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青溪辞 > 第127章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什么?!握住他的手比握住两国兵符还要厉害?

  以前只觉得他高冷,没想到还这么自恋?

  还是他自恋到想当然地认为她也会喜欢他?

  夏青溪将手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晋王殿下文武双全,谋勇兼具,又生得一副好皮囊,全天下妇人都会为之心动。”

  “那你呢?”他的凤眸里闪着光,高挺的鼻梁衬得他整张脸都很有立体感,微抿的薄唇,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

  夏青溪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摇着头继续刚才的话:“但晋王毕竟是晋王而已。”

  “何意?”夜川不解。

  她认真地盯着他,神色坚定,“你再好,不过是时下妇人心仪的一个依靠罢了。皆不如自己拥有来的心安。”

  “妇人依靠男人,本就没什么错。”

  “嗯,说得好。所以你可以寻一个想依靠你的妇人嘛,比如娜仁托娅。小鸟依人又有点儿野性,很适合你。”

  “你就没有想过要依靠谁吗?”他咄咄逼人。

  “七爷我向来不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上,俗话说的好嘛,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

  “你可以……”

  “我不会!”

  夏青溪将他的话截断,观念完全不同的两人,多说无益,徒增烦恼罢了。

  察觉到最近他的异常,夏青溪决定快刀斩乱麻,省去日后不必要的麻烦——

  “我知道,你对我是有些好感的,毕竟我跟那些娴雅端庄的妇人不同,所以你一时好奇,图个新鲜也是有的。

  “我可以探七星洞,又懂那么点你们都不懂的东西,还是西雍先皇的公主,这些或多或少也可能吸引到你。

  “再加上日久相处,也能生出些许好感。

  “以上这些,或许让你有了喜欢的错觉,但是晋王殿下,我们不是一类人。

  “你认为是妇人就要依附于男人,男人可以征战沙场,立于朝堂,而妇人禁足于民宅、府邸、宫墙内四方的天空,以男人为天。

  “这没有错,因为你生活的这个世界就这样,人人如此。

  “但我不同,我心中的世界与你不一样。在我的世界中,妇人可入科举、可上战场、可立朝堂、可抛头露面经商、可为自己择偶、可休无德之夫,所有男子可为的,妇人皆可为。

  “况你志在天下,将来后宫三千,花柳莺燕。而我只愿得一人心,此生誓无异生之子。

  “晋王殿下,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懂吗?”

  夏青溪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她自认识他以来,第一次与他说这么多话,即然身处两个世界,今日不如就将话一次说清楚。

  夜川听后嘴微微张了张,终是没有说什么。

  他是想过她会拒绝,可没有想过会拒绝的这么彻底,完去断了他的念想。

  她筑起一道围墙,将他隔离在外,完去不给他转圜的余地。

  夏青溪自认为将话说得很明白了,撇了撇嘴出了帐子,正好碰见了前来请命的凤城东和锦荣。

  锦荣自从那日经过射箭场偶然间被晋王“倾诉心事”便对夏青溪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以前只觉得这夏小七作为将军的侍卫虽说武力差些,但好在头脑灵光,能想出别人想不出的点子来。

  现在再见她,身上便多出个“将军心仪之人”的光环出来,虽然他不懂将军如何跟这个男人生孩子,但他对夏小七愣是多出三分怜惜来。

  二人先后进了帐中,凤城东就发现了气氛不对劲。

  夜川铁青的脸上,阴郁得仿佛藏了风雨雷电,顷刻间便要狂风暴雨。半眯的凤眼似乎能看到从里面射出的光如利刃,斩削着视线范围内一切活物。

  凤城东歪头看了锦荣一眼,他发现锦荣也在望着自己,那眼神里全是不知所措。

  锦荣乃玥国第一猛将,性情也爽直。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可分为两种情况,打一架可以解决的和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最近他有些疑惑,将军为何如此烦恼,喜欢就扛回帐中,生米煮成熟饭不就行了,哪里来这么多弯弯绕绕,令人看着不爽。

  “将军,十万支箭已铸造完毕,从西都兰县一路护送到营外了。”凤城东例行汇报。

  夜川没有言语。锦荣快人快语上前说了句令他无比后悔的话:“将军,末将刚才看见夏小七出去了,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

  ……?!

  这一句话惊得凤城东连连对他使眼色,可锦荣是个粗人,不动得这些弯弯绕绕,反而大大咧咧,直言不讳,“将军,您若真是心仪人家,就不要总拧巴着,您看您平时都黑着一张脸,哪个姑娘……呃……就算是男子也受不了的。”

  “哦?你很懂?”夜川终于开口说话了。

  “也不是很懂,就是看将军这样,末将有些着急,末将觉得将军应该放低身段,锲而不舍,死……死缠烂打,才能抱得美人……美男归。实在不行就把他扛回帐中,生米煮成熟饭,一切就都解决了!”

  夜川望着锦荣的脸露出了个怪异的表情,凤城东见状赶紧又将刚才的话汇报了一遍。

  夜川眉梢一挑,面色沉凉望着锦荣,“搬。”

  搬?!这是何意?

  锦荣有点摸不着头脑。

  凤城东倒是利索,回了声“是!”拉着他慌不迭出了军帐。

  “凤副将,你说将军的这个‘搬’是何意?”

  “还能是何意?就是让你将铸好的箭搬进营。”凤城东一副惋惜心痛的模样。

  “十万支箭,我一人搬进来?”

  “将军倒也没有说只让你一人干,不如……我安排辎重营将士用马车,你自己用手搬吧。”

  “我……我招谁惹谁了?!”锦荣有些赌气,脸上一副烦躁的表情。

  凤城东拍拍他的肩膀,摇摇头没有再说话,留下锦荣一人满腹疑问无人诉。

  ……

  ——————————

  夏青溪在小帐中反复把玩着装兵符的小盒子,上面刻的那个鱼形的图腾,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莫名的眼熟。

  她紧锁着眉头努力回想,一抬头正碰见了捧了一堆东西进来的夜川。

  “因何事烦恼?”夜川将东西一件件摆在她桌子上。

  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风轻云淡,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这个图案,我见过。”夏青溪说的很肯定。

  夜川撇了一眼盒子,“这是西雍人崇拜的战神的图腾。”

  “战神?”

  “一般人不可用此物做装饰,只有战功显赫,保家卫国的英雄才配得上——比如次仁赞普。”

  这么一说倒是说得通。

  次仁赞普一生军功赫赫,又一片赤诚,先皇帝将兵符交给他的时候在盒子上刻这样的图案,他是完全受得起的。

  解开了心中的疑惑,夏青溪才想起来问他此来的目的。

  他将她带到桌边,只见上面五花八门的摆了整整一桌子。

  她看看桌子上的东西又看看他,如此反复几次,想不出个所以然。

  难道是刚才受了刺激?

  “咳咳……”夜川干咳两声缓解了一下,“这个是汤婆子,虽已进四月但夜晚更深露重,你睡觉抱着这个舒服些。这个是木扳指,这里没有上好的玉料,我只能先刻一个木的给你,射箭的时候戴着可以保护拇指不受伤。还有这个……”

  什么情况?!

  夏青溪狐疑地看着他,可他完全不为所动,仍滔滔不绝给他讲着桌子上的东西。

  这晋王突然间转性,让夏青溪好难适应。

  她还是觉得平日里那个冷傲高绝的晋王看着更舒服些,或许是习惯了他的孤傲萧肃,突然热情起来,令她浑身都泛着鸡皮疙瘩。

  有异必有妖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