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苍生芸芸 > 第十八章 鹰嘴山
 
一路上跟随这着白头鹰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下。

山峰高百丈,如利剑搬直插云霄,山顶是矮矮雪峰,不时有白云环绕。

在山顶之上有一块巨大的突出岩石,岩石长窄后宽,远处看如同鹰嘴一般,由此得名鹰嘴山。

他们看到,那抓着鲶鱼头奔儿霸的白头鹰一头就扎进了山里。

赤明见此,连忙跟着开始登山。

越往高处,他们所能借到的地气就越少,最后实在无法,也只能爬山了。

爬了约办个时辰,他们终于来到了那白头鹰所筑的巢穴之上。

巢穴足有三丈方圆,仔细一看,筑成这个巢穴的材料不是别的,竟然是无数惨白的尸骨,不仅有牛羊,还有许多人族,兽族的骸骨,矮矮森森,怨气逼人。

不过巢穴之中没有那只成年白头鹰,有的只是一群瑟瑟发抖的猎物。

猎物各式各样的都有,有入鲶鱼头一般的水族,还有几头被啄断腿的兽族,其中更是还有两个人族,不过大部分都是是去生机,只有以为还在那苦苦挣扎,但是很快也不再动弹。

那鲶鱼头奔儿霸就在其中。

此时的鲶鱼头却是一脸严肃的站在巢穴中央给其他那些被白头鹰抓来的猎物们问好。

“大家好啊,你好,你好,我是新来的。

诶。诶。诶,不用站起来,不用站起来,大家随意点,就跟自己家一样,大家住的还习惯么?要不要加点柴火?”

鲶鱼头竟然不要脸的上前握手,并亲切问候对方明摆着的身体状况,惹的在坐的这群人一阵无言。

却丝毫没有发现巢穴之外的洪放赤明二人。

此时这白头鹰不见踪影,但是那洪放却也是再也忍受不了这鲶鱼头奔儿霸的碎嘴,走上前去对着他的大脑袋就是一巴掌,将奔儿霸打翻在地。

“谁啊,那个不要命的家伙敢打老子。”鲶鱼头叫嚣道。

不过在抬头看见是洪放后,瞬间起身跪在了洪放面前大拜道“英雄,英雄,你来就我了,我在这里好害怕啊,这里的人一个个如狼似虎,我这娇弱的身躯可是受不了他们的摧残啊。”

边说话,鲶鱼头一边爬到洪放的腿前抱着他的小腿就那自己满是粘液的大脑袋蹭了起来。

“走开,别恶心我。”洪放一边说,一边将被鲶鱼头抱着的小腿抽了出来。

不过这时,赤明在自己的袖中感应到一丝振动,拿出来一看,是之前自己在用紫竹杖指路误入兔窟时,那里的当家兔爷给他的一束兔毛。

听那兔爷说,凭借这一束兔毛,能够找到他那只被人族抢走的子孙。

赤明当时接下,也不过是顺手而为,自己也没有可以去寻找,那兔爷也没有强求,他也知道赤明不会刻意去寻找,只是给自己涂个安慰罢了。

他根据这兔毛的指引,走到这巢穴的一处角落。

这里虽然没有发现活物,但是却发现了一具兔子的尸体。

赤明手中的兔毛轻飘飘的落在这兔子骸骨的身上,似乎在告诉他,这具骸骨就是他要寻找的对象。

看到这具兔子骸骨,赤明默然了。

他来着荡金山地界时,张道士就跟他说过,这荡金山地界很乱。

他一开始还没怎么在意,只是觉得自己只要不去主动惹事,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不过现在看来,这事实却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这荡金山地界,无论是人杀妖,还是妖吃人,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些人做这些事,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无非就是你肉多罢了。

不过这时,只感应到天空一暗,又有白头鹰过来了。

赤明和洪放连忙躲在一旁。

而洪放却是死死捂住鲶鱼头奔儿霸的大嘴,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从而引起上空白头鹰的注意。

