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明沁霍渊 > 第16章 只待梦醒,换你钟情(大结局)
 
孙家别墅着火,孙立平不幸身亡的消息,很快被媒体报道。

整个南城人心惶惶,议论纷纷。

黄英宛和孙姿咄咄逼人,一口咬定是我放火行凶,借助舆论的力量,我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

我以为事情会愈演愈烈,被万人唾弃辱骂,然而,一切到此为止。

没有被盘问,没有民众的愤怒,甚至就连黄英宛和孙姿的声音,都渐渐被淹没。

事情发生的第五天,整个城市陷入平静。

那场轰轰烈烈的大火,似乎未曾发生过。

我恍恍惚惚,总觉得眼前皆是梦,可是病床是真实的。

霍渊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时,带来了两个人——黄英宛和孙姿。

她们形容枯槁,黄英宛双眼空洞,孙姿则是大半张脸都被火烧的不成样子。

一进病房,二人浑身发抖,声泪俱下的跟我道歉,请我原谅。

我坐起身子,看着两个哭的瘫成一团的女人,牙关都在打架,“当年的车祸……”

黄英宛打了自己一巴掌,清脆响亮,她不停的跟我磕头,断断续续之间,把话说清楚了。

“车祸是我和立平设计的…跟孙姿没关系…是我!当年我和立平是对情侣,我们本来很恩爱的,是明媛拆散了我们!她从天而降,火辣热情的追求立平,孙立平为了前途选择和她在一起!

我自然不甘心,我对立平哭天喊地,他心肠软,就这么和我偷偷保持联系。我本来以为能够让他回心转意,谁知道他还是选择结了婚。你以为我不痛苦吗?我痛苦!我痛苦的快要死了!我想要离开他的,只是没多久,我发现我怀孕了!

我一个没什么收入的女人,怎么可能养得活孩子,我告诉孙立平,求他不要杀死我们的孩子。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一待就是十八年!”

我闭上眼睛,眼泪汹涌的流,“你为什么要害她?为什么要……”

“不是我!不是我!是孙立平!”黄英宛疯狂的摇头,“他和明媛本就不是两个世界的人,结婚后处处对明媛小心翼翼,即便这样,偶尔明媛还是会对他不满意。久而久之,他心里有情绪,我利用了他的性格弱点,给他吹耳边风,渐渐地,他就不甘心被明媛欺压。”

“所以就有了后来的车祸?”我大叫着质问,“是不是!”

黄英宛和孙姿被我吓的不轻,深深地打了个寒颤,“是…明媛开的那辆车,被动过手脚,刹车根本不管用。”

我捂住脸,心痛和愤怒,让我气得浑身发抖,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们设计了车祸。

车子动过手脚,找人醉酒开货车来撞,一切都是精心设计过的,甚至就连撞过来的速度和角度,都掌握的如此精准绝妙。

于是,结果是明媛死了,我失去了母亲,货车司机醉酒驾驶,吊销驾驶证赔钱了事,孙立平得到了明氏集团和所有财产,黄英宛和孙姿得到了奢求已久的荣华富贵。

这场自导自演的事故里,坏人们成了最大赢家。

我抓起所有能丢的东西,使劲摔在她们身上头上,等一切都扑了空,忍不住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折磨八年,纠结八年,心碎八年,如今真相赤裸裸的放在眼前,除了哭泣和心疼,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人心可以坏到这种地步。

不知道哭了多久,嗓子撕扯一般的疼。

霍渊走过来,将我抱在怀中,他轻轻吻上我的泪,低声安抚,“别哭。”

他的唇很凉,颤抖着亲我,亲的我心颤巍巍的。

我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就像是抓住了汪洋大海里的最后一根浮木。

深深的渴求他,依赖他,信任他。

等我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才记起房间里还有黄英宛和孙姿两个人。

她们小心翼翼的看着霍渊,黄英宛嗫嚅着开口,“霍…霍爷…真相你已经知道了,可以…可以履行我们的约定了吗?”

孙立平死前立下了一份遗嘱,就放在书房,那天霍渊到书房里面翻找,无意中扫见了,便拿了出来。

他用遗嘱为诱饵,让黄英宛和孙姿说出当年车祸真相。

黄英宛和孙姿果不其然上当了,没了孙立平,她们身无分文,只能靠遗嘱拿一笔钱。

霍渊闻言笑了笑,慢条斯理的将遗嘱拿出来,丢给黄英宛。

片刻后,女人尖叫的声音响起,“不…不可能!他不可能把所有遗产都给明沁!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霍渊哂笑,“你们现在有的一切都是明家的,物归原主而已!”

黄英宛愤怒之余,反应过来,她长手指着霍渊,“你…你骗我!”

