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明沁霍渊 > 第2章 你玩不起
 
急剧的刹车声,尖锐的划破长空,雨夜风云滚动,巨大的钝痛从四肢百骸蔓延,我重重砸到地上。

模糊之中,我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急切的朝着我走来。

竟然…有人是如此关心着我的吗?

我嘲讽的笑了笑,再也撑不住,昏了过去。

撞我的人是霍渊,救我的人也是他。

他那时的眉眼,和现在一般无二,过早的染上了冰霜,很少有展露笑容的时候。

我醒来后,盯着他看了半天,终于确定,我是认识他的。

母亲在世时,名下的明氏集团,在南城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早年我过生日,几乎每次都是全城同庆,而每每那天当晚,必定有无数豪门名绅前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

霍渊来自南城霍家,是真正的历代豪门世家。

他去过几次,因为外貌出众,我很有印象。

我那时大概是鬼迷了心窍,看着他的脸,想到他身后庞大的家族,竟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如果再来一次,我宁可当时,没有搭上他,那样或许我还会快乐些。

霍渊不知认没认出我,当然,他也不关心我在想什么,见我醒了,一本正经的拿出事故鉴定报告,清晰冷静的分析责任判定。

他说什么,我都点头,极度配合。

期间他频频看我几眼,我便冲他弯着眼睛笑。

霍渊的脸更沉了,“既然你醒了,你我各有责任,医药费我帮你承担,之后我们二人再无瓜葛。”

他说完就要走,我当然不肯,他可是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是我的救命稻草。

我不管不顾的拉住他的衣角,委屈无比,“不要走好不好,我受伤了,你得陪我。”

霍渊一陪就陪了一个月。

他每天守在我床前,将所有的公务都搬了过来,他看文件的时候,我看他,他打电话的时候,我看他,他和下属吩咐工作,我还是盯着他看。

我知道,他一定知道我的目光,就像知道我对他的意图。

霍渊那时二十二岁,比男孩成熟,比男人青涩,他是霍家老爷看中的孙子,将来要继承霍家的企业,尽管他几个叔父总是上蹿下跳,可霍渊有手段,加上霍老爷子坐镇,竟压制的叔父们无计可施。

他春风得意,容貌俊朗,年纪轻轻,已经名声大噪。

不少女人喜欢他,他或许也有不少的女人,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我又不是真的爱上了他,我只是爱他的身份,他的地位,只要能帮我报仇,能帮我从孙立平手中,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就算他是头猪,我也可以笑着相陪。

出院那天,我跟他表白。

跟意料中的一样,被他拒绝了。

我丝毫不气馁,死皮赖脸的跟在他身后,走哪跟哪。

霍渊已经调查清我的身份,这在我预料之中。

他要把我送回孙家,我发了疯的拒绝,并告诉他,“你要把我送回去,我今天晚上就跳楼!霍渊,我如果死了,就是你害的!”

“那你也别跟着我。”霍渊沉声赶我。

他要上车,我跑过去抱住他,哭着喊,“我无处可去,霍渊…霍渊…我爱你……你救救我吧!”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出那种话,但恰恰是那番话,打动了霍渊。

他把我带回了家。

房子很大,只有我和他,虽然住在了同一片屋檐下,他还是对我很冷,几乎是连正眼都不看我的。

我们之间毫无进展,这么下去,说不定孙立平寿终正寝了,我还没报仇!

恨意让人盲目,让人冲动,让人满腔孤勇。

我爬上了霍渊的床,缠上他,睡梦中的霍渊被惊醒,他让我滚出去。

机会来之不易,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怎么能半途而废。

我非但没有滚出去,反而半跪在他身前,吻上他的唇,学着电视里的女人那样,我急切的想要和他产生联系,莽撞的去抚摸他。

一个巴掌,让我跌在床上。

我直直的看着他,孱弱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透进来,霍渊脸上光影斑驳,看不清情绪。

“霍渊……”我喊他名字。

男人倾身压下来,他咬住我的唇,又狠又痛,“明沁,别他妈跟我玩,你玩不起!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回答他,伸手搂住了他。

玩不起我也要玩,更何况,我有什么玩不起的!

我早就一无所有,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是仇恨支撑着我,活到现在。

那晚之后,我成了霍渊的女人。

他答应给我报仇,但要我给他五年的时间。

霍家老爷子生病离世,家中的几个叔父再度联手,想要把他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下来,亲人之间的战争,摆到明面上,是一刀刀凌迟的残酷。

大概是经历相似,我竟然同情他,同意给他五年。

他首先要站到万人之上,才能成为我最危险的武器,最强大的靠山。

五年的时间里,我看着他一路走来。

看着他如何走到最顶峰的位置,看着他如何将那些拦路的人死死的踩在脚下,也看着他,从只有我一个女人,到有无数个女人。

我不再是人人嘴里的那个“霍渊小女友”,而是成了“霍渊的情人”,成为南城最不知廉耻的落魄千金。

情人?