而这白头鹰也是没有归巢,只是从巢穴上空丢下一物便转身离去。

本来他们没有在意,只是觉得这白头鹰又不知道从哪抓来猎物丢在巢穴,丢下来的是一团浑身带着鲜血的白色东西,一时间也认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不过赤明却是仔细看了看这时过来的白头鹰。

赤明对洪放说到“诶,这一只好像不是之前抓鲶鱼头的那只。”

洪放闻言,‘咦’了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最后还是这鲶鱼头奔儿霸使劲挣开洪放捂住自己的手臂说到“这有啥好奇怪的。”

“啥?”赤明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当然知道。”这鲶鱼头奔儿霸一本正经的从地上爬起来,象征性的整理了下自己的领口,虽然他没有穿衣服,但是流程还是要走的“咳咳,这鹰嘴山高百丈,是白头鹰王的地盘,这整个鹰嘴山只有一个巢穴,那就是白头鹰王的巢穴。”

说着鲶鱼头奔儿霸指着他们身处的巢穴说到“而在这鹰嘴山有个传统,那就是凡是此山的白头鹰,每天都需要给白头鹰王上供,也就是抓猎物放道这白头鹰王的巢穴之中等鹰王前来享用,而不上供的白头鹰则会被鹰王打杀。”

“那那些其他的白头鹰住哪呢?”赤明突然问到。

但是那鲶鱼头奔儿霸却是投来鄙视的目光说到“你家大人没教过你么?鸟是住树上的啊,没看到这鹰嘴山上只有这一个地方能够筑巢么,其他白头鹰都到鹰嘴山附近的山头树上筑巢了啊,只是每天要过来交保护费而已。”

被一只鲶鱼鄙视,赤明却是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去,一巴掌就把鲶鱼头打翻在地。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看着鲶鱼头说话就忍不住想要上去揍他,谁让这鲶鱼头这么欠揍呢。

谁知道这被打翻在地的鲶鱼头不仅没有一丝傲骨,反而是瞬间跪在了赤明将自己另一边脸递了上去道“英雄,只打一边不过瘾把,你受累把另一边也来一巴掌把,我不要别的,你待会走的时候带上我一个就行,这要求不过分吧,诶,英雄,你别走啊,英雄,英雄!”

而此时,刚才被一头白头鹰丢进来的一团白色物体竟然发出了一声呻吟,之后竟然翻了个面。

鲶鱼头奔儿霸见了,也是不屑的鄙视一番“啧啧,这年头食物还会自己翻面啊。”他自己丝毫没有觉得,自己也是这白头鹰抓来的食物中的一员。

那赤明仔细看了一会,惊讶的发现,这人他认识,正是之前进攻带领人族军队进攻黑水山的白袍中郎将。

看到这位,他也是轻叹一声,心想,“不知道该说这家伙运气好还是差,之前躲过了羽盘的大屠杀,现在竟然被这白头鹰给抓到这里来了。”

说话间,赤明从袖中掏出伏气囊,从伏气囊之中挤出一滴地脉灵乳。

此时的地脉灵乳虽然对于修为的进境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但是对于伤势的治疗,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只看家这一滴下去,白袍中郎将顿时呻吟一声,随后浑身开始冒气白烟,浑身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不过一旁的鲶鱼头奔儿霸却是不知道其中的情况,大叫一声“啊,我说你们不吃我呢,原来你们喜欢吃人啊,这就蒸上了?”

洪放听见,顿时一巴掌将鲶鱼头打在地上,呸了一声道“要不是地图丢了,我们才懒得过来救你。”

不一会,白袍中郎将睁开了双眼,还没等赤明他们文化,瞬间窜道巢穴角落,双手抱膝蹲在一旁瑟瑟发抖,嘴中还不时说话“死了,死了,都死了...”