说话之间已经站了起来,作势要冲过来,霍渊身姿挺拔,长腿用力一踹,黄英宛瞬间跌落在地,重重砸在地上。

她再也爬不起来,愤恨的瞪着我。

霍渊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衫,“我还不屑于骗你。当时的约定,是你说出真相,我给你看遗嘱,至于遗嘱上写的是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刚才的话已经录音,关于八年前的那场车祸,你是时候该负责任了。等着吧,很快就会有警察来抓你。”

“不!”黄英宛尖叫着,“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

孙姿一听坐牢,吓得跑到霍渊跟前,哭着恳求,“霍渊…霍渊…求求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不要这么对我!好不好?”

“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好,只要你签上字,我就可以送你出国,帮你治脸。”霍渊被她提醒,淡淡的道,“当时和你结婚,本来就是个圈套。”

之前王颀说的是真的,霍渊的几个叔父仓促撤资,打得他措手不及。

不过,只是资金链断了的话,还不至于威胁到霍渊。

他在国外有很多朋友,很有钱,想要引资的话不难。

真正难倒他的是,几个叔父近年来干的黑事。

诸如种种,一旦被曝光出来,那么整个霍家的根基,都会被动摇。

霍渊不允许百年基业,就这么毁在他手里。

他按兵不动,等着人找上门。

查出来的人正是孙立平。

明媛死后,孙立平对黄英宛和孙姿,总觉得亏欠,很想补偿近二十年来的失职。

他对孙姿宠着护着,在得知孙姿喜欢霍渊后,更是想方设法的搭桥牵线。

无奈霍渊次次拒绝。

孙立平只能刁钻的另想办法,他并不笨,挖掘到霍家以前做的生意,顺藤摸瓜,真的给找到致命点,拿来和霍渊谈判,谈判的结果,就是霍渊娶孙姿。

在我十八岁以前的记忆里,孙立平一直都是个很老实的人。

我没有想到,他会为了孙姿,做到这种地步,可能为了我都不会这么做。

看来他对黄英宛和孙姿才是真爱。

霍渊答应孙立平的条件后,便有了后来的事。

他期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得到那些霍家的黑料和罪证,几番调查研究下来,最后锁定在孙立平的书房里。

只是书房难以接近,直到结婚那天,他才摸到钥匙,拿到想要的。

尘埃落定。

高下立见。

对于黄英宛和孙姿来说,大势已去,只能任人摆布。

黄英宛为了年轻的孙姿,哭着入狱,而孙姿则被霍渊送出国,永远不能再回来。

孙立平从母亲手里拿走的明式集团,被我拿了回来。

兜兜转转八年,一切又重回原位。

我到母亲的墓前,告知她所有的事情,离开时眼泪模糊。

独自哭着走过一段路,会更坚强更勇敢。

明氏集团少了孙立平,并没有影响运转,我不擅长打理这些公司的事情,重新聘请了CEO,公司内的其他组织和人事都照常运转。

即便如此,我还是忙的团团转,仿佛把自己塞满,就不会有机会想别的事情。

这些天来,霍渊一直陪着我。

他不停的跟我道歉,为对我的伤害,为夭折的孩子,为我们的感情。

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爱恨交织,心痛难耐。

世界上最难过的事情,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彼此失去。

在这段感情里,谁都有错,我错在什么都不问,他错在什么都不说,我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可怜虫,他以为他是可以救赎我的盖世英雄。

我像个蚕一样,把自己裹在厚厚的蛹里,胆小怯懦,自以为是,不听不看却胡思乱想。

高兴时我肆意挥霍他的宠爱,不高兴时,便露出利爪龇牙咧嘴的伤害他,让他同我一起痛。

他的忍让,纵容,与宠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对我好呢?

往事种种从眼前过,每个彼此折磨伤害过后,都有他更深更沉的眼眸。

“霍渊……”我垂眸,淡淡的说,“都过去了,我不计较了。”

“我计较。”霍渊追着道,“沁儿,再给我次机会好吗,我真的爱你。”

我摇了摇头。

伤害太多,即便有爱,又怎么可能弥补回来,不如就这样错过。

被他纠缠了两个月后,我订了出国的机票。

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

出国的事情,被王颀知道,他深更半夜跑到我家里,质问答案。

我郑重其事的跟他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没能爱上你,对不起,我利用了你,对不起,辜负你的感情。

王颀一个拳头砸在墙上,鲜血顺流而下,他红着眼睛的咆哮,“你就那么爱他吗!”

我不知道爱不爱他,或许,我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王颀再也没联系过我。

登机这天,天气很好,我没什么行李,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耳边传来空姐优美温柔的声音,一遍遍的汇报着航班信息。

我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假寐,这一觉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许久。

等睁开眼,朝着窗外眺望,已经是在蓝天白云之间。

真的要离开了。

我抿了抿唇,偏过头想要叫杯水,结果却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

他递过来水杯,温声道,“渴了?喝吧,水温合适。”

我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

霍渊反应很平静,他就那么深深地看着我,一字一句,清晰而深刻,“明沁,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我到死也不会放开你的。你要走,可以,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走,我永远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我偏过头,抿紧了唇。

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忽然伸出来的手,或者是他在耳边温声说出来的挽留。

我逃不过的,从遇见他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沦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