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明沁霍渊 > 正文 第1章 放我走吧
 
我和秦文琢私奔,在机场被抓住了。

几个黑衣保镖将我们团团围住,随后被野蛮的塞进车里。

秦文琢很紧张,怒目圆睁,扯着嗓子不断的喊,“我要告你们!放我们下车!你们这是犯法!我要告你们!”

犯法?

那个人不会把这种可笑的东西,放在眼里。

我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浓重的夜色,嘲讽的勾了勾唇。

这条路的终点是哪里,我知道,也清楚要去见谁,明白见面的后果,可我不怕。

反正没所谓了。

这条贱命,谁想要都可以拿去。

车厢里开了暖气,扑面而来的温热,几欲令人窒息,我打开窗户,十一月的冷风灌进来,冷冽又刻骨,吹得人脸皮发紧。

我跟秦文琢说,“等下你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

秦文琢这时,才狐疑的看着我,犹豫着说道,“明沁,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反正你别问了,我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我有点烦。

秦文琢和我不是一路人,他是乖乖好学生,是老师眼里的优秀人才,一直以来都规矩做人。

我骗他私奔,是他做的最出格的事。

事情败露,我不能毁了他。

“明沁,不管你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他深深地看着我,忽然握住我的手,许下誓言,“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的!”

我张了张嘴,喉头一阵干涩,说不出话,耳边只有不断流失的风,清晰又真切。

车子停到霍氏大楼。

电梯直达顶楼,去的不是办公室,而是天台。

推开门,我一眼就看到了霍渊。

他身后是暗沉的巨大天幕,银灰色西装,将他衬托的更加挺拔玉立。

听见动静,他看过来,俊美冷艳,眉眼深邃,却毫无温度。

“过来。”他盯着我,低低的道。

我面无表情的站着,作势要把秦文琢拉到身后,谁知道就在这时,秦文琢被保镖一脚踹倒,他扑通跪下,脑袋被按在地上踩。

“干什么!”我慌了,扑过去和保镖厮打。

霍渊眨眼到跟前,从身后拎住我的衣领,把我拖走。

我气急败坏,咬牙骂道,“霍渊!放了他!你放开他!都是我做的,是我要跟他走!我早就恶心透了你!”

四目相对,我从他眼里看到自己的模样,歇斯底里,像只疯狂的小兽。

“恶心?”他嗓音很凉,凉的宛如冬月的冰,下一秒他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咬牙,“我恶心?”

“对!你恶心!你个骗子,混蛋!你当初说要帮我,可现在呢!七年过去了,七年!他们还活的好好的!风光、高贵、富足!我像是一条卑微的狗,对你摇尾巴,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有那么多的女人,多我不多少我不少!我不要报仇了…我不要你了……”我泪流满面,所有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一样,“求求你,放我走吧,求求你……”

“做梦!”他愤怒的低吼,浑身滋滋冒着热气,“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背叛我是什么下场!明沁,你他妈给我看好了!”

他把我推到一旁,我双腿虚浮,站不住脚,歪歪斜斜的倒到椅子上。

我想起来,两个保镖却分别按住我肩膀,令我动弹不得。

耳边是呼呼的风,眼前霍渊的身影越来越远,他快步走到秦文琢旁边,招了招手,立刻有人递上一根钢管。

事情发展的太快,我来不及出声,就眼睁睁看着,他一管子砸到秦文琢腿上。

“不!”我大叫大喊。

“啊!”

秦文琢的惨叫声,在黑夜如同魔咒,敲击着我,敲碎了我的心。

霍渊仿若未闻,沉重的钢管,一下又一下的落下,秦文琢的惨叫声,越来越微弱!

“别打了!”我绝望的抱住头,浑身颤抖,牙关都在打架,“别打了!霍渊!别打了!他要死了!”

霍渊没有听我的,他从来都不会听我的。

我的心一寸寸沉下去,直跌谷底,或许我从没上岸过,那些自以为是的宠溺和甜蜜,大概只是他的惯用伎俩,就像他豢养的宠物,偶尔心血来潮的时候,逗弄几下。

于他不过是消遣,我却耗尽心力的讨好,还当了真。

秦文琢被打的昏死过去,霍渊大概累了,他把钢管丢到一旁,奋力扯了扯领带。

性感的喉结,在夜色中,更显魅惑。

他朝着我走来,随手点了支烟,白色烟雾缭绕之中,他步步逼近,到跟前后,俯下腰身,将我圈在他怀里,“还走不走?”

我笑了笑,这时候竟然笑的出来,“你让我们走吧,好不好?”

眼泪模糊,霍渊的容貌看不真切,我似乎看到他眼底的疼痛,但那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霍渊,又怎么会为我心痛。

“放走你们,”他抚摸上我的脸,“也不是不可以。”

我顿时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乞求道,“真的吗?”