赤明见此,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中郎将说的是什么,手中带着木蕴之气轻轻安抚这中郎将。

这位白袍中郎将在赤明的法力安抚下,也是缓缓恢复了过来,不过眼神中的血丝依旧说明,此人的精神依旧十分脆弱,经不起其他的折腾。

白袍中郎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环顾四周最后眼神落在了赤明身上“你,你,我好像认识你,你是问路的那个。”

“看样子脑子没坏。”赤明看着中郎将说到“没事吧。”

“我是没事,可是我底下的那些将士,唉。”中郎将神情低落。

不过这时候,那个被洪放拍到地上的鲶鱼头奔儿霸走上前来说到“没事,没事,不要在意,不就是死几个人么,上次我望雀湖得罪了以为太子殿下,整个湖的湖水被洗干,一湖的生灵死绝,也就是我聪明,躲在湖底的淤泥里逃过一劫,但是我这鲶之一族除我之外被灭族了,我有说什么么,年轻人,放宽心。”

赤明听了,一个鞭腿就将鲶鱼头奔儿霸踢道一旁“有你这样安慰人的么。”

别的不说,这中郎将在这鲶鱼头奔儿霸的一阵扯皮之下,也是恢复了一些精神。

中郎将看着面前的赤明开口到“你也被是被白头鹰抓到这里来的?”

“我么?”赤明说着一手抓起正缓缓爬过来的奔儿霸道“我是过来找这条鲶鱼的。”

“对,就是找我的。”奔儿霸被赤明拎在半空,不仅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十分骚包的做了个双手环抱的姿势,不时还点了点头。

不过这时,赤明想到了一点问到“你是怎么被这白头鹰抓住的?这些白头鹰就是普通的禽兽而已,你一个合气境修士怎么会被修士呢?”

听到这话,赤明手上的奔儿霸却是浑身一阵颤颤巍巍道“他也是合气境修士”不过很快,原本颤抖的声音转变成了不屑“啧啧,看样你你这合气境水份很大啊,竟然被一只禽兽给抓到巢穴来了,还被打的半死。”

“你嘴怎么这么碎啊。”赤明说完,随手就将手上的奔儿霸丢道远处并警告他“不要怎么碎嘴了知道不,不然迟早要被人抓去炖豆腐。”

中郎将闻言也是缓缓开口“我本是驻守荡金城的中郎将,名叫公孙莫离,是如今荡金城守城大将军公孙乌云的嫡孙。

上次你也看见了,我本来是存着帮手下一个校尉积累军功的心前去剿灭黑水山。不过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候,突然从远处飞来一个手持血红大戟的大汉,这大汉看了我们一眼,二话没说就直接施展法术。我们当时正和黑水山的水妖扭打在一起,根本没有时间规避法术。

然后就变成你们看到的这样了,我这还算运气好,由于是带着他们积累军功,所以我站咋比较靠后的位置,但是也被一道真气气流打晕在地,等我醒过来时,就到这里了。”

还没等叙话,他们只感觉到天空一片昏暗,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狂风大作。

抬头望去,只看见一直巨大的白头老鹰正在死死盯着巢中的一行人。

白头老鹰翼展足有八丈长,眼神锐利锋芒毕露,浑身羽毛如精钢一般烁烁放光。

白头老鹰落在巢穴之上看了一会,突然大叫起来“今天的食物不错,竟然还有几个修行人,不错不粗,连我最喜欢的鲶鱼妖都抓了一条,这次一定要好好赏赐赏赐崽子们。”

不过这时,赤明走上前去站在巢穴的正中间抬头看着这巨大的白头老鹰。

此时的赤明只有这白头老鹰的鹰爪大小,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气势。

这赤明消瘦的身躯,一头乌丝上扎着一根淡绿的丝带,一身青袍随风而动,嘴角带着一缕微笑。

他算上在通明山的时间,修行也算有些年头了,本来在他的心中,修行只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上升之旅,途中不会产生什么太大的意外。

但是经过这些天在荡金山地界的洗礼,他开始明白,自己生活的通明山地界太过安逸了,安逸到哪怕大难临头都没有动力前去解决。

他不知道是他一个人这样,还是整个通明山地界都是这样。

自从的父王通明山大王柳长青跟他告别,他总是时不时会想起父亲的话,让他碰上比自己修为高的人还是兽,都要以保全性命为主。

不过这次,这个白头鹰王的到来,鹰翼所刮起的岚风吹在他耳边,只刮得脸生疼。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想起父王,而是想起他的母后灵芽仙子的话“红孩儿,你要记住,跑虽然能够缓解一时,但是却不能一世都在逃。”

赤明抬头看着比他大上数倍的白头鹰王,提起紫竹杖对其说到“来吧!”

