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晨曦之岸 > 第三章 立场
 
  
北国夏日的黄昏似乎是世界上最舒坦的气候,温润的霞光中丝丝柔和的清风如那轻柔的丝巾般亲吻着世界万物,花鸟人兽、山丘草木无一例外,她总是那么公平,从来没有坦向于谁?
“妈妈,你看我的影子好长呀,你看你看...她还在跳舞呢?”小河边上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开心的嘻嘻着,这里地势非常平坦,所以河水流的很缓,河水很浅刚刚漫过了小女孩的小脚丫子,余辉将小女孩的倒影拉的很长,在舒缓的水面上衣袂飘飘,如同一位身姿曼妙的少女在翩翩起舞,小女孩开心的随着自己的身影手舞足蹈就地起舞,惹得岸边的爸爸妈妈嬉笑声不断。
“真美”妈妈名叫秦淑慧,如玉般清澈的双眸与那精致透彻的面容怎么都不像是已经三十好几的女人,更像是一位二十多的少女一般,落落大方的依在河边的一颗青柳下,望着将要落幕的晚霞,微笑道:“今天难得有空陪我们看日落,这么美的景色晚一些回好不好?”
“最近部队里事情太多了,好吧...那今天陪你们玩个够,欣怡...爸爸来喽。”叶晨说着拎起水枪向女儿跑去。
夕阳映射着三人幸福的身影缓缓滑落地平线,夜幕如影随行像是歌剧院的幕布一般被缓缓拉上,昏暗的夜色交织着郊区稀疏的灯辉,苍河下游的两岸开始被年轻人占据,成群的年轻人陆续赶来,他们有的从车上搬下‘卡拉OK’等摇滚与照明设备,还有一些用来烤肉的金属炉子,不一会儿灯火通明嫣然一副大型户外的娱乐景象,不远处的叶晨自然有些受不了这种高分贝的节奏,此时女儿虽然玩的正起劲,但是小脸儿上已经被蚊子叮起了一个红红的小包,所以只好搬上夫人、公主冲冲逃离了热闹非凡的灯火晚会。
秦淑慧(叶晨的妻子):“时间还早,要不去小强哪儿吃点烤串再回吧。”
叶欣怡(叶晨的女儿):“好啊好啊,我要找二叔吃串串”
叶晨:“也好,我给少华打个电话。”
秦淑慧:“真的是没什么能把你们两分开了。”
叶晨:“谁叫我两是生死兄弟呢,当年在L国六个兄弟血战几百叛军,战到最后只剩我两还活着,若不是少华坚强硬是和那叛军周旋,只怕我早就开枪自尽了,还有那一年去边境执行扫毒任务,要不是少华敏锐,我早给那狙击手给结果了,我欠少华两条命了...”
叶欣怡:“爸爸,那你欠少华叔叔的命怎么还呀?”
秦淑慧:“看你,孩子在呢,别老说这么严肃的事情。”
叶晨微微一怔:“等少华叔叔遇到危险的时候,爸爸一定拼命帮助少华叔叔的。”
秦淑慧:“那我给雪雁姐也打个电话。”
叶晨:“还说我呢,你这不也是吗?”
晚九点,S市古城的街道上繁花似锦,复古式的一座座建筑处处洋溢着祥和的气息,空气中随处散发各种美食的香味,人声鼎沸的街道上空被各种颜色的灯辉交织着如同彩虹一般艳丽,一间名为‘夜柳旗’的串吧里挤满了熙熙攘攘的年轻人,小店约有百十多平,里面装饰极具潮流,风格设计上也极为大胆,咋一看以为是花红柳绿的酒吧呢,尤其大厅中央装饰的方形T台上摆放着一辆陈年老爷车,车子前台被改装成KTV的点歌屏幕,旁边放置着话筒专供顾客点歌或者唱歌所用,车子上方吊置着一部旋转的圆形LED网状彩灯,将整个串吧映射的非常艳丽。
叶晨等人好不容易在一处角落寻得了一张空桌慌忙落座,生怕被人抢了去。
秦淑慧看着络绎不绝的顾客微微一笑:“少华,雪雁姐你们先坐,我去后厨帮帮小强他们。”
叶欣怡:“我也要去帮二叔,还有贤良叔叔,青羽叔叔”
叶晨欣慰的点了点头
赵雪雁(李权的妻子):“哎你个臭小子,还点了点头,不疼媳妇就知道疼弟弟”
叶晨无奈的撇了撇嘴:“我说少华,老婆儿子呢?怎么就你一人过来了。”
张少华:“孩子放几天假,去他姥姥家了。”
叶晨一机灵:“那今日咱哥两是不是应该来个一醉方休啊?”
