面回来的吗?听3连的战士说您和政委可能...”
叶晨转头看了看那些蠕动蛆虫已经像是一张白色地毯爬出了十多米。
“有时间在说吧,大伙上刺刀,这些虫子没什么攻击力,别浪费弹药...”说罢,叶晨从墙角拎起一把尼泊尔军刀一马当先直接杀进了蛆虫堆里,其余的军人在一瞬间就被彻底感染,领袖的意志与感染力往往就像是一颗大力丸,总能让黑暗再度光明,让败局已定扭转为力挽狂澜。
“兄弟们,冲啊...”刘二宝嗷嗷大叫与士兵们一起挥刀杀向蛆虫大军。
防空洞中一场人虫肉搏战就此上映,而另一边位于市区的军队熟不知他们正在接近着死亡边缘,即将迎接他们的并非凌乱的灾民,而是力量极强的五级饕餮。
白鸟、异类、强化者、白骨、饕餮这些名词来源于古神组织,其中强化者与异类的主要区别在于,强化者只会进化而不会退化,但是异类会因为体内能量缺乏而出现退化现象,直至成为皮包骨头没有意识的丧尸型生物‘白骨’,有了种类的划分后,饕餮与异类的等级系统应用而生。
核爆前古神对急速异变的产物简单的做出了实力评估划分,以等级划分为十级,等级代表着体内拥有能力的开发程度,一级就比如5岁的幼儿,只占比本身躯体能力的百分之十,以此类推十级就表示体内能力百分之百被激发,至于全部被激发后会如何,那需要古神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成员去实践考证。
灰色的天际中偶尔出现几条叉状闪电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好像老天在怒斥着人类的罪恶一般,无情的骤雨不停的冲刷着死寂般的废墟,因为排水系统的罢工,汇聚成河的水流从四面八方涌向了较为低洼的市区方向。
林菲菲是此次行动的唯一狙击手,因为之前队里无缘故消失的异类,更让她打起了十二分的警觉,一直游走在队伍的百米之外,一边担任着侦查任务,一边还得警惕队伍中那些心怀不轨的异类,她始终怀疑那些异类之前是啃食过同类的,不然他们不会在短时间内就进化到二级甚至有些已经达到三级,啃食同族这就说明这些异类已经失去了人性,他们只关心生存,为了生存他们没有道义可言。
傍晚时分持续了一整天的倾盆大雨终于渐渐变小,泥泞的道路上是一排排缓缓行进的军士,走在队伍最前方的姜吴突然举手示意队伍,停止前进。
姜吴:“前面有几栋住宅楼,我们分头行动,如果发现了幸存的白鸟,救了人迅速回来集合。”
其余几个强化者相视点头
姜吴耳麦:“菲菲继续保持警戒,一个小时后所有人原地集合,如果发现饕餮不要恋战,招呼伙伴迅速返回原地,大雷你留下来组织士兵们做好防御工事,大家把耳麦带上。”
古神成员纷纷带上了他们特有的耳麦,这是一种微型对讲机,能保持2000米以内正常通话。
刑晋龙(古神成员,强化者):“你、你、你们几个跟我去那面。”
几个强化者各自带领着十多个异类向不同方向行去,留在原地的孙大雷有些无奈的看着远去的几行人喃喃说道‘欺负俺老孙没带金箍棒,每次都让俺看家....’翻了个白眼转身对着战士们说道:“大伙把枪都上了膛,我去车里弄些炸
弹,对了...千万不要慌乱开枪以免误伤返回的战友。”
刑晋龙是第一个带着队伍出发的,同时也驶向了距离阵地最远处的几栋大楼,对于强化者与异类而言在废墟中挖几个窟窿到地下并不是什么难事,到了大楼旁邢迅速组织异类向下挖去。
“队长你不觉得有些不对劲吗?”一个长相如巨熊的异类一边挖一边问道。
“你指什么?”刑看了看那两米高大的熊人
“往日里别说市区,就是西郊壁垒那块都是饕餮成群,往前推一百米都觉的费劲,今天除了那只虫子,连只鸟毛都没遇到,要不咱们回去吧,太邪乎了。”
“你担心个屁啊,不是有我们吗?在说下这么大雨那些饕餮不出来自然有它们的原因。”
“队长,你是不知道,那些怪物倔的很呐,别说下雨估计下刀子他们也要出来吃东西的。”
“命令是用来执行的,不是用来讨论的。”
几只异类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向下挖去。
“挖通了...”
