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明沁霍渊 > 第15章 明沁,我求你,我错了……
 
好奇心驱使之下,我跟了过去。

孙立平的书房,平常任何人都进不去,就算是黄英宛,都只敢在门外候着。

我曾经尝试过要进去,但每次都不得而终。

一来没有钥匙,二来门口有监控和报警系统。

种种迹象都表明,里面有不可见人的秘密,或许就藏着当年车祸的真相。

内心起了骚动,便再也无法平静。

我蹑手蹑脚的跟在霍渊身后,定定的看着他。

只见他手里拿着钥匙,轻轻开了门,飞快的进去,房门再度关上。

走廊里静悄悄的,平静的宛如一潭死水。

我的心都悬了起来,悄然上前,拧动把手,推不开来。

“霍渊。”

环顾四周后,我小声的道,“让我进去。”

话音刚落,下一秒,房门被他从里面拉开,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眸色深沉。

霍渊把我抓进房间,自己则转身去翻东西。

“你在找什么?”我在他身后问,同时眼睛和手都么闲着,不停的翻孙立平的抽屉。

他没回我,一时之间,房里只剩下哗啦啦的搜查声。

约莫过了三四分钟,霍渊停止动作,鹰隼般的锁定我。

我张了张嘴,被他突然的动静吓得不轻,正要出声,霍渊忽然捂住我的脸,然后把我腾空抱了起来。

“别乱!”他声音低沉,很是严肃,“有人来了。”

我彷徨的看向门口,浑身僵硬,头顶上的男人低嗤了声,“胆子这么小,还学人家当贼?”

他抱着我进了阳台,书房的阳台是凸出来的,下面就是别墅的后院。

这里种着满墙的篱笆,平时没什么人来,此时夜色浓郁,灯光昏暗,更是没有人影。

霍渊动作麻利的纵身跳下去,旋即张开双手,示意我跳下去。

见我没动,他低低的道,“跳下来,我接着你。”

男人立在微风之中,额前细碎的刘海,被慵懒的吹起,他仰着头,漆黑深邃的眼睛里,似乎有星光的倒影。

时间仿佛回到了最初见面。

什么都没变,他没变,我没变,美好的不像话。

“下来,别怕。”他温柔的重复道。

我抿紧了唇,心在滴泪,面上却扯了个大大的笑容,“抱紧我哦。”

霍渊的怀抱很有力,气息也很好闻,我贪婪的嗅了嗅,在被发现之前,退出他的怀抱。

正厅的热闹,隔着空旷的草地,传了过来,隐隐约约之中,似乎传来王颀的呼喊。

他在找我。

我冲着霍渊莞尔一笑,小心的拎起裙角,朝着王颀跑去。

“沁儿。”霍渊在身后叫,叫的我心头一颤,可我没有停下。

再没有什么值得我停下。

别人给的信任也好,温暖也好,永远靠不住。

只有靠自己。

我匆匆忙忙赶过来,绕了个弯,正好从洗手间的方位出去,看见王颀在正厅着急的转圈,悄然走到他身后,轻轻拍了拍他,“我在这里。”

“你去了哪?”王颀欣喜又紧张的看看我,“刚才没找到你。”

“随处转了转,干嘛?跟踪我啊!”我挑衅的说道。

王颀捏捏我的脸,“没有。马上就要开始仪式了,准备好了吗?”

“好了。”

其实根本没什么准备的,所有的订婚仪式,都是按照司仪给的剧本来进行。

过程堪称完美,没出一点纰漏。

我挂着淑女的假笑,到晚会结束。

孙立平忙着在前面送宾客,王颀则把我送到房间。

他温声的询问,“今晚累吗?”

我摇摇头,“有点。”

“累的话晚上早点休息。”王颀恋恋不舍,“真希望今晚是结婚,这样我就可以抱着你睡。”

我笑了笑,没纠正他。

霍渊原本今晚要带孙姿离开,结果他却决定要在这里住下。

这让我感到始料未及。

我的计划里,没有他,从来都没有他。

宾客散尽后,霍渊和孙立平坐在客厅里说话,我听见动静,故意走到身边坐下。

桌子上摆放着葡萄,洗的干净剔透,就是距离我有点远。

我正在纠结着要不要过去端,便看见霍渊的长指,亲自把那盘葡萄递到我跟前,他浓稠的眸子,墨色一般,“不是喜欢吃?”

