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苍生芸芸 > 第十三章 兔窟
 
恍惚之间,赤明发现自己出现在那地母山山洞之内。

依稀之间,赤明能够听到那黄老儿给他说的话“小子,按照本门传统,准许你不如金丹后再来门内进行,到时候你只要再来此地,我只会接引你。你在外界好自为之,莫要堕了我坤元宗的名声。”

赤明文言,对身后空地鞠躬行礼。

回头望去,那里还有坤元宗大殿的踪迹,有的只是一片片地脉灵乳。

如果是之前,赤明看到了这一大片灵乳,肯定会欣喜若狂,不过现在不同了,他已经步入合气阶,这些地脉灵乳对于他来说已经可有可无。

不过这时,他想起了张道士给他的伏气囊。

赤明将伏气囊拿在手中喃喃道“张道士这个不靠谱的人,给了你这个不靠谱的法器,我现在都合气境了,如果你还是这样不靠谱的话,我还是把你扔了吧,免得跟上次一样差点被你玩死。”

伏气囊似乎听懂了赤明的话,全身剧烈一颤,似乎是在回应赤明。

赤明祭起伏气囊,朝那前方的灵乳收取,这次,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使用伏气囊完全想之前那番,瞬间将自己的法力抽干,但是也用了不少,只不过都在接受范围之内。

良久,伏气囊已经将这地面上的灵乳收取的一干二净,不过地面之上似乎有泉眼,正在不断的从地底冒出灵乳。

不过这些对于已经收了快三大坛由于的赤明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了。

赤明之前从张道士口中得知,这地脉灵乳对于修行人来说,只是在突破合气境时用来洗练肉身的宝物,除此之外别无大用,但是对于俗人来说,此乃难得一见的疗伤圣药,一滴可将一坛普通山泉化作疗伤灵药,虽然做不到活死人,生白骨,但是却能将人从死亡边缘拉回。

此时的山洞之外依旧是漆黑一片,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山洞之外那肆意纵横的金蕴灵气。

按理来说,以赤明现在的修为完全够横渡过去,但是现在却没有必要,他还有几门法术没有修炼呢。

他找到了洞穴之内地气最为凝聚之地,盘腿而坐,拿出黄老儿给他的两本典籍以及一张卷轴。

这卷轴枯黄,看起来好像有了一段年头,但是打开一看,却是半字没有。

一时间让赤明十分疑惑,不由得开始怀疑“这黄老儿是不是和张道士一样不靠谱啊。”

不过转念一想,对方在哪里相比是呆了有些年头了,应该不至于那水货来骗自己,应该是自己缘法未道吧。

其有拿出那本广罗法袖。

看着这本神通法决,他十分激动。

因为在他心目之中,那些拥有神通之人都是高深莫测的前辈,而自己马上就要成为这些人之中的一员,虽然只是一门入门练手发觉,但是也让他激动不已。

不过这时,赤明看着面前那些法决投影,这模样竟然和通明山山神给他的那本行州志的传法模样别无二致,一时间让他开始怀疑,难道是自己落后了?现在的典籍传法都是这样的么?

虽然这样想,但是他很快就将这种想法抛之脑后,因为对他来说法术的效果比来源更重要,必须要全神贯注的练习。

花了约三天功夫,赤明将这一本广罗法袖修行完毕。

法袖的大小跟自身法力息息相关,以他现在合气境的法力,能够装的下半间厢房大小的物件实属不易了。

新炼成的法术总要施展一番,赤明顿时将身上的外物全都收了进去。

但是收到通明山山神给他的那本紫竹杖时,却怎么也收不进去,这一时间让他接受不了“难道这法袖只能收杂物?这跟随身带杂货铺有啥区别啊?”这让他气愤不已。

而这本广罗法袖典籍也在他修炼完毕之后化作光芒消散在这天地间。

“难道通明山山神跟坤元宗有什么关联?”赤明心想“这种传法典籍和传法方式不可能只是个巧合啊。”

没想多久,赤明又将那本五蕴灵章翻开。

“天地初判,五蕴自生,五蕴者,土木水火金,五蕴之气,息息流转而生万物,生生相克而生变幻......”

一阵阵大道玄音落入赤明耳中。

刹那间,赤明感觉到肉身消失不见,只有一缕意识游荡在这天地之间。

他的意识在外游荡,却不知道肉身却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看见这地母山之中所有地气竟然在不约而同的朝赤明体内涌去,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就连地面之上已经化为钟乳石的地脉灵乳也在化为灵气被吸收进去。