在洞口被挖通的同时,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掉下去的碎石立刻传出‘噗通’的落水声,废墟中一处直径三米的洞穴成30度一直通向地下车库。
“下去”
十多个异类彼此相视却纷纷向后退去。
“我让你们下去,没听到吗?”刑厉声说道
眼看那些唯唯诺诺的异类都不肯下去,刑一把拎起身边的两个异类直接扔了下去,冷声道:
“你们自己下还是要我把你们挨个仍下去。”
“长官,他两不是已经给你扔下去了,还用的着我们都下去吗?”
“对,都下去。”
在所有异类都下去后,刑提着火炮应声跳了下去,因为在刑看来这些异类已经被邪恶染指,他是绝不会让他们溜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他可不想出了什么幺蛾子。
因为市区低洼的缘故,此时停车场已经汇聚了近一米高的水位,借着敏锐的视觉能力他们马上就看清了周围的景象,上方的水泥横梁上依旧哗啦啦的往下渗透着雨水,而下方的积水早已变成了血红色,一具具残缺不齐的尸体散乱的漂浮在水面上,那股子愈发浓重的血腥味似乎在告诫他们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屠杀。
邢只顾着四下观望找寻幸存者,此时他并没有发现身边的那些异类们望着残缺不齐的尸体竟然漏出了一丝诡秘的笑意。
“玛德...分头去找,看有没有幸存者,手脚利索点,30分钟后洞口集合。”他本以为下方定有幸存的人类,没想到面对的竟是如此一副惨烈场景,也顾不得那些异类在有什么邪恶的想法了,下达命令后便独自向前寻去,异类们应了一声便向四处散去。
黑暗中除了水流的哗啦声,没有一丁点生机可言。
在刑经过一处角落时,凭借着敏锐的听觉他隐约听到旁边的一辆房车里传出了窃窃私语声,第一直觉让他即刻意识到里面极有可能存在幸存者。
“里面的人请把门打开,我是来救你们的。”私语声戛然而止,一声诡异的笑声从车内传出。
“嘿嘿嘿....”
察觉异样,刑丝毫没有犹豫,一拳将那车门砸了一个窟窿,随手将那车门扔了出去。
“啊?”车内的怪物在看清刑的一瞬间,惊呼一声,一头撞碎了后面的车玻璃,拖着长长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水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显然二人都被彼此惊住了,待那怪物消失后刑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那是一颗非常漂亮的女人头颅,但是头颅之下竟然是一具章鱼的身体,此时车内只留下了一具几乎赤 裸的男人尸体,他的额头上被掀开了一个拳头大的口子,头颅里面的脑组织早已被吸食殆尽,就连身体里的内脏都被吸食一空,看上去就像是一具被掏空了的躯体,原来方才他听到的窃窃私语声其实是那怪物吸食声所致。
正要离去的刑无意间看到了后座上扔着一盒巧克力,抿了一把头上的雨水将那巧克力塞进了裤兜后继续搜索前行。这片住宅楼似乎是同一个小区,因为整座地下车库都错综复杂的连接在一起。
停车场的另一边,姜吴带着异类们同样遇到了刑这边的情景,血红的雨水交织着残缺不齐的人类尸体,似乎浸透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突然一阵机关炮的枪响声打破了只有水流声的黑暗世界,机关炮是从机载炮改进而来的,非但威力强劲就连声音都比一般的重型机枪更加震慑,在蜿蜒封闭的停车场中就像是一阵轰鸣的锣鼓声撼动着所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