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明沁霍渊 > 第8章 我怀孕了
 
我选择和孙姿回去。

回去只是为了看霍渊一眼。

一眼就满足。

偶尔我会想,怎么自己这么贱,他都那么对我了,为什么还是念念不忘。

我找不到原因,索性不找了。

贱又怎么了,我愿意为了他犯贱,谁都管不着。

下车之前,孙姿优雅的冲我笑,“明沁,霍渊是我的,你见了应该叫一声姐夫。”

“那你可得把他绑紧看好了,别又让我勾走了魂。”我嘲讽道,“万一我和他滚到床上去,丢的可是你的脸。”

“你!你这个贱人!”孙姿脸色大变,恶言恶语道。

我仿佛听到了夸奖,微笑着应下,“我就是很贱啊,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孙姿气得脸色酱紫,狠狠的瞪我,就在这时,听见动静的孙立平走出来,沉声呵斥道,“吵什么吵,都给我进来!”

十八岁离家出走,我再也没来过这里。

房子还是那栋房子,但对我来说,八年的时间,足够让一切变得陌生。

我坐在餐桌上,看着对面的孙立平。

他比之前胖了不少,脸上有褶子,奇怪,他变了很多,但眉眼还是那么让人恶心。

黄英宛和仆人在厨房里一顿忙活,嗓音时不时传来,令人烦躁。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钟表,猜想霍渊怎么还没来。

“沁儿。”孙立平忽然开口,把我吓了一跳。

我这才看向他,挑眉,不说话。

孙立平见我不回应,口吻越发软,“这么多年过去了,爸爸都没有和你好好说说话。你走之后,我找过你,后来才知道,你跟了霍爷。当初爸爸做的有不对的地方,可你做的也过分,我们是父女,哪里能有这么大的仇恨,既然你今天回来了,以后就在家里住吧!”

“不住。”我说,“恶心。你恶心贱人恶心,我现在都快恶心的吐了!你让我住下来,是不是想让我死?”

我说话很冲,当场气得孙立平嘴唇哆嗦,他指着我,半天才颤抖着声音道,“明沁!你给我滚出去!”

“我偏不。”我翘着二郎腿,凉凉的看他,“这房子是我母亲的,要滚也是你带着贱人滚。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父亲,可你办的事情简直猪狗不如。你可曾在午夜梦回时被吓醒!冤有头债有主,我妈我姥爷难道没来找过你吗?”

孙立平两眼一黑,晃悠悠的倒在椅子上,孙姿大喊着冲过去,“爸!快叫徐医生过来!”

顷刻之间,仆人们慌乱成麻,黄英宛大叫着跑到跟前,一声声的叫,恨不得把房顶掀开。

我无聊到吹指甲。

徐医生过来,带着孙立平进房间去。

黄英宛留下来,叉腰指着我骂,“你真是个孽种!那是你爸,怎么这么多年你还是个疯子!他有心脏病,你要气死他才甘心吗!”

“对!”我咬牙笑,“他死了,你们都死了,我才开心!我这么多年的愿望,就是你们全都死了!你们多活一天,我就多难受一天!如鲠在喉,恨不得亲手杀了你们!”

“疯子!来人!快把这个疯女人给我赶出去!”黄英宛夸张的叫道。

这里是孙家,不是我的家。

所有的人看我就像是敌人,得到命令,气势汹汹的朝我走过来。

我被拖着往外走,没想到,遇上了刚刚赶过来的霍渊。

他立在门口,穿一身墨色西装,整个人异常挺拔,深邃的眉眼,冷冷一扫,顿时所有人噤声。

黄英宛抿了抿唇,“阿渊你来了。”

“伯母。”霍渊开口,“这是做什么?”

“没…没做什么。”黄英宛说道,“就是明小姐发脾气,闹着要离开呢!”

我懒得拆穿她,好不容易看到霍渊,顿时没出息的双手缠上他脖子,紧紧缠着他抛媚眼,“姐夫,我好想你。”

“明沁!”孙姿怒极,冲上前来,把我一把扯开,“他是你姐夫!”

我眨眨眼,“我和姐夫可是在一起很多年呢!”

