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青溪辞 > 第124章 揪出内鬼
 
  次仁赞普账中,传讯兵来报,玥军后退数里,再无进攻之意,现已扎营。

  副将乌达上前一步:“将军……”

  次仁赞普膝下无子,乌达在还没有战马高的时候就跟随他了,若说这营中还有谁能够信任,也只有乌达了。

  他一动不动站在帐中仿佛郑重地做了个决定,言语里满是欣喜之色:“乌达,既然公主同意了,那咱们就让这西雍换一换天!”

  ……

  ——————————

  夜川军帐中,夏青溪皱眉,近几日排查内鬼都没有什么进展。她看向夜川:“内鬼不除,后患无穷啊!”

  “再有几日便可见分晓。”

  “你是说,请君入瓮?”夏青溪的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

  “嗯,你听——”夜川微微闭了闭眼眸光略过她望向帐外。

  夏青溪竖起耳朵,果然听到帐外将士们在喊——

  “将军,我们要出战!”

  “将军,我们要打胜仗,我们要回家!”

  “将军,我们要杀出去决一死战!”

  她撇撇嘴,起身踱到夜川身边,将他手里执着的毛笔抽出来,举到面前仔细看了看笔头上的狼毫,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好一出以进为退。”

  “过奖了。”夜川也还了她一笑。

  ……

  接下来几日,玥军仍按兵不动,全体将士抱怨不断,哀声连连。

  本来与西雍一战是此次战役的决战,将士们都像盼望着早点回家。

  自从后方辎重营被偷袭以来,将军便不再提攻打西雍的事了。将士们各个心急如焚。

  粮草被烧,本就应速战速决,再这么拖下去,我军危矣。

  晌午开饭时间,士兵们依然骂骂咧咧,一个高个子士兵接饭的时候不小心将身旁一人的饭碗撞翻了,旁那这人“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没长眼睛?”

  “不是给你道歉了?”

  “你个屙血玩意儿,老子看你就是故意的,粮草缺了你还故意将饭碗打翻在地,你就是故意的!”

  “老子就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

  高个子士兵,双目怒瞪,骂扯间拳头已高高扬起。

  近几日士兵的神经都蹦到了极限,脾气也暴躁的很,一点儿小事就能引发一场骚乱。

  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并没有人上去拉他们,士兵们反而围在一旁喊打喊杀,各个群情激昂,把这场矛盾当成了唯一的情绪发泄点。

  凤城东瞅了瞅那群人,就像没看见一样,径直走了。锦荣黑着脸一言不发,终于忍不住了,“凤副将,再放任这帮孙子下去,恐怕就要反了!”

  “一切按将军的意思,越乱越好。”

  “……”

  于锦荣而言,他无暇顾及这些权谋谋划,他只求在战场上畅快淋漓,肆意杀敌。营里出了内鬼他是知道的,只要能将内鬼揪出,眼前这一切也只能忍了。

  放任几日不管,军营里已经到了最白热化的阶段,打架群斗之事此起彼伏。

  士兵们再也压不住内心的怨气,不知受了谁的鼓动,抑或只是遵从了本心,各个执戟拿盾,高喊着“我们要出战,我们要回家”的口号,在主将的帐外自发围了起来。

  外面喊声震耳欲聋,军帐被义愤填膺的战士们围的水泄不通,归家的渴望战胜了所有的情感,士兵们各个如打了鸡血一般,不眠不休站在外面。

  “差不多了吧?”夏青溪问。

  “再等等。”

  “向来军纪严明的晋王军,竟然会做出围堵将军军帐的事情,看来这些内鬼蛊惑军心的本事还真是有两下子。”

  “假如我真的被围攻,你当如何?”夜川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来,认真地盯着她的脸。

  “呵,谋划如神的大将军怎么可能被围逼到这种程度?这么多年的仗都白打了?我可不信。”夏青溪不置可否,敷衍了过去。

  最近感觉夜川怪怪的,时不时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一座冰川突然间就有了温度,令人极其不适应。

  “我是说如果。”夜川不依不饶,眉头迅速拧成了川字。

  夏青溪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摊了摊手,“若他日你真被人围逼至此,七爷定舍命救之!这是兄弟应该做的!”

  虽然夏青溪的语气慵懒中似乎还带着几分敷衍,但对于夜川而言却无比重视。

  “为了不让七爷舍命,我定不会将自己处于如此之境地。”他笑的有点意味深长。

  哈?!什么鬼?

  夏青溪对着他抛了个大白眼,不知为何,她不敢正视他那张认真的脸。

  这种感觉又来了,这几日他怪怪的感觉。

  凤城东进来请命:“将军……”

  还没等他开口夜川就下达了命令:“动手!”

  “末将遵命!”

  仿佛这几日来的压抑在此刻终于有了突破口一般,凤城东高声应和着,疾步出了帐子。

  夜川望向托着下巴一言不发的夏青溪:“在想什么?”

  “我在想仁赞普说的话,几句是真,几句为假。倘若我们夺位,他能帮我们到什么程度?”

  “若你真想,我们就自己去夺!”

  “你要率玥军进境?”

  “有何不可?”

  “疯子!”

  在夜川看来,她生气起来也是如此的娇俏可爱。

  “不如,试他一试。”

  此话一出,引得她回头侧目,她扬起小下巴,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儿,对着他俏皮地一笑:“准了!”

  ……

  凤城东派心腹暗中观察这几日在军中起头闹事之人,又细细排查一遍不停鼓动军心,以言语鼓动之人。

  层层盘查下来,很快便揪出了几十人。

  这些人被反绑着,跪在一处空地上。

  夏青溪跟在凤城东身后,过来看他审问。

  还不等审问,地上跪着的士兵齐齐喊冤叫屈,皆呼冤枉。

  确实,在军中打架斗殴,那不过是不守军纪;鼓动将士们出兵,那顶多算是个热血男儿一心求战而已。

  如何算作是军中内鬼呢?

  夏青溪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众人,咧嘴一笑,“冤枉?晋王军向来纪律严明,怎么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就聚众斗殴围逼帅帐了?”

  “我们只是想上阵杀敌!”

  “对,我们想早日打胜仗回家!”

  ……

  夏青溪看了看扯着脖子吆喝的那几人,“这个理由不错。我军刚刚损失了粮草,加之又混进了内鬼,将士们各个人心惶惶,若此时出战,军心不稳,你们又有几成胜算?”

  夏青溪顿了顿继续道:“士气乃一军之魂,若魂损,焉能胜焉?!”

  虽说夏青溪说得在理,可苦于没有证据,若他们一口咬定不是内鬼,也奈何不了。

  夏青溪对凤城东说道:“这些人都选择在这个时候蛊惑军心,说明他们都有同一个目的,来自同一个组织,也就是说他们肯定有什么特征或者特别的东西来互相联络。”

  凤城东即刻下令将这些人仔细搜寻。

  夏青溪的目光落在了角落里的一人身上。

  此人低垂着头,并不向其他人一般情绪激昂喊冤叫屈,夏青溪走进,将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低着的头缓缓抬起——

  小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