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苍生芸芸 > 第三十九章 镇压罗睺珠
 
赤明看见尚有一线生气的鲍锦,随手挥了一滴地脉灵乳过去。

原本已经肉身枯竭的鲍锦,也是在这一滴地脉灵乳的滋润下回复了一些生气。

而就在赤明准备跟随元化去看看那枚罗睺珠时,鲍锦颤颤巍巍的扶着墙头缓缓站了起来,对二人道“二位请留步,我这有一事要告知二位。”

赤明闻言,回头望去“什么事?”

鲍锦颤抖的对二位行礼道“我知我言轻甚微,不知阁下如何对待凡民,不过还是请求二位绕过紫枫成三十万凡民性命。”

“啥?”赤明不是很理解鲍锦的话。

不过一旁的元化闻言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我知道,我俩不喜杀戮,不会肆意打杀凡民,不过那罗睺珠却是跟我们不一样,罗睺珠一旦出世,紫枫城三十万凡民性命难保。”

听到元化的话,鲍锦面色煞白,噗通一声就在两人面前跪下,磕了一个响头“还请两位前辈大发慈悲救我紫枫城。”

赤明也是一挥手将鲍锦扶起“你不要担心,我们来此就是为了这罗睺珠而来,只要你等配合,便不会出事。”

说着,赤明与元化朝紫枫城内走去,径直走到紫枫城中央的广场之上,一路上,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凡民。

此时的紫枫城由于之前罗进的进攻,已经开始全面戒严,任何人没有接到通知的情况下不得擅自出门,虽然对于他们这等修士来他们无异于饮鸩止渴,不过却给了这些凡民一丝心理慰藉,认为他们一定能够挺过这次灾难的。

二人径直来到广场之上,广场正当中竖立着一个雕像,是一位头戴斗笠身穿蓑衣,后背宝剑的剑客模样,元化告诉赤明“此人乃是武圣堂的创始人,武圣钟九德,据说在此人的带领下,生生打破了这黑龙法界之中,黑龙神庙一家独大的情景,并为这黑龙法界之中无数凡民开辟出一条上升之路。而那罗睺珠正是被镇压在这雕像之下。”

不过元化见此,也是十分无奈道“如果一开始,那罗进没有来的时候,我还有办法借助法阵之力将罗睺珠镇压回去,不过现在那罗进借助功法沟通到了这一枚罗睺珠,使其有了根源,现在这罗睺珠出世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不过这时,赤明想起自家袖囊之中还有这一副能够镇压海眼的瀚海一气图。

随即大袖一甩,一道华丽卷轴冲中飞出悬浮在半空之中。

瀚海一气图随即灵光一转化作一位孩童,正是宝灵白果,对赤明行礼道“少爷。”

赤明抬手一指面前的武圣雕像道“你可看出了什么。”

白果闻言,朝这武圣雕像上下打量一番后说道“此雕像乃是一件压阵宝物,似乎连接着一处阵法用来镇压某一物件,不过属下想不通,区区一枚星珠就要费这么大功夫镇压。”

元化看到这瀚海一气图也是十分震惊“宝物通灵独立存身,是真器之流,此宝整个荡金山地界也就几件,他竟然有一件,难道是通明山大王所赐?不过也不对啊,通明山地界至宝几乎都是木属,此宝一身水气,不想是通明之宝。”

不过元化听了白果所言,似乎很是瞧不上此地阵法,也是说道“那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处理?”

白果闻言,白了一眼元化,似乎在对他说“你是哪位?我两很熟么?”

最后还是赤明说了一句,白果才开口道“此阵存在时间已过百年,阵法法纹弱化,这才给了这枚星珠可乘之机,按理来说这枚星珠应该已经破阵而去,不过现在还在这里,看法力残留,应该是这位先生所为吧。”白果看了一眼元化道。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办法有二”白果竖起两支手指道“其一,可修复法阵,将星珠镇压回去,不过此地灵气稀薄,阵法效用百年之后必将破败。其二,可将此星珠放出,将此星珠镇压在我体内。”

闻言,赤明想到“这星珠看样子是个不错的宝贝,镇压在此地太过可惜,且百年之后必将破阵而出。”