霍渊轻飘飘的笑了笑,立刻有保镖把秦文琢从地上拖起来。

他们把秦文琢放到天台边缘,那里根本没有栏杆,翻身就会掉下去!

不,风一吹似乎就会掉下去!

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想发声却抖得厉害,我害怕的看着霍渊,“霍渊…霍…你想…想怎么样?”

霍渊靠近我,长指摩挲着我的唇。

他的手指很凉,像是只盘旋的蛇。

我缩了缩脖子,他眸色一沉,将我拉到秦文琢跟前,下令,“亲手把他推下去,我就放你走。”

不!

我做不到!

秦文琢就像温暖的阳光,照亮我黑暗贫瘠的生命,他是我这二十多年来,遇见的最温暖的人。

他会等在校门口,只为给我送早饭;会在下雨天给我送伞,偷偷陪着我回家;他会给我买最好吃的冰激凌,会弹吉他给我唱好听的歌,会因为我皱眉而自责半天。

他说话温声细语,他笑起来澄澈干净,他打篮球的时候张扬又灿烂,他偶尔也会隔着人群朝我飞吻……

我从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就像对待珍宝那样,以至于我昏了头,竟然贪婪又痴心的以为,我真的可以获得幸福。

怎么可能呢?

我是早已被黑暗吞噬的人,而他走在阳光里。

狂风乱舞,夜色暴戾,铺天盖地的寒意,将我包围。

命运的残酷,在于轻易的摧毁一切,我想守护的东西,看清了,也就认命了。

我哭着跪在他跟前,“霍渊,放了他,我跟你回去。”

“乖女孩。”

霍渊让人把秦文琢拉下来,随便丢在地上,他裹住我往外走。

猎猎寒风中我回头看了眼,滚烫的泪滑下,秦文琢,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霍渊一路把车开的飞快,紧握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夜深人静,轰鸣声充斥耳畔,我偏过头看他,他眉眼森寒,嘴角紧绷。

再快点好了,要死就一起死了吧!

我的愿望没实现。

霍渊福大命大,我们顺利到家,他把我从车上拽下来,刚进房间,就把我抵在了门上。

他冲进来,肆意征伐。

痛……

他比任何一次都要愤怒,积攒着怒火,逼着我开口取悦他,我咬着唇,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霍渊急了,在我身上下口咬。

身体痛,心更痛。

我昏过去又醒来,看见他正背对着我穿衣服。

霍渊身材很好,宽肩窄腰,双腿修长,他穿好衣服,似乎准备离开。

我忙叫住他,“霍渊。”

他转过身,只是看着我,不说话。

我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再惹怒他,可我担心不已,“我想把秦文琢送到医院,他的腿不能废了,都是我的错……”

霍渊打断我,警告道,“明沁,你不要仗着我对你不一样,就得寸进尺。”

笑话!

“不一样?你对我和那些女人有什么不一样?哦,是了,我比不上你的那些女人,我比她们更贱。”我没所谓的说道。

霍渊举起手想要打我,但他最后深吸口气,摔门而出。

他走了一个月,再没来过。

我被困在这华丽的金笼子里,不能出门,我不知道秦文琢是死是活,也不知道霍渊是不是忘记了我。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我和霍渊,是怎么走到这种地步的。

十八岁那年,我妈车祸离世,不等百日,父亲孙立平便原形毕露。

他想方设法把母亲和外公名下的公司,揽到自己手里,甚至不顾我的反对,毅然迎娶小三黄英宛。

黄英宛带着女儿孙姿,堂而皇之的入住我家,外公反对,他就把外公赶出家门。

外公被气的病倒,不久后很快去世。

短短时间里,家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爱我的两个人都不在了,我过的浑浑噩噩,孙立平却春风得意,而黄英宛霸占着我家的一切,就连她女儿孙姿,也摇身一变成了我姐姐。

凭什么?

凭什么我这么痛苦,那些坏人凶手却这么快活!

谁也别想好过。

我往黄英宛被窝里放死老鼠,剪掉她的衣服床单,甚至趁着孙姿睡着,划花她的脸。

看见孙姿大哭大叫的那瞬间,我的内心别提多痛快了。

孙立平把我狠狠打了一顿,然后赶出了家。

那是个雨夜,大雨倾盆,瓢泼一样,我穿着单薄,漫无目的的走,雨水打湿衣服,冷风吹来,瑟瑟发抖,大概是发烧了吧,我并不在意。

我继续歪歪斜斜的走,不知怎么就走到了马路上。

刺目的车灯一闪而过,当那辆车撞过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居然只剩下释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