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晨曦之岸 > 第八章 潜行
 
  
温暖的太阳没有因为人类的邪恶而止步与海洋山川之下,一如既往得普照着人类世界,只是曾经浩瀚蔚蓝的天际早已被昏暗的雾霾所替代,雾霾之上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滚滚乌云,似乎在为彻底冲刷昏天黑地的废墟世界做着准备。
稍后...一声惊雷伴随着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一场暴风雨就此来临,范围之大几乎覆盖了Z国所有地区,位于S市青山县西边的苍河大坝,河水早已漫过了所有警戒线直逼坝顶,但是整座大坝依旧牢牢的挡住了奔涌而来的洪水。
壁垒五层李权办公室
罗向东:“老贾,你认为苍河水库有没有自然决堤的可能性?”
贾峰:“这座坝虽然老旧了一点,但是它的质量是绝对可靠的,况且距离核爆地点也相距较远,我认为自然决堤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一位变异者起身说道:“不如让我走上一招,不出半日保证捣他个稀巴烂。”这人名唤谭泽,原本是S市一个地痞混混,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打架狂人,人穷了点不过为人倒是义气的很,五年前被李权识得且招至麾下,至此甘心情愿的做起的李权的拳头,执行李权部署的一切任务,核爆前注射了‘上古基因-夔kui牛’核爆后变成了长有两只牛角的巨型大汉。
罗向东摆摆手淡然的说道:“不急......之前计划爆破是为了最大程度消灭外面的异类,但现在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古神的介入,我们已经不再惧怕那些存活下来的异类,甚至很大一部分都可以为我们所用,况且那些异类不正是我们进化到下一阶段必备的食物吗,所以暂且保留住大坝,些许日后会用得着。”
李权:“老罗言之有理,现在外面的安全直径扩大到什么程度了?”
谭泽:“前些时日扩大到500米之外了,昨天南面的小组被饕餮袭击又退回到了400米处,队里除了十多个注射了药剂的兄弟要强上一些,其他都是一二级的普通异类,很难与那些饕餮正面抗衡。”
李权:“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们连那些动物都不如吗,更何况还配备了各种先进武器,真是一群废物。”
罗向东:“您大可不必动火,我详细分析过那些视频资料,首先那些激光武器因为空气能见度太低的缘故几乎没了任何的优势,在者那些敢来袭击军队的饕餮要不从空中突袭要么破土而出,确实不怎么好应付,不过最主要还是在于我们的兵力数目,其实并不够将安全直径继续扩大下去,我建议将分散的小队从新召回,让他们一起深入市区抓一些平民异类编制进队伍以此来扩充。”
李权:“在没有解决古神的人之前,扩充实力只怕对我们没什么好处,这场雨过后外面的能见度必然有所改善,找机会把古神的人都给弄死在说,对了...要留下那个女科学家。”
罗向东:“司令所言甚是...”
风雨中西郊壁垒的大门被缓缓打开,几个身形高大的强化者夺门而出,他们手持PPL12便捷式机关炮,结实的肌肉就像那一块块坚硬的岩石一般裸露在外,只有紧紧绑在腰间的战术雷包与斜跨在胸前的几排机关炮炮弹成了他们上身唯一的装饰,腰下统一穿着黑色皮裤,当然只限于男人们,队伍中一个女强化者也只是比他们多了一件黑色皮胸 罩罢了,在他们身后是数十只奇形怪状的异类与五辆满载普通士兵的卡车,车内的军人都身穿防护服并佩备了各式枪械,在强化者的带领下踏着泥泞的道路缓缓向市区方向驶去。
身处在最前方的强化者此时还没有发现跟在身后的十多只异类已经趁着大雨偷偷溜出了队伍消失的无影无踪。
另一边叶晨与王宏此时已经摸索到了防空洞的更深处,沿路所见的安全屋与储藏室都被洗劫一空,就连几所医院也被血洗,医院内只留下了许多残缺不齐的医生尸体,这些残体和之前防空洞的通行证恰恰证明了李权早已在防空洞为核爆做了精心的准备,可是司令为什么偏偏要瞒着他和张少华二人,除非洞里隐藏着什么不想让他二人得晓的秘密,想到这里叶晨默默看向漆黑的洞穴深处望去。
“小宏,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到里面干什么去了?”此时叶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他并不打算放弃希望,毕竟他们现在只探索了全程的三分之一部分。
“大概就在几天前醒来了一次的,因为之前没系安全带被摔下了飞机,埋在防空洞边的碎石下,当时醒来后我看到了自己胳膊变成螃蟹钳,腿也不见了还多出了几个大爪子,一激动又晕过去了,再次醒来时应该是昨天吧,我也不清楚我在洞里走了多久,反正当时迷路了,直到看到您的手电时。”
“那你一个活人也没有遇到吗?”