“……”

孙姿脸色不好看,就连孙立平愣怔片刻后,都尴尬的咳嗽出来。

我笑了笑,甜甜的冲着霍渊歪了歪头,“谢谢姐夫。”

他没说话,继续和孙立平说话。

谈论的话题,无非是从婚礼到公司,孙立平的精神状态不怎么好,但气色看起来还不错,虽然说话缓慢了点,不过平白少了些往日的冷硬。

我胡乱听着,觉得无聊,起身先往楼上走。

孙姿跟了上来。

刚到三楼,她就沉不住气,高跟鞋踩在脚上,蹬蹬蹬的挡在我身前,扬起巴掌就要落下,反而是被我拦住,拽住她的头发,啪啪啪便打了三个耳光。

孙姿当即就要呼叫出声,我冷笑着捂住她的嘴巴,她挣扎不休,剧烈的动作,差点将我撞倒。

我发了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将她一路拖回她房间,嘭的关上门。

孙姿害怕极了,瞪圆了两只眼睛看着我。

我松开她,深吸口气,“别再挑衅我。”

大概是被我的气场吓到,她愣着没动,我耸耸肩,继续道,“把我逼急了,说不定我那死去的孩子,会来找你讨债。”

孙姿被抓住命门,安静如鸡。

我大摇大摆走出去,到门口时,顿住脚步,轻轻的把房门锁上,然后没回房间,就等在楼梯口。

在等霍渊上来的间隙里,我想了很多事情。

开心有,难过有,最后我觉得烦躁,想了想,翻出个口香糖塞嘴里嚼着。

这八年里,我没少等他。

等着等着,就习惯了。

他最近看我的目光里,多出了几分悲悯,我在想,是不是他忽然良心有愧,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孩子。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对他太熟悉了,就连他脚步之间的停顿,都听的出来,我站直身子,提醒自己打起精神。

霍渊在楼梯口看到了我,我冲着他笑,上楼的过程中,他的眼睛始终锁在我身上。

终于,他来到我跟前。

他没说话,静静的眸子,讳莫如深,我想了想,开口,“今天在书房,找到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他回答的很快。

我耸耸肩,“好吧。你吃饱了吗?”

一般这样的晚会,都吃不饱,况且我没什么心情,只是随口问问。

“你饿了?”他挑了挑眉,说,“想吃什么?”

我微微讶异他的好脾气,笑着想了想,“不用麻烦你了,我给王颀打电话去。”

“明沁。”他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扯回怀里,“我再跟你说一遍,别嫁给他,最多下个月,相信我好吗?”

不好。

他让我相信他,我该相信他什么呢?

我没回话,轻轻的挣了下,“你把我弄疼了。”

霍渊抿了抿唇,我看见他深吸口气,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想吃什么?我买给你。”

“那多麻烦。”我故意阴阳怪气的道,“如果你对我这么好,只是愧疚的话……”

握着我手的力道,加重几分,他打断我,“吃什么?”

“鸭血粉丝。”我脱口而出,“市中心那家的,一个小时你能回来吗?”

“等着。”

他说完话后,将脱下来的西装重新穿上,作势要走,我哂笑着道,“姐夫,今晚可是你的洞房花烛夜……”

他脚步不停,头也没回。

霍渊走后没多久,所有人都准备休息,毕竟已经凌晨一点多钟了。

我看着黄英宛和孙立平进了卧室,然后轻手轻脚的下楼。

整个别墅只开着墙上的挂灯,光线微弱,我把门窗全都反锁,拿出准备好的汽油,洒满了整个客厅的沙发上。

从一楼到三楼,全不放过。

然后我打开了打火机,幽蓝的光,在黑暗之中显得神秘禁忌。

火烧了起来。

首先着火的是客厅,起初只是小小的一簇,之后等火势渐渐大了,住在不远处的佣人看见了,大喊着冲过来。

我站在三楼阳台上往下看,冷不丁的笑,冲过来也没用。

房门被锁,谁都不能逃出生天。

我听见楼下佣人们慌张凌乱的尖叫,听见孙立平和黄英宛的恐惧哭喊,听见孙姿一遍遍的拍门求救呼喊霍渊,忍不住想,此时此刻,他们会不会想到过往一生,会不会为对我母亲犯下的错,而忏悔上那么几秒钟?

眼皮变得沉重,安眠药开始起作用,我平静的躺好,闭上眼睛。

或许吧,这是最好的结果。

热……

滚烫……

我感到难受,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有人在大叫,有人在晃我,我微微眯起眼,除了火光漫天,再无其他。

霍渊又一次救了我,命运似乎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总是他。

为什么总是他。

为什么总是他把我拖回来。

他眼睛猩红,狼狈无比的看着我,告知孙立平被烧死了,黄英宛悲痛欲绝,而孙姿毁容伤心过度,疯疯癫癫,整天叫着要报警抓我。

我静静听着,不哭不闹。

霍渊坐在床边,掰过我的脸,使我看向他,“明沁,你听我说,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只需要说不关你的事,说你只是失误纵火,就不会出事,剩下的都交给我,知道吗?”

“不知道。”我看着他,“火是我故意放的,霍渊,你知道我是故意的。”

“我他妈不知道!”他突然低吼道,捧住我的脸,眼睛通红,有泪花闪烁,“我不知道…沁儿,求求你…按照我教给你的说好吗?求求你别承认…行吗?”

我感觉到他的双手在颤抖,看见他泪珠终于滚落下来。

他突然扑通跪下,“沁儿,我求你…我错了……别把我丢下,别承认,我把什么都告诉你…我爱你……你别丢下我……”

男人的痛哭,犹如闷雷,犹如千斤重石,直直的压在我心上,连带着整个后背都紧紧绷直,头皮发麻。

那句我爱你,等了这么多年。

我以为我的心,不会再起任何波澜,可此时却已经是满脸濡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