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明沁霍渊 > 第6章 霍渊自身难保
 
秦文琢离开后,我和霍渊说想回学校。

寒假结束,研究生的课程已经开始,虽然专业是美术,平时没什么事,但总好过天天待在家里发霉。

霍渊坐沙发上没回话,继续看手中的文件。

我知道他的性子,每次办公时,不喜欢被人打扰,索性杵着干巴巴的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抬起头,看向我,“回学校?”

“嗯。”我点头。

霍渊轻飘飘的笑,招手让我过去。

他把我按在腿上,干净的气息拂过面颊,“回去再勾搭个小白脸?”

“不会的。”我咬咬唇。

“不会?”他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怕了?”

是怕了。

带着愧疚活下去,比死还要痛苦。

我可以任由自己坠入黑暗与地狱,但却不能拉着那么美好的人一起。

那是不对的。

霍渊见我没说话,懒得再追究,他把我压在沙发上,正要吻下来,结果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来电的人是孙姿。

她和霍渊最近打的火热,被我爆出的黑料被清理干净后,孙姿又是各种岁月静好。

网上虽然还有人议论,但吃瓜网民记性很差,一阵热度后,谁也不关心后续如何。

隔着电话,我听见孙姿娇滴滴的嗔笑,听见她喊他过去陪着。

霍渊始终面无表情,等孙姿自顾自的说了大半天话,才低声出口,“等下过去。”

我心中不是滋味,他不会拒绝孙姿,不会让她成月成月的等。

为什么。

明明她是小三的女儿,明明是我先认识的他,她什么都有,还要把霍渊夺走,为什么男人的爱这么瞎这么不讲道理。

霍渊要走,他起身穿西装。

情绪翻涌,百感交集,嫉妒不甘快要将我吞噬。

我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抱他,恳求他道,“别走好吗?别去见她好吗?”

“沁儿,放手。”

“我不。”我大喊着摇头,“陪陪我好吗?我讨厌她,我不要你去见她!”

上次我这么任性,还是在三年前,后来他女人很多,我怕任性会惹恼他失去他,于是再也没有过。

可现在,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不想,非常不想让他去找孙姿。

霍渊叹了口气,他拉开我的手,转身看我,漆黑的眸子,犹如古井般浓稠。

他说,“沁儿,要乖。”随后转身就走。

我不死心,哽咽着大喊,“渊哥哥,我爱你!”

霍渊留了下来,大步走向我,他不由分说把我扛起来,直接进到卧室。

这是难以描述的一晚。

情深意浓,霍渊跟疯了似的,一遍又一遍的让我喊他渊哥哥。

渊哥哥这个称呼,是刚在一起时我起的。

那会儿费尽心机的勾引他,不过是为了利用他给我报仇。

谁料到他今晚因此兴致很高,全程温柔无比。

我溺在他的柔情里,迷迷糊糊的听他似乎在问,“你说爱我是真的吗?”

是真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爱上他,从此难以抽身。

哪怕后来他和别的女人鬼混,还是不想放手。

试着抗拒过,试着冷漠对待,最后终于明白,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我从不敢幻想拥有他。

他熠熠发光,宛如天神,我只能把所有爱意,藏在心底,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当天晚上,他还是走了。

我睡醒一觉,房间没有他,问了保姆才知道,早在一个小时前,他就匆忙离去。

他就那么在乎孙姿吗?

何必要这么残忍的提醒我,他和她才是真爱。

够了。

真的够了。

我捂住脸,哭了一晚上,隔天顶着浮肿的眼睛,面无表情的去了学校。

学校里面日日如常,俊男靓女,到处洋溢着青春活跃的气息。

但那些通通不属于我。

不上课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画室,成天成天的待着。

带我的导师是国内出名的大家,他很欣赏我,说我有绘画的天赋,但就是作品太过沉重压抑。

如果他了解我的过去,恐怕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生活充实,我没联系霍渊,霍渊也没来找我。

仿佛之前的交集,不过是黄粱一梦,如今又重新恢复了平行。

我时常在网上视奸所有和他有关的新闻,知道他和孙姿异常恩爱,知道他们一起逛街被狗仔拍到,知道孙姿陪他一起出席重要场合,知道在孙姿生日那天,他买来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铺满举办宴会的所有角落。

除了嫉妒,我还能做什么?

