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青溪辞 > 第122章 夏青溪身世
 
  公主?!

  夏青溪脑子飞速运转着,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将自己与“公主”这个词儿联系在一起。

  次仁赞普和他的副将一直跪在地上,夏青溪艰难地咧了咧嘴:“在下是男子,并不是什么公主,您老怕不是认错人了吧?”

  说着将眼前这位扶起,笑道:“我爹生前是枢密使,不是皇帝。你们定是认错人了。”

  “老奴绝不会认错,你与你母亲的样貌简直如出一辙,她也是如你这般双眸一个墨蓝一个暗金。”

  我的母亲?

  夏青溪有点犯难了,她自从来到这里就从未见过她的母亲,也没有听二哥仔细讲过有关母亲的事。

  若她真是公主,那她的母亲与西雍皇帝……

  “次仁将军,你说的……”

  “老奴所言,千真万确。”

  我滴个乖乖!夏青溪有点懵了。

  见她愣在原地,次仁赞普叹口气,目光虚望着前方,讲起来她母亲的事:

  “你母亲云姬是先皇从宫外带回来的。

  “自从云姬入了宫,先皇就再也没去过其他妃嫔的宫殿,很快云姬便有了身孕,先皇大喜,许诺若为男儿便立作太子。

  “这一承诺妨碍到许多有皇子的妃嫔,她们各个恨不得将其抽筋扒骨,视作最大的敌人。而此时恰好玥国向西雍出兵。

  “西雍刚经过连年旱灾,牧草无法生长,牛羊饿死无数,国力空虚,国库赤字,根本无力对抗玥国军队,雪上加霜的是,北狄也想从中分一杯羹,也对西雍宣战。

  “危难之中,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机,玥国派使者来说,只要西雍献出云姬,玥国不但可以退兵,还承诺派兵攻打北狄。

  “后宫的妃嫔们各个联络自己的父亲家兄,务必在朝堂上劝说先帝将云姬献出。

  “当时北狄已在境外囤兵了,若玥国和北狄联合那么西雍将遭受覆国之灾。

  “云姬不愿看百姓受苦,主动要求去玥国,那时,她已大腹便便怀有身孕数月了。

  “老奴尊先皇的命令护送云姬到两国边境,而接她的护卫队伍是玥国的枢密使。

  “临别前,云姬嘱托一定要老奴告知先帝暗中谋划将这个孩子接回西雍,万万不可留在玥国。

  “云姬还告诉老奴,家族历代只生女儿,至于为什么,她并没有细说。

  “云姬走后不久,玥国出兵打退了北狄。先帝因心中愧对云姬,大病不起,朝堂震荡,各方势力明争暗斗。

  “长公主的次子为人狠辣,谋杀了先皇后又设计将先皇三个皇子一并杀害,逼迫群臣拥立自己为王,为了平复朝堂、打消邻国趁乱出兵的心思,群臣不得不拥立新王登基。

  “现在的西雍王暴虐无道,朝政昏庸,亲奸佞远贤臣,对前朝旧臣极尽迫害,老奴死不足惜,但西雍百姓何辜?还请公主怜惜!”

  次仁赞普一番话让夏青溪的心宛如一颗巨石投入湖中,激起千层浪。

  虽说这身子的身世如何,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但既然次仁赞普如此说,那么她的肩膀上便有了责任。

  夏青溪平复了一下心情,试探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

  “老奴愿助公主成事,到时攻进王城,公主扮作男儿承袭王位,我等定为新王马首是瞻。”

  入宫夺王位?!

  做西雍的王?!

  夏青溪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竟可以做皇帝。

  仿佛她现在就已坐在宝座上,评点百官指点江山了,一种莫名的冲动压抑在胸腔憋的闷疼。

  原来这就是人类对于权利的渴望,这种原始的欲&。望令人心潮激愤,血脉喷张。

  但随之而来的是对未知的恐惧,对未来不确定的不安全感,种种情愫纠结在一起,无法理清。

  这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身处黑暗中,却手里紧握着火把,只是火把还没有点燃。

  次仁赞普见夏青溪没有再说话,他上前行了一礼:“老奴知道公主一时间无法拿定主意,今日就先行告退。三日后老奴会率兵前来攻打主营,若公主同意,便佯败后撤几里地,老奴便懂公主的心意,也好借此谋划。若公主不同意,老奴自不会与公主为敌,若战,定是公主胜。”

  次仁赞普带着副将退出了营帐。

  最近西雍军一些列无法解释的举动,如果她真的是公主的话,那么一切都讲通了。

  夏青溪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动。

  她感觉全身都在发抖,不知是因为欣喜?害怕?兴奋?担忧?还是对未来的迷茫。

  夜川走过去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她,她似乎抖得更厉害了。

  “我有点害怕。”夏青溪躲到他的怀里。

  “那就不去。”夜川说的有点宠溺。

  “我担心次仁赞普佯装来降,一旦我们后退他便乘胜追击,我不愿用二十多万将士的性命来赌他的忠诚。”

  “若你想,你便不用赌,我让它变为真便是。”

  “不,我不想!”

  果然,做皇帝什么的,还是不适合她。

  她只想找齐七星偈,破解㭍星阁的秘密带着栗飞,或者应该说东方谨,回家。

  她摇了摇头,轻轻推开他,夜川手臂悬在半空,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放下了。

  夏青溪道:“我们准备三日后的大战,昭告将士们,全力以赴,若此次能赢,便可归家!”

  ——————————

  接下来的三日,全军将士全力备战。

  士气高昂,众志成城。

  夏青溪站在箭靶前,连放几只箭都没中靶心。

  她看起来,神情有些焦躁。

  一双手从背后伸了过来,覆在她的手上带着她缓缓拉开弓,他的气息均匀地落在她的耳尖上:“射箭要心平,心不平,箭不平。”

  说完,松开手指,“嗖”地一声,正中靶心。夏青溪微微倾斜了一下身子推开他。

  平日里觉非也是这样教她练箭,也是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气息。可是为什么换成夜川后,总是急于推开他呢?

  烦!!!

  夏青溪抓起一只箭,“嗖”,又射偏了。她有些恼了,扔下弓自顾自走了。

  夜川站在靶前盯着她离去的方向出神。

  锦荣刚好路过。平日里见惯了夜川杀伐果决、铁面冷血的样子,今日见他望着一处出神,好奇地上前问了一句:“将军,您看什么呢?”

  “你说,若心仪一人,对方却总是抗拒,该如何?”夜川的声音幽幽的,带着一丝惆怅。

  “……”

  锦荣怀疑站在眼前的人不是将军。

  话又说回来,既然将军问了,那一定要答的,“若末将心仪一人,便会娶回家,同她生孩子!”锦荣憨笑着,在他的心里,生孩子,就是表达爱最好的方式。

  夜川没有搭话,扔下锦荣自顾自走了。

  锦荣一人兀自站在原地满腹疑问:“心仪一人?刚才过去的人是夏小七,难道……将军心仪的是……男人?!”

  望了一眼夜川离去的方向,他独自念叨着:“将军真乃是克己奉公,一心为军。整日泡在军营里竟然对男子生出了爱慕之情。如将军这般人物,有点特殊癖好……也不算什么!”

  锦荣使劲点了点头,仿佛安慰自己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