“没有,不过中心转盘处好像有几个隧道口子被堵上了,口子旁边有一些怪物尸体,我长成这样所以没敢靠近,喊里面也没人应答,之后便离开了。”
“嗯,你的选择完全正确,所以从现在起假如遇到什么活人你待后面,让我来就好。”
“是,首长”
说着那巨大蝎钳在叶晨面如风般掠过,坚硬的外骨骼咯咯作响,王宏认真的敬了一个蝎式军礼,看的叶晨一阵心惊肉跳。
“小宏啊,以后军礼或是拥抱之类的就免了吧,噢...还有,那个握手也免了吧。”
“是,首长”说着那巨钳再次呼啸而过...
S市西郊通往市区的街道上,浩浩荡荡的军队冒着大雨缓慢前行,身处前方的强化者警惕的端着重武器注视着周围,唯恐那饕餮如幽灵般奇袭而来。
‘呯呯...’几声慌乱的枪响打破了只有沙沙的雨滴声,紧接着后方的军队火力覆盖了一处废墟,这些军人曾跟随凤凰组织执行过几次任务,面对残忍的饕餮他们至今心有余悸,战友被生吞活剥的场面依然触目惊心,所以他们此刻就好比那落在树梢上的惊弓之鸟,只要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必然开枪消灭之。
生处前方的强化者见状立即停止了前行,其中三名提着重武器竟一跃而起向后方跳去,夺到军车旁往那火力覆盖的废墟处定睛看了几眼,其中一名抬手呵斥道:
“停止射击...”姜吴(古神成员,前某军区特种部队3级士官)
枪声停止,姜武又是一跃直至跳进了那废墟之中,稍后他提着一只已经被打的满身是孔的大甲壳虫走了出来,将那篮球大小的虫子往士兵们面前一扔,开口说道:
“作为军人竟然连起码的军人素质都没有,一只虫子就轻易乱了你们的阵脚...成何体统。”
“以后大家要确认情况后再予以行事,更不能盲目开枪,毕竟我们的弹药是给饕餮们留着的,不然遇到成群的饕餮时一但弹药不足我们就真的危险了。”林菲菲(女,古神成员、强化者,前特种部队狙击手)
“有你们在饕餮还敢来吗?”一个士兵问道
“那可不一定,动物毕竟是动物,嗅到这么多的食物,谁知道呢?好了我们继续前进,快到市区了。”林菲菲说罢,与姜吴跃到军前,继续向市区开进。
队伍继续前行,雨一直下着,似乎从来没打算要停的意思,队伍前方的强化者和凤凰组织的异类相对还好,毕竟他们的体魄比起普通人类要强上数倍之多,但是身处后方普通士兵就有些吃不消了,现在他们除了自身装备的负重,还要面对泥泞异常的道路,加上防护镜上一直模糊不停的雨水,让他们感觉十分的难受,然而让他们更难受的其实并不只是身体带来的苦累。
“非得要下雨天出来救人吗,真是活欺负人,照这下去救没救上人不知道,咱们的得先把命搭进去。”
“就是说嘛,与其迟早被那些怪物吃掉,还不如当初直接被炸死算了。”
“你两就少说几句吧,我现在活着都不知道是图个什么,家人没了...媳妇也没了...上个月才和媳妇结的婚,爸妈当时还高兴的给我们喂糖吃,都没了...什么都没了。”说着那士兵情不自禁的抽泣了起来。
旁边的战友听后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前行着。
然而这一切早已被队伍最前方的强化者们听在耳里,因为他们除了身体上的强化外,其他器官也均得到不同程度的强化。
“我们找地方让他们休息一下,顺便安抚安抚,这样的状态无异于让他们去送死。”林菲菲走到姜吴旁边低声说道
“恩,就去那儿吧。”姜吴指着前方不远处一座还未完全坍塌的大楼。
“大雷你去排除安全隐患。”
“好唻...俺老孙去去就来”孙大雷(某特种部队爆破手)
孙大雷与其它强化者的装备完全不同,强化者队伍里除了林菲菲背着一只与她几乎一般高大的重型***外,其余强化者都是身披弹药手提机关炮,只有孙大雷浑身上下整了满满一身各种型号的战术包,背上、腰上、臂膀上、腿上就连胸前都整了两个军绿色的大包,看上去有些滑稽就像是一只年幼时的草蛉虫,背着他那一身的宝贝潜行于幽暗之中。
稍后几声爆破声响起,大楼附近扬起的尘埃很快被雨水带到地面流向更低位置的市区方向。
林菲菲站在路边:“大家快跟上,前面有栋大楼,我们可以去那儿休息一会。”
听到林菲菲的招呼声,士兵们的步伐加快了不少,前方的孙大雷早已站在大楼五层的一处窗户边上:“确认安全...”说罢纵身一跃就那样直直跳了下去。
“我说大雷,你还是悠着点吧,你不担心摔废了,我门还担心你把那满身的**给摔爆了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如果是成品**的话确实有些不太稳定,但是把**的原材料全部分类存放那就完全没什么危险了,你以为我带这么包玩呢?”