“那就将这一枚罗睺珠镇压在你体内,带出的此界再做处理。”赤明道。

白果接到赤明的指令,对赤明拱手一揖。

随后,白果白光一闪,于这武圣雕像上空化作一副三尺宽,通体碧玉琉璃,散发白光的瀚海一气图。

瀚海图缓缓展开,图中所画,乃是四海之景,四海之水波澜壮阔,隐约之间似乎能够听到海水呼啸的声音响彻天地。

随着画卷的展开,赤明感到自身法力正在源源不断的被瀚海图汲取,似乎根本没有上限。

瀚海图似乎感受到赤明的状况,图卷只展开的三成,不过对于这一枚罗睺珠也是够用。

只看见从瀚海图之内,一滴深蓝色海水缓缓滴下。

这一滴海水一接触到武圣雕像,瞬间,雕像身上出现数道裂纹,转瞬之间便裂开碎成粉末。

而这雕像之下的罗睺珠察觉到异样,本能的朝天外遁去。

不过一瞬间就被一道深蓝色耗光拦住。

随后,瀚海图浑身一抖,一团黑色海水滴露,瞬间将这罗睺珠包裹缓缓朝瀚海图内扯去。

于此同时,远在紫枫城以北的三百里外的一座黑龙神庙之中,罗进正在那练功恢复与元化一战的消耗,顺便继续沟通星辰之力,试图将被镇压在紫枫城内的罗睺珠牵引出来。

不过就在这时,他能够感应到他与那罗睺珠之间的联系竟然越来越浅,几近断了联系。

其连忙从定中起身,从袖囊掏出一块黑色牌位,上书‘太岁星君罗庚之灵位’。

罗进将牌位摆好,随后附身朝牌位一拜道“太岁星君在上,弟子罗进恭请星君神通降临。”

罗进此时所用,乃是一门祭祀之法,祭祀的乃是天上太岁星君,以沟通星君的方式祈求星君法力加持,从而达到自身目的。

以往他所献祭的乃是自身法力,只需要一段时间便能恢复,但是这次他能够感应到罗睺珠气息消失之快,便将目光看向了一旁侍奉的黑龙神庙祭祀。

一旁侍奉的黑龙神庙祭祀见了,知晓罗进此时正在施法,便准备悄悄离去。

不过就在他准备开门时,只感到身体一僵,浑身不能动弹。

其艰难的回头望去,只看到罗进面色苍白的看着他道“太岁星君法力高深,祭请一次所需献祭法力巨大,我之前战斗法力受损,这需要你帮忙了。”

还没等这位祭祀说话,只听见祭祀惨叫一声,随后传来一阵阵骨骼碎裂声响,这祭祀就在罗进眼皮底下化作一团鲜红血珠。

血珠滋溜一转,没入太岁牌位之内消失不见。

牌位受到血珠滋润,瞬间豪光大放,原本晴朗的天空之上,竟然看见一颗星星正在白日闪耀,直堪大日之光。

而在紫枫城之中,原本即将被瀚海一气图拉入图内封印的罗睺珠感应天空异样,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随着罗睺珠的挣扎越来越激烈,这紫枫城的大地也在剧烈颤抖,无数房屋开始倒塌,原本整齐的青石路面,也是飞速炸裂,裂缝之中渗出缕缕寒风,好不渗人。

罗睺珠的挣扎也是导致那瀚海一气图的剧烈震动,赤明见此也是加大法力,试图稳住瀚海图。

一旁的罗进抬头朝天空之上烁烁放光的岁星,眉宇之间充满着寒意。

元化冷哼一声,从秀囊之中套出一张鲜红布匹。

此布名为遮星罗布,是很久之前黑龙法界之中的修士对付罗睺珠持有者所炼制出来的宝物,其作用便是在一定时间之内遮盖星光,使对方受不到星君法力加持。

而这一块便是那些修士所留,为的就是防备这一枚被镇压的罗睺珠被有心人借星光之力接引,从而导致一系列的麻烦。

元化将这遮星罗布祭起,罗布瞬间升空,化作一块看不到边际的黑烟,将整个天空遮盖,在其遮盖之下,不仅仅是星光,就连阳光也是点滴不入,这整个紫枫城瞬间变成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地。

紫枫城的凡民们,先是受到警告不得出屋,又是经历地动山摇,现在这整个天空变成了漆黑一片,顿时害怕,哀嚎之声遍野,无数凡民纷纷跪地,朝天空磕头祷告,以祈求天公原谅。

但是那罗睺珠被这罗布将星光遮蔽之后,没有了星光的滋润接引,也是瞬间安静下来,又过了不到半刻钟功夫,罗睺珠终于在赤明以及瀚海一气图的合力之下被拉入了瀚海图内。

罗睺珠一入瀚海图,图内的四海之水,瞬间涌了上来,将罗睺珠压在了四海之底,如果没有赤明的同意,必将永世不见天日。

而这遮星罗布在罗睺珠进入瀚海图的一瞬间,被星光撕裂,化作片片碎布,缓缓掉落下来。

元化见此也是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这遮星罗布的使命已经达成,那罗睺珠已经不能再危害人间,自身得到解脱甘愿被星光撕裂。

不过远在黑龙神庙的罗进此时再也感应不到一丝罗睺珠的气息,便知道罗睺珠已经被镇压或者被打灭,仰天看向远方狰狞道“元化,你断我道途,我跟你不死不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