...

与此同时,远在通明山地界的通明山主峰之上,原本在后山静修的通明山山神却是难得的来到了前山的通明殿上。

通明山神端坐于大殿龙椅之上,在殿下站着的是灵芽仙子以及他的孩儿们,除了长子柳开明在外做了大王,五子柳长明身死,幼子柳赤明在外游历外,其余六子皆在其内。

灵芽仙子本想让金花婆婆和羊老这种心腹进来,但是却被通明山山神拒绝“我这次来,乃是专门说给你们通明山一脉掌权人听的。”

通明山山神看到面前的众人静下心来也是开口到“事关重大所以我亲自前来。此次前来便是告诉你们,你们的大王柳长青已死,死在了九华山第六主峰。”

“什么?”

“父王...”

一时间,灵芽仙子和他的孩儿们愣在原地,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通明山山神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继续说到“你们也不用太过伤心,长青与我有约,我手中有他的一缕精魄,已经在他身死之后化为一枚种子,你们可拿去好生护持。”

灵芽仙子也是忍着伤心为山神道“山神大人,您来此地想必还有其他事吧。”

“不错。”山神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柳长青虽然身死,但是通明山地界不可一日无主,在此,我加封你灵芽为通明山地界大王,执掌通明山地界。”

“灵芽遵旨。”灵芽仙子万福道。

“嗯,接下来的话是说给通明山大王的,其他人退下吧。”山神道。

闻言灵芽仙子也是对他的儿女们说到“你们下去吧。”

山神见通明山众小退下,开口道“你既然成了通明山大王,目光当要放在整个通明山地界之上。前任大王已死,这个消息想必很快便会传遍整个九华国度。我已知,通明山周围的地界许多都对通明山有歹心,只不过碍于长青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现在长青已死,必然蠢蠢欲动,你可有什么想法。”

“无他,唯战尔。”

闻言,通明山山神也是露出一丝笑意“嗯,要是长青有你一半的战心,这通明山早成了九华国度之内,除九华国度九大主峰之外,最强大的山界了。”

“至于形式你怎么看?”山神问道。

灵芽仙子思考一会后说到“马王、蓝焰二山当为首敌,荡金山可为友盟,击败二者,其他观望者当望而却步。”

“嗯。”山神点了点头“你是山界大王,怎么做你说的算,神道层面,我会前去交涉,不会让你们吃亏。”

“多谢山神。”灵芽仙子一个万福道。

待她再抬头时,通明殿内正当中的龙椅之上已经空无一物。

灵芽仙子见此也是轻叹一声,对于通明大王柳长青的死,她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这个消息来的如此之快,让她猝不及防。

但是她也不是那种哭哭啼啼的妇道,很快便压制住心中的悲伤,给通明山地界开始做即将到来的战事做起安排。

而这通明山山神自通明殿离开后,也是直接来到荡金山的山神住地。

荡金山的山神是一位看身材高大,浑身经脉盘结的大汉。

通明山山神对其说到“奎,好久不见了。”

荡金山山神也是点了点头“丰,有个三万年没见了吧。”

通明山山神丰给荡金山山神奎说到“这次来,是想让你陪我一起去给马王和蓝焰两山的山神打声招呼吧,让他们压制自己管辖的众生晚二十年再来进攻我通明山。”

荡金山山神奎一脸诧异“你不是向来对地界众生不管不问的么,怎么这次亲自出马了?而且没有足够的价值,他们两位才不会管自己地界众生怎么行动哦。”

“价值我会承担的,你跟我走一趟便好。”

荡金山山神奎站起身来看向远方“比起价值,我更好奇原因。”

通明山山神丰闻言,抬头看向前方,眼神之中出现赤明与白头鹰王对战的场景“因为大师伯说言的人已经出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