“噢?那些**都是临时制作出来的?”
“不然呢,历来爆破我都是根据需要爆破程度以及爆破点的容量临时制作的。”
“真牛叉....”
营救队伍除了几辆卡车停在废弃大楼不远处,其余队员全部进入了大楼三层,因为一二层已经完全被坍塌物所埋没。
姜吴第一个进入了大楼内部,看样子这栋楼以前应该是一栋博物馆,里面一部分陈旧的古器具依旧陈列在大厅边上的大理石石格中,虽然有些已经破裂的不成样子,大厅中央支撑整栋大楼的基柱还算结实,并没有倾斜或者破裂,等所有人进入大厅后,林菲菲敏锐的发现似乎少了十多个异类,发现异样后,她并没有说话,因为有些异类的听觉同样敏锐,士兵们围坐成几圈享受着短暂的安逸,剩余的数十只异类漫不经心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嘀咕着什么。
林菲菲把姜吴拉到边上打出几个特种部队特有的手语,‘队伍里,少了十多个人’。
姜吴满脸疑惑同样打出了手语‘什么时候,你看到了吗?’
林菲菲:‘没有看到,我猜想可能是他们故意脱离的,’
姜吴:‘一会你殿后,要注意安全’
林菲菲:‘好的’
“你不想活了吗...”一声叱呵打破了宁静
众人看去,却见一个年轻的士兵不知何时已经摘掉了防护头盔,脸上的汗水与泪水交织着湿成一片,坐靠在大厅中央的石柱旁淡淡的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包香烟并且点上,努力的吸了几口后,忽然开口苦笑道:“真TM的爽...”
姜吴转身走到那士兵面前缓缓蹲下:“同志可以给我来一支吗?”
“给...”士兵到也爽朗
姜吴接过香烟挨着那士兵缓缓坐下,姜吴生的五大三粗而现如今又被强化,与普通士兵坐在一起不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姜吴吐着浓厚的烟雾淡淡说道:“今年多大了?”
“21了...”
“为什么拿掉头盔”
“没有为什么...”
姜吴顿了顿继续说道:“或许对于你们而言现在就是世界末日,但是对于我来说12岁的那一年就已经经历了这一切,那一年R市的那场大地震夺取我所有亲人的生命,爸妈、姐姐、爷爷、奶奶都离我而去,那时候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是孤独的,庆幸的是我竟然挺了过去,回头想想我才发现那时候我有多么的勇敢,今天面对这种灾难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去怪怨M国或者其他什么人了,因为对于战争而言人类都是输家,但人类文明绝不会就此终结,仔细想想我们能幸存的活下来不就是一个个鲜活的奇迹吗,在坐的每个人都是背负着亿万人的离去而换来的奇迹,同时也承载着我们每一个亲人对我们最后的寄托,试想我们在面对生命最后的一刻是该是多么希望我们挚爱的亲人依然能好好的活下去,如果还有另一个世界的话我相信那他们一定在远方无时无刻不在为我们祈祷希望我们勇敢的活下去,你觉得呢?”
那士兵其实只是一个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一个孩子,在场的大多数其实都是孩子,包括哪些异类中的一部分。
“可我真的好想念他们...”年轻的士兵终于还是声泪俱下
“想哭就哭吧...谁说男人就不能哭的,哭过了戴上头盔,为了我们挚爱的人勇敢的活下去。”
林菲菲与一旁的强化者们看着那些年轻士兵们的哭泣无不动容,轻抚着眼角尽力抑制着悲伤的情绪。
片刻后那摘掉头盔的士兵起身给姜吴敬了军礼。
“姜队长,谢谢您...”
姜吴起身拍了拍士兵的肩膀:“好样的...在场的所有兄弟都是好样的,我们不能保证在未来都能活着去到晨曦,但是我们必将与你们并肩作战携手生死,直至晨曦”
然而就在所有人坚定信念的时刻,一场悄无声息的致命陷阱已经悄悄向他们逼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