他记得孙姿的生日,却独独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

从早上起来,我不停的看手机。

什么都没有,甚至一条信息都没有。

他忘了,忘得彻彻底底,一干二净。

同班同学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的生日,说要庆生,于是下课后,我们来了酒吧。

放在平常,我肯定不会来这种地方。

霍渊不喜欢我来,他要我乖,我便都听他的。

可现在没所谓了,反正他一不在乎我,二不帮我报仇,我以后再也不要听他的了。

我们叫了很多酒,聚在一起嘻嘻哈哈,闹开了后,同行的有个男生,忽然郑重其事的站在我跟前。

酒气上涌,他满脸通红,像是害羞,又像是醉了,只是那双眼睛,定定的看着我,说道,“明沁,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我一怔,大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跟你?”

男生赶紧点头,“可以吗?”

我以为我都臭名昭著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喜欢我,真是勇士。

可是喜欢没用啊,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就是喜欢了。

我摇摇头,“不行,你应该知道,我是霍渊的人,那些传言都是真的,我很早就跟了他,你不行……你不行的。”

“为什么?他不是要结婚了吗?明沁,每个人都有过去,重要的是向前看。”他讲了一堆大道理,我却觉得好笑。

即便我向前看,无非也是一片黑暗。

我摆摆手,想要拒绝,但酒精麻痹大脑,整个人都有点晕乎乎的。

就在这时,隔着人群传来一道声音,“明沁,你怎么在这儿?”

谁在喊我?

我抬眸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精致的高大男人走上前,光影绰约交替,耳边嘈杂不已,面前的男人很眼熟。

是王颀。

他径自的坐在我旁边,跟大家伙打招呼,“你们好,都是明沁的朋友?”

王颀算是个名人,同行的学生纷纷问好,三言两语之间,告知他在给我过生日。

“过生日怎么能少得了我?”王颀的长手搭在沙发旁,“你们好好玩,今天的账单都算我的。”

我皱眉要拒绝,他凑到我耳边道,“等下来找我?你想不想知道,霍渊为什么和孙姿结婚?”

“不是因为喜欢?”我脱口问道。

王颀不答,只是那么看着我笑,笑的高深莫测。

抵不过内心的好奇,和同学说了声,我跟着王颀进了他的包厢。

包厢里面有不少人,烟雾缭绕,看见他带着我,纷纷调侃。

王颀漫不经心的笑着敷衍,随后拉着我,坐到了角落里。

他让我吃果盘,我没心情,追着问,“你说吧,他为什么和孙姿结婚?”

王颀把橘子塞嘴里,整个人慵懒的靠在后座上,他挑眉看我,“明大小姐,我知道你找霍渊是为了什么。当年你母亲死后,孙立平做的事情的确过分,换成是我,都咽不下这口气。”

“你说什么?”我皱眉,“我不想提这个。”

“你找霍渊,就是为了让他做你的靠山,帮你报仇。大小姐既然做了,还怕我说不成?”王颀笑着靠近,“不过霍渊他最近自身难保,怕是顾不了你。不如这样,他能做到的,我都帮你做到,你跟了我?”

“什么自身难保,他到底怎么了?”

我越是着急,王颀越是不紧不慢,他手指不停的在沙发点啊点,点的人心烦意乱。

“不说我走了!”我作势要走,王颀拉住我,“急什么,他公司出了点事。霍渊有四个叔父你知道吧?就是他们搞得鬼,当年霍老爷子还在世,可以给他撑腰,老爷子一走,四个老狡猾怎么甘心让他踩头上。于是说好了似的,齐齐撤股,偌大的公司资金链是断了,霍渊撑不住了。”

那些专业术语什么的,我听不懂,王颀索性告诉我,霍渊没钱了,到处找融资,孙姿喜欢霍渊,让孙立平投资,孙立平这些年混的不错,背后有财团撑腰,愿意为女儿砸钱买幸福。

“现在清楚了,是不是更应该跟了我?”王颀幽幽的道,“我可比霍渊条件好太多了,我爸妈的钱都是我的,没有什么叔父。”

我浑身冰冷,哆嗦着道,“霍渊从没有,跟我说这些。你在骗我,他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

“是不会有事,最多和孙姿结婚,不过,结了婚他还会帮你?孙姿孙立平把他压得死死的,你们俩迟早得断,与其到时候落在孙姿手上,你不如现在另谋出路。”

王颀没再说话,他开始和别人说话。

我的心太乱,脑子也发胀,烈酒入喉,才稍稍好过。

没喝几杯,王颀来劝我,他抓着我的手腕,想要夺走我的酒,我不给,和他拉扯起来。

他力气大,一下子拉着我趴他身上。

我惊慌失措的想要起身,就在这时,包厢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五颜六色闪动的光芒下,我看见霍渊,似笑非笑的走过来。

“放开我!”我着急的喊道,王颀却不肯,反而越抱越紧。

霍渊到了跟前,将我拉起来,搂在怀里。

王颀跟着坐起来,吊儿郎当的笑,“霍渊,你又来扫我的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