张少华会心一笑:“可以”
赵雪雁:“嗨嗨...这两臭小子,姐姐还在这儿呢,小心我回去告你们司令,明天罚你们跑二十公里。”
叶晨:“前几天我让朋友从海边托了点生鲜回来,特意给雪雁姐要了十来只大鲍鱼,估计后天就到。”
赵雪雁:“是吗?后天就到?”
叶晨认真的点点头:“是的,如果快递在快一点,明晚就到。”
赵雪雁:“明天就到?咳咳...姐姐什么也没看到,我要去后厨帮忙了,姐亲自给你们烤。”
叶晨抱拳行礼:“姐姐神武...”
赵雪雁38岁,是李权的第二任妻子,第一任妻子十二年前死于车祸,当时因为李权喝了酒妻子驾车回家的路途中迎面遇到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而导致的车祸,之后李权戒了酒,整日沉浸在思念亡妻的悲痛中,直到五年后,在叶晨女儿一岁生日的party上,被秦淑慧的闺蜜赵雪雁所深深吸引,那女孩落落大方谈吐风趣,很快李权被她那天马行空的魅力所折服,即便年龄相距10岁,依然没能阻挡他们的爱情,直到结婚之后李权始终不让赵雪雁碰上那车子的方向盘一下。
叶强抱着小侄女从后厨出来(叶晨的弟弟):“华哥过来了。”叶强边说打了两杯冷饮。
张少华递过冷饮:“快去忙你的吧,不用招呼我们”
叶强:“华哥想吃什么尽管和小齐说就行,那我忙去了”叶强说话期间始终没与叶晨说一句话,甚至都没注意他哥哥一眼。
张少华:“去吧”
齐贤良笑嘻嘻的迎上来(叶强的合作伙伴):“晨哥,华哥好久不见啊,里面太忙了,强子一个人都忙不过来,都顾不上跟晨哥打招呼,有什么和我说就行。”
叶晨:“没事,哥知道他那倔脾气,老样子,六斤羊腿两搭啤酒。”
齐贤良:“好唻,哥哥们先喝着”说罢,齐贤良往桌上摆了啤酒等几种小菜。
张少华:“看来小强这辈子是无法原谅你了,这都三十出头了,这孩子太倔了。”
叶晨苦笑着:“不怪他,你也知道当年是我执意要执行那次远洋行动的,爸妈离世的时候只有他陪在身边,当时爸妈一定非常希望能看我最后一眼,只有小强知道他们当时有多么伤心,从当兵那天起,我就欠了他们太多,我不是一个好儿子更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不提这些了,来...为了曾经的兄弟们,干杯!”
咣咣咣...二人手起杯落一口气喝了三杯,这是他们纪念战友的方式,是替曾经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四个兄弟而干杯,三杯进肚二人没有说话,或许彼此都沉浸在曾经那段黯然失色枪林弹雨的战场之上,也或许又回到了曾经战友们豪气冲天的聚会场景中,片刻后二人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红肿的不像样子,两人几乎同时苦笑着摇了摇头,此刻没有人能体会到他们的心灵深处那种钻心的疼痛,曾经那些战友好像昨天还在眼前,然而今天却怎么也无法坐在一起,哪怕只是这一杯兄弟酒也成了一种无法兑现的奢望。
第二日清晨嘹亮的军哨声回荡在军区上空,安静的公务楼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您看看,这些资料竟然在我的同学群里早已传的沸沸扬扬,而我们军区却没收到任何详细资料或者备战文书,这完全不符合军部的一贯作风。”很显然叶晨在质疑。
李权不耐烦的说道:“这是M国故意制造的绯闻,他们就是想利用民间舆论给政 府施加压力,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叶晨:“那我请示,为了确保市民的生命安全即刻重启防空洞,同时苍河大坝即刻开闸泄洪,如果核战爆发S市及青山县的百万民众即便躲得过那核弹也躲不过苍河大坝决堤的洪水。”
李权:“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司令了,该做什么还需要用你来教我吗?”
