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晨曦之岸 > 第一章 动荡
 
  
S市位于Z国内陆北方地区的一个地级市,这里夏有赤日炎炎的酷暑,冬有粉妆玉砌的白雪,属于典型的温带季风气候,一直有着北国之春的美誉,S市共有6个区县,总人口约在300多万左右,市区约有80万人口,故事就要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中的一些小人物说起。
30年前市区北郊的苍河边上坐落着一个叫北岭的小村庄,村子附近有不高的小山也有并不湍急的河流,夏日黄昏的苍河边儿上满是村子里抓鱼的孩子们,玩得好不热闹,唯独一个模样在十六七岁的男孩静静的坐在河边,望着河中的伙伴们似乎在寻思着什么。
“李权,快下来抓鱼啊,你不是最喜欢抓鱼吗?”
“你们玩吧,我没心思玩。”
“怎么了嘛?往常可数你最积极了。”
“我想我要去当兵了。”
“那你不上大学了吗?”
“恩,我妈说爸爸病了不能工作了,我只能去当兵才有出路。”
“听说当兵很苦的”
“我不怕,只要妈妈别哭,只要爸爸的病能好起来,我什么都不怕。”
“...”
第二年那个叫李权的男孩子高中刚毕业便草草入伍,在那个年代选择当兵的一般都是学习成绩较差的孩子,家人担心他们在社会上误入歧途才选择让孩子当兵,也或者父母从事事业单位,让孩子当兵为了能够给孩子就业的机会,在和平年代很少有孩子是为了报效祖国而去当兵,而李权当时也只是为了父母去选择当兵的,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自己的未来就匆匆坐上了开往遥远边疆的列车,那一年他十八岁,正直风华正茂,而这一去也必将成为他改变命运的重要转折点。
在军营中李权见到了壁垒森严的军区大楼与巍峨耸立在边疆的界碑界墙,见到了保卫北国边陲那些体格如铁的老兵们,见到了穿着整齐英姿飒爽的军官们,也见到了荷枪实弹的各式枪械,无不充斥着他那无邪的赤子之心。
一颗新的火种在他心中渐渐燃起,很快他抛却了心中所有的不快,全身心投入到了训练中,也许是天意,李权似乎天生是块军人料子,两年后年仅20岁的他就获得了全国标兵模范称谓,22岁时获得全国特种兵王称号,之后凭借自己勇冠三军的身体素质与正义凛然的行事风格,加之军区领导的极力举荐,开始了他优异的晋升之路,25岁晋升营级,29岁晋升团级,40岁晋升旅级,同年被调回S市并任命于参谋长,年仅45岁就晋升到正师级任命于S市军区司令员。
李权任职S市军区司令的那一年整整45岁,那一年是他人生的又一次起点,那一年也是世界局势陡然转变的转折点,整个世界发生了很多大事,2040年3月1日世界两大强国Z国与M国外交贸易及军事领域的合作宣布全面终止,同年6月1日M国公开宣布重启代号为‘神罚’的超级生物核武计划,以此来威慑对立国,因为之前这个计划是被联合国所禁止的,‘神罚’也被世界公认为最具反人类、反文明、反道德的终极核武。Z国随后宣布正式启动‘天路’计划,‘天路’的宗旨是主导发展绿色可循环科技,杜绝发展以破坏能源为基础的暗科技行进路线,并且与盟国分享这种全新科技。很显然Z国倡导的科技共享与M国的生物核武威慑形成了显明的对比,对于其他国家就如同面前有两大个子都想和你交朋友,M国就如同全副武装的危险分子‘不想挨揍,就过来和我一起玩,我罩你’;而Z国却像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导师‘不想落后,就要挺起胸膛好好学习,我教你’。
那一年S市也发生了很大的事,一种致死率极高的新型传染病在S市爆发,虽然国家在爆发后第一时间内就进行了全面封锁,但是依然有近数千名医护人员与数万平民被夺取生命,随后病毒不断扩大传播半径直至全国,最后Z国联合多国利用新型科技成功研制了疫苗才彻底控制住了病毒的传播。