眼看着赤明的身躯正在急剧膨胀,马上就要爆裂开来。

赤明原本在天外游荡的意识似乎感应到肉身的变幻,下意识的运转起无垢天宝束身经。

原本已经快要涨开的身体也在这发觉的束缚下缓缓恢复原状。

赤明的力道修为竟然也在这是破关步入合气。

不知过了多久,五蕴灵章消失不见,赤明也在入定之中醒了过来。

环顾四周,原本钟乳石密布的山洞已经只剩下零零散散几枚,地面也是矮了两寸。

不过这些,赤明却是一无所知,只觉得自己力道修为到了顶点,下意识的运转气无垢天宝束身经,力道竟然就这样没有丝毫瓶颈的突破了,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现在的赤明,气力两道双突破,顿时对自己充满信心,眼神清澈且又坚定,似乎在他眼前已经没有了什么能够阻拦他的路障。

他起身迈步走出了洞穴。

细细品味着这地界之中正在呼啸嘶吼的金蕴之气。

其轻轻抬手,那金蕴之气似乎受到了什么阻拦,呼啸只剩缓缓弱了下来,但是很快又恢复。

赤明顿时面色苍白,那已经合气的法力也是顶不住这种与天地自然对抗的消耗。

虽然他已经能够粗略能够感觉到木蕴之气的运转,但是自身却没有一丝能够沟通的感觉。

想来是自己的修为不够的缘故。

羊老在以前说过,想要沟通五蕴之气化为己用,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修为要达到明真境,之后再有功法扶持,才能炼化五蕴之气。

他看着洞外呼啸的金蕴之气,赤明轻叹一声“看来要等到天亮了。”

随即盘膝而坐开始适应肉身进阶所带来的变化。

按照赤明以前的认知,力道和气道从根本之上有冲突,因为力道讲究锤炼肉身,将五脏锤炼成一块整体。

而气道却是抛弃肉身,以元神御气从而御使万物。

此方天地之中,当以气道最为尊贵,因为气道之法练到后期,可上接天宫法旨,飞升成神,这是许许多多修行人的最终目的。

但是赤明却不是这么想,从这几次力道的作用来说,力道法门不受五蕴之气限制,纯凭自身力量拼斗,根本没有多少弱点。

不像他这种,木蕴法力碰到金蕴之气,瞬间消磨了四成法力,还没有战斗,实力便下降了一半。

这时候,他才理解到,为什么许多地接,都将自己这方打造成五蕴平和之地。

虽然在别人主场稍弱,但是现在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时过良久,日上山头,转眼之间,已然天明。

看着天上的太阳,赤明这才想起之前答应过张雪儿自己合气之后要到白鹿阁去找她,想到张雪儿那脾气,赤明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得找个东西堵住他的嘴,不然还不要被烦死。”

不过很快,赤明却发现一个问题,那张雪儿似乎只跟他说了她们在白鹿山上白鹿阁,但是却没有说清楚白鹿山在荡金山地界的什么方向啊。

“唉。”赤明郁闷的捏了捏鼻头心想“张道士一家怎么都说是这种不靠谱的人啊。”

无奈,现在也只能四处看看问问路了。

没有方向,现在也只能自己找个方向了。

赤明将背后的紫竹杖拿在手中,随手朝天空一抛。

吵着紫竹杖所指的方向,大步流星的朝前方走去,头也不回。

一走便是三天两夜,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这地母山范围。

一路上,不时有修行人朝这方而来,看修为,以入道三重为多。

不过只有少量有明真境长辈陪同,大部分都是三两结伴朝这地母山而来。

随便拉来一人问话得知。

这地母山乃是荡金山地界有名的山头。

几乎整个地界之人,想要步入合气境都会前来此处。

这地母山已经被这荡金山地接之主-金先生,明文规定,不等有任何人私自占山为王,且不得私自告知外人地母山的存在,否则便是整个荡金山地界公敌。

不过有一点让他产生了疑惑,这地母山如果是荡金山地界密地的话,为什么张道士会有此地地图,洪放似乎也在一位老者身上得到地图,而且那马青阳也是来了。

继续前行,每道一条岔路前,赤明都如法炮制,用紫竹杖来做决定。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紫竹杖总于将他带到了一条水沟前。

站在水沟面前,赤明看了看眼前这条水沟,又看了看手中的紫竹杖,侧耳听去,似乎听到了天空之中乌鸦‘啊,啊’,的叫唤不止。

不过这时,一股难闻的血腥味飘到了赤明鼻中。

四处望去,只看见从哪水沟的上层缓缓飘流下来几个物什。

仔细一看,竟然是一直带着鲜血的兔耳。

“咦?这是个什么情况?”

带着疑惑,赤明顺着水沟朝上游走去。

水沟七拐八拐带着赤明来到了一处山间瀑布前。

只看见前方有一群群足有一人高的大兔子,正包围着五为修行人,且周围的地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修士兽妖的尸体。还活着的这些人修为不高,最高的也不过是入道三重,其他的四位都是入道二重修为,而在这几人之中唯一的一位女性修士怀中却是抱着一只纯洁无瑕的白兔。

白兔眼神灵动,十分委屈的看着远处的独耳兔妖。

兽族妖怪这边带头的是一头长着兔首人身,其有着合气一重境界,手持三环大刀的兽族兔妖,只不过这兔妖却是短了一只耳朵,想必顺着水沟而下的兔耳便是此妖的。

这兔妖双眼通红的看着被他们包围住的几个修行人怒道“尔等人族为何屡次来犯我这兔窟,还,竟然还做出此等抢夺他人儿女之事!”