我和霍渊哪里算得上情人呢?连炮友都不如,最多各取所需,交易而已。

他需要女人,我需要他的权势手段。

所以后来这滚滚而来的恶意羞辱,我没资格生气。

抱着目的接近他,任性的要和他玩危险游戏,得到的后果,必须咬牙接受。

霍渊当上霍氏集团的大总裁之后,我找他摊牌。

我们很久没见。

我倒是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双双出入酒店的报道。

无所谓了。

他不爱我,我本不爱他,就算后来动心,也是活该自讨苦吃。

我提醒他答应帮我报仇的,不要忘记了。

他拍拍大腿,让我过去坐。

坐过去的结果,就是被他压在办公桌上,翻来覆去的折腾,我差点以为他在外这么多天,都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事后他把我抱在怀里亲,我想他会不会也这么亲别的女人。

思绪一起,止都止不住。

下意识的,我心中泛起一阵恶心,躲过他的唇,低声的问,“你什么时候帮我报仇?”

男人动作微顿,薄薄的轻笑声响起,他转过来我的脸,薄唇轻启,“明沁,是不是我帮你报仇了,你就会离开我?”

我的心不断下沉。

这是终于腻味了吗?

藏在袖中的手抖个不停,我克制着情绪,缓缓的道,“不然呢?我当初接近你,不就是为了报仇吗?”

“滚吧。”他没再看我,站起来系领带。

我嗯了声,走到门口时,转过头来说,“霍渊,你什么时候才会帮我……”

“等着吧,我有打算。”他语气不好。

近年来他对我态度越来越差,好像已经到了容忍的极限。

肯帮我报仇就好,我小心翼翼的告别,没敢多问。

我以为,不久就会听见孙立平破产的消息,没想到一直都没动静。

该嚣张的人依旧嚣张,该快活的人依旧快活,只有我,越活越像鬼。

霍渊来找我的次数并不少,但每次来都是在夜深时,我已经睡着,他匆匆来,折腾我几下,在我睡过去后,又悄然离开。

我想问关于报仇的事情,打他电话不接,去公司找他不见,实在被逼烦了,霍渊便漠然的告诉我,“答应帮你报仇的,我会做到!孙立平根基人脉广,哪里能一两天就完全拔掉?明沁,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我?”

“我……”

“你要是等不及,就去找别人!”

我哪里能去找别人,整个南城最厉害的人就是他。

那番话之后,我不敢再催了,默默等着,和霍渊的关系,也越来越淡。

他成为热门话题人物,身边的女伴换了又换。

我重新回归校园,潦草度日。

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了,伤痕累累,苟延残喘,以为我这颗心再也不会为谁跳动。

可上天让我遇上了秦文琢。

他温暖阳光,洋溢着勃勃生机,让我无法抗拒,我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的乐观,喜欢他的笑容……他让我羡慕,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变成的样子。

我猜霍渊厌烦了我,大着胆子和秦文琢谈恋爱。

和秦文琢在一起,让我感到了快乐,感到自己活在阳光下,某些瞬间,忽然觉得和他在一起的快乐,是报仇成功都比不上的。

我被幸福蒙蔽了双眼。

是我的乐观自信害了我,害了他,我求他一起私奔,没想到让他断送了双腿。

我终于懂了霍渊很久前说的那句话,他说我玩不起。

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以为我再也没什么可失去,可爱上了他,才知道,原来还可以丢掉自己丢掉心,一并连自尊都丢掉。

丢掉的东西,想要再找回来,真的很难,难到让我绝望。

我捂住脸,眼泪早已湿了脸庞,一声清脆的门铃声,将我从长长的回忆中拽出来。

来人是一个月没见的霍渊。

他浑身气息很冷,目光在我脸上扫了眼,完全无视我的眼泪,下令吩咐,“换衣服,陪我出去。”

“去哪里?”我下意识问道。

他残忍的噙着笑,“应酬。”

“我不去!”我拒绝道。

他以前也有应酬,但是从来没带我过去,每次都是带上别的女人,他说我还小,说让我永远都不要懂那些肮脏。

“不去?你凭什么不去?”霍渊长腿走到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不是说你和我的其他女人没什么不一样吗?她们都可以去替我应酬,你比她们贱,为什么不能去?”

“霍渊!”

“去换衣服!”他冷冷警告,“别逼我动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