“你给我闭嘴!”孙姿举起巴掌要打我,被霍渊截住。

他拉过她的手,目不斜视的带着往餐厅走。

我理了理头发,再度回到座位。

孙立平没多大事,我有点失望,他缓了会便走出来,见霍渊来到,没再理我。

席间他们对霍渊都很尊重,这更加验证了我的想法:王颀是骗人的,霍渊的公司根本没问题。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不希望霍渊出事,又不希望他和孙姿在一起。

到底为什么,选谁不好要选孙姿。

答案我很清楚,只是不想明白。

不爱我,才会肆意伤害我,不爱我,才会凌辱我欺负我逼迫我遗弃我。

怪我不死心。

想到这里,再美味的饭菜,都没了胃口。

我想离开,可看到霍渊的脸,还是犯贱的留了下来。

他和孙立平正聊得起劲,我贪婪的看他,他浑然不觉。

孙姿恶狠狠地瞪我,我全当看不见。

我太想他了。

如此绝望的想着他望着他爱着他,我一定是疯了。

饭局结束,外面却下起了大雨。

临近夏天,南城的雨天总是很多,孙立平让霍渊留下。

我赶紧表示也要留下。

黄英宛看样子想拒绝,无奈孙立平已经答应,我趾高气扬,昂首挺胸的往楼上走,经过她时,见她头发都快竖起来。

我故意冲她假笑,笑的她频频拿眼睛剜我。

有什么关系?

我还会怕她一个小三?

孙立平给我安排的房间,还是我之前的那个,里面没动过。

进屋洗了澡后,我出来的时候忽然想到霍渊,不知他住哪里。

我拉开房门,朝着走廊张望,凑巧听见了脚步声。

二楼只有我和孙姿住,我估计是孙姿,没想到来人是霍渊。

我立刻来了兴致,裹着浴巾便光脚拦住了他。

霍渊眉头微蹙,目光深深浅浅落在我身上,他吹了口气,闲散的靠在墙边,“有事?”

“姐夫。”我软软的叫他,“今晚来我房间吗?”

“缺男人了?”他笑,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挑眉看我。

“缺了。”我笑容不改,“沁儿想渊哥哥了。”

他叼着烟捏住我下巴,长指摩挲着我的唇,凑近后才说,“明沁,你怎么这么贱?”

我呼吸一窒,眼眶发热,生生硬憋回去,“因为我爱你啊。”

他忽的笑了,将烟点燃吸了口,而后对上我的嘴,把所有烟雾渡了过来。

我被呛得不轻,听到他说,“明沁,想挑拨我和你姐,你还嫩的很。”

他居然知道!

我恍然抬眸,猝不及防对上那双眼睛。

是的。

我是故意来勾引他的,故意选在这里让孙姿看见,故意要让她发疯难堪,故意要做给她看让她知道她比不过我!

没想到全被看穿了。

霍渊见我不答话,把烟塞我嘴里,长腿绕路,准备离开。

我松开浴巾,转身抱住他。

他眸色沉郁的看我,我低下头,瑟瑟发抖的拉过他的手。

“呵……”

霍渊笑了笑,把手抽走,“不了,对你没感觉了。”

我愣在原地,就那么看着他远走,他敲开孙姿的门,闪身进去。

走廊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我能听见他们的嬉笑声,能听见浴室的水声,能听见孙姿故意大声的邀请他一起洗澡。

我猛然回神,胡乱把浴巾捡起来,逃回了房间。

整夜我不敢睡,竖着耳朵听隔壁动静,我以为他们会大战三百场,结果什么都没听到。

我不死心,在墙上贴了大半夜,还是无果。

等再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就这么在地上睡了一夜。

起来简单收拾过后,我准备离开。

不料孙姿破门而入,对着我就是一巴掌,“以后不许再勾引霍渊。”

她骂骂咧咧之间,我才听懂,原来昨晚霍渊接了个电话后就走了。

怪不得,怪不得孙姿那么生气。

我哈哈大笑,挑衅的冲她摇摇手指。

孙姿冲上来还要打我,我照着她的脸丢过去高跟鞋,一路小跑着离开。

之后我和霍渊又断了联系。

孙立平和孙姿也没来骚扰我,同样没来骚扰我的,还有我的例假。

例假延迟了半个月,我回到学校后忙晕了,等想起来时,不以为意,谁知道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来。

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霍渊和我分手那天,粗暴的没有做任何措施……

说不清是什么心情,我头脑空白的往外走,一直到医院,拥挤的人群才将我拖回现实。

我下意识的摸向肚子。

这里有小生命吗?

从震惊到狂喜到冷静,最后我握紧了拳头,走进了妇科。

医生让我做了个抽血,隔天出结果,验证是怀孕了。

我握着化验单,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浑浑噩噩的从医院出来,回到家里,就开始对着化验单发呆。

孩子…突然来的孩子……

我和霍渊的孩子,是会像我还是像他呢?

其实像他更好,他长得那么好看,比我好看多了,孩子像爸爸的话……

爸爸?

我愣住了。

霍渊是爸爸,可他想要这个孩子吗?

我不知道。

他现在即将结婚,即将开始新的人生,他已经明确表示对我没兴趣。

如果我告诉了他,他不要这个孩子怎么办?

我纠结了两天,把所有可能都想好了,终于鼓起勇气拨打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