在病毒传播期间S市的一位商人也因此名声大噪,他是土生土长的S市人,名叫罗向东,在病毒爆发的第一时间罗向东敏锐的察觉到了潜在的商机,他拿出几乎全部家当数十亿迅速投资了医疗,之后向全国抛售,因此大赚了一笔,虽然他并未抬高价钱,但是没有一件物品是无常捐助的,也因此受到了许多争议,有人说他是冷血商人只知道赚钱,也有人说他是良心商人并没有趁机抬高价钱,对于别人的质疑罗向东只留下一句话‘我只是做了一件商人该做的事情’。
罗向东幼年时期父母离异,他是跟着爷爷长大的,爷爷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全靠父亲每个月寄来的一点点钱来维持生计,所以在同龄人还在父母精心呵护的时候,他已经草草步入了社会,在他幼小的心灵与身体上深深体会到了穷所留下的创伤,因为穷没有钱去上学,因为穷他被其他孩子欺负,因为穷他很多时候得饿着肚子,因为穷他甚至去偷东西而被毒打,少年时期罗向东白天东奔西跑打零工,晚上利用挣来的钱去夜市摆地摊,期初他总是看到别人卖的很火,而自己的小商品则越积越多,虽是如此他从未气馁,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次不知他从哪儿进到了一些非常复古而且质量很好的小商品,他把价钱翻了几倍进行出售,同时他将之前没有卖掉的小商品免费赠送给顾客,几年的经验让他学会了察言观色把握时机,当顾客带着孩子时他就会赠送一些孩子喜欢的小商品,顾客会觉得一举两得,如果顾客是一对情侣那他就会赠送一些女生喜欢的首饰之类的,那一次他赚了好几千元,那是他人生赚到的第一桶金,与此同时他也吸取到比金钱更珍贵的东西,跟风只会让自己更加大众更加平淡无奇,拥有别人没有的才叫特色,同时他也发现质量所带来的蝴蝶效应是生意长久的根本,这也奠定了他日后起家的根基。
时光转瞬即逝,转眼间罗向东已经40出头,此时他已经是S市一位非常富有的大商人,旗下的罗氏企业遍布S市,房地产、煤业、钢材、酒店等等只要赚钱的他统统都做,当然他能做到这么大并非他一个人的功劳,手下的龙凤双雄(秦龙、段凤)绝对能给他扛得起半边天,关于这二人的来历那是后话了。
在罗向东得知M国不顾联合国反对,野蛮的重启了‘神罚’信息后,便开始利用各种渠道设法得到了关于许多神罚的资料,在初步了解了‘神罚’的真正威力并判断了M国的国情后,罗向东开始坐立不安,因为在他看来这次M国重启神罚与数年前完全不同,数年前M国只是为了武力威慑,震慑那些意向倒向Z国这边的小国,并无实际开战的意向,但是这次绝非这么简单,因为军费的成年增长,就M国眼下的经济不过是虚有泡沫罢了,如果继续组建‘神罚’系统,无异于无限度加大了军费的耗资,如果M国继续无限度加大对货币的糜烂式印刷,必然使得M国与之同盟国的经济体系临近崩盘,这种结果必然会导致联盟国与之断交,届时M国极有可能成为如同携带了满身的危险品一般被世界所孤立,那么那个时候M国能走的路只怕只有一条便是战争,因为霸权主义的豪横使惯了,怕是不会低头的。
罗向东是站在了最坏的角度分析的,事实上可能远没有这般如此,起码近几年甚至十年内都安然无恙,但他能有今天的辉煌也正是靠着他这股子未雨绸缪的预判力,那么既然察觉到了危险他就绝不会坐以待毙,罗向东与秦龙、段凤一起谈了数日终于拟定出一个堪称完美的计划,但是造物弄人这次他不得不去拜访一位多年来势不两立的死对头,一位刚正不阿桀骜不驯的军人,此人正是李权。
李权身为军人做事严谨性格直接,所以他从心底就看不惯那些狡诈的商人,尤其那次医疗事件过后,他对罗向东甚至有些厌恶;而罗向东对李权这种目空一切的军人也是较为反感的,在他看来像极了茅坑中的石头又臭又硬,所以二人从不来往,偶有相遇连招呼都懒得打。说起好像来也没什么过节,但是男人与男人之间这种敌视感内在要比外在重的多,所以此次谈话罗向东必然要打起十二分的谨慎,在他看来对付这种臭石头必须一招制敌,不然以后再谈十次百次都无济于事。
2040年9月15日上午9点,李权办公室传来一阵略显急促的敲门声。“进”
李权:“罗向东?”
罗向东:“李司令进来安好啊,恕罗某不请自来。”
李权:“商客们很少有工夫光顾军区这块贫瘠之地,我是军人不兜圈子,有什么事直说吧。”
罗向东将一张五百万面额的支票放到桌上:“早就听说李司令作风强硬豪人快语,闻名不如见面,既然如此敢问李司令对钱可感兴趣?”