叶晨:“您一直教诲我们身为军人,为人民的生命安全负责是我们的使命,可您现在的做法显然不是这样的。”
李权:“放肆...人民...人民...人民给了你什么,你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而不是什么人民,我能让你有今天就能让你回到昨天,滚出去。”
叶晨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被张少华强拉着拽出了门。
张少华:“司令变了,如今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叶晨:“这是司令桌上的U盘,我趁他不注意拿的,他从来不用电脑,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线索。”
张少华:“这样合适吗?泄密上级文件,这可不是小事。”
叶晨:“都这个节骨眼了,走吧”
二人急冲冲回到叶晨的办公室,迅速打开U盘开始查阅,从二人不断凝重的表情足以看出U盘中必然隐藏着什么惊人的秘密,不一会儿豆大的汗珠已经滴湿了他们深绿的军服,因为U盘中的档案彻底颠覆了他们对目前事态的认知以及李司令的草莽行事,档案显示Z国虽然已经掌握到了检测并且拆除‘神罚’系统的核心技术,但是核武已经被M国早期秘密运往世界各地,其中最让他们吃惊的便是S市也难逃厄运,坐标显示在S市及周边地区已经被部署了最少三枚微型核武,Z国专家对微型核武的爆炸覆盖估算约为一百公里,这就意味着S市全境将被神罚覆盖,但是就目前Z国针对‘神罚’核武掌握的破译技术得出的结论是无法单个拆除的,原因是智能系统‘爱丽丝’的惩戒模式。
张少华始终没有想到李司令已经腐化到此等地步,他颤巍巍的拖动着鼠标试图查看那三个红点下的具体坐标,却发现红点是被加密的,二人接着往下看,更加惊人的信息开始出现,他们一直以为生物核武‘神罚’可能只是携带了某种病毒,但是马上看到的将彻底颠覆他们的认知。
根据研究理论认为‘神罚’核爆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级阶段被称之为‘灭绝’,意之直接杀伤爆破范围内的一切生物,与普通核爆的力学效应中的能量比例完全不同,生物核爆中冲击波占百分之五十,光辐射占百分之五,早期核辐射占百分之四十,放射性沾染中的剩余核辐射约占百分之五,这就完全可以看出,这种生物核武杀伤力要远远大于普通核武;第二个阶段‘神罚’,从第一个阶段的能量数据同时可以得出此类核污染要比普通核武高出八倍之多,与普通核武不同的是生物核武核爆时,早期核辐射冲击波中携带了大量的γ和β穿透性射线,这种射线的高密度会将核爆有效范围外的生物DNA完全击乱,可以理解为核爆后的核爆范围圈一切生物将出现局部分解或者完全分解的状态;第三个阶段‘降临’,核爆后的强大能量脉冲被急速膨胀后又会产生一种回流式效应,这种效应会将之前分解的DNA残体从新纳入被分解的生物体,继而诞生一种与核爆前相类似的变异生命体,但是根据理论数据这一基因异变极有可能将会出现史无前例的返祖变异现象,所以‘降临’是决定一切生物重生的关节,目前谁也无法预知核爆后到底会出现怎样的生命体,因为这些只是理论数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足以摧毁人类文明,并且很有可能返祖回原始时代。
当查阅完所有资料时,二人的军服几乎被冷汗完全浸湿,这已经不只是某个地域或者某个国家之间的事情了,这是关乎全世界以及整个人类文明未来的生死存亡,尤其那三颗浮动在S市坐标上的红点,就像死神手中提着的灯笼一般恐怖而又寒冷,就像一阵冰冷的寒流一直浸湿到了他们的骨头里。
叶晨:“玛德,他们是怎么把核武安置到我们国土上的。”
张少华:“这已经不重要了,战争已经打响了,既然如此你我分头行动,秘密重启防空洞,那里是S市人民唯一的希望。”
那一夜叶晨与张少华彻夜未眠,整整商讨了一个晚上,直至凌晨四点两人才在浑浑噩噩中睡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