“呵呵。”那人族修士之中,一位中年男子说到“尔等妖物也敢言此,还不速速放我离去,不然到时候我人族大军到此,必将你等兔窝剿灭一空。”

“竖子尔敢?”说着,这兔妖抬起手中的刀就要杀上前去。

不过这时,那人群之中的那位女修士却是逃出了一把匕首架在怀中的兔子颈前大声说到“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

那兔妖闻言却是不敢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挟持这只白兔缓缓朝山下走去。

走了几步,人族修士当中有一位身材不过四尺,手持铁锤的修士看到了站在远处正在观望的赤明。

他虽然不知道赤明是何许人,但是眼光却是不错,从赤明浑身的气息就能分辨出,他是一名合气修士。

他眼珠一转,顿时想到了个注意。

只看见他停下脚步大声喊到“师兄,我已经将他引出来了,还不动手。”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是兽族妖物还是他们这些人族自己人都是瞬间将目光看向赤明。

最为激动的还是那为首的兔子妖怪。

只看见这位兔妖手中的大刀抄起手中大刀猛的一挥。

只看见一道淡蓝色刀气带着残风就朝赤明杀去。

站在远处的赤明见此,抄起紫竹杖对着这道刀气轻轻一点。

这刀气便如同气泡遇到针尖一般,瞬间炸碎。

赤明看见这刀气,也是微微一愣“这刀气看起来凶猛,怎么如此外强中干啊?”

那兔妖也是愣住,心想“我这辛辛苦苦修炼多年的刀气,到这小子这里,怎么这么简单就被破掉了?”

只有那一群人族修士满脸兴奋,就是之前,那兔妖凭借这刀气斩杀了他们四个同伴,要不是己方及时抓住质子,否则他们都要死在这刀气之上。

但是现在看到了这位能够轻易破除刀气的年轻修士,他们却产生了一种之前不敢产生的年头。

‘是不是能够联合这个年轻修士一起将这个兔妖斩于马下呢?’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赤明不仅不是人族,而且对他们这次擅自把自己拉下水的动作感到无比恼火。

对于人族修士来说,这些兽首人身的妖物乃是无恶不作的邪怪,然而对赤明来说却是不然。

赤明本就是通明山的修士,其自家手下便有妖兵百万,且在通明大王的治理下,人族妖族生活的和睦融洽,根本没有丝毫敌对的意思。

虽说赤明乃是初出茅庐,对于这等心计不算在行,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练,他也是逐渐开始晓得了人心险恶这一道理。

之前和洪放一起时,洪放见他入世不深,还给他讲述了一些他自己所见所闻,让他对各种事情都有了一丝防范。

赤明看到面前如此,转身便走,头也不回。

那兔首妖物却是看在了眼里,心想“我这兔窟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也不管这些已经被他们包围的人族修士如何,抄起手中的大刀就抄赤明那杀去。

看到兔首妖追着赤明而去,原本被妖族包围的人族修士们顿时大喜。

他们不敢闯本就是怕这位合气境的兔妖,但是现在兔妖离去,他们顿时感觉到来了希望。

除了那位抱着白兔的女修士之外,其余修士顿时开始施展浑身解数,终于在牺牲两位修士的情况下,那位看见赤明的矮个子修士就是其中一个,给这妖族包围圈打开了一个口子。

两位男修士带着这位女修士抓准时机冲出了包围圈往山下而去。

这一群妖兵们看着离去的人族,虽然灵智不高,但是也知道自己首领给他们按的事情被他们搞砸了,顿时乱做一团,到处刨坑躲了起来。

而此时,那兔妖也跟着赤明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

兔妖双眼通红,手中的大刀带着残影,如暴雨般朝赤明砍去。

赤明也是拿起手中的紫竹杖冷静应对。

边招架边说到“打住,打住。”

但是兔妖却是不依不挠的继续进攻。

赤明此时也是没有办法,值得继续应对。

不过很快,赤明发现,这兔妖虽然修为看起来和他一般,都是合气一重,但是实力却有十分明显的差别。

找准机会,赤明抬起自己白嫩的手掌轻轻一抓。

那兔妖的大刀瞬间就被赤明抓在手中。

兔妖奋力挣扎,但是大刀却依旧纹丝不动。

赤明一较力,那兔妖的大刀顿时脱手,被赤明抓在手中丢在一旁。

那大刀的刀锋之上已然多了一个手印。

而赤明抓住刀锋的手掌却是只多了一刀白印。

兔妖看到如此,似乎想到了什么,拔腿就跑。

赤明见此,也是准备转身离去。

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就听到一身带着哭泣的喊声从远处传来。

听这声音,似乎就是刚才的兔妖。

赤明想了想,最后还是朝那兔妖处走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