李权:“如果你是来谈钱的,那么你可以走了。”
罗向东:“不...不...不...恰恰相反,今日专程来是与司令谈一谈人生的。”
李权:“谈人生应该去找那些哲学家,军人那会懂得什么哲学。”
罗向东:“他们只知道活着去干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活下去,换句话说他们只知道活法而不晓得活路,没有活路一切都得免谈。”
李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并没有说话
罗向东继续说道:“想必司令对‘神罚’的了解比我更清楚吧。”
李权依然没有说话
罗向东拿起支票一边撕碎一边说着:“在我年轻的时候认为只要有钱就无所不能,所以我拼命的去赚钱,直到几个月前我才恍然大悟,当有一天再多的钱也不能保住一条狗命,甚至连一丝安慰都买不到,那留着这些钱还有什么意义?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
李权:“呵呵...好在我没有多余的钱,不必担心人死了钱没花了。”
罗向东:“司令还真是幽默,罗某佩服司令的定力,我当面撕碎这五百万您连眼都不眨一下。”
李权:“恕我直言,战争面前人人平等,更何况核武,况且M国目前只是武力威慑,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带上你的废纸可以离开了。”
罗向东:“既然来了,多说几句又有何妨啊?还请李司令稍安勿躁。”
李权不动声色
罗向东双手递给了李权一支烟并且为其点上,接着说道:“我是商人所以我的思维模式与你们有些不同,十五岁下的海,那时候钱不多只敢去做一些小本买卖,因为穷所以我不论做什么都会小心翼翼,做买卖其实就像是一场极具风险的赌博,当我投资认为最有可能赚到钱的项目时,结果往往是不尽人意的,一次次的失败逐渐改变了我的思维模式,从那以后不论我选择投资什么,都会拿出一小部分钱投资到最不可赚到钱的项目作为保险,而且屡试不爽,再后来我便开始大胆去尝试投资别人都不怎么看好的项目,自那以后我的生意如日中天,直到今天罗氏旗下的所有企业都要遵循“龙涎效益”正所谓其貌不扬却是价值连城,当十个人有九个人认为这件事是不可行的,那么恭喜你机会来了,正如今日M国抛出的‘神罚’几乎没什么人认为未来会爆发核战争的可能性时,这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如果此时还不着手准备,当大部分人改变想法时只怕为时晚矣。”
李权微微顿了顿:“战争是国事,岂能由你我之辈说了算,即便战争爆发,身为军人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丈夫何惧生死。”
罗向东:“司令之忠义罗某自愧不如啊,但是在核战争面前你我如同蝼蚁,即便死上一万次又能如何?”
李权:“这...有什么不对吗?如果世人都贪生怕死那谁又来保卫国家?”
罗向东:“没什么不对,但要看清局势,如同蝼蚁一般死去,对国家哪还有什么贡献,国家花了大量的心血培养出的精英就这般寥寥死去,未免太过惋惜了吧,面对战争死亡是多么容易的事情,但您想过吗?只有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继续保卫国家、保卫您的家人,况且‘神罚’的后续基因突变您是知道的,真正的战争或许是在核爆以后呢,您说呢?”
李权皱了皱眉头,显然他对罗向东的话语吃了一惊,虽是如此依旧冷声说道:“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战争需要我,但是需要你吗?”
罗向东:“没错...这就是我专程来拜访您的原因,我有钱有人,您有权有势,如果你我合作,将西郊的地皮拿下,在那儿秘密建设一座地下兵工堡垒,如果核战争爆发我们可做退路,退一步说战争没有爆发,也可改建地下酒店,到时候五五分成何乐而不为?”
李权:“呵呵...早就听说罗总对西郊高地的地皮垂涎已久,只因新任市长要在西郊规划风景特区,想必罗总依然费尽周折了吧,说了半天还不是为了那块破地皮子。”
罗向东拿出一张面额一亿的支票与自己的一张名片放到李权面前:“我投资西郊开发酒店是真,但防止生物核武也是真,来找您已经是我最后的一步棋了,这步棋即分输赢也决生死,这是一亿,您要知道即便那酒店建成,赚这一亿也只怕得十几年吧,何况还要和您五五分成,孰轻孰重您自己掂量,罗某先行告辞。”
这段简短的谈话,将彻底改变了二人此后的命运,甚至毫不夸张的说这次谈话甚至影响到了整个S市以及全人类未来的命运。命运往往是如此,有些决定人类重大的变故的起因往往在最初是非常不起眼的,可能是一次偶然的相遇,也可能只是一位路人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就会彻底颠覆人类历史的走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